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幸福美满的日子[长城军团]


四个哥哥之后,姨妈家老五老六是两个女孩子,大姐大我6岁左右,幼时和大姐相处的关系也算很好,她和我一样都是好强的个性,因为年少的我和弟弟在姨妈以及众位哥哥的呵护宠爱中,个性中逐渐有了霸道的脾气,处处以自我为中心,大姐因此和我们怄气,而她发泄脾气的方式绝对的特别。

只要大姐法脾气的时候,她就是自己一个人谁也不理,闷着头干活,记得最深刻的事就是因为我弟弟淘气,把她最喜欢的一个她装小物品的漂亮小盒子偷偷拿出去玩,结果无意中给搞坏了,大姐气鼓鼓的要打我弟弟,姨妈把她狠狠的训了一顿,那天晚上她怄气不吃饭,很晚了也不睡觉,坐在那里闷着头剥玉米粒。

半夜里当我一觉睡醒,怎么不见大姐了呢,我借着月光趴在窗口望出去,远远的看到磨房里好像有蜡烛的微弱的光闪动,那时候院墙很矮,姨妈家大门还是用木棒捆绑起来的栅栏门,正好姨妈家居住在村里的磨房附近,我推醒姨妈问:“大姐怎么不见人,这么晚了磨房干吗还有光阿,是不是‘闹鬼了’?”

姨妈看了看说:“傻孩子,什么闹鬼了,可能有人半夜在磨糊子吧,早磨完了省得清晨去排队,赶紧睡吧,明天一早还得早起去磨糊子,摊煎饼呢”。迷迷糊糊我又进入梦乡了。

当我天亮起床的时候,闻着阵阵煎饼的香味飘来,馋嘴的我赶紧去凑热闹,我最喜欢守着鏊子吃煎饼了,我很好奇地问摊煎饼的大姐:“姐,你昨晚干吗去了,怎么睡觉时候一直不见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开始摊煎饼了,什么时候去磨的糊子啊?你别生弟弟的气了,等我回家了让妈妈在帮你找个漂亮的盒子。”大姐卷起一个煎饼给我说:“生气干吗,我早就忘记了,昨晚我自己一个人磨的糊子,正好不用排队”。

“嘿嘿,以后有什么活要做,可以故意找茬惹大姐生气,俺们就省事了”。我偷着和姨妈说。姨妈笑着轻轻打我屁股一下说:“你还是少找事的好,你大姐脾气就这样,惹急了她可真的能打你,你不怕疼的话,你就找事试试,到时候我可不管的啊”。

大姐出嫁的时候让我久久难忘,那时候我已经上初中了,因为姐夫是当村的,两亲家有差不多是相邻而居,按照当地风俗姑娘出嫁环绕的路不能重复,所以决定大姐从我们家出嫁。

选定好了日子,前一天晚上大姐就来到城里和我住在一个卧室,我陪着姐姐去做了一个新娘的头发,那时候还不时兴婚纱礼服的,姐姐订做了一身大红的衣裤,红色的鞋子。我打趣姐姐说:“姐你整个一红色笼罩下的美娘子了,看你今晚怎么睡觉,小心弄乱了你的新式发型,是不是现在特激动,准备一夜无眠呀,嘿嘿”。姐姐说:“臭丫头,你睡你的,你少管我,就知道看姐姐热闹,你也总有这么一天的”。因为要上早自习,姐姐迎娶的时间是7点以后,只能错过看大姐出嫁的热闹场面。

大姐夫手巧,装修、木工都是行家里手,小日子红红火火的过着,第二年大姐收获了爱情的结晶,一个可爱的千金,但是孩子出生后,脖子总感觉有些问题,头向后仰着,与身体成直角的状态,当大家都恭喜、庆祝大姐添加人口的的时候,小家伙只存活了2天就夭折了,大姐的情绪极度低落。

亲友们轮番劝慰她,姐夫也陪着她伺候着大姐这个没有孩子的月子,时间是治疗创伤的良药,随着时间的推移,姐夫也时常带着大姐出去给人家装修,慢慢的大姐恢复了往日的快乐,2年之后,大姐终于成功升级做了母亲,有了一个健康的大胖小子。

现如今,大姐的日子在村子里算是富裕的,孩子也长大了,房子也翻新了,就等着在过几年给孩子娶妻了,现在每当我们去看望姨妈,掌厨的基本就是大姐,我戏称说:“这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谁让你住当村,俺们来了就是客,你住得近就的让你沾光来招待了,呵呵”。大姐回敬我说:“你这个馋嘴臭丫头,都多大岁数了,还这么爱闹腾,没个大人样”。

呵呵,姐妹感情深,说话无拘束才是最亲的姐妹情感呀,大姐的幸福生活让人羡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