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十八章:陷阱

蒺藜 收藏 6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八章:陷阱

“报告!”

“报告个屁!进来!”刘仕达低着头在屋子里来回的踱着步,脸上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听到有人敲门,便停了下来,没好气的冲着门外骂了一句。

门开了。一位穿着整齐,身挎盒子枪的军官走了进来。此人名叫吴仁义,是刘仕达手下的一个营长。他一进门先毕恭毕敬的给刘仕达敬了个礼,然后就低下了头,老老实实地站在了门口上。

“你说说,怎么就能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让到手的现大洋白白打了水漂?这个损失谁来赔偿?娘的,我看你们简直就是一群饭筒!平日里打家劫舍一个比一个能!赌博逛窑子一个赛过一个!到了关键时候全他妈的是一群草包、孬种!”刘仕达见吴仁义进来了,心里的怒火腾的一下被点燃了。他几步走到吴仁义的面前,用手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了起来。也难怪他发火,今天一大早他就给省里打了十万火急的报告,无非是说了些东岭山出了匪患、杀人放火、搅得周围民众不能安生之类的话。结果省里非常重视,不但下令让他限期剿灭,还许诺事成之后必定重赏。现在倒好,成了竹篮打水。

“我限你一个月之内抓住崔命硬!到时要是还抓不到他,老子就拿你的脑袋充数!”刘仕达说完,转身又在屋子里来回地踱起步来。

“你说说,下一步怎么办?”过了一会,刘仕达忽然停下了脚步,抬了头问了一句,声音缓和了许多。

一言不发的吴仁义此时终于抬了头。但他只瞅了一眼刘仕达,便又悄悄地垂下了脑袋。

“仁义,这里也没有啥外人只有咱们弟兄俩。有什么好法子讲出来,就别卖关子了。全团谁不知道你小诸葛心眼多?不要有什么顾虑嘛。”他的这一举动当然没有逃过刘仕达的眼睛。刘仕达知道这事有门,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慢腾腾地说道。

“报告团长!”

“团长个屁!叫大哥!”

“是!报告大哥。据手下兄弟说崔命硬他们逃进了东岭山。东岭山山高林密,别说个把人,就是上百人藏在里面也是如同大海捞针……所以,依小弟愚见不如张网以待,守株待兔。您想想他们抢了当铺为了啥?还不是为了钱!他们上东岭山又为了啥?还不是想占山为王。有了钱又当了土匪他们缺少的是啥?”

“是啥?”刘仕达一脸的迷惑,急忙追问道。

“枪!”吴仁义拍了拍身上的盒子枪,从嘴里嘣出一个字。“所以说,只要咱们把县城里几个贩枪的主给看好了,还愁抓不住他?”

“对呀!”刘仕达一拍脑门,忽然恍然大悟道。

“还有……就是要多增加些赏钱。虽然布告贴出去了,人也派出去了,但最终还得靠钱来办事。古人讲的好:重赏之下都是勇夫……。”吴仁义从口袋里取出一支哈德门小心地递了上去。

“还他娘的都是勇夫呢,我看都是饭筒还差不多!那叫必有勇夫!”刘仕达挠了一下脑袋瓜子,乐滋滋的骂道。刚才还是乌云密布的脸上这时雨过天晴,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狗剩哥,这里面的道道俺比你熟。依俺看,还是让俺去吧。再说,前年俺跟牛志起去县城找过田老三买过‘汉阳造’和‘德国响’,俺们还在一起喝过酒哩!说起来,跟他田老三还有过一面之交呢。”一提起当年找田老三购枪这件事,平日里憨厚老实、不善言语的牛全忠脸上立即焕发出一种兴奋的表情,语调里充满了无比自豪,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全忠兄弟,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弄不好会掉脑袋的!你去俺不放心,俺是大哥应该俺去。道上的臭规矩俺知道的不多,但俺比你多吃了几年窝窝头,在县城也见过大世面。虽然俺不认识什么田老三、田老四啥的,但俺知道他们这帮人都认钱。你就别跟俺争了,这次还是俺去最好。”崔命硬说着拍了拍手里鼓鼓的包袱,就要往肩头上背。

“狗剩哥,你也别争了,还是让俺去吧。悬赏抓你的画像早就挂满了整个章丘城。你去,那不是自个上枪口上撞吗?再说,咱们刚拉起这十几个人的队伍,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弟兄们咋办?以后还指望你领着俺们干大事业哩。”牛全忠趁崔命硬不注意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包袱,身子往后退了几步,麻利地背在了肩上。

“你给俺!快给俺!你再不给俺,可别怪作大哥的跟你翻脸!”崔命硬没有理会牛全忠的话,瞪着眼睛冲了上来,就要抢牛全忠肩头上的包袱。

“大哥,要不俺跟三弟下趟山?”老二张登高站在一边看到两人互不相让,争得不可开交,怕伤了兄弟和气,赶紧上前拦住了崔命硬,插上了一嘴。

“不行!你俩谁都不许去,好好的在家呆着!还是俺去!”说着,崔命硬伸手抓住了牛全忠肩头上的包袱,就要住下扯。

“咋地,狗剩哥!你是不是信不过俺牛全忠?难道你还怕俺独占了这八百块大洋不成?要是这样,你去好了!”牛全忠忽然把脸一沉,将肩头上的包袱重重的抖到地上,怒气冲冲的说道。

“全忠,俺不是这个意思……那,那让老二跟你一块去吧。两个人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啊!”崔命硬被牛全忠这么一激,只好放弃了争抢。他弯下腰从地上拾起包袱,轻轻的拍了几下,重新系好放到了牛全忠的肩头上。但他知道这一趟无论谁去都有可能一去无回。他更明白牛全忠不惜以跟自己翻脸为代价,情愿冒着生命的危险前去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他!都是为了兄弟之间的情谊!他为能有这样的好兄弟而感到知足。想到这,他眼睛里不由地涌出了一团白花花的东西。

“狗剩哥,你放心吧,俺绝对把事办好。办不好,回来随便你处罚!”牛全忠把胸膛拍的山响,打着保票说道,“狗剩哥,其实俺心里知道你是为俺好才不让俺去……再说这刚出了正月没多久,日子吉利得很呢!阎王爷不会要俺的,俺死了谁来当你的三弟?你就放一万个心在肚子里吧。”牛全忠的脸上也挂满了泪水,他咧开嘴冲崔命硬憨厚的笑了笑,抬腿就向山洞外走去。

“等一下。”崔命硬喊住了他,“答应俺一定好好的回来!”说着摘下自己头上的那顶破狗皮帽子,戴在了牛全忠的头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