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21 奥菲斯事变

jlqfczw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URL] 任航大吃一惊说道:“远翼,这人不就是攻击你和我的那个怪胎吗?” 图像闪烁几下,消失了。 ………………………… 升降梯中。 郑远翼摇摇头说:“这不可能吧,那个人怎么可能活过万年呢?” 任航一时语塞,可他还是坚持说:“衣服简直一摸一样,虽然同样的衣服不足以说明就是一个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任航大吃一惊说道:“远翼,这人不就是攻击你和我的那个怪胎吗?”

图像闪烁几下,消失了。

…………………………

升降梯中。

郑远翼摇摇头说:“这不可能吧,那个人怎么可能活过万年呢?”

任航一时语塞,可他还是坚持说:“衣服简直一摸一样,虽然同样的衣服不足以说明就是一个人,可是这走路的姿势也是如出一辙。”

郑远翼说:“这些都不足以说明就是同一个人,如果你一定要联系在一起,也只能说明这个巫师和那个怪胎有什么关联而已。”

郑远翼的态度让任航有些意外,平时敏感的郑远翼怎会在如此明显的证据前显得如此冷漠。“为什么走路的姿势如此一致呢?我知道你们会猜想可能是织女星人后裔,也能使这巫师所在教系所独有的仪式动作,一个存在万年的神秘教会。”任航努力的争辩着,“虽然时隔万年,可这两个人就是同一个人,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远翼,不是吗?”

白如墨对任航说:“任航,这种事情不要开玩笑,现在大家身处险境,有些没必要的揣测还是不要乱说的好,直觉这种东西不说也罢。”然后又对郑远翼说: “远翼,你也见过那个你们口中怪胎,你有没有任航那种感觉?作为特种兵的你,有多年侦查经验,我相信你的判断更有准确性。”

郑远翼说:“我只能说那人的穿着是一样的,还有我们在遗迹之塔通过望远镜看到怪胎杀人后做出的动作也和视频中一致。至于这两个人的关系,抱歉我还不能判断。”

白如墨点点头说:“至少任航为我们发现了一条线索。”

任航转而质问马途:“马老头,你之前说过,那个怪胎是基地的一个丑闻,这件事情,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们了吧。”

马途笑笑说:“那个你口中的怪胎,他不光是基地的丑闻,也是联合政府的丑闻,也罢,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瞒着大家,告诉你们大家也许明智些。一丁兄,你应该听说过二十年前发生的一件大事,‘奥菲斯事变’吧。”

白一丁老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抽搐了几下,“你是说‘奥菲斯事变’?”

马途点点头说:“对。”

白如墨不明所以的说:“长官,你们说的‘奥菲斯事变’是什么?我怎么从未听说过?”白如墨知道,已经身居第七组组长的他,在这样一个时刻都在接触高层机密的位置都不所听闻的事变。这个‘奥菲斯事变’一定是什么大事情。

白一丁说道:“如墨,‘奥菲斯事变’干系太大了,别说你这小娃娃不知道,就连白苒长官当时也仅仅是知道有这么个事情而已。”

任航说:“难道到了现在这个情况,还不能说吗?”

“此为绝密,呵呵。”马途惨淡的说,“发生在二十年前‘奥菲斯事变’,在奥菲斯号战舰上演了一出刺杀东方泽庶总长阴谋,争夺总长位置的阴谋。如果不是东方总长在危机时刻果断处置,将阴谋挫败在开始,事态仅在奥菲斯号上就被控制住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也许就没有现在的地球联合政府了。”马途顿了顿接着说道: “这件事情仅仅在当时的高层中做过通报,知情人并不多。”

白如墨说:“如果仅仅是一次刺杀政变,而且政变也很快被控制住了,那为什么要如此保密呢?身为第七组组长的我在过去这么多年后都不知道,‘奥菲斯事变’可不像长官说的这么简单吧。”

马途看看白如墨,一笑说:“小白,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啊,‘奥菲斯事变’虽然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可是这次事变的策划者却是当时的副总长,这下你知道为什么高层要保住‘奥菲斯事变’的秘密了吧。”

白一丁一脸不可思议:“马途,你是说东方忍长官?”说着,白一丁上前一把抓住马途的衣领,将马途重重的摔在地上。“你是说那位为了保护东方泽庶总长付出自己生命的东方忍长官?”

