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曾被禁了6年的狂文:中国应当复仇![2](没看过的来看看)

后羿--弯弓落日 收藏 0 334
导读:五、中国应当复仇   日本侵略中国七十余年,给中国带来了无穷的灾难和莫大的耻辱,恐怕一谈到这件事时,人们都会问:中国要不要复仇?要,寥寥几个人如是说。不要,坚决不要,永远不要,立即有无数人如是反对说。为什么不要呢?反对复仇的中国人认为:   因为日本人民在二战时也是受害者。可是,我在本文第二节里已论证了日本人民是有战争责任的,是个害人者,因而日本人民无论受害与否,我们都要惩罚他们。   纵然日本人民也受了害吧,那也是他们自作自受。这好比一个恶人去杀人,把对方砍成重伤,但在搏斗中也被对方砍得浑身是伤。恶人虽被

五、中国应当复仇 日本侵略中国七十余年,给中国带来了无穷的灾难和莫大的耻辱,恐怕一谈到这件事时,人们都会问:中国要不要复仇?要,寥寥几个人如是说。不要,坚决不要,永远不要,立即有无数人如是反对说。为什么不要呢?反对复仇的中国人认为: 因为日本人民在二战时也是受害者。可是,我在本文第二节里已论证了日本人民是有战争责任的,是个害人者,因而日本人民无论受害与否,我们都要惩罚他们。 纵然日本人民也受了害吧,那也是他们自作自受。这好比一个恶人去杀人,把对方砍成重伤,但在搏斗中也被对方砍得浑身是伤。恶人虽被砍伤,但仍要受到谴责和惩罚。然而中国人却在一旁大声叫道:“看呐!他也受了伤呢!饶了他吧!”中国人不会想一想,假如一个歹人砍断了你一只手,而你只砍伤了他的胳膊,那么,你认为还该不该惩罚他? 你当然会说应该。甚至歹人砍断了你一只手,你也砍断了他一只手,你也会觉得应当再给他更厉害的惩罚。甚至歹人来砍你,你也来砍他,他吓得赶紧逃走,虽然你没有被他砍着,但你还会怒气冲冲地去找他算账。 中国人为什么认为日本人也是受害者,我们就应饶恕他们呢? 原因可能有两种:一、因为日本人民也受了害,所以他们无罪;二、因为日本人民也受了害,所以我们应从人道主义出发,饶恕他们的罪行。按中国人的意思,原因是第一种。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受害与否和无罪与否并无任何因果关系,受了害的人仍可能作恶,从而犯罪。无论是第一种原因还是第二种原因,都不成为我们不复仇的原因。只要看看日本对中国和亚洲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那么就会发现,当时日本人民就是遭受了十倍于当时的灾难,也丝毫不值得人来同情,只能令人拍手称快而已。日本人民到现在还有什么脸面做出一副可怜相或愤怒相,说自己也是受害者?日本人民当时所受的灾难远比其他国家为少,二者之比也许为一比一万。他们有什么值得同情? 中国人认为日本人民也受了害,因而我们不要复仇。可是,按这种荒谬的逻辑推理下去,日本就是侵略了中国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乃至无数次,我们也不要复仇了? 因为,当日本第一次侵略中国时,因日本人民也受了害,我们就饶恕了日本;那么日本第二次侵略中国时,我们又因为日本人民也受了害,于是又第二次饶恕了日本;当日本第三次侵略中国时,我们又得第三次饶恕日本;这样推理下去,岂不是日本侵略中国无数次,中国也得饶恕它无数次? 中国人说日本人民也受了害,所以我们不要复仇,看来,只有日本人民没有受害,我们才可复仇。这实在太荒谬了。 日本人民有时打扮成受害者,不过是利用利用而已;像日本人这样的人,其实并不会因为他们也吃了一些苦头而反对那场战争,相反,他们仍积极支持那场战争,赞美那场战争,他们认为那场战争给他们的民族,也给他们自己带来了荣誉,带来了辉煌,日本人被证明是世界强者,是高人一等的人,大和民族也被证明是优秀的、伟大的民族,自己受些须之苦又算得了什么。这是很容易明白的道理。这正如一个勇士,为了义气和美名,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何况只是受些微不足道的皮肉之苦。日本人个个都是武士,凶残,野蛮,好斗,视死如归,中国人认为日本人民会由于也受了害而反对那场战争,实在太简单了。 