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有邻 第一章初次交锋 第一章初次交锋(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


(8)


走在许有发身后的,是一位五十左右的农村老汉,半白的头发理得精短,腰里别着一支旱烟袋,走起路来,烟包在屁股上不停地晃悠着。听到许有发介绍,老汉把手中一个装油的小塑料桶一丢,远远就伸出一双布满老茧的手,上前就把鲁高扬的手拉住了。

“哈哈,在半道上听有发说新场长来了,可好了,可好了。”老汉眯着一双小眼,眼角绽放着菊花般的皱纹。

鲁高扬也与老汉握了握手,问,老邱师傅?

“哎,可好了,可好了。”老汉反复地说道,手并没有松开的意思。鲁高扬也不知道老汉是夸什么,也只好笑笑:“好,好。”

“你抓着场长的手不丢干什么?!”许有发把菜放到宿舍里,看老邱头与场长亲热的样子,不禁有些妒忌,“还不快去洗手!场长肯定都饿坏了!”

“嗯,咱这就来。”老邱头终于松开紧拉着的手,从地上拎起小油桶,跟在鲁高扬后面进了屋。

“场长,这是剩下的钱,先给你。”许有发把钱交给鲁高扬,然后说道,“今天是场长请我们吃饭,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以后我们可得好好干。”

鲁高扬见人齐了,把酒倒上,端起杯子做了个动员:“我今天刚到,对农场的工作还不是很熟悉,以后我们就要在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了,希望大家多支持我的工作,来,我先敬大家一杯!”鲁高扬说罢,把一碗啤酒一饮而尽。

老邱头把一口痰吐地桌下,用脚捻踏了几下,鲁高扬皱了皱眉。许有发赶紧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老邱头,冲鲁高扬笑了笑:“这邱头,就是不讲卫生,说过多少次了,不让他在我宿舍随地吐痰,没记性。”

“没关系,没关系。”鲁高扬说,“这不是在农村嘛,咱不讲究。”

“谁像你?干净得像豆芽菜一样,场长都不嫌我脏,你算哪盆子葱?”老邱头把一块烤鸭放在嘴里嚼着,不满地瞪了许有发一眼。对许有发的为人老邱头一直看不贯,这会听到他场长面前亮自己的丑,有些不太高兴,反嘴相讥道,“你问问老马,这周围的人谁说咱不好了咋地?”

马得水面无表情,认真地挟着菜,并不理会他们的争端,看来,他早习以为常这种无聊的争执。

“老邱,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好,谁不好?”许有发沉起脸来问。

“好了,你们不要争了,来,咱们再干一杯。”鲁高扬没想到人不多,关系倒挺复杂,看来平日里这几个人生活在一起并不怎么和谐。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有点烦躁,但他还是端起杯子来打圆场,“今天我们只喝酒,不谈别的,好不好?”

“哎!可好了,可好了。”老邱头放下杯子,站起身,“场长你们先喝着,我得先把猪喂上,这东西跟人一样,到饭时也得吃哩。”

“你吃过饭再去吧。”鲁高扬说,“一会儿菜凉了。”

“不成。我听到后面嗷嗷地叫唤,不能等了。”老邱头说罢抹了一下嘴巴上的油渍,起身就出去了。

等老邱头走远,许有发才端起碗:“场长,你别问他,他这人就这样!我来敬你一杯,以后还请多关照。”

“你是许处长的弟弟吧?”鲁高扬说,在部队听说过你。

“嗯,我哥哥也提起过你来,夸你人好,有能力。”许有发赶紧回道,“你们是一个部门的吧?”

“不是。不过,你要好好干,有困难,尽管说。”鲁高扬吐了口烟,“我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希望你们能当面提出来,我解决不了,我会向部队领导反映。”

许有发心头一紧。难道我去部队告状的事儿他也晓得?场长是不是在敲打我呢?在整个吃饭过程中,这一疑团一直在困绕着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