白如墨等人马上上前,将白一丁从马途身上拉开,“一丁叔,你干什么?”

白一丁依旧歇斯底里的抓向眼前的空气,叫问道:“你怎么能侮辱东方忍长官?”

马途被搀扶着起身来,“一丁,已经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你怎么还是如此不冷静呢?高层的水很深,你我都是局外人,只不过当时,作为总长侍卫的我在场罢了,所以我亲眼看到了。”

白一丁不听马途的解释喊道:“你放屁,在那‘奥菲斯事变’中,如果不是东方忍长官挡住了射向总长的那一枪,那么死的人就会是东方泽庶总长,这些事情可是当年东方泽庶总长流着眼泪亲口说的。”

马途耸耸肩膀说:“一丁,你也是混迹官场一生的老人了,还没看透权谋这种事情吗?政治就是权谋,你难道真的相信那些官方的消息就是事实吗?”

白一丁挣脱出白如墨的束缚,再次扑到了马途的身上,抡起就是一拳,这次马途开始了反抗,两个迟暮之年的老人扭打在了一起,虽说是老人,可是戎马一生的马途和特科七组的白一丁的身手非是一般的敏捷,众人这次费了很大力气才将二人分开。

白一丁擦拭着嘴角的血水,“你不但侮辱了东方忍长官,你现在还在说东方泽庶总长是个满嘴谎言的小人!”

马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也可能是你们白家受东方忍恩惠太深。白一丁你要记住,如果这些手段和诡计用在日常生活中是卑鄙无耻,可是用在军国大事上,那就是权谋,那就是大智慧,大德行,古往今来,成大事者皆不拘小节。”

白一丁默默不语,毕竟在官场混迹一生的他都明白这些大道理,只是正如马途所说,白家受东方忍的恩惠太多,白一丁的血液里流淌着对东方忍的尊敬。

此时是任航开始发问了,“马老头,你们口中的东方忍是谁?听你说都是副总长了,可我们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马途皱皱眉头,“具体内幕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我只是总长卫队的一名低阶军官,我看到的内容刚才已经说过了,当时东方忍在奥菲斯号战舰上密谋刺杀东方泽庶总长,阴谋败露,在时机不成熟情况下被迫发难不成,被东方泽庶总长挫败。为了避免当时还称作拯救者的组织产生动荡,对外宣称是某大国的阴谋策划了刺杀,而真正的策划者东方忍被描述成英雄牺牲了。”

白如墨插嘴问道:“长官,你的意思是身犯如此重罪的东方忍就是任航他们所说的怪胎?”

马途点点头。

白如墨说:“如此重罪,怎么还能活着?而且还能在这颗1639XTY34号行星上与所欲为?”

马途冲白一丁说:“一丁老兄,你应该能明白总长的心情吧。”

白一丁点点头,两行浊泪流了下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如墨,这位东方忍长……东方忍,实则是拯救者创立者,东方旭之孙,东方曙白之子,东方曙白夫妇在潜伏M国时不幸牺牲,东方忍成为孤儿后被甘地夫总长收养。而东方泽庶总长,也是甘地夫总长所收养的孤儿。甘地夫总长分别取了一代总长东方旭和二代总长毛泽庶的姓和名,命名给了东方泽庶总长……”

马途看白一丁已经激动的不能再说下去了,便继续说道:“都是孤儿的东方忍和东方泽庶,从小便一起长大,如亲兄弟般长大。东方泽庶总长也是念及兄弟之情,将东方忍关押在拯救者基地,而我说的丑闻就是,东方忍越狱了。”

……………………

当众人再次走出升降梯大门的时候,迎面吹来了清新的风,夹杂了青草和鲜花味道的风。

众人不知是该欢呼还是遗憾,探秘之旅就这样结束了,本以为还会看到很多层的全息图像,本以为会有更多惊人的秘密等待他们,本以为在感受这清新之风的时候心中也会有那种看到谜底时的欢愉。

可这次探秘之旅给他们带了了更多的疑问。失落。

马途点开右腕上的信号发生器,想要联系基地,可是尖锐的电子杂音回答了马途的呼叫。

任航爬上了要塞的城墙,站在城墙边上往下望去,作为战舰驾驶员的任航,人生第一次体验了恐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