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十七章:恶狼沟三结义

蒺藜 收藏 9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十七章:恶狼沟三结义 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树梢上,照得整个山野一片雪白。 两人从山沟里爬了出来,拍了拍粘在身上的杂草,沿着一条羊肠小路急匆匆地向前走去。崔命硬心里明白,这里离镇上只不过十几里路远,黑狗子说到就到,只有到了东岭山才能算是彻底摆脱了危险。 “狗剩哥,今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七章:恶狼沟三结义


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树梢上,照得整个山野一片雪白。

两人从山沟里爬了出来,拍了拍粘在身上的杂草,沿着一条羊肠小路急匆匆地向前走去。崔命硬心里明白,这里离镇上只不过十几里路远,黑狗子说到就到,只有到了东岭山才能算是彻底摆脱了危险。

“狗剩哥,今天的月亮可真圆啊。对了,刚才俺就寻摸着今天的事有些不正常。这群黄狗子、黑狗子他们不好好在家呆着过年,却象野狗一样到处追着咱,是不是牛志起早早报了官?”牛全忠说着从路边的草丛里拔了一棵草棍含在了嘴里,慢腾腾的说道。

“俺也觉得这群狗腿子今天有些反常。全忠,你说得对,牛志起一定报了官。别忘了他的姑爷就是县保安团长。要不,今个这些狗腿子能这么不要命?竟满城追着咱们打!”崔命硬停下了脚步,站在路边侧着耳边听了起来。山沟里静静的,只有山里的风呼呼地吹着,发出阵阵的尖叫。黑漆漆的田野里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

“这就对哩!要是搁在平时,这帮家伙顶多虚张声势的放几枪就算了,今个可是拼了老命了。狗剩哥,以后咱可要更加小心哩!”牛全忠见崔命硬停下来不说话,便接过了话茬。

“这个还给你。”崔命硬一想到潜伏在两人周围的重重危险,忽然想起了怀里的那支驳壳枪。别说,有这个家伙在身边能让人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但考虑到现在也相对安全了,再说这枪也是牛全忠的,自己不能霸占着,所以决定把枪交还给牛全忠。

“狗剩哥,你是大哥,这枪理应你拿着。”牛全忠没有接枪,反而推辞了起来。

“让你拿你就拿着吧还客气啥?这枪本身就是你的,再说你也比我会使。枪只有到了猎人手里,才能打死凶恶的豺狼”。

崔命硬把枪往牛全忠怀里一塞,继续向前走去。通过今天的交火,他发现自己的枪法比牛全忠差得远多了,这更加坚定了他买枪的决心。


四只眼睛闪着贪婪的凶光,正一步步的逼近一个衣衫破烂的年轻人。年轻人手里紧紧握着一块大石头,身子慢慢地倒退着,眼睛里露出了一种惊恐无助的目光……。忽然,年轻人脚下一滑跌到在沟边上,身子顺着光滑的杂草一下滚到了沟底,手里的石头也滚到了一边,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响声……接着,两条巨大的黑影也紧跟着跳了下去……

“老天啊,俺的命咋这么苦!”被逼到了沟底死角里的年轻人再也没有了退路。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眼角滚落下两行泪水……耳边传来一阵低沉的嚎叫,两只恶狼张着血盆大口突然扑了上来……

“叭、叭”两声枪响。

“傲”,一只狼惨叫了一声,丢下同伙拖着受伤的身躯一瘸一拐向远处逃去,不一会就消失在薄薄的夜色里。

衣衫褴褛的年轻人睁开了眼,“咋得,俺还活着?这不是做梦吧?俺没有死?俺还活着!”接着便激动的大声喊叫起来。

崔命硬和牛全忠从沟顶上纵身跳了下来。

“你是干啥的?黑灯瞎火的咋一个人到了山沟里?不要命了!”崔命硬用脚狠狠地踢了一下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的大灰狼,冲着惊魂未定的年轻人问道。

“俺……俺是官庄乡小东张村的。俺爹娘都让地主给祸害死了……俺也被他们逼得活不下去了……就想到镇上坐火车去东北找俺哥。没成想在山沟里迷了路……又撞上了这两只畜生……多亏了两位大哥救了俺!要不是你们,俺早让它们吃了。俺给你们跪下了。”说着,年轻人双膝一软,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快起来!”两人一听也是跟自己一样同病相怜的苦命人,赶紧上前扶起了他。

“唉,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还客气啥啊!对了,你要去东北?俺听说日本人已经占领了东三省,正在到处杀人,都快把咱们中国人杀光了。”崔命硬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脸上充满了无比愤怒的表情。

“咋地?日本人已经打到了东北?他们还杀了人?”牛全忠一脸迷惑不解的样子,站在一旁呆呆的问道,“狗剩哥,东三省离咱这少说也有几千里,你是咋知道的?你不是在诈唬俺们吧?”

“全忠,俺说得可都是真的,是孟祥瑞孟大官人说给俺的。他懂得可多哩。每逢俺们这些扛活的有空闲的时候,他就会拿出一些啥纸来着……对!报纸,拿出一些报纸读给俺们听。他说,小日本国就那么一点点,地盘还不如咱山东大,竟然侵占了整个东三省。啥原因?就是因为咱们不团结!”崔命硬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给牛全忠耐心解释道。

“狗剩哥,你知道的可真多。”牛全忠一脸的羡慕,“狗剩哥,那啥叫团结?”

“团结……,团结就好比麻绳一样要拧成一块,大伙要象一家人一样合成一条心。”

牛全忠听到崔命硬的解释后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慢慢低下了头,嘴里面反复念叨起“团结,团结”两个字来。

“你是说俺去不了东北了?找不到俺哥了?这可咋办呀?”年轻人听崔命硬说日本人占领了东三省,急得立即蹲在地上,双手抱住了脑袋,脸上一片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

“兄弟,要不嫌弃你就跟着俺俩干。咋样?”崔命硬走上前用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头,一脸真诚的问道。

“可俺啥手艺也没有啊!你们,你们能要俺?”年轻人抬起了头,脸上挂着泪水,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啥有没有手艺不手艺的,只要是穷苦人家出身就全都有了。”崔命硬将年轻人扶了起来……。


“俺们三个自愿结拜成异姓兄弟。从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出卖兄弟,不贪生怕死!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如有哪个违背誓言,如同此狼,一定不得好死!”三人面对西方,跪在了那只死去的大灰狼面前,发下了重誓。

“俺,大哥崔命硬发誓:如违背誓言,天诛地灭,五雷轰顶。”

“俺,二哥张登高发誓:如违背誓言,碎尸万段,不得好死。”

“俺,三弟牛全忠发誓:如违背誓言,人头落地,死无全尸。”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