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大选

oliverwan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URL] 尽管局势很紧张,但是贵族老爷们知道现在必须作的一件事就是赶快选出总统,然后有一个政府来处理现在发生的这些事。 由于路易的意外身死,无论是那些大工厂主或是商人都突然之间失去了目标。显然他们的棋局也被打破了,他们的重新考虑寻找一个作为他们利益的代言人。不光是他们这样想,就连大洋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尽管局势很紧张,但是贵族老爷们知道现在必须作的一件事就是赶快选出总统,然后有一个政府来处理现在发生的这些事。

由于路易的意外身死,无论是那些大工厂主或是商人都突然之间失去了目标。显然他们的棋局也被打破了,他们的重新考虑寻找一个作为他们利益的代言人。不光是他们这样想,就连大洋彼岸的英国人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雅芬提克本来还有一些念头,但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以及最近才发生的使馆爆炸事件,都使一些不明局势的人自然不自然的想到了他。他这时是有口说不清,就连英国大使的当面质问他都不知如何回答,更不要说让他现在还想着竞选总统了。与此同时,最为新当选的议员马吕思却渐渐的出现在了公众们的面前。没有不良的家庭背景,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个曾经是路易的铁杆追随者,资助了路易进行总统竞选,一个和各方面都保持良好关系的商人,一个把公司成功的开到了法国以外特别是英国的商人。这样一个人似乎很符合大众们心中总统的形象,虽然离路易还很遥远。

马吕思之所以能浮出水面是因为张宏对他得劝戒。张宏完全是从他们的生意的角度去和他谈的,只说了一点,如果他能够参加总统竞选,不管成不成功,最后对他们的生意来讲都无疑是最好的帮助。如果最后能够成功,那就更不用说了。因此马吕思决定试一试。接着他就利用它父亲的关系到处奔走,出席各种各样的宴会,和整个上流社会打交道,虽然在这之前他也进行过类似的活动,但商业活动和政治活动比起来显然局面还是小了很多。他在他爸爸的指引下快速的成长起来,话说回来,他爸爸和伯爵夫人偷着睡觉从某种角度看对他还是有益处的,这个时候如果你再让马吕思去恨他爸爸估计他是做不到的。

马吕思很聪明的按照路易生前对各种各样人物的承诺那样也去承诺,各处游说,四处演说,甚至巴黎的乡下,其他地方的乡下都是这样。

当然在这其中,马吕思并没有只动嘴皮子,而是付出了很多,他的父亲总是告诉他一个成功的人首先是会花钱的人,一个商人更是如此,他不懂得如何花钱,就不会赚钱,竞选从某种角度讲和作生意没什么区别。

这边马吕思忙着他的竞选,那边张宏又有了新的动作。炸使馆看来没有掀起更多的风浪,那就直接把活动搞到英国佬的家里。

法联公司在伦敦也有办事处,这还是当时马吕思设立的,这次以实地市场调查为借口张宏领着一些党徒过去了,他们的真正目的才不是什么市场调查,无论是万艾可还是阿司匹林在英国卖的都非常好,合成染料就更不用说了,因为法联是一家法国人开的公司,英国的印染界同行们还以为是法国人整出了的呢。这种染料可比传统的染料更不容易掉色。

圣诞节,是西方人都过的一个节日,贝塞麦也不例外。虽然他从小就在他爸爸的铁匠炉里干活,但是他不同于一般的铁匠,他比较爱钻研,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了很多和炼钢有关的化学知识。12月24日,圣诞前夜,贝塞麦没有再想他的关于更多的炼钢的想法,而是专心致志的准备过圣诞节。家里已经为此准备了一颗圣诞树,卖树的那个商人还随机赠送了一盒礼物,说是要在圣诞之夜全家人围坐在一起的时候打开才好。

夜晚降临了,在贝塞麦家附近的黑暗处,几个人正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等待的是一次爆炸,为首的正杰克,他被张宏告知要对这个叫贝塞麦的家伙下手,不知道张宏从哪里弄来的消息,反正执行就是了,这归功于张宏的洗脑。

