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2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一路风尘,不想再找别的落脚处,我姥爷决定住下来。那个爪子男人顿时变了个人,又是帮拿东西又是引路开门,楼上楼下跑个不停,原来他才是客栈老板。

晚饭时,我姥爷向进屋送酒菜的男老板打听去西昌的路,对方一听禁不住惊叫一声,接着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那种毕恭毕敬的样子好像我姥爷要去天堂,要么去地狱,让人敬畏三分。其实男老板啥也不清楚,只是听说过西昌在老远的群山之中,听说过没人敢去西昌,听说过什么人进了西昌多少年没出来,音信全无。我姥爷看着男老板离去的背影,沉思片刻之后,安排三个帮手留下,叫他们花些工夫进城去看看能不能在成都设个分号,行的话就租房安摊,带信回去叫高阳布线庄总号发货。几个助手怕我姥爷自己一人去西昌,万一路上出点事也没人照应,嚷嚷说愿意跟着一起去。我姥爷说,他只是先去探探路,要是去西昌真像说的那么难,就回来找他们,再带大伙同路去。话说到这个份上,几人端起酒碗举在空中,三个助手纷纷向我姥爷叫道:

“大哥,一路走好! ”

一路走好是他们多少年来每每分手时必定说的道别吉利话,我姥爷举着酒碗与众弟兄一碰,然后一仰脖子,一口气喝净。第二天,阳光快要刺破当顶的大雾时,我姥爷已由客栈的打鱼船顺沙河绕城南下,在城南沙河与锦江交汇的一个破烂码头上岸,然后跟随一支短途马帮直奔雅安而去。赶马人是个小伙子,头戴棉帽耳套护罩,说起话来客客气气,此外无更明显的特别之处。他走在大雾里告诉我姥爷,他们走的路是进彝区山地通往身毒国的主道,是几千年前许许多多神秘胆大的原始先民世世代代用脚走出来的。

我姥爷说,“呢抹。”

赶马人看他一眼。

我姥爷说,“我从北方来,呢抹,北方都是大马路,比这个马帮路好走多了。”

赶马人说,“我们四川的马路其实也多得很,你没发现嗦?”

我姥爷说,“呢抹,我从川陕路来成都时,是经过了一段马路,从绵阳到成都,很短。”

赶马人说,“成绵马路不短哦,有272里长。民国15年就开始修了,是断断续续分段修的,没得通盘计划,两年就修成了。其中几段是28军和29军的防区军路。”

我姥爷说,“呢抹,我们北方的大马路比成绵路早得多。”

赶马人对我姥爷发出的呢抹,每听一次都怔一下,慢慢才不再见怪。他说,“我们四川也有修得早的马路。成都到灌县的成灌路就是第一条路,有110里长,修了12年,到民国14年冬才修成。这条路一修好,四川到处都开始修马路。”我姥爷觉得对方只顾说自己家乡的马路好,不明白一条110里的路修了12年是好还是坏。于是,他说起北方四通八达的交通,说起修马路怎样才算修得又快又好。赶马人听着听着似乎明白了什么,叹气说四川山多岭大,江河也多,修马路当然又少又慢。

赶马人忽然说,其实从成都去雅安可以坐汽车而不必走马帮路。他朝着赶马人指的方向望去,远处果然好像有一辆若隐若现的汽车在移动。我姥爷做布生意来成都也好,去西昌也好,首先要搞明白的就包括马路运输问题,没想到成都去西昌就有一段马路。这下,他围绕着那条看不见的马路开始一个劲地问来问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