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兵器之我为刀狂 第五卷 土之卷 刀的传奇 第四章 三国兵器之青虹剑

一壶清酒 收藏 0 1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9.html[/size][/URL] 青虹剑,与倚天剑齐名的神兵,削铁如泥,锋利无比。它是曹操所拥有的两口宝剑之一,剑柄上有金嵌的“青虹”二字。 黎明,朝阳如血。赵云一个人单枪匹马在沙场上搜寻着,身前马后到处都是奔逃的百姓。有的人伏在死去的亲人身上,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号。赵云的白马,银甲,白袍都已被干涸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9.html


青虹剑,与倚天剑齐名的神兵,削铁如泥,锋利无比。它是曹操所拥有的两口宝剑之一,剑柄上有金嵌的“青虹”二字。


黎明,朝阳如血。赵云一个人单枪匹马在沙场上搜寻着,身前马后到处都是奔逃的百姓。有的人伏在死去的亲人身上,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号。赵云的白马,银甲,白袍都已被干涸的血染成了赭红色,他的银枪上还淌着浓浓的,红红的热血。到底是敌人的血,还是他自己的鲜血,赵云也说不清,他根本也不在乎。他的眼睛被忧虑和焦急烧灼得通红,布满了血丝,可是他锐利的目光仍一刻也不放松地扫视着面前闪过的每一张面孔。


百姓惊惶的呼喊和凄利的哭叫猛然响起,一支曹军从一座低岗后面撞了出来。马上的骑兵毫不在意地纵马冲过四散逃命的人群,弓上弦,刀出鞘,铁蹄踢腾,成扇面形向赵云包抄了上去。


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气,好象疾风瞬间在赵云身边弥漫。赵云的目光仍然扫视着前方,没有回头,仿佛对身后的变化毫无察觉。


骑兵们一色锦衣金甲,他们的服饰表明了身份,他们是中军虎贲营,也就是曹丞相亲随卫队的成员。本来虎贲营在平时是不投入战场的,他们总是留守在丞相身边,保卫丞相的安全。这一次追击刘备之战,曹军的铁骑如虎入羊群,势不可挡,刘备手下那点人马根本不堪一击,所以他们也不禁手痒,在帐前背剑官夏侯恩的率领下出来过过瘾。


夏侯恩身披金铠,背上背着一柄长剑,身后跟着十几个手下,缓缓地向赵云逼了过去。他手中的铁枪柔柔地,轻轻地向赵云的后心刺去,就象情人的爱拂。不过冰冷地枪锋传送的不是温柔,而是死亡。


赵云却没有抵抗,甚至连一丝躲闪的意思都没有,他好象已经痴了。夏侯恩的脸上不由地浮出了愉快的笑意。


笑容凝固在夏侯恩的脸上,如果他会后悔的话,他一定会为自己所犯的这个致命的错误后悔。可是死人是不会后悔的。


赵云反手从敌将的咽喉中抽出了银枪,血箭激射而出。十几名虎贲营的骑兵的脸色都变得苍白,有两个趴在马背上大口地呕吐。他们不敢相信,又不能不相信眼前的一切,一仓皇勒转马头,狂奔而去。


赵云低头看着敌将尸体背上的剑,他的忧急的眼神中忽然掠过一丝欣喜。枪芒闪动,剑已到了他的手中。


剑柄上赫然有两个金色篆字:“青虹”。

偌大的庄院早已空无一人,院墙大半都已被火熏黑了,墙头上还有几处余火在燃烧着。赵云推开虚掩的院门,一个柔弱娇小的身影就映入眼帘,赵云急忙伏地行礼。院外的哭叫声,喊杀声好象一下子变得很远很远,恍惚间他似乎又看到那腊月漫天飞舞的白雪,雪中含苞待放的红梅,梅花旁亭亭玉立的佳人,还有那回眸的一刹那中无限的风情。


“妾身得见子龙将军,阿斗可有救了!只要将军能把这孩子护送到他父亲身边,妾身虽死无恨。”糜夫人的声音轻柔,如同风中摇曳的嫩柳。


赵云轻轻一颤,抬起头来。糜夫人怀抱着阿斗,坐在墙下的枯井旁边,她面色苍白,双眼由于哭泣而微微红肿,左侧小腿上的伤口流出的血迹把白裙染上了一片殷红,就象一只折翅无依的小鸟,楚楚可怜。“夫人受难,赵云之罪也。”赵云虎目含泪,心底涌起万丈豪气,”请夫人上马,赵云就是步行死战,也要保护夫人杀出重围。”


糜夫人的眼中多了一种凄楚的神情,凄楚得让人心碎。人生总要面临许多选择,可是有些选择却令人十分痛苦。但人们有些时候还是不能逃避选择,因为他们知道逃避的后果是更加的痛苦。她把阿斗轻轻地放在地上,勉强地站起来,身躯微微颤抖,一丝血又从她腿上的伤口慢慢地渗了出来。她知道她已经没有选择,这是她唯一的选择。


所以糜夫人死了。


赵云呆立在井边,糜夫人的声音还在他的脑海中回响,“妾身实在无法脱身,将军休要两误。此子的性命全在将军身上!全在将军身上。”


他突然仰天长啸,双掌齐推,烧坏的院墙轰然倒塌,枯井被掩埋在一片瓦砾之中。他小心翼翼地把阿斗缚在护心镜之后,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刀枪如林,赵云在奋战,曹军向潮水一样,杀退一层,又裹上来一层。赵云终究是怀抱阿斗,不敢恋战,只是用银枪荡开一条血路,夺路而走。猛听得“哗啦”一声,赵云眼前一黑,连人带马掉入了陷马坑中。四面的曹兵合拢上来,长枪挠钩,密密层层,已然封住了整个坑口。


赵云面色变得苍白,他回首四顾,坑壁如刀裁斧削,平整异常。他牙关紧咬,指关节由于过度用力而发白。此时他的面前又出现了飞雪,红梅,倩影,回眸,他突然平静如秋水。


“横扫千军。”随着一声春雷般的断喝,一团白光从坑中飞跃而出。枪尖钩头,如滚汤泼雪一般消失在剑影里。青虹剑正稳定地握在赵云的手中。


赵云刚出陷马坑,马延、张剀、焦触、张南这四个人就出现在他面前,他们一言不发地出手,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联手一击有信心。赵云立刻感到了无形的压力从各个方向迫来,惊退的曹兵又一次包围上来,四下里都是钢铁的墙,死亡的网。


赵云深吸了一口气,掌中的剑身竟变成了红色,他出剑。“风卷残云”,天地似乎一时间都变成了红色。手起,衣甲平过,剑落,血如涌泉。


赵云直透重围。


是役,赵云砍倒大旗两面,夺槊三条,前后枪刺剑砍,杀死曹营名将五十余员,一战成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