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九、破坏修路

中国老坦克 收藏 14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把铃木押出去之后,党育明开始和程飞鹏商量下一步的行动。党育明打算派出一个战斗队去把那个铁路工地端了,至少要解决一部分给养的问题。对于这个行动程飞鹏持反对态度,认为单凭铃木一个人的话太冒险了,现在全支队也只有40余人,一旦产生伤病会严重影响战斗力。最后两人造成协议,程飞鹏带人看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把铃木押出去之后,党育明开始和程飞鹏商量下一步的行动。党育明打算派出一个战斗队去把那个铁路工地端了,至少要解决一部分给养的问题。对于这个行动程飞鹏持反对态度,认为单凭铃木一个人的话太冒险了,现在全支队也只有40余人,一旦产生伤病会严重影响战斗力。最后两人造成协议,程飞鹏带人看家,党育明带直属队和二队去,视情况而定,如果风险不大就干一票,如果风险大而且没有什么油水就算了。

“你都打算带些什么武器?”

“八个微冲,两挺九六,五支三八枪,一挺高机,那门70迫击炮,5个爬犁。这样可以多拉些东西回来。我想尽量用冷兵器解决问题,另外每人而带把手枪,一把刺刀。这样近战也够用了。”

“也好,我弄了一个机动雪橇,要不你带上?”

“机动雪橇?用什么做的?”

“看过苏联的那个飞行雪橇吗?”

“看过,那个东西一家伙可以装一两吨东西,速度能达到几十公里。”

“对,咱们不是弄了一台发动机吗,还有飞机的那个螺旋桨,我把这些东西架在五个串起来的大爬犁上,用了一下能跑出二十多公里的速度,发动机坏了还可以用人推动,可以装三四吨东西。没有这个东西我也不会那么快就把东西搬完,这些东西都是沿河拖到车队那边再装上雪橇,然后把雪橇开过去的。我把飞机上的那挺双联机枪收拾了一下,在这个上面装了一个。可惜弹药不多,一共才180发。都给你带上吧,打完了这挺机枪你直接丢了就是了,带回来也没有什么用。带不回来也没有什么关系,航空发动机用的油反正也没有多少了。估计再跑个个把小时就该没有油了。咱们的油还得给发电机留着,鬼子汽车上的油加进去怕出问题。还有就是你如果把发动机丢了可要把螺旋桨带回来,那个东西我有用。”

“好呀,这样一来打不过跑起来也没有问题。而且有了那个机枪估计够吓他们一阵了,这样高机就不带了。”

“还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咱们的那些防弹衣恐怕挡不住鬼子的子弹。”

“我知道,所以这次出去就不穿那个东西了,有大衣估许对付鬼子的手枪是够了。”

“那么铃木你打算怎么处理?”

“明天放他回去,把咱们的价钱开出来,他不是想把枪要回去吗?咱们干脆开个价,你琢磨一下都要什么东西?”

“我拟了一个单子,你看一下怎么样?”说着,程飞鹏把一张纸递了过来。

党育明低头一看,上面写着:水稻200袋,小麦50袋,棒子粒100袋,咸盐100斤,面碱100斤,日本牛肉罐头200听,土豆500斤,白菜500斤,黄豆200斤,生猪两口,活牛2头,活羊10只,活鸡50只,灯油20桶(5L),豆油20坛,醋10坛,酱油10坛,烧酒50坛,茶叶50斤,白糖50斤,白棉布20匹,棉花两担,大号棉靴100双,狗皮帽子100顶,大衣100件,白纸50斤,铅笔100支,纱布3箱,西药5箱。我方归还步枪100支,机枪两挺。如索要尸体需再增加马10匹,料豆1000斤,干马草4000斤,正金票10000块。

“行,这事我看行。你是想告诉他们我们有100人左右?还有就是你为什么不要现成的大米和白面呢?”