在此我想插入几句:虽然中日两国都有人说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但这一说法最早却是中国人提出来的,并且是最受中国人拥护的。 中国人认为日本人民也受了害,倒蛮富同情心。中国曾有一导演拍了一部电影,演的是二战时日本人民的遭遇,结果感动得日本老人眼泪滂沱,告诉中国人说,其实当时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而1995年的电影《南京大屠杀》则干脆把日本人民受的灾难说得比中国还大。同年的《七七事变》电影中有一个镜头,在一场激战之后,一个日本兵用一双呆滞的眼睛望着一个日本军官说:“你难道没见这里的累累白骨吗?”那个日本军官一怒之下用刀劈死了他。在旁的日本士兵一个个神情悚然,目光呆滞,默默无言;好像他们都是被逼着来参战的,发动战争的只是一小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日本人民看了这样的电影后,恐怕丝毫也不会对那场战争表示忏悔,也不会觉得自己在那场战争中负有什么责任,相反,只会觉得自己也该得到同情。 纵然我们不要向日本人民复仇吧!但向日本统治阶级复仇总可以吧!这点想来是不会有什么疑问的。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消灭日本的天皇、皇室、皇亲、政客等等……“嘿嘿嘿!这这这怎么行呢?”中国人搔搔后脑勺,说。 只向日本统治阶级复仇,这一点中国人倒从没考虑到。实际上,数十年来,由于日本人民,中国人连日本统治阶级也不报复了。日本人民实在有能力,救了统治阶级一命。 现在连小孩也明白,我们不能因为日本人民也受了害而不复仇,但反对复仇的中国人又款款道来:复仇会阻碍人类历史的发展,因而不要复仇。 说白了,促进“人类历史发展”不过是让人们吃得更好一些,穿得更好一些而已。这种只顾吃穿而不顾尊严和荣誉的人与行尸走肉的寄生虫何异?中国一向重义轻利,可是在这里却重利轻义了。 一个民族只要不是听凭宰割似的让另一个民族来侵略,“统一”,而是进行了不屈不挠的反抗,甚至在“统一”后还有人进行反抗,一个民族的农民只要不是听凭宰割似的让封建统治阶级压榨,剥削,而是举行了轰轰烈烈的起义,那么即说明了这个民族还有些战斗性,还有些希望,而不是一个死的民族。我们的民族尽管软弱之至,但也还有些战斗性,不幸,“历史发展”论者却妄图将这一点点可怜的战斗性都要剥夺掉。 “历史发展”论在中国影响巨大,而又流毒无穷。“历史发展”论不过是为中国培养大大小小的准汉奸而已。这种准汉奸在强国侵略中国时,必会充当强国的马前卒。他们将高呼:“啊!强国统一中国来了!我们快来迎接吧!不要反抗啦!不要阻碍历史发展啦!……啊!强国,我愿为你效劳!把我国吞并掉吧!这是促进了历史发展!……什么?居然还有人在一座城池里抵抗?人们还把他当做民族英雄?强国,不要着急,我会做内应,半夜里去刺杀掉那个所谓的民族英雄,打开城门,放你的军队进来……啊!杀吧!烧吧!抢吧!强奸妇女吧!……我这是顺应了历史发展,你们不要批评我!……” 猪彘般的中国人无耻到了极点。我庆幸的是,中国最终独立了,否则,“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战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就不会是“永垂不朽”了,而是“阻碍历史发展”了。这些执“历史发展”论的人,乃是民族和国家最危险的敌人。 人类应当感谢中国,这个国家的教育文化没有培养出多少爱国者,却培养出不少爱人类者(或爱世界者),这是中国的悲哀。这些爱人类者(或爱世界者)具有浓重的世界主义,什么事都先考虑人类,或者世界,而将祖国的利益和荣誉摆在次位,实际上是摆在末位。因为他们所谓为人类(或为世界),其实是为更强的国家,这种国家很多,他一百辈子也操不完心,祖国的利益和荣誉永远也轮不到他考虑。他们会为了所谓的人类(或世界)而丧失国格、人格,会为了所谓的人类(或世界)而将祖国的屈辱、痛苦丢进粪篓。这个国家的人又有多少爱国心呢?我们来看看另一个例子吧!