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六节 战场侦察<一>

罗列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三鼓。 人员集合在营门外。 我看见彭益也在。 问他:“带埙了吗?” “带了。但只有两个。” “给我一个。也许到时候用的着。” 钟将军说:“上马。” 我们翻身上马。 十二骑,风驰电掣。 我们绕到西山后面。 从西山外再绕更远的路,先到秦军的营地外围。 在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三鼓。

人员集合在营门外。

我看见彭益也在。

问他:“带埙了吗?”

“带了。但只有两个。”

“给我一个。也许到时候用的着。”

钟将军说:“上马。”

我们翻身上马。

十二骑,风驰电掣。


我们绕到西山后面。

从西山外再绕更远的路,先到秦军的营地外围。

在一个低洼处,我们把马栓好,留下了四人看马,约定好了暗号。

彭益被留下来看马。

“如果是嘟嘟两声,代表是我们回来了;你们可回答两声嘟嘟。如果是有麻烦,我们会吹三声,那你们就赶紧上马,把马牵到发声附近,等我们。”我说。

“如果你们发现有麻烦,这个地方不能停留了,你们可将马往回赶,两里地外是一片树林,在那里等我们。”我再说。

“切记,不要和秦军碰面,更不要纠缠。如果秦军人多,你们无法带走马,那就把马留下,你们先走。不要管我们,我们再想办法回去。”钟将军补充说。

吩咐已定。

我们顺着凹地,快步跑,然后匍匐前进,慢慢爬到秦军营地周围。

这时候,天已放亮。

在微微的晨光里,我们看到,眼前好大的一片营地,一顶顶白色帐篷,绵延至少五里地。

营地里,静悄悄的。

只有零星几盏灯火,还没熄灭。

偶尔有巡逻队穿行其间。

看来,秦军将士还在沉睡。

“我听说,秦军有十万人在长宁城,那这里,应该也有十万左右的人马。”我说。

“是啊。”钟将军说。“他们这里叫石鼓,我们背后这座山叫凤牛山。”

“那么,到时候,我们要在凤牛山里,埋伏两支军队,最好是骑兵。快速冲进秦军营地,放火烧营。”我说。

“这个主意不错。”钟将军赞道。

我们看清了地形,在布上一一标记好营地的位置。

悄悄的退回来。


两声嘟嘟。

有两声嘟嘟回应。

安全。

我们上马。

“先去石城山。”钟将军说到。

“好。”

这里都是秦军的地盘了。

我们尽量放轻声。

钟将军对这片地域非常熟悉,有他带着,我们有惊无险的接近了石城山。

果然,如郭强所说,状如覆斗,环列如城。

石城山只看见一个出口。

出口处有秦军士兵把守。

里面肯定驻有秦军。

因为附近比较开阔,只有这两处最高,我们没办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为了确认,我决定爬上山去。

“人不宜太多。我看,就我和钟将军,郭启上去。其他人在山下等。”

我们选择了一个山头,慢慢的攀上去。

山顶,有人说话。

是秦军的岗哨。

我们辨明了的秦军岗哨的位置,找了个离岗哨较远的方位,爬了过去。

山下,果然有秦军,大约三千人的营地。

我们再慢慢退下来。

石城山左边,果然有一个高崖。

半崖上,有秦军的观测哨。

崖下,也有秦军的营地。

我们在图上标明。


骑马再赶往长宁城。

说到底,长宁城并不是座城,因为它城墙很矮,城本身占地并不大。

只是在城外,布满了秦军的营地。

营地中,有战车、马厩、草堆、粮仓等等。

显然,秦军把这里当成了后方。

长宁城西边,也是靠山的。

山头上,有秦军的旗帜和营地。看来,秦军是想靠长宁城和西山布置成互为猗角之势。

更远的地方,没有见到秦军旗帜了。

看来,秦军在长宁城的布置也就这么多了。

我们骑马前往义宾城。

钟将军说:“前面有一条大河,叫南广河。”

果然,策马半小时后,我们就看到南广河。

河面本身并不宽。

“此河是长宁和义宾两地来往必经。如果绕到河的上游,则路途遥远。”钟将军介绍。

“也就是说,秦军必然在河上架设了木桥,以便通行。”我说。

“对。我们以前往来两地的时候,也是这样。”他说。

“那还有没有其他途径可以过河?”我问。

显然,我们不可能去过秦军的桥。

“在距此地十里之外,有片森林,森林附近河宽水浅,可以过河。”钟将军说,“以前我们到森林里打猎,无意发现的。”

“那我们走。”我说。


我们到了钟将军所谓的森林。

其实,只是比往常所见的树林要大而已,不过,此处倒是有山有树有水,可以藏军马。

我们在图上标明。

我们在树林里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水,略做休息。

“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强抢男人吗?”钟将军问我,现在有时间,可以跟我说那花痴的故事了。

“如果我知道,就不会奇怪了。她那么漂亮,据她说,似乎还很权势,应该很多人攀附才对。”我说。

“是啊。她叫庄蝶,自称蝴蝶夫人。”

“庄蝶?蝴蝶夫人?”

“她是王的亲妹妹。”

“那她就是公主了,难怪有权势,口气很大。”我问,“那她怎么不住在王宫里呢?为什么没招驸马?”

“因为她觉得住在王宫里不方便。”

她做那事,的确是不方便的。

“至于驸马,她更不在意;王曾经给他介绍过几个,并数度要下旨赐婚。谁知道,都被她拒绝了。”

“那她也不能……”

“淫乱,是吧?”钟将军问。

我点点头。

“你知道王和他妹妹曾经在楚国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吗?”

