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婆婆带着她的老妈,一起到了我,从此以后,我变了样子,


一句话概况就是垃圾堆。婆婆退休工人,800左右的收入,向来勤俭节约,


这我是能理解的。她的老母,也就是LG的外婆,更是省到的人。从年轻


开始就养成了翻垃圾堆,到菜市场捡烂菜吃的习惯,多年未变。到了我,


怕她觉得约束,便没好意思管她的行为。由于有个露台,变小心的说,


捡来的东西就放外面罢,毕竟不卫生。她可好,捡来的汽水瓶全给塞到橱柜


里,跟锅碗瓢盆放一堆。更甚,还经常把捡来的汽水瓶涮涮后,装上水还想


让我们吃。露台上种有许多花草,她陆续给我拔掉不少,载上她的葱啊之类


所谓实用的东西,更甚,还把自己的尿在马桶边存起来,浇到葱上。一次我


下面,她笑眯眯的奔过来说,要用葱吧,我说我买了,就怕她去扯用她尿


浇的葱,结果她把我买的葱拿走说,我把这个栽上,给你扯新鲜的去。


当时的我就无语了。虽知道是纯天然,但这样太直接的天然,让人真的有


点接受不了。


扯远了,说奔放的话题。生儿子前,他外婆就不太注意自己的隐私,


甚至有强迫别人看她隐私的嫌疑。比如上厕所,她非喜欢不关门,侧着


坐在马桶上,看着门口,据她说这样上厕所空气好。无语。另,洗澡,


经常不穿衣服就跑出来,我老公都不止见过一次,同样说厕所空气不


好,要到卧室穿。无言。更搞笑的是在我单独和她们在的时候,只要


天气一热,便拨开她的衣服,把两个大奶子当扇子扇,场面尤为壮观。


如此奔放的母亲,女儿也就是我婆婆,自然也不逊色。由于老公的


父母很早就离异,4岁的时候老公的生父要带他做包皮手术,无知且逆反


的婆婆反对了,所以造成了他大学最后一年才动了包皮手术,由于天热,


有些发炎,行动都有些困难。虽说如此,但并不是瘫痪,手还可以动的。


但爱儿心切得婆婆及她妈,跑到了房间帮我老公上药。注意,是23岁的


成熟男性了。探望他的我当时目睹这一幕,觉得很吃惊,但因为没有过


门,也不好说三道四。


我生了儿子后,她们的奔放更夸张的上演。从出生的第一天起,


她们讨论的话题便是,是个儿子,不能遗传我们的大奶奶了。话是


句实话,但听着总不是太舒服。接下来,三天两头的反复对白“你能


把他搂睡着吗?不可能,你的大奶奶车不出水来”“宝宝,来,来,


来咬婆婆OR祖祖的大奶奶”


一日下午将孩子托付给她们,有事情出了门,回来的时候,婆婆


乐开花的说,今天给你娃吃我的大奶奶,他吃了一口就扭头过去了,


看来你娃不傻啊,说这话时,我老公在。我真的纳闷了,这样公然


讨论乳房,不害臊吗??如果是你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