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环境的魔力:我们该做什么?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25 197
导读: 许久没写帖子了,最近太忙,现在要写,又想不出题目,就炒一个冷饭吧。我写过《还有多少是要感谢党和政府》,对新型流感患者在出院时要开“欢送会”、“庆祝会”,患者和家属当着电视台记者说“感谢党和政府”,提出不同的意见。我是觉得这根本就是医院该做的事,放大一点儿说,是党和政府该做的事。既然是该做的分内之事,那么除了对具体的操作人员可以说句谢谢,对党和政府根本用不着感谢。 昨天看到这帖子有了新的回复,其实新的回复一直有,只是前一段时间没工夫看,昨天看了看,有一个帖子给我的印象特别深。这是一位“我就是棒棒”在


许久没写帖子了,最近太忙,现在要写,又想不出题目,就炒一个冷饭吧。我写过《还有多少是要感谢党和政府》,对新型流感患者在出院时要开“欢送会”、“庆祝会”,患者和家属当着电视台记者说“感谢党和政府”,提出不同的意见。我是觉得这根本就是医院该做的事,放大一点儿说,是党和政府该做的事。既然是该做的分内之事,那么除了对具体的操作人员可以说句谢谢,对党和政府根本用不着感谢。


昨天看到这帖子有了新的回复,其实新的回复一直有,只是前一段时间没工夫看,昨天看了看,有一个帖子给我的印象特别深。这是一位“我就是棒棒”在166楼说的:


“其实下次楼主遇到这种事不说感谢也没有谁当你是白眼狼!楼主不是一向标榜要言论自由么,人家说什么关你什么事啊。万一人家真的真心感谢党和政府捏,你咋办?去咬人家还是啥?但是我想楼主遇到这种事情估计也要昧着良心说句感谢党和政府的。”


首先我以为既是“杂谈”,那么别人说什么我是可以评论的,这与是否要言论自由无关。更何况我党郑州地区组织部门连对自己管下的干部说什么都以为是个人言论,组织和法律无权过问,那么我这里有怎么能有干涉别人言论自由的权力呢?


而我想说的主要内容,就是这个“万一人家真的真心感谢党和政府”和“楼主遇到这种事情估计也要昧着良心说句感谢党和政府的”。


现在“真心感谢党和政府”的,很不幸,我以为,正如这位网友所说,是到了“万一”的程度。当然,这只是我以为。


但是,万分之一的极少数一小撮,也是有他们自己的权利的,所以我并不能干涉他们的自由——愿意说就说吧。我只是觉得很滑稽,还有人质问我怎么就能肯定这场活动就是政府安排的呢?我对此十分的诧异:


难道是患者要搞一个欢送会吗?谁出的钱啊?你当我是火星人啊?


但是无论如何,“楼主遇到这种事情估计也要昧着良心说句感谢党和政府的”,这句话我是百分之千的同意的!


这就是环境的魔力。


我曾经问过,如果没有网络,没有把事情闹大,你相信巴东方面会对邓玉娇案“就事论事”吗?有人回答说“相信,而且坚信”。现在我要问的是:


如果没有这个欢送会,没有那么多的记者,你相信患者和家属会在公共场合大声说出“感谢党和政府”吗?


假设,没有这个欢送会,患者在出院时,在病房的走廊里握着医护人员的手说:“感谢党和政府!”——各位能想象这个场景吗?


至少我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的。


所以,不管是否真心,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欢送会营造出来的环境,使患者和家属不能不说出感谢的话来。


这样的情况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谓屡见不鲜。比如我曾看书说,欧洲的教堂(哥特式?),就是一个长长的大厅,幽暗压抑,只有大厅尽头上方高耸的尖塔透射进来光线,这光线只照耀在下方的圣像上。


据分析,这样的建筑模式,可以是信徒在心理上产生急于离开幽暗压抑的环境,奔向光明——光明在这里表现为圣像,也就是信仰——的想法。


东方也是一样,佛像一定是高大的,金刚一定是威猛的,他们必须和凡人截然不同,高大无比,这样才会对信徒产生精神上的压力,使信徒屈服、跪拜,并进而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信仰。


世俗中这样的环境也随处可见,我的一位朋友曾提到过欧洲的广场在中世纪和近代的变化。我自己不懂建筑和城市规划,但很多年前第一次在天安门城楼上往下看时,就曾想到“怪不得要建成世界第一大”。试想,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在举目所及之处挥舞着你的语录,高喊着你万岁,是什么感觉?换一个角度,如果你是这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之一,你是什么感觉?