中国许多留学生不回国,呆在外国做事,有人批评他们,他们倒说,外国条件好,可以做出更好的成果来,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 他们真是太伟大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望尘莫及了。与他们相比,日本明治维新时,日本留学生因不被允许将资料带回本国,便剖腹自杀,死前委托同伴把资料藏进他尸体腹内运回祖国。 荣誉可由后代来分享,而罪责却不可由后代来分担,这是中国人的伟大发明。 我们必须明白,民族如人一样,是个有机体,过去的民族是她,现在的民族还是她,将来的民族也还是她。不同时期的民族还是同一个民族,正如一个人的童年、成年和老年仍是一个人,而绝不会是另一个人。如果将一个民族用时期分裂开来,那么一个民族岂不是要变成几个民族?那么,一千年前(甚至一百年前)的日本叫日本,现在就不能再这么叫了,而一千年后(甚至一百年后)还得再换名字了? 一个民族上一代人犯了罪,下一代要不要负责,这其实是一个人类文化和人类心理问题。一个民族上一代人犯了罪,人们很容易记恨她的下一代人。为什么呢? 因为上一代人犯罪时,人们不是单单认为是人犯了罪,而是认为是民族犯了罪,上一代人虽然死了,但民族是没死的,人们复仇时,不是觉得是在向下一代人复仇,而是觉得是在向这个民族复仇。因而,无论下一代人有罪无罪,人们觉得向他们复仇都是很正常的。这即是人类的一种文化和心理。 中国现在似乎没什么理由来阻止复仇了,但那些反对复仇的中国人说:日本人也是人呐! 这种言论完全是出自一种人道主义来反对复仇的。在中国,没有著名的人道主义哲学和文学,也没有著名的人道主义哲学家和文学家,总之,中国的人道主义文化并不著名,但这个国家却比其他一切有着著名的人道主义文化的国家还要讲人道。人道主义从国外舶来,与中国传统的仁德和奴性相结合,便形成了一种愚人道主义。这种愚人道主义对敌人进行无原则无限度的宽容和原谅,甚至给予无穷的怜悯和关怀。人道主义自然是善德,但中国却只看到这方面,而没有看到它的迂腐、困惑、悲凉之处,更没有看到复仇有其正义之处。 这种愚人道主义使得中国士兵和中国人民在战场上把受伤的日本士兵抬上担架,想送去医院治疗。结果人家不领情,反而从担架上爬起来,咬住中国人耳朵,掐住中国人的脖子,和中国人拼命。愚蠢的中国人凭他的愚人道主义去救受伤的日本士兵时,似乎没有想到,在每个日本士兵的刺刀下,都有几个中国人的冤魂;在每个日本士兵的身子下,都有几个中国妇女在哭泣。日本士兵受了伤,不过是受冻的蛇而已,而中国人却甘愿当那个可怜又愚昧的农夫。应当说,中国人这么做,并不是伪善,而是愚善。 中国人救治受伤的日本士兵,无异于纵虎为患,无异于肯定日本的侵略,也无异于承认自己应当遭受欺凌与蹂躏。 中国的愚人道主义是一种腐朽的思想,但中国还没认识到这点,却还在大肆宣传这一思想,并且在夸耀自己的愚人道主义所立下的功劳。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这些宣传:一个日本浪人或武士在中国行凶做恶,后来被中国人制服了,但中国人并没杀他,他便在中国人的感化下变好了;日本军官对士兵都很粗暴,苏联对日本俘虏也很不好,而中国却优待日本俘虏,并对他们进行教育,结果他们都很感激中国……我见过的最富代表性的宣传是:1990年有一部电影,名叫《晚钟》,演的是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后,一队躲在山洞里的日本小部队还不知道这一消息,他们不敢出来,里面没吃的,就吃几个中国女人。后来几个中国士兵发现了他们,并包围了他们,不久又得知那群日本人吃中国女人,于是一个中国士兵揪住一个日本俘虏吼道:你们是人,我们就不是人么?!但也仅此而已,最终还是饶了那些日本官兵。在他们投降后,几个中国士兵依然给他们饭吃,待他们吃饱后才把他们押走。亲眼目睹同胞被日本人吃了,只要略有血性的人,当时就会把他们枪毙了。可是中国人竟没这么作。中国人或许已到了太上忘情的境界,或许已麻木不仁,否则,怎么没有枪毙那些该枪毙的人?不用说,那些日本官兵每个人都杀了几个中国人,即使只从法律角度上也该判处他们死刑,甚至即使只凭他们吃中国女人也该判他们死刑,若意气用事,杀死他们十次也不足以泄心头之恨。但不幸的是中国人不但不杀他们,还救了他们。这是一种残忍的人道主义。这种人道主义连中国人也接受不了,以致当时许多的观众都说,太过份了。是的,太过份了。