“是这个意思。这些东西差不多是100人过冬所需要的东西。我这就是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给了东西我们可能这一冬就不给他们找麻烦了。要整粒的粮食是怕鬼子做手脚,一旦中毒就麻烦了。”

“好,就这么定了。现在七点多了,你把摩托雪橇准备好。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们九点钟出发,争取十二点之前回来。”

于是把一辆怪模怪样的爬犁弄了过来,这家伙有近6米长,最前面的一节是活动的,由坐在第二节上的人通过两根棍子操纵,上面架了一台发动机和一个大风扇;再往后三节可以装东西,最后一节上面还架了一个双管机枪,按程飞鹏的说法,这个发动机的可靠性现在还不清楚,如果路上发动机坏了他们可以把发动机卸下来抛弃,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尽量走平道,不要上陡坡,毕竟是应急的东西没有做完善的实验。有了这个东西大家都感觉不错,尽管不是很完善但是现在也是可以接受的。唯一不好的就是发动机的启动不是很方便,还有一个就是工作时间不能太长,具体是多长也不好说,不过二十分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次出击的距离又不远,所以用这个家伙也不错。

带领大家整理好装备后,党育明带领着直属队和二队上了雪橇,向牛槽沟工地开去。按照地图,跑上由于月亮很好,雪橇开的很快,按党育明的估计时速20公里差不多。不到15分钟他们就到了地图上标示的小山坡,然后把发动机熄掉。然后由刘清平带着丁树杰去寻找敌人的营地,其它人则在原地监视。大约20分钟后,刘清平和丁树杰拖着一个人回来了。

“你不用害怕,只要老实回话我们不会难为你。你们这里有多少人?有多少带枪的?都是干什么的?”

“一共70多个苦力,八个太君,我们排的20多人,还有一个开汽车的太君。带枪的就我们排和那个开车的太君。”

“到底是二十几个?不说老实话就把你扒光了捆那边树林子里喂狼。”

“我说实话,是20多个,我也闹不清,最多的时候有30多人,这几天总有人不在这里。排长也没在,进城拉东西去了。”

“拉什么东西?”

“拉吃的,还有开山的炸药。再就是最近锹呀镐呀坏的特别多,也要拉一些回来。”

“工棚有几个?是怎么分配的?”

“七个,中间最大的那个是仓库,东西都放在那个里面;两个小的一个是机器房,一个是厨房;东面那个是太君住的,西面那个是我们的,苦力在南边和北边,大门在西面,四下拉了电网。”

“哨兵是怎么分配的?工棚门是怎么开的?”

“大门口两个,苦力的工棚外面各有一个,仓库那边有一个。我们的那个两个门是东西各一个,其它的都是朝西。”

“胡说,刚才大门口就你一个。”

“大爷,那个小子回屋叫人换岗去了。”

“把他先捆那边树上,把棉袄给他扒了,如果他扒瞎就让小子在这儿冻冰棍,如果他说的是实话回头再来放他。”安排一个人把俘虏带走后,党育明让大家围揽过来,“刘清平带李二狗解决正门的敌人后,直属队跟我去摸南边工棚的敌人,然后去解决鬼子,丁树杰带李明去把仓库的哨兵解决,郑绍阳带马根生去解决北面工棚的敌人后守住伪军那个工棚的西门,其它人跟刘清平去堵伪军的被窝。尽量不要开枪,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用微冲。明白了就行动。”

众人低声答应之后迅速跟在刘清平后面向敌人的营地摸去。营地门口果然有两个伪军,正在聊天,而其它位置看不到有人。刘清平和李二狗迅速地接近了刘清平之前在铁丝网上剪开的洞钻了进去。确认四下无人之后两人借助工棚的阴影迅速地接近了伪军住的工棚的门。这里距离哨兵只有十多米远。然后两个人大摇大摆地走向哨兵,听到有脚步声,两个伪军回头要看,这时刘清平的飞刀就出手了,直接插在一个伪军的脖子上,他捂着脖子直挺挺地倒在地下。而这边李二狗则是用把大衣直接扣在敌人的脑袋上,利用他一愣的功夫把刀捅进了敌人的后腰。随后两人打开了大门,众人直扑各自的目标。

