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七节 战场侦察<二>

罗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 我们吃了点干粮,然后准备去爬铁羊山。 山林中,起了风了。 钟将军抬头看看天:“风起云涌,可能要变天啊。” 仍然是留彭益他们看马。 “如果有异常,退到沙屏山下去,在那里等着。其他联络方式不变。”我说。 他们应诺。 我们分成两队前进,我和钟将军各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

我们吃了点干粮,然后准备去爬铁羊山。

山林中,起了风了。

钟将军抬头看看天:“风起云涌,可能要变天啊。”

仍然是留彭益他们看马。

“如果有异常,退到沙屏山下去,在那里等着。其他联络方式不变。”我说。

他们应诺。

我们分成两队前进,我和钟将军各带一队。

钟将军熟悉地形,所以,他们走先,我们稍微落后一点,并拉开一点距离。

离开路,到处是杂草荆棘。

我不得不抽出配剑劈开一条小路来。

邱亮说:“大哥,小心有蛇。”

“恩。你们也要注意。”我说。

我也生怕我们动静太大,如果秦军在这里布有暗哨,那我们就真的很可能就打草惊“蛇”了。

也许,是秦军也看过这一片山域,觉得很难有人从这里进攻,所以,放松了这边的警惕。

是的,大部队不可能从这里进攻,小分队从这里侦察,还是可行的。

逐渐靠近了山顶。

钟将军朝我打了个手势。

我们赶紧把身子伏地。

果然,有秦军。

而且,有两个秦军还走到我身边不远的地方来。

我很怕被发现。

正在想要不要跳起来干掉他们。

突然,就听见水打草叶荆棘的声音。

不会吧?在我头顶洒尿?

再一听,到处都是这样的声音。

然后就听见有人喊:“下雨了下雨了。”

“好大的雨,快到帐篷里躲雨去。”

人跑远了。

真是及时雨啊。


雨一下,秦军都无心站岗了。

但是,灯火还是亮着的。

所以,我们放心观测。

把半山腰、山下、城门边的军营、了望哨一一标记出来,大约的人数也估计好。

郭启说:“还好行军打仗的帐篷,都是白色的。在夜晚也能看的见,数得着。”

城中比较远,又是下雨,就看不到什么了。

但是,江对岸也有灯火,显然是有驻军的。

“城内可以驻军的位置,我猜也能猜得出来。我二哥在这里守城时,我经常去玩,城里街道哪宽哪窄,我都清楚得很。不画也罢。”钟将军说。

我们冒雨退下山来。


回到巍山脚下的出发地。

这时候,雨越下越到。

没见留守四人的影子。

“是不是跑哪躲雨去了?”钟将军说。

“不会的。就算是下刀子,只要是没有秦军,我们的兄弟,也会在这里站着不动的。”郭启非常熟悉下面的兄弟,令行禁止。

我把埙拿出来,吹了两下,没有回应。

“会不会是雨声太大,听不到?”钟将军说。

为了打消大家的顾虑,我再吹了两下。

还是没回应。

看来是真有情况了。


我们只能冒雨跑到下个接头地点了。

豆大的雨点,打得人生疼。

“这下好了。农田不缺雨水了。”钟将军说。“但是希望老天爷别下太大太多,要不然,就过了。农作物都泡水里了。”

我知道他在担心秋粮的事情。

哎,靠天吃饭啦。

都希望它仁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晴得晴,那多好!

只怕天不从人愿。


八个人早已一身是水。

“唉,这比晨跑还吃力。”邱亮说。

“那你还有力气抱怨?”郭启笑道。

其他的五位兄弟也都笑起来。

这时候,就听见,嘭的一声。

钟将军栽水里了。

我和郭启赶紧把他扶起来。

“娘的,这下真是一身水一身泥了。”他骂道,然后自己笑了。

这下,连我都笑了。

还是第一次听他骂粗话。

“还行吗?”我问。

“放心,还没老到跑不动的地步。”他继续向前跑了。


好不容易跑到沙屏山脚下。

我把埙拿出来吹了两下。

这次,我们终于听到回应了。

我们循着声音,在山上的树林里,找到了他们。

“发生什么事?”

“你们刚走不久,我们就听到从铁羊山方面传来了马蹄声。我想肯定不是你们,那就只有秦军了。”彭益说,“我就赶紧和弟兄们赶马往这边来。谁知道,他们也还是往这边来。我们到了这个山脚下,发现这里有一条小路,就把马赶进了这片树林。”

“那些人呢?”我问。

“一直往西去了。” 彭益说。

“往西是哪里?”我问钟将军。

“往西,是南广河的上游。上游没什么城市了,秦军去那里做什么?”钟将军纳闷道。

“不是。后来,我们听到其中有人说话,不象是汉人。” 彭益说。“应该不是秦军。”

“那是什么话?”

“不知道。反正叽里呱啦的听不懂。” 彭益说。

“少数民族?”我问钟将军,“西边会有什么少数民族呢?”

