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谁也没注意到这里来了个神秘的人物,他一来就戴着高高的礼帽,一副黑墨镜,一下车就直接钻入早已为他准备好的一间黑沉沉的办公室里,然后基本就不出来了;连凌源县城最高长官山口太郎大尉都没看清他的模样,只依稀觉得他脸色苍白,神色阴霾,让他不由自主打个冷战;他躲在阴暗的角落,微弱的光把他的脸映得发青,两只眼睛隐在黑影里,在落日前那柔和的暮霭中,像是幽灵隐藏在黑夜中。

山口太郎大尉唯一看清的是他的手,那双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魔爪;许是终日不见阳光,又许是因为缺少新鲜空气或者缺少运动,再不就是这几个原因兼而有之之故,他的手倒是白白胖胖。他那暗无光泽的脸、虽小却又肥胖的手以及软绵绵的身子,都让人觉得他缺少男人应有的东西,或者说男人的副性征;幸亏他是个日本人,不然山口太郎大尉一定会认为他是个中国皇宫里跑出来的太监。

原来,凌源县城日本山口太郎大尉见自己地面出了这么多事,他的心里可是慌了,彻底坐不住了,他急忙打电话去朝阳告急,说可能有八路大部队进了关里,要上级赶紧向上面请求派重兵支援,不然,这些神通广大的八路明天就会把凌源拿下,后天就会去打朝阳,然后就是奉天、日本本土……

“八嘎,八路都在关内,你以为我们特高科都是废物!”接到告急,尾野狐信中佐气得大骂,“八嘎,哪里有八路,定是你们大大夸大了程度,我的亲自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来到后,很快弄明白了事情真相,原来这里出了几个武功高强的神秘人物。

“呵呵,到了我大展身手的时候了!几个毛头小子,你们很快就会尝到我的厉害的,在我的阴谋诡计之下,你们很快就会灭亡的!”尾野狐信中佐踌躇满志道。

盛名之下,尾野狐信中佐果然不同凡响,他一来,就派出去了两个奸细,试图打入我军内部。

很快传来回信,两个特务都成功潜入,很快就会监视到武工队的一举一动。

尾野狐信中佐满意的坐镇凌源鬼子大本营,开始运筹帷幄起来,信心满怀,志在必得的等待日后的捷报飞传。


游击队和武工队汇合在一起,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下一步怎样打鬼子?附近几十里地一共有三个鬼子炮楼,呈三角形建立;分别是现在已名存实亡的城关庄炮楼,以及刘闯前几天没打下的小河溪炮楼和三道梁子炮楼。

武工队住地内,刘闯和赵威龙以及新来的党代表林丹很快商量好了下一步的对敌做战方案:由赵威龙带几个师弟去三道梁子一带打击鬼子。刘闯因前几天没打下小河溪炮楼而一直耿耿于怀,此时决定再去那里试试。而林丹则带着两个游击队战士去附近村庄百姓中宣传抗日。商量完后,革命战士们分别出发了。

三道梁子村位于柳树村西面方向约三十里处,中间隔着三座大山,需翻山越岭才能到达。赵威龙带三个师弟踏上了去三道梁子的征程。

因为是去打炮楼,所以赵威龙和师弟们都换上了在凌源缴获的鬼子军官制服,以便到那里以后能见机行事。他们每人身上带了两把二十响。以前他们杀鬼子是单纯狭义的报仇血恨,现在则是加入到民族解放运动中来,身后是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和革命者;有这么多的坚强后盾,赵威龙觉得倍感稳妥和踏实,因此上心情大不一样,迈开的大步觉得分外踏实和轻松。

过了两座大山后,正迈步前行的武工队员们听见前面山后响起零零星星的枪声,“有情况!”他们不禁加快了脚步往那里奔去。


原来,是三道梁子炮楼里的鬼子正在外面行凶抢劫。这个炮楼也是驻有一个小队五十多鬼子兵,此行除留下一个班看家外,其他倾巢出动;而且照例是,禽兽不如的他们依旧要干些禽兽不如的事,不然,无法体现他们禽兽不如的特色。

赵威龙和三个师弟顺枪声一路急奔到山后这个只有二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的时候,鬼子已来了半天了,刚才那几声枪响就是他们开枪打死了几个无辜的平民百姓。