如果毒性弱一些,也就是说愚人道主义宣传得温和一些,中国人是会像吸鸦片一样接受的。中国的宣传工具至今还在得意地宣传着愚人道主义。我不知他们存的什么想法。 愚人道主义奴化且愚化了中国人,对中国一无好处,它消磨了中国人的野性、强悍性,扭曲了中国人的心灵,将中国人变成了一种完全异化了的人,这种人只知愚善,不知其他,为了人道主义,他们愿意丢掉一切,国家利益、民族荣誉、个人人格、个人情感等等无一不愿丢弃。中国人看起来像一个个高尚的长者,其实都是些迂腐之辈,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十足的懦夫。中国现在是没有男子汉的,顶多不过是些假男人,中国也便成了一个阴性的国家。中国人都像女人一样,要是狼吃了她的儿子,当狼被抓住并被痛打后流出可怜巴巴的眼泪时,她的仁慈就会从心底泛起,饶恕了狼,甚至还会把狼搂在怀里,流着泪说:“其实你也是受害者!” 愚人道主义家说:“既然我们曾饱受过被欺凌之苦,那么将心比心,我们不要让他们也来受一场这样的欺凌之苦吧!”按这么说,那么一个人杀了另一个人,后者的儿子也要将心比心,不要让对方的儿子也受丧父之苦,从而饶恕那个杀人犯?法律也应当这么考虑,不制裁那个杀人犯? 他们是人,我们也是人,我们受得了被欺凌之苦,他们也应当受得了,他们受不了,我们就受得了么?既然要将心比心,为什么只要求我们这么做,而不要求他们这么做?假如他们也这么做,也就是说,他们也将心比心,那么,他们就应当理解我们的被欺凌之苦,他们就应当自裁,这才是君子风度;至少,他们应当向我们道歉:但这些他们一件都没做到,却反而屡屡否认罪行,可见他们是不会将心比心的。他们不将心比心,我们却要去自作多情干嘛?假如我们不想让日本人也受一场被欺凌之苦,那么当日本以后受到大规模侵略时,我们是不是还要援助日本,把百万中国人送到那里,让无辜中国人的鲜血洒在敌国的疆土上? 对待日本人这样的人,是没有什么人道可讲的。人道只能施舍给弱者,善良者,而日本人生性好斗,凶残,野蛮,卑鄙,处处表现为一个强者的角色,我们没有必要给他们施舍人道,他们实际上也不需要我们给他们以人道。日本现在还时时流露出他们的扩张野心,并且死不认罪,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给他们以人道,而可以向他们复仇。 但中国人又说:你要知道,如果我们复仇,那么说明日本侵略中国是对的。也就是说,中国还不能复仇。 人类社会中充满悖论和困惑,复仇和侵略似乎有相同的地方,二者的正义与非正义似乎也分不很清楚,但是,二者是不同的。首先,二者产生的原因不同:复仇起因于自己被欺凌被蹂躏,而侵略却起因于自己的贪欲。其次,二者的目的不同:复仇是为了雪耻,为了争取祖国的荣誉和尊严。这正如一个人被许多人逼着在地上爬并学狗叫,他学成武艺后要报仇,这是正当的。侵略却是为了夺取别国的财产,侵占它的土地,奴役它的人民,同时扩大自己的国力。最后,二者造成的结果不同:复仇将双方扯平了,维护了人类公平原则,而侵略却使天平倾斜,造成双方在造化面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侵略只证明邪恶是合理的,邪恶应当得到人们的拥护,而复仇却向全世界宣布了正义才是合理的,人类应当拥护正义。 总而言之,复仇与侵略是不同的,前者是合理的、正义的,后者是不合理的、非正义的。 中国反对复仇的理由如此之多,却多是为了别人,从来没有一个中国人说:“我们不复仇,是为了祖国!”中国人的祖国观念淡薄至于如此,正是中国多年来教育的结果。 中国人,为了祖国,复仇吧! 复仇是符合宇宙法则的。宇宙法则是什么呢?即是:在宇宙中,正和反,上和下,左和右,阴和阳,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正电和负电……都是相生相克的,有此即有彼,无此即无彼:这是宇宙的法则,也是人类的法则。在人类社会中,相反的两种东西也应并存,侵略和复仇即是如此。日本侵略过中国,中国就要给它一个反作用力,向日本复仇。 大造化对于每一方都是公平的。我们被侵略,蒙受奇耻大辱,而日本却没蒙受耻辱,这公平么?我们死了3500万人,而日本在中国领土上却只死了几十万人,这又公平么?我们只有向日本复仇,来维持这一公平。 复仇是为了存“天理”,也为了存“人欲”。这不是应该做的事吗?


