我亲身经历的攻占总统府(组图)

世界王牌 收藏 1 49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1_91400_9491400.jpg[/img] 描写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总统府的油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1_91401_9491401.jpg[/img] 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总统府的历史真实照片(其实是战斗结束后补拍的)  人物小传:管玉泉,1921年出生于山东新泰县,1939年5月参加八路军。渡江战役时,任第三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描写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总统府的油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总统府的历史真实照片(其实是战斗结束后补拍的)







人物小传:管玉泉,1921年出生于山东新泰县,1939年5月参加八路军。渡江战役时,任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35军第104师312团3营营长,作为渡江先遣部队,第一个率队攻进南京。离休前任宁德军分区副司令员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攻占国民党总统府,那是一个让全世界瞩目的伟大时刻,它标志着国民党统治的覆灭。捷报传到北平,毛泽东写下了《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不朽诗篇。


那么,是哪支部队率先占领总统府的呢?


借木船、水盆、稻桶渡江作战


1949年3月初,我所在部队奉命从徐州乘火车沿津浦铁路经宿县、蚌埠、明光到达滁州,然后步行向东至浦口北面的常家营驻扎,准备参加渡江作战。


同年4月20日,国民党当局在“引退”溪口的蒋介石的操纵下,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我军百万雄师遂于当日午夜起,在东起江阴、西至湖口500多公里的江面上,发起了渡江作战,摧毁了敌人吹嘘的长江“立体防线”。


4月22日黄昏,312团奉命攻打驻浦口的国民党残兵一个团,三营为突击营。团长王魁泉和教导员王善基率领七连、八连、九连、机炮连和营部共800多人,向敌军发起猛烈进攻。守敌不堪一击,纷纷逃窜,我军迅速占领浦口。浦口是国民党防御的重点之一,埋有许多地雷,江面上还有几艘小炮艇,正顺流而逃。这时,北岸的船只全部被敌人劫走并被烧毁,营党委当即召开全营动员大会,指战员都把寻找渡江器具作为首要任务,直到深夜才从当地老百姓那里借到些小木船、水盆、稻桶等。4月23日拂晓,作为解放南京的第一梯队先遣突击营陆续渡江。


由于守卫南京的敌军已经弃城逃跑,我军一枪未发便渡过了蒋介石依赖的“长江天险”。104师副参谋长张绍安与我们三营一起渡江登陆,312团团长王魁泉命令我们首先占领国民党总统府及附近的重要机关。


我们立即兵分四路,并要通信员徐敏忠马上通知机炮连随营部占领水利部,七连占领空军司令部,八连占领住在同一大院的社会部和青年联防部,九连则由我带领,请一位姓孙的市民带路,跑步去占领总统府。南京城内虽无成建制守军,但还有些零星的国民党残兵、特务,营部参谋王友才同志即在前进中被残敌冷枪击中牺牲。


不费一枪一弹占领总统府


4月23日凌晨,南京长江路292号。夜幕下的总统府,三扇大铁门紧闭,前院空空荡荡,早已是人去房空。整个总统府,从前到后,到处飘洒着纸张文件、废弃报纸,还不时冒着缕缕青烟。只有几个房间还闪耀着忽明忽暗的灯光。


我率部抵达总统府后,发现大门虽然紧闭着,但只是用插销插着,并没有上锁。当部队到大门口时,里面立即就有了反应。很快,出来了三个人,很配合地将大门打开。六名战士用力推开了沉重的镂花大铁门,大队人马立即涌入,很快就抢占有利地形,控制了整个总统府大院,当时未遭到残敌顽抗,只俘虏了10多名未佩枪弹的卫兵。


总统府是一座庞大的建筑物,东墙上,一进门首先看到一幅蒋介石的画像。通信班班长王保仁顿时怒从心起,端起枪连打了数枪。战士刘学山也来了个点射。随后,在俘虏兵的引领下,我们登上了总统府顶楼,看到旗杆上还挂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狼牙旗”,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国民党的旗子扯下,换上一面我军冲锋时用的红旗。这时正是4月23日上午8时。