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只听得一声巨响,贝塞麦家的房子从中间被掀了开来。这声巨响太突然了,周围的邻居都吓得不知所措,而躲藏在暗处的杰克等人则互相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与此同时,伦敦附近的造船厂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失火了,大火烧得很快,冬天相对来见能干燥一些,这对于就好工作来说是非常糟糕的。而且去救火的人发现传统的喷水方法似乎不太管用,火势反而更大起来。在18世纪中叶,这样大的火灾可以说是没有办法救的,何况张宏用的可是制造凝固汽油弹的原料,火是越少越大。

没有人会把这两起事件联系起来,也没有人会把这两起事件和法联公司联系起来,更没有人会把这两起事件和远在法国的使馆爆炸案联系起来,即使福尔莫斯来了也是那样,这个时代有这个时代的局限性。相对于船厂的大火,贝塞麦一家的死根本就微不足道了,没人知道被烧死的人对英国历史的推动以及世界历史的推动有多大,只有崔强知道,这也是刘轩告诉他的,作为学习冶金的刘轩来说,贝塞麦这个名字是值得终生记住的。正是有了他的酸式炼钢法以及平炉和转炉,钢的产量才获得了爆炸性的突破,才有了更多的铁路,英国才完成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紧接着世界也为此而发生改变。崔强知道阴谋不能推动历史,但阴谋可以改变历史,破坏则会是历史倒退。如果没有王朝更替的战乱和满清对汉人思想的阉割,中华文明传到至今应该有很多都是走到世界前列的。英国没有战乱,但是崔强可以进行破坏,而且这种破坏所起的危害欧洲人是看不太远的,因为没有人熟知历史的走向。资本家们看到更多的是利益。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科学家在历史上因为不能使自己的研究产生效益而半途而废了。

一个月后,就在船厂的大火事件刚刚平息不久,闻名于世的剑桥大学又遭到了火灾的袭击,学校的图书馆和一些教职员工因为没有及时地撤出而被大火吞没,其中就包括年轻的学生麦克斯维和他的老师法拉第。当局终于开始怀疑这是有人故意纵火了,但是找不出证据。令人可惜的是剑桥大学几个世纪以来的学术研究成果在这次大火中都付之一炬,一些幸存下来的学者无不悲伤万分,有人甚至说出这是英国有史以来最令人痛心的事。比美国的白宫被大火焚烧还令人难以接受的事。他们不知道在不远的将来他们建造成功的作为他们向全世界宣传科技进步的水晶宫最后也是毁于一场大火。没办法,这个时代的灭火设施太落后,人们的警惕性也不高,才导致了这样的一出悲剧。

因为本土连续出现这样比较大的惊人的事件,以及对面那个号称目前世界第二号强国的法兰西最近的一些仇英倾向,英国的内阁成员们都忙得不可开交,外交大臣巴麦尊更是频繁的来往于伦敦和巴黎之间。从某种角度讲,这一时期英国的政治家们都是相当有头脑的,他们的成功表现使得这个时候的大英帝国如日中天。他们对于欧洲乃至世界的成功分化使得大英帝国在这时的世界上可以说是无以匹敌的。再加上领先的科技,良好的利益分配,使得英国人真正称得上是日不落帝国。

因为种种事情,法国的大选拖到了1849年的3月。因为此前的种种努力以及各方各派互相倾轧,不属于各种势力但同时又标榜自己代表所有人利益的马吕思当选为法兰西的共和国总统,任期四年。无论是大资产阶级还是大地主或是贵族老爷们都可以按下心来干自己的事了,因为马吕思代表了他们的利益。而广大的农民们更是被马吕思的谎话欺骗了。在刚当选后,马吕思就接见了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马吕思虽然也怀疑是英国人刺杀了路易,但回头想一想如果路易没有死,他便不可能有今天的一切,他便还是个商人。况且并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那起事件确实是英国人干的。马吕思有作为一个出色政治家的潜力,就像做生意一样,没有什么真正的敌人,只有利益。于是和英国人的新的一番讨教还价开始了。毕竟,这将是马吕思的第一份政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