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33.html


看着那一众军人远去,应晓辰抱着小孩关切道:“你没事吧?”

小孩默默地擦掉嘴边血和着泥的赃物,摇摇头:“还好,只是最近越来越严了。”

“什么越来越严?”应晓辰好奇道。

“咯,这个!”小孩摸出身上皱巴巴的纸质照片,“我们莫纳族的英雄,努比亚!努比亚他现在仍为着我们莫纳族的权益四处奔走着,还解救了不少我们含冤被抓的同胞,我最崇拜他了,他一定是主神派给我们的使者!可是军方现在不允许我们卖他的照片,说他是恐怖份子。”

“呵,即使这样,你还是要卖?”藤光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蹲在那小孩身边,勾着嘴角笑道。

“因为好卖啊。”小孩擦擦鼻涕,“家里已经少有维持生计的东西了”

藤光摸出钱来,递到小孩手里,笑道:“那……给我一张努比亚。”

小孩有点吃惊:“你也崇拜他?”

藤光笑了笑:“或许……吧。”

应晓辰看着藤光,眼中划过一丝不可置信。但看着藤光对着小孩那温暖的笑容,她不禁眼睛里多了几分闪亮的东西,这可能可以称为一种叫做好感的情绪吧?

小孩非常高兴地接过钱,边把照片递给藤光边笑道:“大哥哥,你看还有什么需要的,你刚才说过自己是外地人吧?我可以带你找便宜的住处哦!”

藤光瞥了眼应晓辰,笑道:“不用了。”他想了想,又收起笑容说道:“不过,我对你们的英雄努比亚很有兴趣,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那个荣幸见见你们的英雄。你有见他的门路吗?”

“那倒是没有,英雄的行踪我们怎么能知道?”小孩黯淡地垂下头。

“没关系。”藤光摸摸小孩的头道,“你以后一定有机会见到你心目中的英雄的。”他说着看着一边的应晓辰笑了笑:“我请你喝茶,这里有没有这种地方?”

应晓辰瞥了藤光一眼:“你就不问我会不会应你的邀请吗?”

藤光呵呵笑道:“我看你有很多话想问我,应该不会拒绝吧?”

应晓辰看了看时间,距离族长的约定还有一个多小时,她开朗一笑:“好啊,前面有一家奶茶店,味道很好,跟我来吧!”

应晓辰在前面带路,藤光却默默地掏出通讯器,拨通了与“罪天”二号的联络:“你在附近吧?”

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回答道:“我在。”

“刚才的军官,给我处理掉,要干净点,我不想再见到他。”藤光的做人原则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对他有威胁的人。中士离开前那暗藏杀机的眼睛尽收藤光眼底,藤光已经动了杀心,只是不方便自己动手。

“我只需要保护零号您。”二号淡淡地回复了藤光。

藤光知道二号会有那样的反应,只轻吐了一句:“那家伙留着会威胁到我的性命。”

简短的话语对二号来说足够,“明白,零号。”通讯器那头立马断了联系,二号是个行动派。

“你在和谁说话?”应晓辰突然转过头来问道。

藤光恢复了笑容:“我的朋友,今天要和族长见面,我是没办法去找他了。”

“……”应晓辰没有再说话。

当两人坐到桌子上时,还没有开口,那卖照片的小孩突然窜出,趴到藤光耳边说道:“对了,我虽然不知道努比亚的行踪,但我肯定最近有个地方他会去!”

“哦?”藤光心中有点窃喜,但他不动声色地问道,“哪里?”

小孩指着军区旗帜的方向,说道:“今天大家都在传,有个记者被处以‘赤刑’,是因为和努比亚扯上关系的原因。”

“赤刑?那不是在太阳下折磨人身心的刑罚吗?”应晓辰惊呼道,“这个年代还有这种私刑?他们也太大胆了!”

“嗯!”小孩点点头。

此时藤光却想着别的事情,他微微眯起眼睛,脑海里划过一个人的影子,嘴里喃喃念道:“记者?”

“嗯。好像叫阿九什么的。”小孩小心翼翼地说道。

藤光闻言,手指轻轻地敲着跟前的桌面,脑袋飞速的运转着。其他人就算了,不过那个阿九,藤光有着非救他的理由不可。

此时,在军区的营地外面,有个男人正被赤裸地绑在天然的平板岩石上,毒辣的太阳将岩石烤的如同煎锅。经过一天的考晒,男人的嘴唇已经干涸得没有丝毫水份了。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这就是临死前的身体情况吗?

“迦阳!迦阳!你不能死在这里!”他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气。他是迦阳,才从海洋上逃生,却阴错阳差地被困在了这个地方,面对着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怎么做?要怎么做自己才能坚持下来?

他突然想起了在巴士上藤光所说的话:“当一个极端的唯心主义者,想要表达自己的信仰的时候,往往可以做出超越肉体痛楚和极限的事情来。”

要战胜现在的境况的话,除非自己也是那种极端主义者,可如果自己是个极端主义者的话,该是怎样的心态?迦阳心中呐喊着,不知不觉地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