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虑一人灭一国真是牛啊!!!

汉永平74年,匈奴人扶立的龟兹国王倚仗匈奴的势力在北道肆行无忌。他派兵攻破疏勒国,杀死国王,另立龟兹人兜题为疏勒王,疏勒国实际掌握在龟兹人手中。第二年春,班超带手下人从小道向疏勒国进发。班超行至兜题居住的架橐城九十里的地方,派手下吏员田虑一人去招降兜题。班超向田虑指示道:“兜题若不即降,便可执之”(《后汉书·班超列传》)。田虑孤身一人来见兜题。兜题见田虑只有一个人,根本没有投降的意思。田虑大怒,乘其不备,一步上去劫持了他。因事发突然,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汉使如此凶猛,兜提手下的人惊惧奔走。田虑乘马疾驰,到班超处复命。班超当即来到架橐城。他把疏勒文武官员全部集中起来,向他们陈说龟兹种种不合理的行径,宣布另立原来被杀掉的疏勒国君的侄儿叫“忠”的当国王。疏勒人大悦。新王和一班官员要杀死兜题,但班超从大局出发,为了宣示汉王朝的威德信义,说服大家,释放了兜题。疏勒平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