党育明带着人顺利地干掉了伪军在工棚外的岗哨后,直扑鬼子的住所。透过窗户,借着月光,党育明数了一下,发现有九个人躺在床上睡觉。于是示意吴新去把门弄开,自己和韩清拿着微冲在窗外监视敌人,如果敌人有动静了就立即开枪。一切顺利,拔开了门,留下韩清在窗外监视,自己带着其它四个人悄悄地进了屋,可能是开门比较冷,睡在最外面的鬼子突然坐起来了,党育明抬手一枪就把他的脑袋打开了花,同时另外四个人直接冲过去用刀解决了四个鬼子,然后又把余下的四个解决了。留下赵树明和杨晋打扫战场,党育明带着其它人直接冲向伪军的工棚,发现门外已经没有人了,于是一掀帘子也冲了进去,看到六个伪军倒在血泊之中,十三个人正抱着脑袋蹲在屋角,看来俘虏说的是实话,回头让吴新和丁文山去把树林里的俘虏带过来,把雪橇也弄过来,让孙羽和周小刚把伪军的武器弹药都收拾起来。又让人去检查仓库里还有多少东西,并派人守住了苦力住的工棚。不多长时间,门外传来发动机的声音,从窗户看去,是雪橇来了。随后俘虏也被押了进来,看到这个情景,俘虏也自动地跑到自己人那里蹲下了。

这时韩清进来,报告说在仓库里有两箱半炸药,几十个雷管和200多米导火索,半袋大米,小半袋白面,一袋玉米面,2袋高梁米面,小半扇猪肉,一些野味,一袋盐,一袋罗卜,一坛子泡菜,几坛子烧酒,一些工具,以及其它一些东西。在鬼子的房间里有一些测量工具,还有一些图纸,两把猎枪,一支盒子枪,一些子弹,还有一些书籍,一部电话机,一部收音机,一些个人物品。

这时清点伪军物品的工作也完成了,共计缴获三零式步枪23支,子弹1200余发,手榴弹200枚,其它物品若干。

于是党育明让人押着这些俘虏把仓库里除了粮食之外所有的东西都装上了雪橇,又把鬼子房间里的物品(除了桌子,床铺和尸体)都装在了雪橇上,但是伪军屋里的电话并没有撤。把鬼子屋里的电灯电线开关也都拆了下来。看了一下笨重的发动机,决定暂时先不拉走了,但是汽油都带走了。然后把伪军的武器也都装上了雪橇,看了一下还有地方就把死掉伪军的行李也都装上,后来干脆把所有的凳子都装上拉走了。利用这个时间,让伪军把所有的尸体都集中到鬼子的那个房间里,把外面的血迹也用雪给盖好。然后对伪军的审问就开始了,通过审问得知,这些伪军系铁路警护队,伪军排长带了八个人去蒙江县城拉东西了,包括给养,炸药,还有这个月的军饷,还有一些工具,预计要在明天下午才能回来。另外,鬼子每隔一段时间会派人来查看一下工程进度,由于现在天气太冷了,进度太慢,鬼子特意多调了些炸药过来。平时给苦力吃的都是带咸味的棒子面粥或高梁米面粥,伪军则多是窝头加咸菜,大米白面和肉都是给鬼子准备的,而伪军也时常打些野味回来,大部分交给了鬼子,小部分可以留着自己改善伙食,改善伙食的时候会允许喝一些酒。而南边工棚住的都是在附近抓的农民,在北面工棚的40多人都是抗联的俘虏和反满抗日分子。

看看时间还早,党育明就安排了两个人守大门,两个人看俘虏,两个人看着工棚,其它人睡觉,把雪橇推到外面树林附近隐蔽了起来。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