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十、首次扩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党育明就让人押着伪军起来,把所有的高粱米面、棒子面和白面掺在一起蒸了许多饼子,又用大米加了猪肉熬了两大锅粥。然后又在通往县城的公路上放了哨兵,才把南边工棚的苦力都叫了起来。在给他们吃过饭后,又让他们都回工棚去睡觉。

扬晋带着几个人押着这些苦力离开后,又把北面工棚的人都叫起来吃早饭,看着这些衣衫褴褛的人,党育明心里一阵阵发酸。吃完饭后也把他们带回了工棚。

早饭过后,党育明把一个组放在了营地外面,把雪橇也推到了外面的树林里藏了起来。然后又把昨天在树林里审的俘虏叫过来,问了一下平时营地白天的情况,让他和另外一个比较听话的俘虏站在了大门口,两个人各给了一条没有子弹的步枪,其它的伪军则都捆起来塞到了仓库里。而后安排了一个班在伪军的住处,监视着大门外的动静,另外一个班则安排一个人穿上伪军的军装,在营地内四处游动,其余的人埋伏在鬼子的住处。因为以往伪军排长拉了东西回来都要先给鬼子把鬼子要的东西送去,然后才去仓库,至于其它伪军则是直接回屋睡觉。

上午十点多了,才看到路上有六辆大车过来,第一辆车上架了一挺机枪。

看到大车,门口的两个伪军马上就过去拉开了大门,第二辆车上跳下一个军官打扮的人,走到前面来问:“怎么是你们两个?候班长他们呢?”

“候班长带小林太君去打猎了,李头带人去工地了,其它人在屋里躺着呢。”

“噢,哪位太君在家呢?”

“就小林和野岛不在,其它的都在屋里呢。昨天来的那个太君也在。”

“那电话怎么打不通?又得派人查线,真是麻烦。行了,你去让他们都去仓库那边卸车,我们冻一道了先暖和暖和。”

随后几辆大车都拉进了营地,而两个伪军又把大门关上了,一个伪军先钻进了营房,而大车也在车老板的控制向慢慢走向仓库,车上的八个伪军则跳下车向营房走去。

伪军们一钻进营房就被枪指着站到了墙角,乖乖地放下了枪,最后一个进来的伪军一掀帘子见势不好就要往回跑被一枪打倒在地。这边的伪军排长还没有见门,从窗户就看到了屋里的尸体,感觉不对,伸手刚要去掏枪就被一把枪指着脑袋按行在地,而那边六个车老板也在仓库门口被人用枪指着蹲在了墙角。

在来人都被控制住之后党育明派人把藏在外面的人都叫了进来,只在公路边上放了一个观察哨,约定如果有情况就用盒子枪打三枪。

然后把雪橇推回营地,把大车上的东西开始往雪橇上装,这次带来的东西还真不少,有四百公斤炸药,三百个雷管,五百米导火索,五袋大米,二十袋高粱米面,二十袋玉米面,一箱罐头,三袋盐,两篓油,十坛烧酒,五捆带倒刺的铁丝,两桶汽油,一箱香烟以及一些工具。于是昨天装上的一些没有用的东西被丢了下来,又把拆下的电灯电线什么都都装了上去。装好之后党育明安排郑绍阳带五个人开着雪橇先回营地,并和程飞鹏通了话,告之了这边的情况,并让文小力带人接应一下。

随后,党育明让人先把伪军统一集中到伪军的营房中,所有人都把手捆在身后,堵上嘴蹲在墙角。这时,突然伪军营房里的电话铃响了,于是党育明让黄小毛(就是最早被俘的伪军)接电话,原来是蒙江县来的电话。

“你们排长回去没有?”

“还没有呢,他们什么时候往回来的?”

“一大早就走了,你们派人接一下,别路上出什么事了。最近说是出了股绺子挺厉害的。别路上让人劫了你们就得挨饿了。”

“是。我们这就派人出去迎一下。”

“森村太君那里的电话怎么不通了?”

“不知道呀,是出去了吧。早上我看几个太君和我们候班长上山打猎去了。”

“噢,那他回来了你告诉课长让他事情办完尽快回县里,这边有事情要他办。”

“明白了。他回来我们一定转告,您还有什么吩咐?”

“你们派几个人查一下线,太君那里的电话又不好用了。”

“明白,排长回来了就让他安排人查线。”不等他说完对方就把电话挂了。

听了电话,党育明问黄小毛:“那个森村来是办什么事的?”

“我也不知道,他每天都要让人领他进山打猎,也总能打些东西回来。”

“好的,谢谢你,不过还是要先委曲你一下,你也过去和他们蹲在一起吧。”

于是让黄小毛自己过去和其它伪军蹲在一起,但是没有捆他也没有堵嘴。留下三个人看押俘虏,又让人把六个车夫捆好都关进了仓库,党育明带人来到了南边的工棚,让人把苦力都放了出来。

“乡亲们,你们想不想回家?”

