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在金砖四国峰会发言,西方感觉到了份量!

6月18日电 香港《文汇报》18日刊出何亮亮的文章说,6月中旬在俄罗斯举行的两个峰会,即上合组织峰会与金砖四国峰会,是当前国际政治与经济版图改变的重要标志,也是国际秩序重组的新动向。


金砖四国峰会没有明确提出结束美元的霸权地位,因为条件还不成熟。胡锦涛代表中国在峰会中发言,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应该感觉到了这一主张的份量。



文章摘录如下:


6月中旬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的两个峰会,即上合组织峰会与金砖四国峰会,是当前国际政治与经济版图改变的重要标志,也是国际秩序重组的新动向。




两个峰会既有联系又有区隔。中国、俄罗斯,既是上合的成员国,又是金砖四国的成员国。印度是上合的观察员国,是金砖四国成员。巴西远离上合成员国所在的亚欧大陆,然而是金砖四国成员。


上合峰会的开幕式相当壮观,除了六个成员国之外,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与阿富汗四个南亚与中亚的主要国家的元首,也列席会议。


会议决定吸收斯里兰卡白俄罗斯为上合观察员国,斯里兰卡是南亚国家,平定分离主义武装叛乱之后,需要更多的国际合作加快经济重建,成为观察员国,顺理成章。白俄罗斯远在东欧,却愿意加入这个主要由亚洲国家组成的多边国际组织,说明当欧盟将其排除在外,就在为渊驱鱼。


政经重要性与日俱增


过去上合组织偏重政治和安全方面的合作,经济方面的整合步伐较慢。胡锦涛主席代表中国宣布提供100亿美元的信贷额,用于上合成员国内部发展经贸,如此大手笔,这说明了中国的经济实力,也必然增加对观察员国与其它国家的吸引力。

北约东扩,但在阿富汗一直陷于苦战,剿灭塔利班力不从心。欧盟扩大,成尾大不掉之势,金融危机使那些欧盟的新成员如拉脱维亚等拉开了与欧盟老成员国的差距。


白俄罗斯成为上合的准成员可以看出,未来会有更多的国家试图加入上合,上合正在成为西方之外新的重要国际多边组织,其在地缘政治方面与经济方面的重要性会与日俱增,包括解决阿富汗问题,不能没有上合组织的合作。


“金砖四国”本来是西方媒体用于形容中国、俄罗斯、印度与巴西的词汇,四国之间都有程度不等的双边经济合作,一场金融危机,暴露了西方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的根本弱点,促使四国成为一个新的经济集团。


虽然四国这次的峰会并没有讨论美元问题,但这个会议本身就引起了西方的强烈关注,因为无论在人口还是经济发展潜力、资源与市场等领域,金砖四国都足以同西方相提并论。


“金砖四国”国土面积占世界领土总面积的26%,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42%。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2006至2008年,金砖四国经济平均增长率为10.7%。目前,“金砖四国”对世界经济的增量已经超过了一半。


中印俄巴的GDP在世界主要国家的排名,分别是第三、第八、第十与第十二,外汇储备则分别是第一、第三、第七与第四。高盛公司曾估计,经过反复洗牌,世界经济格局将会在2050年出现全新的局面,全球新的六大经济体将变成中国、美国、印度、日本、巴西和俄罗斯,其中“金砖四国”全部在内。其实高盛这一估计是比较保守的,新的全球经济格局会在未来20年就产生,而“金砖四国”肯定会是最有后劲的力量,中国则是四国中实力最强的国家。


致力推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


“金砖四国”峰会没有明确提出结束美元的霸权地位,因为条件还不成熟。胡锦涛代表中国在峰会中发言提出:“建立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国际金融新秩序,从体制机制上为世界经济持续发展提供保障,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符合各方根本利益。


我们要共同推动制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改革方案,切实提高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以客观反映世界经济格局变化;推动完善国际金融监管机制,确保发展中国家有效参与金融稳定理事会等国际金融监管机构;推动完善国际货币体系,健全储备货币发行调控机制,稳步推进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保持主要储备货币汇率相对稳定。”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应该感觉到了这一主张的份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