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搅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路易.波拿巴死了,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的传递了出去,不光是巴黎,也不光是法国,在临近的欧洲各国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普鲁士,一个容克贵族青年看着报纸上的这条消息后愣了好半天在那里,旁边他的妻子发现了他的情况之后还以为他得了什么怪病,大声地叫着他。“奥托!奥托!你怎么了,你生病了吗,要不要看医生?”

“我没生病,我现在很好,我非常高兴,帝国未来可是少了一个敌人。”

与此同时,遥远的英格兰,伦敦首相府

“亨利,你知道吗,路易死了,被人用枪打死的。”

“我知道首相阁下,这真是个不幸的消息,不知道是谁干的,我们好容易走的这步棋就这样给毁了,法兰西不知道会驶向何方。”

“亨利,你还是过于感情用事了,我知道你和路易是好朋友,但作为一个外交大臣,你首先考虑的应该是你的国家。应该赶快派人调查,我们不能容忍法兰西这艘轮船不再我们的控制之下航行。”

“是,首相阁下。”

巴黎, 星期二

法联公司的办公室里,马吕思正坐在办公桌边读报纸。

“我们的新拿破仑被人暗杀了,可耻的暗杀,公众们都在猜测,是谁暗杀了我们未来的总统。要知道民众们都准备在不久的大选中投他的票的。这无疑使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雅芬提克先生,难道是雅芬提克先生指使谁做的这件事情吗?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不妨再把眼光放的更远一些,路易先生的叔叔是我们曾经的伟大的皇帝拿破仑陛下。是谁让伟大的拿破仑陛下战败被俘?是谁在当时建立了反法同盟?是谁阻止了我们伟大的法兰西统一欧洲大陆,在历史上有哪个国家和我们是死对头?是谁在印度支那窃取了本来属于我们法兰西的利益?

是海对面的英格兰!我想如果圣女贞德活着的话一定会这样说的,是他们使得我们的法兰西陷入了一百年的战争,是他们窃取了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利益。想想今年年初的时候吧,为什么我们会自相残杀,为什么工厂开不出钱,因为我们的市场都被英国人占领了。………………

马吕思看到这里已经义愤填膺了,他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文章里所说的,虽然他是一个商人,但他也是一个热血青年,何况在几个月前他还认识了路易,还准备资助他竞选然后以便于自己在新成立的政府里谋取一定的职位,当然它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然而这一切都成了泡影,波拿巴死了,就这样突然的死了,昨天他看到这个消息还有点不相信,但是随着人们的议论,他逐渐相信了这个事实。今天他看了这篇报道,顿时觉得找到了发泄和报复的对象,是英国人,一定是英国人,他们害怕法兰西在路易的领导下妨碍他们的发展,侵害他们的利益,一定是这样的,没错。

就在马吕思看到这片报道的同时,巴黎许多人都看到了这片同样的报道,一些年轻人自然和马吕思保有同样的看法,顿时一股仇视英国人的暗流在下面涌动起来。和马吕思一样,杰克也抱有同样的想法,虽然他是一个流氓,但这并不表示他不尊敬拿破仑陛下,那是所有法国人心中的偶像,即使他最后被关在海岛中郁郁而死。

张宏在适当的时候告诉杰克他也为此事感到难过,因为他也比较崇拜拿破仑,并告诉杰克组织可以对此事进行调查,并且可以为此报复英国人。说这些的时候张宏把自己也当成了一个热血的法国青年。这更让杰克增加了对张宏的好感,由最开始的被迫渐渐的变成主动接受张宏的管制,脑海中最后的一丝反抗意念也去的干干净净。张宏也知道他是这样,不过他从来没有放弃对杰克以及其他会众进行洗脑,这次就又有了一次机会,并且看来效果很好。

张宏现在开始真的佩服老板了,那篇文章就是老板发过来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圣女贞德,什么印度支那。老板的一篇文章就能让这个洋夷国家变成这样,无怪乎老板总是说知识就是力量,看来果然如此。

张宏虽然怂恿杰克领导他的社会主义工人党司机报复英国人,但是他并没有让杰克他们现在就出去,这时候可不是敢为天下先的时候,这点嗅觉张宏还是有的。

巴黎已经彻底被那篇文章煽动起来了,随着那篇文章之后又有一些报纸发表了类似的文章,矛头都指向了英国人。一些人已经借着几天以后为路易出殡的时机开始游行了,不过这次政府并没有干涉,因为游行队伍打得口号是严惩凶手,法兰西要团结起来等等。他们的目的地是英国领事馆。这让那里的英国人不知所措。但好在没有发生什么。

路易出殡的那天很多巴黎市民参加了他的葬礼,虽然现在凶手还没有找到,但是所有人都仿心知肚明一般的不做声,他们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事和英国人有关。

白天没有出什么事不代表晚上不出事,临时政府还是很害怕一些会犯傻的民众的,那样的话英国人可真的就不是现在这样坐在那里看你们演戏了。国家现在还没有能力来应付任何外来的冲击。于是英国使馆的防卫反而加强了,一队队士兵来回的巡逻着。

杰克自从跟了张宏之后在作案技巧方面已经纯熟许多了,决不会像以前那样拖泥带水,今天晚上的行动也是这样。

杰克和几个人来完成今晚炸掉英国使馆的任务,他们使用的是张宏给他们提供的最新式的炸药。使用的时候需要拉出导火索,而不是用火去点。

杰克并没有亲自参与,而是在外围观察。一个队员瞅着巡逻的卫兵看不到的时候翻进了使馆的围墙,紧接着第二个人也翻了进去。差不多过了几分钟,杰克这边有出来一个人,这次不是偷偷摸摸的了,大声地谩骂这英国佬,对着那些巡逻的士兵就冲过去,但他并没有冲到他们跟前,而是在差不多的距离投出了手里的炸药包,当然导火索早已拉了,然后看也不看得转身就跑,很快就消失在附近的夜色当中。那个人突然的开口大骂已经使得那些巡逻的士兵有些不知所措,直到他投出一团东西后,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那团东西落到了他们的附近并爆炸时,士兵们才反映过来。一些士兵本能的趴在了地上,离得比较近则被爆炸的气浪吹了起来。好一阵子才清醒过来,这一切来得都太突然了。一些反应稍微快一点的马上大声地喊着,手指着破坏者逃跑的方向,一些人也起身追了过去。使馆里面已经被爆炸声惊动了,一些人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相关的负责人员正在询问卫兵的头目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使馆里面突然传来爆炸声,吓得这些人赶快又爬到了地上。

不远处的黑暗中,杰克作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看着执行任务的人撤离之后他才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中。

第二天,巴黎的各大报纸对这件事做了报道,有褒有贬,众说不一,各方又陷于争论中,甚至有人散布了英国威胁的说法,并赞美昨天晚上的行动。让全民都准备起来,准备抵抗英国人的更大的报复。这无疑把局势搅得更乱。雅芬提克这位暂时负责临时政府运转的官员更是忙的前脚能够的着后脚。他一边要辟谣,一边还要和英国人好好的解释。这比他屠杀工人要费尽的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