“当然想了。”下面的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现在大家就可以回家了,拿好自己的东西,每人可以挑一样工具,到厨房领两个饼子和五块钱就可以走了。走的时候不要走大路,不然被鬼子发现了还是要抓回来的,尽量走小路。”

众人一听立刻欢呼起来,有人小声问边上的战士,“你们是抗联吧?”战士笑了笑没有出声。于是那人又大着胆子问,“你们看我也干抗联行吗?”先后有十五六个人提出想加入抗联。看到这种情况党育明把这些人集中在一起,对他们说:“我们不是抗联。是山上的绺子,另外各位想打鬼子的心思我们理解,但是你们在本地有家有口,你们上山了家里怎么办?总不能让家里人遭殃吧?这样,你们想抗日的话就到机器房那里把自己的地址登记一下,回头有事需要大家帮忙我会让人拿这个,”说着党育明拿出了一个没有年份和单位的一元硬币,让众人传看了一下,“来人会拿这个去找你们,当然了,我们不会让你们白帮忙的。太危险的事情也不会让你们去做。另外如果大家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话可以到三道崴子去找我们的人。去的时候你们可以在身上披个白布条,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和你们联系。”随后让赵树明把这些人逐个带进屋里,登记下各自的情况,并给每个人编了代号,然后告知来找游击队的时候只要把代号写在白布条上就可以,而且特别注意的是不要把自己的代号告诉别人。有几个人听说不是抗联就没有加入。

在送走了本地人之后,又把北面工棚的人都带了出来。在说明了情况后,把人分成三部分,有十多个人想回家,于是这些人领了两个饼子和五块钱之后离开了;有十一个人说要去找抗联大部队,于是党育明让人给他们给他们每人换了一身厚衣服,一双鞋,又给每个人配了一支步枪,一把刺刀,六十发子弹,十个饼子,十块钱,告诉他们可以向蒙江口子方向寻找大部队,而且杨司令也正在往那个方向去;余下的二十二个人则要求加入火龙,因为他们已经无家可回,而且对于在哪里无所谓,只要打鬼子就可以。党育明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让他们先回工棚,让人给他们找了些衣服,给衣服太破的人换上,又让人把他们的技能登记了一下。

随后,党育明让人开始拆所有的电话线,把伪军嘴里的东西拿掉,开始对伪军训话:“你们也是为了口活路,我不会难为你们,只是要拿你们的军火和粮食一用。至于归天的弟兄实在不是我的本意。本人就是火龙,一会我就要走了,你们有想跟我上山的现在就站起来,不想跟我上山的我走出一段距离就会放了你们。只是希望下次再遇到,弟兄们的招子放亮一点。”

这个时候伪军排长站了起来,“你崩了我吧,你这么干我们还能活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除了跟你们上山我们还有其它路可走吗?一下死了这么多日本人,我们就是回去了也难逃一死。”

“这点是兄弟考虑不周,弟兄们是不可可以直接回家呢?回去就说队伍被打散了。”

“那还不是一样要被抓回去,而且抓几个人一审就全漏了。”

“这样你们先在这里商量着,我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

出了伪军的营房,党育明叫来了李二狗,“小李,你说我们放了这些伪军他们能不能活下去?”

“大哥,你这么干他们都活不了了。咱们干死这么些日本人,又把苦力都放了,还把他们的枪都拿走了,他们回去了是死路一条。如果是关他们一段时间再放他们活下去的机会还要大一些。”

“可是带着他们要不少粮食呀,而且咱们还得用人防着他们,这不大好办。”

“那就让他们也交投名状。咱们是不是要打七个顶子那边的日本移民团?”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如果不打他们这么多人吃什么呀,再说了如果不打他们你早带我们挠杆子了。”

党育明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让李二狗去看一下那些二十二个要加入的前抗联人员准备的怎么样了,自己则转身回了伪军的营房。

党育明看了看伪军排长,笑了笑说:“这么半天了还不知道老兄怎么称呼。”

“小弟陈林清,奉天人氏。”

“林兄,带你们上山也不是不行,但是你总要表示点什么吧?”

“大哥想让我们怎么表示?”

“七个顶子的日本屯你熟悉吗?”

“那里的情况我知道一些,离我们这里也就五里多路。一共有三十多户人家,一百多口人。有个商店,还有个粮仓,以前我们有断顿的时候去那里借过粮食。过后及时还上了,跟他们关系还不错,刚才我过来的时候还在那里休息了一下。”

“那里有日本兵吗?”

“没有,就是有些个浪人。似乎有些在乡军人,有二三十条枪。”

“好,如果我们要打那里你认为可行吗?”

“这个……不大好说,那个井口的管可挺直,手下那几十号联防队也挺能打的,据说以前有抗联去打过一次,没有打下来。”

“噢?为什么没打下来。”

“村里有电话,还有围墙,这边一开打那边电话就到了蒙江了,大队日本兵一到抗联就撒鸭子了。”

“村里有人会说中国话吗?”

“有呀,有好几个呢。井口的官话说的可溜了。”

“这样呀。那么如果我们拿下来日本屯子让你们干些事情你们敢不敢?”

“到了这个分儿上不敢也不行了。”

“好,那就这么定了。等一下您带我们几个进日本屯去一下,只要把我们带进去剩下的就不用你管了。”

“行,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那不是先把弟兄们放开?”

“暂时还要先委曲大家一会儿,一会儿我会让人来放你们。至于这些车夫,他们的马已经被我们征用了,他们想回去可以自便。但是也要过一阵才能回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