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姨妈家,我和四哥是关系最好的,四哥不善言谈,但是帅气而俊朗的脸庞上时常挂着温和的微笑,待人接物象个小姑娘似的腼腆而沉稳。

四哥对我和弟弟的照顾可谓尽心尽力,时时处处呵护着我们,让着我们,就算是我们惹祸打架,也是四哥替我们背黑锅,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四哥就是我和弟弟的保护神,绝对不允许外人欺负我们。

后来在无意中和老妈的谈话中,我才知道四哥是在报答妈妈对他的救命之恩,是在用他个人的方式来回报妈妈给他的呵护与关爱。

四哥幼时生了一场重病,姨妈家子女多,因为无力承担医药费,而决定放弃对四哥的治疗,在四哥生命垂危的时候,我妈妈得知情况,不顾姨妈的阻挠,依然把四哥接到城里,承担起了所有的医药费、治疗费,及时的挽救了四哥的生命,当四哥重获新生后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命是小姨妈给的,这一生我都不会忘记小姨妈的恩情”。

在四哥的陪伴下,我和弟弟的童年是快乐的,随着我和弟弟相继到了上学的年龄而离开姨妈家回到父母身边,四哥也到了成家的年岁,我还跟四哥开玩笑说:“这么帅气的哥哥,一定要给我找一个天仙做嫂子呀,不然妹妹可不许你结婚”。四哥憨厚的笑着,望着我说:“丫头,等我给你找到嫂子,先让你过目,你看中了咱们在娶好不好”。

玩笑归玩笑,眼看着四哥年龄一年年增长,提亲的也不在少数,可是每次都是无疾而终,也怪姨夫太过封建,说什么老三还没结婚,老四要等着,有几门亲事本来是女方看中了四哥的,姨夫就是不允许,非的要人家跟三哥结婚,结果是两个哥哥都因此而耽误了终身大事。

三哥最终自己去外地带回来一个媳妇,虽然带着两个孩子,起码三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庭(三哥的生活故事前面已经介绍过了,这里不再啰嗦)。四哥性格内向,三哥的路子他是走不通的。

也许就是命中注定吧,在某一年的某一天,他的一个朋友带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来到姨妈家,介绍说那两个人是表兄妹,表兄是给表妹介绍对象的,因为打听到四哥还没有结婚,就上门来主动介绍了,具体什么原因促成了这桩婚事,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四哥是不愿意这门亲事的,可是姨妈家为了解决四哥的亲事,还是动员四哥接受了。

四哥的婚礼很简单,因为我正好刚参加工作,没有参加四哥的婚礼,过了一段时间,我去探望姨妈,顺便去拜访四哥,看到了那个高个子的嫂子,嫂子到是很开朗,大咧咧的个性,话话行事一个孩子脾气。

我试探性的问嫂子年龄,她竟然直爽的说18岁,我笑着问:“你18岁,那你知道我四哥多大吗?你是什么原因来的?你的老家在那里?”嫂子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跟着那个人出来找工作的,结果工作没有找到,他就带我来这里了,我也不知道老家是那里,反正很远。”从她的对话中,我怀疑这个被我称为嫂子的女孩子智力有点问题。

我马上找四哥说:“哥哥,你不能欺负人家,她比我还小2岁呢,如果她想回家,你一定要送她走,这段时间要好好照顾她,不要难为她好不好”。四哥说:“丫头,放心好了,我当她是小妹,不会为难她的,等她适应了这里环境,我尊重她的选择,愿意留下那日子就简简单单的这样过下去,如果她想回家,我会让她走的”。

姨妈告诉我说:“红,你放心,我们都是安分的人家,我们会好好善待她,照顾她,你哥哥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我也警告你四哥了,不许打骂她,为难她的”。

那段时间,我每周休息都会跑去姨妈家,陪着那个比我小的嫂子聊天,教她做一些简单的家务,她来以后做的菜基本不熟,蒸的馒头基本都是夹生的,而且在饮食习惯上也不适应,本来身体就弱的四哥瘦的让人看了心酸,姨妈没有办法,只好一天三餐不是送过来,就是喊他们过去吃。

慢慢时间长了,嫂子自愿留下来过日子,四哥的生活也慢慢步入正轨,虽然嫂子还是整天一个孩子脾气,起码让外人看来,四哥也有了一个小家庭。我和小嫂子的关系也很好,原则上我喊她嫂子,实际上,她把我当成姐姐来依靠着,每个周末只要我去,都会看到这个小嫂子站在村头眺望着大路,看到我的身影出现,小嫂子就会象孩子似的大喊着我的名字跑过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