六、中国很难复仇 中华民族是个自虐型的民族,中国人对自己人百倍的残忍,而对别人则百倍的仁慈。 中国人对同胞是冷漠的、厌恶的、凶残的,而对外国人却是热心的、喜欢的、敬畏的。在抗日战争中,中国人对日本俘虏优待备至,把他们像老爷似的供养起来,宁愿自己吃少点、吃差点,也尽量让日本俘虏吃多点,吃好点;日军撤退后,中国人民无微不至地抚养日本人留下的孩子,用中国人自己的话说:“孩子是无辜的。”但是,我们太迷信“无辜的”这个词了,把它抬得太高了。我们这么做,完全扭曲了自己的人性。当狼咬死我们的孩子时,我们却不能打死尚在吃奶的狼崽,甚至还得将它抚养大。──这是中国人的看法。中国人真的又把“无辜的”这个词抬得太高了么?不尽然。中国人想来不会忘记文化大革命吧!在那场所谓的革命中,中国人对那些所谓“地富反坏右”的子女又何其残忍无情啊!他们被迫与他们的父母“划清界限”,被逼离出校门,被剥夺政治权力,被关被打…… 遭受各种非人的待遇。因为按照中国人的说法,“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实际上,中国的传统倒是:子女要为父母的罪孽负责,父母不好子女也不好。但是,这种观点只适合于来对付自己的同胞,对待异族人,却完全不是这样。中国人会自然而然地、不加思索地、毫不留情地迫害本国“恶人”的后代,而对异族人,那怕你摆出一万条理由,他们也决不会去惩罚人家的后代,所以中国人会如此信奉“日本人的后代是无辜的,我们不能去复仇”这条谬论。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和自卫反越战争中,中国人会无微不至地关怀美国俘虏和越南俘虏,给他们以教育,给他们吃好的穿好的,给他们发工资,给他们以娱乐场所,让他们跳舞,玩耍。相反,抗美援朝时被美俘虏的中国士兵虽然在狱中表现英勇,可在回国后却倍受刁难与歧视,并遭到无情的政治迫害,连民间人士也对他们如此。十年动乱中,无数所谓“牛鬼蛇神”惨造迫害,有的被活活折磨而死,有的被迫自杀。害人的人并不一定是“四人帮”或他们的党羽,而包括普通群众。更有可怕的是,亲人相残,而且表现得忠心赤胆,并没怀有一丝野心,也没有流露出一丝不忍。中国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用尽酷刑拷打自己的同胞,但是所有那些酷刑从没有施之于日本人,哪怕是罪行累累的日本人。所有这些,都表明了中国犯了自虐病,对自己人残忍,对别人仁慈。中国会花费无数人力物力去把一个罪恶的外国人改造成一个善人,同样又会花费无数的人力物力去把一个善良的中国人打成“恶人”。中国人会把自己身上的肉割下来给那些酒足饭饱的外国人做佳肴,而不愿丢一碗饭给一个饥饿待毙的同胞。中国男人,要是外国人割去他的睾丸,他也不过是对着人家象流着口涎的傻瓜一样嘿嘿一笑而已,而要是哪个中国人瞪了他一眼,他一定会把人家的眼睛挖掉。也许有人会把这些现象解释为别有原因,但是,我要说的是,所有他们讲的原因都不过是一种表象,还远没有接触到问题的实质与核心,文化大革命之所以能产生,其根本原因是中华民族存在深深的自虐症,或者说,中国人根本不爱同胞,不珍惜同胞的生命、权力。 试问,如果没有那样的中华民族的性格,又怎能发动起那么浩大持久的“文化大革命”?单靠几个有野心的政治家是无法掀起那么大的风浪的。所以说,“文化大革命”不仅是中华民族的一场灾难,更是中华民族的一场耻辱。在那场耻辱和灾难中,中国人的一切人性中的劣根性表露无遗。 这些年来有些明智的中国人认为中国之所以落后,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中国的“内耗”太多,这是很新颖也很有见地的见解,这种观点实际上说明了中国人存在着自虐的心理,以致中国内乱无穷。中国人对自己的同胞残忍无情,寸利必争,绝不宽容,让步,而对异族人,中国人却表现得惊人的宽容,大度。我先前总不清楚,为什么中国人时善时恶,好像很矛盾,但后来懂得了,中国人是对外国人善,对同胞恶。外国人好像很讲人道,其实他们是对本国人讲人道,而对别国人讲兽道。 中国被欺凌被蹂躏达一百年,可是我们来看看中国人对此的反应吧! 某中国人说,中国要发达,就必须做三百年殖民地。 某日,几个中国青年在看《南京大屠杀》时,囔道:“怎么不多演演‘密席密西’女人的情景?” 