总统府办公楼是“子超楼”。战士们挨个房间巡视。最先到的是一楼蒋介石和李宗仁的办公室。“总统办公室”、“副总统办公室”的木牌还赫然挂着。可见,李宗仁当代总统时,还挺“规矩”,并没有进蒋介石的总统办公室“取而代之”,而仍然在蒋介石对面的副总统办公室“办公”。蒋介石的一张大办公桌上,还端放着一套《曾文正公家书》,点钟、笔托、毛笔等,依次放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台历,上面显示的是:中华民国卅八年4月23日星期六,农历己丑年三月大,代电:梗。


在秘书室一堆零乱的文件中,顺手捡出几张纸,一看,竟然是蒋介石为庆祝“徐蚌会战”大捷的嘉奖令。战士们一起凑过来,接着,就是一片会心的哄笑。


与此同时,三营的其他战士也已顺利分头抢占了总统府附近的国民党中央机关。


重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完全控制总统府后,我即给团部汇报这一喜讯,团里又逐级向上汇报。捷报传到北平,毛泽东写下了《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不朽诗篇。


刚通报完相关情况不久,三野35军随军摄影记者扛着相机跑着赶到。在请示部队领导同意后,在我们的积极配合下,他举起相机,拍下了一组解放总统府的珍贵历史照片,其中就有那张我们在总统府门楼上欢呼的照片,其他还有列队冲入总统府、推开大门、降下国民党青天白日旗、升起一面红旗、吹号、冲入长廊等等。在拍总统府门楼时,大家都已站好了姿势,由于还押着一个俘虏,我就让他蹲伏在前面暂候,没想到还是给拍上了。


4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团长王魁泉、政委董超和师副参谋长张绍安同志到总统府看望我们。由于当时国民党官员逃跑后的总统府内一片狼藉,我们的干部、战士都来自农村,进了总统府有点不知所措,闹出了不少笑话,有的乱扔东西,有的找不到厕所随地大小便,有的把地毯剪成条条当背包带,有的战士还在电灯泡上点烟……


4月24日下午,陈毅、刘伯承、邓小平等首长带着警卫人员来了,见到我们后十分亲切地说:“同志们辛苦了!你们有功呀!希望继续努力!”陈毅司令员还问“你们是104师312团吧”?邓小平政委又问是哪个营的?我回答是三营的,并告诉他“我是三营营长管玉泉”。随后,就陪同三位首长到蒋介石的办公室、会议室等,又到其他地方看了一遍。


首长们在表扬我们的同时还指出:“你们搞得乱七八糟的,太不卫生了!不要忘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遵守‘入城守则’。”


“总统府”留下的“宝贝”


首长离开后,我们于当天就开始对总统府的物品进行清理。除在各个办公室整理国民党来不及带走的文件、家具外,还在总统府的各个地点清理各类物资。


总统府前院西侧的车库中,停放着崭新的雪佛莱、福特、别克轿车各1辆。后院车库中,发现美式中吉普1辆,基姆西卡车1辆,汽油170加仑。在总统府图书馆中,清点出全套的《国民政府公报》和《总统府公报》。在餐厅中,还发现了大量珍贵的景德镇青花瓷餐具。


最令人称奇的是,在“子超楼”蒋介石的总统办公室中,居然发现了一对曾国藩的鸡血石章,一对翡翠章,两串清代的朝珠,一套线装雕刻版《曾文正公全集》。为何在这里会出现这些珍贵的清代物品呢?后来了解到,蒋介石对清朝重臣曾国藩一向推崇备至,以致达到顶礼膜拜的程度,对曾氏的物品当然是情有独钟。蒋介石“引退”是1月20日前后,蒋介石满以为这次离开南京,也只是几个月的工夫,按照以往“下野”的经验,重登总统宝座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并没有将这几件珍贵的东西带走。可蒋介石没想到,这一去就不复返了。


当时我军纪律严明,战士们白天清点完物品后,晚上都是席地而卧,睡前都要检查各自的口袋,确保一根针线也不入自己的口袋。4月30日,35军奉命离开南京,我率部撤出总统府,去浙江执行新的任务。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