武工队刚走到村口,远远的看见村头的柳树上吊着一个老汉,身上血迹斑斑,浑身的衣服被鬼子的刀砍得到处都是破洞。老人家的面前是个变态的准尉,这个家伙平时专门以杀人为乐;此时他看面前这个吊着的老人被他折磨得差不多了,吓得也是半死不活了,这个变态杀人狂,喜不自禁的高高举起军刀,一刀冲老汉脖子上就要砍下,嘴里则兴奋的“叽里哇拉”乱叫着;离这个准尉不远的地方,背对着武工队员们,或坐或站着七八个拄着三八大盖,正嘻嘻哈哈看热闹的鬼子兵。

“混蛋!”见此情形,赵威龙顿时觉得一股怒火在胸中翻腾,只觉得全身就像一团烈火在燃烧,他怒目切齿骂过后,举起了手中的手枪。

“呯”“呯”几声枪声适时响起,赵威龙师兄弟几个几乎同时冲鬼子们开了一枪,不过目标各不相同。

赵威龙的那枪打在那个正在行凶鬼子的手上,他手中的军刀“咣当”一声落地;紧接着刘强的第二枪则打在他的腿上,他腿一软跪在地上,正冲着老汉的方向。

史铁柱和郑刚的两枪则直奔在一旁看热闹的鬼子兵而去,马上有两个鬼子兵捂着胸口倒下了;然后史铁柱抽出了身后那标志性的大刀,直奔鬼子冲去,他要对禽兽不如的鬼子们大开杀戒了!

“天!武工队来了,快跑!”没想到,史铁柱手中的大刀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不知是哪个鬼子惊恐万状的喊了一嗓子后,鬼子们在最快时间内,纷纷抱头如兔子般撒腿跑去,快得武工队员们竟然没来得及开第二枪。

“鬼头刀来了,快跑!”喊声此起彼伏,鬼子早听说武工队的大名,就怕遇见他们被砍脑袋瓜子,因此上一听是武工队来了,坚决选择放弃抵抗而逃之夭夭。

“武工队来了,快跑啊!”村子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叫喊声,而后不断的有鬼子从各家各户窜出,而后如苍蝇般没命的往村子另一头跑去。

救人要紧,武工队几人快速来到树下,刘强赶紧将被绑在树上的老汉救了下来。浑身血迹斑斑、又惊又吓的老汉早被鬼子折腾得奄奄一息了;刘强见状赶紧往他嘴里塞了粒身上带的松筋活血的药;老人浑身颤抖着手指着鬼子,气愤得说不出话来。

赵威龙怒容满面来到那个被打伤了腿的鬼子准尉前;这个困兽犹斗的亡命徒,犹自恶狠狠的举着军刀,瞪着血红的眼睛,气势汹汹看着赵威龙等人,意思为我军刀在手,看谁敢上前!他刚才被赵威龙在千钧一发之际开枪打伤了右手,紧接着又被刘强打伤了腿,没法子跑了,不甘心就此灭亡的他赶紧用左手拾起了军刀,严阵以待。

赵威龙将双枪放回腰间,没有停步,一直目光鄙夷的向他走去,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嗷!”鬼子发出狼一般恶叫后,举利刃向赵威龙当头砍下。

赵威龙身子微晃,躲过刀锋,而后右手两个手指从容的夹住刀背,鬼子的刀便牢牢控制在赵威龙手中,任鬼子使尽浑身力气也抽不回来,直憋得鬼子的脸变成了猪肝色。

赵威龙另只手抓住军刀并往上提去,试图将军刀夺过来,然后顺手给鬼子一刀;偏偏鬼子将它视为生命,死也不放手。

鬼子紧紧抓着军刀,如同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即使被赵威龙提了起来,甚至于双脚离开了地面。

死到临头还负隅顽抗?赵威龙上来了怒气,他在下面狠狠给了鬼子一脚,势大力沉,重若千钧;于是身子矮小又骨瘦如柴的鬼子,便如断钱的风筝般直向天空飘去;落下时正巧落在一个突兀尖利的粗树枝上,被穿了个透心凉,摇摇晃晃挂在了树上。

那个老人望着树上的鬼子频频点头,而后一把推开一直在扶着他的刘强,用手指着后面鬼子逃跑的方向,意思为我没事了,你们快追恶狼去吧!然后他便老泪纵横的回家了,一边走一边嘴里嘀咕着,“好啊!该死的鬼子的克星来了,我们有救了!”

就在赵威龙惩治鬼子准尉的时候,离他们不算远的一所房子里时不时传出“扑腾”、“扑腾”扑打的动静,以及声音不大却颇绝望的女人呼救声;见此情形,史铁柱和郑刚两人急忙一前一后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