某年,有人主张将《南京大屠杀》改名为《南京1937》。 某些中国人说,中国往往杀了几个日本士兵,结果人家报复,反而杀了我们一村的人。 某地,出现这样的照相馆:里面设置了旧日本军服和军刀,去照相的人化装成日本军官留影。 某地,出现了名为“共荣花园”的花园。 多年前,我在上初中,亲眼目睹一个老师对我们振振有词地说:“其实要是我们也侵略人家,也是一样的。” 最令一个国家悲哀的恐怕不在于遭受侵略,而在于她遭受侵略后,自己的儿女却还讥笑她,攻击她,污辱她。这其实又很正常。人都相信强权,公理是不顾的。“落后就要挨打”,好像不打就不对,打却是义务。中国遭受列强侵略,挨骂最多的不是那些列强,而是中国自己。 《读者》1994年第8期上一篇文章《荒丘》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日本侵华时,有一个村把九个日本士兵打死,后来日军进行血腥报复,将这全村的人都杀了,然后将他们埋入一座大坟,又把那些日本士兵的尸体埋在那座大坟上。数十年过去了,那座小坟一直压在大坟上,谁也没动它。中国改革开放后,一个日本人来到中国,找到那座坟,花钱请中国人修那座小坟。中国人竟照办了。那些压在日本人下的中国冤魂,在九泉之下恐怕要表示强烈的抗议了。我们来看看日本吧!1971年12月12日,日本的“东亚反日武装战线”炸毁了北海的兴亚观音像和殉国七士墓碑,1972年4月6日又炸毁了横滨的总持常照殿,1972年10月23日又炸毁了札幌的北大北方资料室和旭门的“风雪群像”。在这方面,中华民族居然连一个倭族都不如。 中国有过世界上最反动最无耻的大卖国贼,和世界上数量最大的“汉奸”,这些人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穷灾难,这些人带来的灾难比其他任何国家的卖国贼给他们国家带来的灾难都要大得多。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中国人爱国意识是很淡薄的。百年之辱使得中国人产生了浓厚的自卑心理,因而中国人不大喜欢自己的国家,而向往外国。中国人会自豪地说:“你中国要是没有美国放原子弹炸日本,打得赢日本么?”“你中国被日本打成那个样子!” “你中国多穷!”“美国那么发达,你中国打得赢么?”……这个“你”字加得最好,好像他不是中国人,而是外国人。中国人便是这样,你要是指出了中国的缺点,他会兴灾乐祸,而不会思图改变中国这一缺点,甚至他自己都会不思进取,甘于堕落。也许有人会反驳我的观点,并举出建国初有许多科学家、艺术家等人不顾艰难险阻回到祖国的事例作为反面论证。可是,这些人都是少数,而且是特殊人所为,而我说的却是多数,且是普通人所为,因而更具代表性。 中国人恭顺、怯懦、软弱、柔和、仁慈、愚善、自卑,缺少冒进、强悍、粗野的性格,要让这样的人复仇,实在难呐!1949年以来,中国没出现过一篇宣传复仇的文章,这是一个奇迹。只是这奇迹是一种悲哀。纵然复仇是非正义的,甚至是反动的,但由于中国蒙受了莫大的耻辱,中国也应出现一篇宣传复仇的文章,这才是正常的。可是这种文章始终没有出现。中国已到了不正常的顶峰。要是其他国家也蒙受了中国这么大的耻辱,那么它们的宣传复仇的文章必会如雨后春笋般暴出。 朝鲜,一个远比中国弱小的国家,都敢在教科书上把日本当做敌人,而中国却还在津津乐道地谈中日两国几千年的交流和友谊。“敌人”这个词应当从中国的词典里抠掉,因为这个词对中国来说是用不上的,在词典里简直是白占位置: “复仇”这个词也应当从中国的词典里抠掉。 中国有一万个人反对复仇,而没有一个人支持复仇;中国会找出一万条理由来反对复仇,而不会找出一条理由支持复仇;中国有人在反对复仇上想方设法,不遗余力,而没人想方设法,不遗余力地鼓吹复仇。这是中国的悲哀,也是中国的耻辱。在本文第六节所列举的八条反复仇理由,其中任何一条都足以让中国遭受日本无数次侵略而都不能复仇。为什么是这样,读者只要做一番反证就不难推理出来,其中有几条我已经做了反证,其它的几条我就不想再罗嗦了,让读者自己去思考思考吧! 谁能想到呢,中国人所说的反复仇的理由,其实都是肤浅到极点的理论,而就是这种肤浅到极点的理论,却能赢得十亿中国人深深的拥护。在中国,再没有任何其它一种思想能像反复仇思想这样得到如此之多的人的拥护了。中国人反复仇思想已成了一种信仰,哪怕你给他们的理论以毁灭性的打击,他们也依然如故地反对复仇。 