“西边最远最大的少数民族,是羌族。如果是小的部落,那就很难说了,可能是彝族,壮族,傣族等等。”

“他们去义宾城做什么?”我疑惑了。

“不外乎两种可能。第一,象我们一样,去探听军情;第二,就是秦军收买他们,一起对付我们滇国,两者之间互通消息。”钟将军说,“这对我们不会是什么好事。别管它了,我们先回去。过河吧。”

可是等我们到了河边,却傻了眼。

河水暴涨。

混黄的河水打着巨大旋涡,带着枯枝烂叶断木头,迅速的漂下去了。

“看来上游也早就下了暴雨啊。”郭启说。

把马拉到河边。

马惊慌的直往后退。

钟将军说:“看来是无法过河了。”

邱亮说:“怎么办?”

是啊,总不能在这河边傻站着吧。

还不知道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呢。

“到附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山洞。”我说。

于是,大家再次回到沙屏山,把马栓在那片树林里,然后四散去找。

“喂,旅帅,这边。”一个兄弟喊道。

我跑过去一看。

不过是个两个石头做成的凹。

“太小了。顶多能站三个人,我们有十二个人。要找山洞。”

我给他强调一下。

找了约半个时辰,大家都散得很开了。

我正在怀疑是不是这个山根本没山洞时,听到有人喊:“找到了,找到了。大家快来。”

我跑过去一看。是邱亮最先找到的。

这下的确是个山洞,可以在里面过一夜了。

我们下去把马牵到洞的附近来。

衣服都湿透了,洞里也很黑暗阴凉。

我们一个个瑟瑟发抖。

“二弟、三弟,兄弟们,我们得去捡点柴火来。”

“有柴火没火褶子,也是白搭啊。”邱亮说。

“去吧,大哥既然叫我们去捡,他就有办法生起火来。”郭启说。

“这么大的雨,哪有干柴啊?” 邱亮说。

“石凹凹里,石头缝里,大树底下,荆棘下,都有点的。”郭启说。“要是不去捡,咱们都得冻死在这里头。”

几个人爬出洞去了。

钟将军也要出洞。

我说:“将军,你就不必去了吧。”

“洞里太阴冷,还不如外面。”他说。

好吧。那就只有我一个人在洞里摸索。

我摸到几块白色亮石,幸运的是,还找到几根干枯枝,还有些干茅草。

想必是水推进来或风吹进来的。

靠着茅草,我拿着石块一次一次的碰打。

不下两百次,只见火星,不见冒烟。

我心里默念了好多次“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每次都想放弃了,还想着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我正要不耐烦,想骂“娘的”的时候,火星一闪,冒烟了。

谢天谢地。

茅草燃了。

我赶紧将干枯枝放上去,看见干枯枝也燃了,我才放下心来。

我到洞口一喊:“喂,你们快回来!”

我得赶紧添加点柴。

要是等这些茅草烧完,火熄了,就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他们也一个个的回来了。

我先把他们捡的干一点的树枝放在上面烧。

火慢慢的大了。

钟将军靠近了我,靠近火。

我说:“兄弟们,还要去捡一点树枝来,大一点的,湿一点,都无所谓。我们今晚上,就靠这点火了。”

他们再次出去。

再回来时,都抱回一堆柴火回来,干一点的,湿的都有。

够了,烧一个晚上是绰绰有余。

“再跑一趟,把你们马上的水和干粮、马具都拿进来。”我说。

趁他们衣服还是湿的,赶紧去。要不然,烤干了衣服,就没人想动了。

于是,他们把所有的水和干粮拿了进来。

终于可以坐下来了。

十二个人围着火,把衣服都脱下来,烤。

火光映照着十二个健壮的胸膛。

一边烤火,一边吃点干粮。

衣服烤干了,马具也烘干了。

“希望明天早上这雨,能停下来。”钟将军说,“好久没下这么大的雨了。”

我心里也在盼望着。

“你那地图,没事吧?”他又问我。

“刚才我看了看,还好。只是雨水一浸泡,有些模糊了。”我说,“我已经把它烘干了,贴身放着。”

那一天,我们一路驱驰,一路担心,一路奔跑,一路忍饥受冻,到了晚上,篝火一烤,我们很快靠着洞壁睡着了。

太累了。


第二天.

我爬到洞口一看,雨是小了一些,可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马在雨中淋了一夜。

它们不停的打着呼哧,抖落身上的雨水。

洞里的人,也都起来了。

我看看钟将军说:“没停。”

我们冒雨下到河边,河水涨得更厉害了。

“怎么办?难不成困在这里?”我问。

“现在只有唯一的办法,那就是从上游绕回去。”钟将军说,“要多走两天的路程。”

“那也没办法啊。”我说。

于是,回到洞里,告诉他们这个决定。

他们也默然接受了。

我们装上马具,沿着河策马前行。


雨仍然是下不停,但明显比昨天夜晚要小得多。

河的两岸先是越来越陡峭,然后又慢慢的变平坦。

河两岸的小沟里的水四溢漫流,都汇集到河里来。

河水还是非常湍急。

沿河行了一天。

终于看到了河的源头。

我们决定星夜兼程赶回去。

于是,暗夜里,十二骑飞奔。

马蹄踏得大地咚咚响。

“兄弟们,加把劲,我们尽快赶回去,回去了再好好休息。”我说。

话音未落。

跑最前面的邱亮,一声马嘶,连人带马摔倒。

路边的树林里,箭如飞蝗,向我们射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