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婚礼筹钱和网友有偿*被抓,男友表示只要其改过自新婚礼照常进行

五月卫星 收藏 0 40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雯(化名)在看守所里


婚礼,是人的一生中最重大的事情之一,但新娘子却还被关在拘留所;放人,为了一对年轻恋人的美好时刻,拘留所首次在凌晨打开了那扇沉重的铁门。


怀抱婚纱踏进前来迎接的汽车那一瞬间,新娘子突然转身,扑通一声跪在了看管民警面前,“你们这样对我,不重新学好,我就不是人!”南京拘留所所长王宁山赶紧将新娘子扶起,“你很幸运,你是零点放人的第一人!希望你结婚后,好好做人!”


美少女迷失在叛逆年龄


父亲是军人,母亲是老师,上面还有个大她三岁的哥哥,在这样的环境里,从小到大,漂亮的小雯(化名)始终都是家里最宠的宝贝。乖巧聪明的小雯也不负众望,在学校中的表现一直非常优秀,五岁的时候,她便获得了幼儿园惟一的一名“乖宝宝”称号,而上了小学后,成绩更是一路猛蹿,不仅长期在班内占据前三名的稳固地位,其参加的各项竞赛成绩也非常突出。


但是,到了五六年级的时候,这个乖巧的小孩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先是学会了玩电脑打游戏,尽管当时算是奢侈项目,但小雯一玩就是大半天,还经常带着几个要好的同学,大家吆三喝四,玩起来没完没了;后来,又跟高年级的一名男学生谈起了朋友,最让父母头疼的是,有一次两人外出游玩,第二天才回家,竟然一起逃学两天。


这些事情,当老师的妈妈开始一直瞒着小雯的爸爸,只是私下里数次跟女儿谈心,但一点效果都没有。


无奈之下,身为军人的爸爸介入了小雯的“管理”工作,凭着多年带兵的经验,军人出身的爸爸以为“铁纪”能管用,动不动就大声喝斥,但没想到,这个方法反倒让女儿更加叛逆,等到了六年级,小雯逃课的时间更加频繁了。


离家出走,沉迷于游戏世界


1993年夏天的一天,正上初二的小雯因为在课堂上跟同学嬉闹,被老师狠狠批评了一顿。之后,老师又罚小雯到教室后面站着听课。感到难堪的小雯不顾老师的喊叫,拉开教室后门,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教室。


校园里很安静,大家都在认真上课。在炙热的阳光下,小雯突然感觉到了孤独。


“爸爸总是板着脸,老是摆军人的架子,妈妈呢,每天都是唠叨个不停,哪有时间听我说说心里话?上高中的哥哥住校后,难得回家一趟。他们都忙,可谁来管我啊!”想着这些事情,小雯不禁悲从心来,号啕大哭起来。


当天下午,小雯偷偷回了一趟家,收拾了衣物,找到了200多元现金。


之后,小雯来到汽车站,随便坐上了一辆驶往合肥的汽车


第一次来到大城市,小雯开心不已,她首先找了一家旅社住了下来,然后便找到一家游戏机室,闷头打起了游戏。


在游戏的世界里,小雯感受到了自我的力量。


婚期定在今年6月5日


有了第一次离家出走的经历,小雯渐渐对这种生活开始着迷。1994年,还没有上完初中,小雯便放弃了学业。为这个事情,小雯的爸爸气得晕倒在地,但小雯只是说了一句“对不起”,便不顾母亲的劝阻,再次离家出走。


打工、赚钱、打游戏、上网......简单无聊的生活,构成了小雯的全部。偶尔回趟家,那也是因为实在没钱了,但在家待不了一段时间,她便再次出走。在打游戏上网的过程中,小雯结识了不少网友,整日混迹在这些狐朋狗友之间,她感到了一丝丝满足。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2007年3月份。已经算是大龄女青年的她再次回家时,被父母强行留了下来。


很快,小雯认识了哥哥介绍的一个男孩子,比她还小两岁。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小雯便动心了。而最关键的是,男孩也很满意。


2007年5月份,两人在双方父母面前定了婚,并约定了结婚的日期:2007年6月5日。


因为“卖淫”被拘留15天


2007年5月中旬,因为一点琐事,小雯和男友发生争吵。脾气倔强的小雯当即再次离家出走,来到了南京。


空虚、无聊,小雯只能到网吧打发日子。但就是这次聊天,差点毁了小雯一辈子的幸福。


5月20日,小雯在网上遇到了一个名叫“杀手”的网友,两人谈得非常开心。之后,两人在一家茶社约见,颇感刺激的小雯和“杀手”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但考虑到自己即将置办婚礼,手头比较紧,小雯竟然想借此赚点钱。于是,两人谈好500元的价格后,双双走进了宾馆。


深夜,正当两人在宾馆缠绵的时候,派出所民警上门检查,正好撞见了这对男女。双方不知道对方姓名,还谈了价格,构成卖淫嫖娼的要件,两人当即被民警带往派出所。


很快,小雯便接到了通知,因为“卖淫嫖娼”,她被警方依法拘留15天。


小雯当即晕倒在地。


她即将要走进婚姻殿堂,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却被关进了拘留所。


拘留所决定破例零点放人


这样的反差,让小雯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水不喝,饭不吃,小雯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管教民警戚庆华是位细心的大姐,她很快便觉察到了这个异常情况。


“小雯啊,有什么事情,跟大姐说说吧。说不定我们能帮你呢!”在小雯最难受的时候,戚庆华柔声细语,一下子让小雯热泪盈眶。她像找到了靠山一样,趴在戚庆华身上号啕大哭起来。


小时候的乖巧、少年时代的叛逆、青年时代的虚度……话匣子一打开,小雯便再也收不住了,像大坝开闸一样,将自己的酸楚全部向这位大姐倾诉出来。


听完小雯的叙述,戚庆华也呆掉了。6月5日,正是小雯结婚大喜的日子,而小雯走出拘留所的时间,最早也要到6月5日的上午。


“她怎么参加婚礼?她男友怎么办?她的家人怎么面对没有女儿出席的婚礼……”想到这些,戚庆华也为难起来。但戚庆华答应小雯,她将尽其所能向主管领导汇报。


与此同时,小雯的父母和男友也赶到了南京。男友表示,只要小雯答应改过自新,他愿意和小雯结婚。而为了不耽误婚礼时间,小雯的家人也恳请拘留所“人性化”办案。


考虑到小雯的特殊情况,拘留所领导在请示监管支队和上级主管部门审核后,在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况下,采取变通手段,于6月5日零点放人。这样,就能留出足够的时间,为小雯化妆、结婚。


在大批看守民警的守卫下,拘留所大门缓缓打开,小雯终于走了出来,与男友相拥而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