双方都在这种环境中陶醉与狂欢!


我也写过自己参加上半年“深入学习实践”活动的情况,有人说不可能,说我是假冒的,是在造谣污蔑。是否如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看,自己判断。我在这里重新提及,要说的还是这个环境的魔力。


我参加的几次会,其中两次人数在十人以下,两次在十人以上。


十人以下的,一次是我所在的总支委员会,一次是高一级的会。相比来说,高一级的会就正式严肃的多,只有主持会议的副书记(副局级?)一个人谈笑风生,其他与会者都是中规中矩说自己该说的。


总支会就轻松一些,虽然也是谈工作,但是大家都有说有笑。


却别在哪儿呢?我觉得就在于环境——参加者之间的关系。


高一级会上,大家彼此都很陌生,在这种情况下,你只能谈自己应该谈的——其实说白了,就是会议的组织者需要你谈的。如果你有说有笑,不仅和气氛不协调,而且有不知高低深浅之嫌。


总支会呢,因为大家都很熟悉,所以不放轻松一些,有些事情谈得也比较“开”。比如我说过的我提议外出调研参观,书记干笑着说“最近各单位外出都比较多,上面有话了,现在恐怕不行”。请注意,我这里说的书记“干笑”,不是贬义,而是事实求是,甚至包含了我对书记的赞赏:


这种事情大家都明白,书记也没辙,只是不得不反对我的提议。


这样的会,总体上说是轻松愉快的。


两次大会,一次是我所在基层单位全体群众大会,包括党内外和民主党派,而且基层单位工作性质不同,分成几大块,彼此之间也不熟悉。一开会,大家纷纷找熟人坐在一起,这就说明了这种会议的基本程式:你说你的,我干我的,你说完了——散会。


而在这种会议上,由于目的,也部分的由于听众的反应,会议的主角——领导,也不可能过多的谈笑风生,不是不能,而是他自己也盼着走完形式,赶紧散会。所以大家都没心思轻松愉快,赶紧完了完了。


另一次大会(其实也就二三十口子人),是我所在的支部会议。这个会是相当的轻松愉快的。因为大家都熟得不能再熟了,都觉得坐在一起扯淡很好玩。第一个说的和支部书记比较倒霉,因为第一个说的要说的多一些,而支书为了要交账,又深知大家不会怎样认真准备,只能自己动手多准备点儿。


至于其他人,都是同意前面同志的意见,根据自己的情况,修修改改,删删补补。


有次我又想到,环境的魔力对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响,其实是在我们无意识的一举一动、只言片语中持续发挥作用的。


像最近的郑州逯副局长,张嘴就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引得大家口诛笔伐。但我相信而且坚信,换一个环境,比如该局一定也搞过的“深入学习实践”活动,他一定是一套一套的,能讲出许多好听的话来。不信我们可以请郑州市组织部门查查规划局上报的前一阶段活动记录。


还有这几年一系列的书记、局长、主任,倘若我们能有幸看到他们在三讲、保鲜之类活动中的发言记录,我们一定会感慨环境的魔力有多大!


但是,环境不是人创造的吗?


对,这个问题我们想想教堂和佛像就可以明白:


人创造了环境,因为环境有魔力,这种魔力可以让你做出创造环境的人希望你做的事!


比如说我们在开始提到的患者和家属“感谢党和政府”的表达。我们没有理由怀疑这是虚情假意,但是我们还是要问,如果没有这个环境,他们会说出来吗?


环境的魔力说白了就是一种暗示,暗示你在此时此地应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和很多外国人一样,也觉得中餐馆太吵闹。但是我仔细留意过中餐馆的环境,发现所有的人其实都在受着别人大声说笑的干扰,而不由自主地提高嗓门。这说明中国人自己也是受害者。但是为什么所有的人有一进餐馆就会不由自主地提高嗓门呢?我还观察到,就连服务员的嗓门也大的惊人!


我想这就是环境的暗示作用:一进入中餐馆,我们受到的暗示就是在这里可以大声喧哗,而且大声喧哗已经成了餐馆文化的一部分。当我们进入西餐厅时,就会自然而然地调低嗓门——坐的满满的西餐厅,你能听到的说话声也不会比只做了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中餐馆更大。但中餐馆也不是都很吵,高档餐厅就会高一些。


这说明环境也是可以改变的,关键是大多数人是否希望改变,或者意识到有改变的必要与可能。那么,怎么能让他们了解到有这样一种必要和可能呢?


等教堂变亮了、佛像和人一样大了、广场上有树荫了、我们可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中餐馆大概也是可以不吵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