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刺杀

oliverwan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URL] 1848年的六月,因为当局宣布解散国家工厂,所以工人们又起来进行反抗,这就是历史上的六月起义。 而在这之前,议院里多了一个议员,那就是我们很久没有提到过的马吕思了。当然他能当上议员,即和他爸爸有关又和他本人有关,当然和张宏在背后的支持也有关。 在议院里,马吕思见到了他及其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1848年的六月,因为当局宣布解散国家工厂,所以工人们又起来进行反抗,这就是历史上的六月起义。

而在这之前,议院里多了一个议员,那就是我们很久没有提到过的马吕思了。当然他能当上议员,即和他爸爸有关又和他本人有关,当然和张宏在背后的支持也有关。

在议院里,马吕思见到了他及其崇拜的拿破仑的侄子---- 路易.波拿巴,并和他成了朋友,当然这其中有法郎的原因。其实很多法国人都和马吕思一样,他们都极其崇拜拿破仑。在法国的历史上,只有拿破仑带领着法国人横扫欧洲,让法国人在其他欧洲人面前都高人一等,他们有这种民族自豪的心理是很正常的。人们都会崇拜英雄,尽管这个英雄已经被其他欧洲人联合打败。

马吕思当然不知道张宏的计划,就连杰克他们也不知道张宏的计划。张宏让他们找人的时候只是告诉他们他很崇拜他,想拉拢他加入他们的组织。

一切都在秘密的进行着,明面上社会主义工人党也在进行着活动。对于六月起义的工人,张宏让杰克向政府表态,要求参与到政府镇压工人的活动中,这无疑为工人党以后在政治上的发展提前作了铺垫。六月起义在政府军的镇压下失败了,到六月二十六日,巴黎基本在政府军的控制之下。张宏很为那些致死不降的工人感到惋惜,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改变他的计划,确切的说是老板的计划。这些工人虽然可怜,可是等到这个国家稳定下来了,这些工人如果能进入军队,只要他们的国家和自己的国家有冲突,他们一样会成为屠杀自己国家民众的刽子手。国家之间是不能用阶级来联系在一起的,只有彻头彻尾的利益。张宏当然不能理解崔强对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他知道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

因为参加起义的工人有4万多,除了战争死去的一批,还有很多的俘虏。政府军表现出了不输于任何野蛮人的凶狠,残暴。他们屠杀了一万多人,逮捕了两万多人。其中一些还遭到了流放。杰克他们很好的执行了张宏的命令,参与屠杀工人,帮助政府军逮捕工人,找出曾经参加起义的人。但同时张宏也让杰克注意搜罗那些被逮捕的人当中真正的有知识的技术工人,他们说是被流放,其实都被张宏用公司的货船运回了基地,当然这件事情也是崔强分赴他做的。趁着这次机会他们偷运了能有5000多纯技术工人。这些本来要被杀头或是流放到法属非洲或是美洲的工人现在却被张宏给运到了南洋。公司的货船回去的时候反正也是空着,有时撑死能装几台机器。马吕思自从去了第二次之后就再也不管运输的事了,崔强那边定期给他发货。现在法联公司的业务可不仅仅限于药品和合成染料,还有东方原本就像西方输出的丝绸、茶叶、瓷器以及南洋的香料、亚麻等。整件事情做的还算是干净,不过也花了张宏不少的法郎。

十一月的时候,当这些事办的差不多的时候,张宏开始回过头来注意起老板重视的那件事情来。

路易在二月革命之前并没有在法国呆着,而是在英国。他之前是受法国政府通缉的。在二月革命后,他特有的政治家的嗅觉让他觉得他的机会到了,他可以而且必须回到他的祖国,他应该能做些什么。

因为他身上套着他叔父的光环,所以他一回国就受到很多大的贵族或是资本家的欢迎,很快他就当选议员,不过对待当时的革命,他很聪明并没有发表意见,而是远远的躲在外边,看这局势的发展,直到有利于他出击的时候他才出击,他在这么年轻就表现出了如此的政治能力,确实不愧于历史上的拿破仑三世的称号。可是崔强来到了这个时空,这就注定路易不可能像原来的历史那样了。

十一月,议会准备进行大选,重新选定国家的总统,既然打跑了皇帝,实行了共和,那么就应该有一个总统。很大一部分人提名的是在起义的时候镇压工人们非常有力的雅芬提克,而一些大资产阶级或是贵族则提名路易.波拿巴。于是双发都开始为了大选做起了准备。路易更是每天忙得不得了,他必须走到工人们中间或是去乡下,看看那些每天辛勤的耕耘在农田里的农民。法国现在还是一个传统上的农业国家,农业的发展占有国家经济相当一部分的比重,农民也占总人口中相当多的比例。从这一点有看出路易他的政治上的天赋。在这一过程中,马吕思毫无疑问的成了路易最真诚的拥泵,跟着路易跑前跑后,甚至为了路易的大选还提供了好多活动的经费。

进入十二月,巴黎已经开始下雪,一场大雪下来,原来这个城市里的肮脏的东西都被掩盖住了。

路易已经成功的赢得了众多人的选票,他成功的向农民们的宣传了他如果执政后将采取的政策---- 取消四十五生丁税、沿用18世纪末雅戈宾派专政时期的土地政策。同时也成功的游说了那些大资产阶级,许诺给他们更多的优惠政策、更好的向殖民地输出货物的方略。他离成功仅一步之遥了。

星期日,早晨八点钟,路易准时到附近的教堂去礼拜,他要感谢上帝让他的事业如此的顺利。

仆人们早已给他准备好了马车,他记好他喜欢带的黑色领结后,接过仆人递过来的礼帽,拄着文明棍,迈着潇洒的步伐,走出了他的公寓。门口一辆黑色的马车早已等在了那里,因为刚下完雪,天气还是比较冷的,所以他今天特地穿了一件厚厚的风衣,虽然相对于他的比较矮小的个子来说穿风衣有些滑稽,但是现在巴黎的上流人物们都穿这一身。看了一下表,还有十分钟,这足够他赶到教堂了。

他愉快地来到了马车旁,冬天大家都不坐敞篷车了,仆人已经把车门打开,好让他进去。就在路易刚要低头进车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惯性推到了他的右脑,他没有思考的时间了,因为负责思考的大脑此时已经被那粒由右脑打进去的子弹给搅得成了一团浆糊,子弹带着惯性从左脑飞了出来,在右脑入口处只是一个弹孔大小的眼,而左脑出来的时候却是碗大的一个窟窿,随即带出红的白的一片,路易早已被子弹的惯性带倒了。旁边的仆人们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呆了,良久一个妇人才发出尖叫,其他人才上去看路易到底怎么了,此时鲜血已经染红了洁白的雪地。

在远处大约400米左右的一处高楼里,通过望远镜,张宏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没错,是他干的,而且就是他自己。在这里没有人有这种枪法,也没有人能用到带着瞄准镜和消音器的狙击步枪。就像我们看到过的很多的杀手得手之后的表现一样,张宏严格的按照在基地接受特训时候的要求,快速的把枪分解,装到一个手提箱里,然后快速的离开了那幢楼,出楼门口的时候,他用风衣和礼帽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没有人注意他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

此时路易家的门口已经乱成一团糟,哭声喊声还有尖叫声已经传了过来。不时有路过的行人围上去看。

第二天,巴黎的各家报纸都报道了这件事,一时间,巴黎的街头巷尾都开始说起这件事情来。各种各样的议论充斥着大街小巷。大选也因此被耽搁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