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就是喜欢该管的事情不管,不该管的事情他们偏管得很起劲,否则就不能体现他们是有公德心的中国人。最近有些媒体对谷歌中国网站传播色情信息进行声讨的行为,就是典型的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管得很起劲的事例。


何时起中国人谈性色变犹如谈虎色变的,我想这肯定是与孔子这些古圣贤无关的,我们可从孔子时代划一条分界线,孔子前的时代的女人和男人之间的事情是很自由的,并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教束缚。这是孔子的徒孙们(后儒)不学无术,没有了什么新玩意的思想,于是对男女的性爱问题展开了荒谬的道德说教的产物,尤其是后儒给女性制定的节烈道德观,这简直是对女人身心的莫大摧残。


中国人的性观念自从被后儒搞的一些礼教道德,扭曲和束缚其自然认识其规律后,中国人的性观念就如弗洛伊德所说的“性力”在受到阻碍后,所形成的种种变态的性观念一样。


中国古代的文人学士为什么喜欢逛窑子?正是因为中国人正常的性生活被种种道德禁忌得极其无趣。当然中国古代的大部分文人学士,他们逛窑子不是如粗汉一般只是花钱买肉欲,而是摆脱了礼教束缚的窑姐儿们较之那些循规蹈矩的良家妇女让他们觉得有趣。因为窑姐儿们感受到了人世间的真实冷暖,她们能歌能舞,有的还能诗能画,谈情说爱不受礼教束缚,这正好使彼此在这方面回归了人欲的天然快乐。而那些遵守妇道原则(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良家妇女,她们虽然品德高尚,但智商极低。


当然这是历史的产物,现在我们的社会不存在做妓女的比良家妇女有智商,而是相反。现在做妓女的智商基本上不如良家妇女,因为当代社会已不存在禁锢妇女思想的问题。有人格有尊严的妇女,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做妓女的勾当。现今的色情场所也早无青楼文化了,现今的色情场所只是赤裸裸的肉欲交易。这些问题我们应该认清,但这些问题决不是人们干涉他人性自由的理由。


孔子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孟子虽然说过:“男女授受不亲,礼也!”但这礼决不是后儒所提倡的“存天理,灭人欲”所愚弄和摧残妇女做节烈女子的礼教。告子说过:“食、色,性也!”我们古人的这些性观念,跟当代西方性学家所提倡的性自由理论是一致的。


有人常说“万恶淫为首!”这句话是出自清朝王永彬之口,这种人早就因为受到宋明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的歪理邪说的毒害,所以满脑子的假仁假义。他们捧着吃人的礼教干着吃人的害人害己的勾当,正是王永彬这种所谓“万恶淫为首”论者的专长。


男人跟女人的性行为只要是双方乐意做的,都是正当的,这里面不存在什么邪恶不邪恶的问题。同样的道理,个人想看什么样的色情内容,这都是个人的事情,他人无权干涉。


打个比方:一个有夫之妇跟别的男人通奸,她为什么跟别的男人通奸?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她这么做肯定是乐意的,不乐意就不存在通奸的事情。其实,这是她个人追求性爱快乐的权利,凭什么要受到他人的干涉。这好比人的三急问题,来了这种需求人堵得了吗?当然堵不了,性爱的需求也是这样。人们在这方面用道德和法律方式来强制他人的自由选择权利,是典型的专制人格和性观念的变态行为。比如顾城拿起斧头砍死的事的妻子,这是典型的专制人格和性观念变态的行为。


顾城这种杀妻行为在中国传统的夫妇伦理道德的观念上是合情合理的,但我们必须认清这是非正义的行为。顾城根本没有资格和权利杀死自己的事的妻子,他如果接受不了妻子的的事,唯一的权利就是他可以跟妻子离婚。


中国人在性观念上的专制人格和变态行为从后儒们将其制定成一套礼教体系后,一直扼杀着中国人追求性幸福和爱情幸福的枷锁,到了今天还有一帮蠢驴依然把这些假仁假义的东西当成男女之间道德问题的原则。


最近有一个“绿坝软件事件”在网上被网民热议,我不打算在这里谈除了性学问题之外的任何不相关问题。我在此只想谈一谈绿坝防止青少年看黄色网站的问题。我觉得这些人开发绿坝软件,来防止青少年看黄色网站的手段简直是超级别的滑稽行为。如果中国青少年的自制能力低到一看到色情图片就会干强奸之类的坏事,这决不是中国青少年看了色情图片的问题,而是中国人的素质教育没有全面跟上的问题。


青少年在这些方面要不要进行教导?当然要,但决不是采取这种堵塞的方式。明智之举是让青少年认识这些问题的好与坏,加强他们在这方面的素质教育,使其培养起“超我”的德性自制“本我”在这方面的欲望。


我们知道欧美有不少的发达国家,是允许成年人自由看成人电影的,如果按照中国某些卫道者所认为的:一沾上色情内容就会使人道德沦丧的观点。那么,那些欧美发达国家想必早就是“万恶淫为首”的地狱了。可是我们至今都还看到,那些允许成年人自由看色情内容和性自由的欧美发达国家的公民不仅比中国公民富足,而且他们的整体国民素质也比中国人要高许多。


把个人的性自由选择权强加上一些道德说教的束缚,是极愚蠢的卫道行为。难道中国人封锁了男人和女人的下部,就能解决中国人的道德不沦丧的问题吗!我看不能,因为中国人这套卫道把戏搞了上千年的历史,至今都没有解决中国人的道德沦丧问题。


因此我认为中国人的当务之急不是管制色情信息传播的问题,而是如何让自己明白什么是自由、宽容和文明的性解放问题。


鲁迅先生说:“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膀,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一想到性交就想到杂交,中国人的想象力就只有在这一层上比较丰富。”


性是干净的,不干净的是某些人的灵魂!



本文内容于 2009-6-21 1:29:44 被Rong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