这是个顽固反对复仇的国家,谁要是在这个国家鼓吹复仇,那么连坟墓中的死人都会拱出来大声抗议。要是中国人有朝一日被日本灭绝了,有谁去问死掉的中国人愿不愿复仇,他们都会摇头说道,日本人民是无罪的,日本后代是无辜的。 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这个民族能容忍异族加在自己头上的一切,复仇是她所极力排斥的。(我知道本文对中国人进行了过份的攻击,这也令我感到悲哀,但是面对如此惨淡的局面,我又不能不如此,一切理智在这里是无用的。在中国,谁想要改造本民族的灵魂,似乎都不得不攻击自己的国家、同胞。五四运动之后,多少人都著书立说,对自己深深爱眷的中国进行了无情的、甚至是情绪化的攻击。 我的做法也与此类似,我简直不能控制自己。唉,我用什么来表达对中国人的恨呢?又用什么来表达对中国人的爱呢?我希望我国的读者不会因为我说了一些过份的话而感情用事,武断地否决本文中的观点,即希望本文的缺点不会影响它的一些正确的观点) 本来,复仇是很正常的事,在一个正常的民族,复仇的言论不会遭到多大的反对,一个人只要略略说几句复仇的话,甚至不用说得很有说服力和煽动力,就会引起无数的呼应;甚至不用别人宣传,他自己就会产生复仇的思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人心中满怀仇恨,德国的社会上充斥着形式各样的宣传复仇的小册子,这也是后来纳粹党得以上台的心理基础;而在中国,谁要是鼓吹复仇,纵然他说得很有道理,也会遭到无数人的反对。要使中国人接受复仇主义真是难于上青天。 那些顽固反对复仇的中国人,看起来思想修养已达至高境界,是个高尚者,其实都很平庸:他们是平庸的高尚者。他们是中国的耻辱,而且是中华民族灵魂的下毒者。 二零零五年,时值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中国方面发表了许多文章,有的揭露日本侵华罪行,有的谴责日本否认罪行,有的怒斥日本美化侵略,但所有这些文章我都不愿看,因为它们太消极了,太暗淡了,太悲惨了,看了只会让人悲哀,气愤,伤心伤脾,总而言之,除了给中国人一种精神折磨外,别无他益。这些文章是属于保守的、退缩的、让人只知回忆的东西。 日本人倒好,先前曾在中国的土地上快意地杀戮,抢劫,作乐,投降后却受到各国的钦佩与敬畏,又不要背历史负担,又不要为其罪行感到羞愧。而中国遭受侵略,饱尝痛苦,蒙受奇耻大辱,在以后的年代里,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还要背着这一沉重的历史包袱,心中常常要受着痛苦的焦熬,总而言之,自从中国遭受侵略后,无论什么时代的中国人就不再有完全的欢忻,而常常要品尝遗传下来的痛苦。为什么不复仇,把这一历史包袱甩掉?须知,复仇是雪耻的最好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我们只有复仇,才能甩掉我们的历史包袱,而且还能最快地甩掉我们的历史包袱。用其他方法是做不到这点的,也就是说用其他方法是洗不掉中国人心中的耻辱的。 日本侵略过中国,但时不时地要否认其罪行,而每当这时,中国就要全民族地声讨一次,这好像日本在中国心窝上捅了一刀子,后来中国心脏上的伤虽然好了,但留下了伤疤。日本从此后时不时地要念一下咒语,而每念一次时,中国就要全身剧痛起来,然后是大声怒斥日本。中国现在的喜怒哀乐居然还要掌握在别人手上,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为什么我们不复仇,消灭那个念咒者? 也许,作为私人的仇恨,一个人应当忘却,并且不使它传给后代。一个人受了侮辱,他死后,这侮辱就随之死了,他的后代是不会有耻辱感的,因而后代之间实在没有必要为父辈和祖辈之间的仇恨而撕杀。但国家与个人不同,因为一个国家受辱后,其民族尊严受到严重的伤害,这是最重要的;二则,一个国家受辱后,受辱的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亿万人民,这种耻辱比起一个人的耻辱不知要大多少了;三则,一个国家受辱后,她的耻辱会遗传给后代,而且一直传下去,这样,国家和人民就永远会有耻辱感:因而作为国家的仇恨,是不能忘却的,实际上也忘却不了,这个国家无论什么时代的人都要为祖国复仇,洗掉心中的耻辱。 