“知道。玲儿曾经和我说过。”

“楚国顷襄王是个色鬼,他儿子考烈王也不逊于他爹。在楚国的上流社会,并不以淫为耻。不管女或男,只要双方同意,均可随意往来。所以,庄蝶在那时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再说,王是苗裔,他们苗族对于男女之事,也是不加干涉的。先前,庄蝶住在王宫时,也是时常找青年男子留宿,后来,觉得不方便,就要搬出王宫。王拿着妹妹没办法,也怕她到时候闹出别样的笑话来,所以,给她找了一所大宅院,让人护卫她。从她搬出王宫不久,就自称蝴蝶夫人了。自此,广结肉缘。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和她登堂入室,但是,只要是她看得上的青年男子,她能勾引就勾引,不能勾引,抢都要把他抢去。如果她满意,就多留住一段时间;如果不满意,当天就叫走人。我听说,还没有人能在她身边陪满一个月的。”

原来如此。

哎,真是个很开放的花痴啊。

“当然,我还听说,鲜有拒绝她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你走了而她那么愤怒的原因。“钟将军说,“男人有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是,这个花痴,我还是那句话,少惹为妙。”

唉,就怕我不想去惹她,她也会来惹我。她可是说得明明白白,要叫我后悔,只是不知道她会怎样报复。

管她呢,到时候见招拆招吧。


聊完这个话题,我们又该动身了。

这里果然河水较浅。

我们涉水过河。

过河后,迎面就是山。

“这是沙屏山,再前面是巍山,再往前,是铁羊山。义宾城就在铁羊山下。义宾城东面是蛇头山。义宾城背靠的是江,大江。所以,义宾城两面靠山,一面临江,位置极为险要,易守难攻。”

“初时不是我们滇国占有的吗?”我问。

“你是说为什么秦军能攻下是吧?”钟将军问道

“对。”

“那是因为秦军对此城采取了围困的办法。秦军从上游过江,将此城三面围困,江对面也是秦军。秦军人多势众,山势也尽为秦军所占,我们虽拼命进攻包围的秦军,始终无法攻破围堵。最后,城内坚持了四个月,粮尽水枯,守城将军钟志,也是我二哥,自杀殉国;城中百姓开门投降。”

钟将军神色默然。“如果此次真能收复此城,也算是对我二哥的安慰。”

我们都慨叹一声。

我们过了沙屏山,在巍山脚下下马。

我们知道这个城池和邛都差不多,那么,铁羊山、蛇头山上,肯定也象我们的东山、西山一样驻有军队的。

所以,我们只能等到夜晚的时候,摸上铁羊山去,一探城中秦军情况。

我问郭启:“兄弟俩见面,怎样?”

“我都快不认识他了。有了点胡须,晒得黑黑的,性格也变了些。他呢,以为我还在俞元郡呢。所以,他们知道你是从俞元郡来的,他都没问。当然,他也不知道,我会刚好在你的旅队里。”

“那是。”

“不过,他没想到,我还没上战场,就做了卒长,而他打了七八年了,才混了个旅帅。所以,他也就很高兴的。”

“什么时候,也介绍给我认识认识。”邱亮说。

“那是当然。我们是兄弟,我大哥就是你大哥,回去后,我再带你去。”

“有了亲大哥,我这个大哥,就无所谓了吧。”我笑着说。

“那哪能呢?”郭启说,“你不知道,我看着我大哥的时候,就想着你和兄弟们。我觉得你们比他更亲近。”

“真的?”邱亮说。

“是真的。”郭启说。

邱亮把郭启的左手一抓,握在手里。

我的左手也把郭启的右手一抓,再用我的右手牵住邱亮的左手。

三个人同喊了一声:“兄弟。”

钟将军说:“真是羡慕你们。我们钟家,虽然是亲三兄弟,可是,从来都没有一起上过战场,二哥入伍时,大哥就是个将军了,等我入伍时,二哥是将军了,大哥就变成太尉了。等我成为将军时,二哥死了。唉!”

我看他神色不好,赶紧过去陪他说话:“将军,我们虎师,怎么没有编入军里面去?别人都是什么甲军乙军的。”

“这是小卜上将军的主意。他认为一军5个师,那就是一万多人了。将军们就会拥兵自重,不好调派。现在,滇国军队这么少,8万人,一旦有一两个将军不听号令,那滇国就完了。所以,从这次招兵开始,就不设军了。小卜将军虽然可以号令我,但是,最终的实权,却是在小卜上将军手里。没有他的虎符,小卜将军也不能随意调动我。”

“哦。原来是这样啊。”

“所以,以后,会有很多副将,但是将军只有那么几个;而掌握实权的,就只有上将军了。”

“那我岳父呢?”

“我大哥当然更是实权者。连上将军都得听太尉的。现在,我哥只是非常敬重小卜上将军。上将军,是和先王一起从楚国打出来时,唯一一个尚在人世的旅帅以上级别的人了。先王在世的时候,就对上将军特别恩宠,当然,上将军也是军功卓著,滇国一半的江山是他打下来的。”

“那另一半呢?”

“是我哥,你的岳父。”他变得很自豪了,“所以,当时在选太尉的时候,很多人都很在意小卜上将军的威望;但是,我哥更年轻,而且又是驸马。所以,朝中就选了我哥,你岳父做了太尉。我哥虽然是太尉,但是,有事必找上将军商量。这就是军队目前还很统一的原因。”

“那么将来呢?”

“你是说如果上将军……”他说。

我突然觉得刚才的问话不妥,赶紧故意咳了两下。

钟将军明白了:“我们以后再说这个话题吧。”

是啊。有别的下属在。

这个话题太敏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