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1章 北方来的商人

北来 收藏 1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URL] 按照老家保定的叫法,我得管我妈那个该死的爹叫姥爷。 说他该死,并不是怪他当年不该背井离乡去四川,而是说到了成都后不该冒险又去大凉山。那时候还没有我,我也管不着我妈的爹,但是后来据说,我妈老家乡下的人们当时与人合伙倒腾闻名天下的高阳布有点不顺当,几个外庄陆续撤出了东三省,成天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依照老家的叫法,我得管我妈那个该死的爹叫姥爷。

用这种口气说我姥爷,并不是有谁怪他当年不该背井离乡去四川,而是说到了四川成都后万万不该又去大凉山冒险做生意。那时候反正乱,想干啥都行,天底下哪儿都可以去,可谁听说过什么大凉山?谁又听说过大凉山里还有个西昌?当然,那时候还没有我,我也管不着我妈的爹。据说老家乡下的人们,当时与人合伙倒腾闻名天下的高阳布有点不顺当,几个外庄陆续撤出了东三省,成天琢磨着向关内各地增派外庄,于是想到了要我姥爷去四川看看行情。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罢了,但坏就坏在那些乡里乡亲的买卖人都是死脑筋,只想着挣银子,只想着我姥爷的二弟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转战南北,最后万里迢迢去西昌当了一个团长,兴许会帮上忙,根本不考虑像我姥爷那种人离家太远了会干出什么事。

要不是我长大以后去大凉山当过知青,断不会相信老家人当年会那么糊涂,竟然叫我姥爷去那种地方做什么布匹买卖。要知道即便到了今天,那片天高地远的崇山峻岭还一直被称为中国的旅行秘境,更何况当年。结果,我姥爷在大凉山出生入死啥好没捞着,人家却说他进山一混十多年,干的坏事除了牵扯到政治和军事,其他方面的简直说不出口,光是后面的这一点就让人晕菜。还说他一直混到临解放那年,才跟着一支部队潜逃,被追得满山跑,差点丢了小命,最后逃到富林被几个解放军便衣侦察兵围住,居然斗胆出手,噼里啪啦拳脚交加不相上下,这个更雷人。所有这些,尽管说不清是否全属实,但就因为这些事,每回遇上政治运动一来,都要把他弄进监狱喝一壶。关键是他跟几个女人留在山里的后代长成了大姑娘,到后来偏又吊上了我,这个才最叫人抓狂。

光我说没用,还是先看1957年反右那阵的审讯材料,他在老家狱中是怎么狡辩的:

“我这人,当年解放军就说过,能算个有功人员,可怎么又把我关起来了?大凉山那些事,我早就跟解放军全说了,也跟你们说清楚了,还有完没完?当年红军过凉山,我啥都没干,是不是?要说枪,我是有把枪,可天下男人个个都有,我那时候就怕又走火,才总是自己一个人擦枪来着,实在不行了才跟娘们掏枪,是不是?再说那些娘们,真是没法说,尤其是彝族人的倒钩箭能把人射成那种样子,更是没法说。我只能说谁要是遇上,谁也甭想受得了。至于那啥,我给解放军讲错了接头暗号,那又不是故意的,解放军也一点没怪我,是不是?还是那句话,我能活着进大凉山,又活着走出来,耍的不是嘴皮子,咱们最好还是谁也别想吓唬谁,是不是?要是没别的事了,我还得回家去忙种地,完了吗?”(记录员旁注:这老家伙又撒谎,他的土地早就被政府没收了,种什么地?)

再看看1966年底文革一开始,他又一次被捉进去后的坦白材料:

“真得谢谢你们这么些年,常常想着我,动不动把人关进大牢受教育。可是大凉山里的那么多事,我该说的早都说了,藏着掖着啥啦?跟你们是学了文化,还练了写字,可每次都扯那些花花事,人家解放军当年都不让我说,你们这不是在变着法老想听吧?那啥,要是还得说,这回就用雅性一点的话来说,我当年那是身为一个北方商人,随探险家们冒死闯进大凉山,先跟神秘剽悍的彝族人交锋,后来才成了朋友,又跟一些年轻美貌的娘们相好,在一起充饥,难言之隐无人知晓。。。。。。到最后,国军起义师跟国军精锐火并,国共在大凉山还打了大陆上最后一场大规模神秘战争,数千国军将士、年轻美女赤裸全身浩浩荡荡走下彝人山地投降,里面就有我的女人,还有我的孩子。。。。。。”(记录员旁注:这老东西死不悔改,乱搞自己的二弟媳不服罪不说,还有脸提他那几个骚女人、小野种!)

最后再看看1977年,他被最终释放前夕给我写的信,又是怎么耍赖的:

“孙儿呀,你是家里排行老三吧?真是你的话,姥爷就不知道该说啥才好了。姥爷在大凉山瞎折腾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才下了山,你怎么也跑到大凉山当什么知青去了?你信上谈的事,这么跟你说吧,不管是谁中了大凉山毕摩的大毒咒,都不会落下好,但姥爷的脑子是撞上大凉山的那些鬼呀神呀,才忒不好使的,加上又进了彝族人的另一种时间,才再也转不回弯子来了,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你上封信问的那个丫头,加上这次问的另一个,姥爷从信上没法看出俩人的上上辈是谁。人家大姑娘家都乐意找你玩,爱玩就玩吧。我看用不了多久,没准还有别的丫头去寻你,你要是愿意咋办就咋办吧。姥爷都这把岁数了,从前在大凉山的所作所为都记在那包从监狱带出来的东西里面,你要是不想留着,一把火烧掉得了,万不可给外人。就我自己来说,有时觉着还是有些对不住当年那几个女人,别的也不好再多说啥。另外就是山里那些彝族老朋友的下落,你千万要好好打听打听,不然我是怎么惦记也死不瞑目啊。。。。。。”

这么多麻烦事,还有材料里记的更多破事,全是我姥爷进大凉山惹的,没一样好整。他准是知道难整,才说脑子一直转不回弯来,啥也不愿再多想。他倒是说得轻巧,好像材料一烧就没事了,可里面记的那些事,一桩桩一件件都留在了大凉山,即使真能烧掉,也总会有人能想起来。想起他当年从北方来,浑身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敢想敢说又敢干的劲头,从此再没有太平日子可过,注定了要跟好几个女人在大凉山出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