当然,我如此鼓吹复仇,并不意味着我主张一报还一报,一点小仇都要报,我只是说,在一个国家受了奇耻大辱后,就必须报仇,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报仇,那么这个国家的人还是不是人,还有没有人的感情和需求?中国蒙受了奇耻大辱,就必须复仇,这是正当的和正义的。 我也爱好和平,但是我不会为和平而和平,即不会为了和平而牺牲一切。如果此时的和平不可取,那么我就主张我们不要这种和平。不错,和平是世界发展的潮流,但是这只是就宏观而言,在微观上,就不尽是这样。黄河由西往东浩浩荡荡奔流几千里,这是一种潮流,一个方向,但这只是宏观现象;在黄河的许多地方,都有曲折弯蜒甚至由东往西之处,这又是它的微观之处了。 当然,中国可以复仇,也可以不复仇,这完全取决于中国人自己。中国复仇,是正当的、正义的,但中国不复仇,别人也没办法,而不复仇也并不意味着中国做对了。这正如一个人,他的父母被人杀了,他可以饶恕仇人,也可以不饶恕仇人,这完全取决于他。他杀掉仇人,是对的;他饶恕仇人,是错的,但别人对此无法;甚至他拜仇人作干爹,别人还无法。 中国是不幸的,遭受了世界上最深的伤害,蒙受了世界上最大的耻辱,但中国不争气,就是不想复仇。对此,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希望看到鼓吹复仇的文章,因为它们才会使人开朗,振作,给人以希望,指示人未来,但我的希望落空了,最后什么也没看到。可怕的是,中国年年推陈出新,把那段悲惨史一遍遍地讲给自己人听,在中国人的心灵上进行长期的狂轰滥炸,到最后也许只能麻木中国人的灵魂,将其变成一个个死灵魂。因为看多了悲惨史,谁都会渐渐地麻木。不幸,这一点已露出了一些迹象来了。当小孩子在电影上、书籍上看到那段悲惨史时,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产生强烈的复仇念头,但长大后这种念头就日渐消失,到最后甚至还成了一个顽冥不化的反复仇者。这是何等的让人心痛!多年来,中国在大力宣传爱国教育,但是那些爱国教育不过是让自己多看看怎么挨人打,多看看自己的女同胞怎么让人蹂躏而已。如《火烧圆明园》、《鸦片战争》和《南京大屠杀》等等,让人不忍卒看。而在看这种片子时,每一中国观众身旁都站着一个“博爱而宽容”的中国人,一旦中国观众燃烧起复仇的火焰,这个“博爱而宽容”的中国人就会赶紧去提来一桶冷水,把他心中的火焰浇灭,并且教训他几句:“我们不能复仇,因为……”于是中国观众一时又没有复仇的火焰,继续观看这爱国片,后来又燃烧起了复仇的火焰,这个“博爱而宽容”的中国人又赶紧去提来一桶冷水,把他的火焰浇灭……如此循环不已。 这里,中国用一种最残忍的手段把中国人的天性最大限度地激起来,让中国人心中的复仇的火焰泼辣辣地燃烧,足可以毁灭整个人类,而又用一种最残忍的手段把这一天性压制下去,使中国人从心底认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是最罪恶最野蛮的,是完全应当否定的。在这种不停地奔走于两个极点的情况下,中国人的心灵就完全扭曲了。事实也正是如此。 在中国人眼里,复仇是个反动的概念。本文若得发表,我想信,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人看了后都会说:“这是一篇反动的文章!”这点我敢拿我对民族复仇主义的忠诚来打赌。可见,现在的中国人已经愚昧到何等程度。 中国是个唐僧式的国家,唐僧的性格即是中华民族的性格。唐僧便是这样,昏聩懵懂,不分是非,懦弱无能,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百无一用;明知是杀人的盗,他也要饶恕;明知是吃人的妖,他也要放掉;他一次又一次地遇妖,一次又一次地吃妖的苦头,却一次又一次地予以饶恕;孙悟空要除恶诛凶,他要阻挠,甚至念紧箍咒;他心中只有“不许杀生”,只知讲仁行善,而没看到别的东西。唐僧这么做,却还能得到回报,他成了佛;而中国却成不了佛。 为我们的民族性格而惆怅慨叹的人们。 (全文完)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