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寇 正文 写给亲爱的读者朋友

晏冷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URL] (亲爱的读者朋友,感谢你们的喜欢,本书已经和新浪签约,并且成功晋级原创大赛,本书后续情节还很多,在此不准备更新了,如果喜欢的朋友请到新浪读书:中国男人的血性:血魂团,新浪早迟会全本,后面的还将入V,如果你感到不便,作者只能说抱歉,再一次感谢铁血的朋友,你们的朋友冷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


(亲爱的读者朋友,感谢你们的喜欢,本书已经和新浪签约,并且成功晋级原创大赛,本书后续情节还很多,在此不准备更新了,如果喜欢的朋友请到新浪读书:中国男人的血性:血魂团,新浪早迟会全本,后面的还将入V,如果你感到不便,作者只能说抱歉,再一次感谢铁血的朋友,你们的朋友冷海。)



“就是要他们跑……”丁如风冷冷冰冰地说。

“真的?”山豹还不肯定。

丁如风点点头,他的人已经站在一棵树的后面,对山豹挥了挥手。表示他已经准备好了。山豹拔出双枪,对着树林里开了几枪,一边大声喊:“小日本鬼子的走狗们听着,你们已经被八路军包围,快点放下武器投降……”

枪声一响,隐藏在树林里的四个保安队成员顿时惊慌失措起来,他们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但是有人对他们开枪是真的,他们立刻从树林里窜出来,各奔东西。也仅仅在几十秒钟内,山豹只听耳边一声接一声的枪响,然后是四个地方传来人跌倒的声音。最后丁如风背着枪从树后面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打中了吗?”山豹疑惑地问。

丁如风不发一言,山寨里下来几个人,这是山豹认真地看除了唐汉,钟飞,丁如风以外的人,这几个队员显然训练有素,动作迅速敏捷,虎虎生风。他们从树林里收缴了几个人的枪,把四人的尸体拖到一起来,挖了个坑埋了。山豹很仔细地看了四人的伤,都是头上中枪,一枪爆头,一枪致命。

好枪法,山豹暗暗地说。佩服得五体投地。

几天之后。黄昏。黄昏如血。

四辆大卡车从平阳县城开了出来,遮盖得严严实实。这是日军从平阳546兵工厂运送到其他部队的武器弹药。

一队日本士兵持枪站在路边,还有几个士兵架起几挺歪把子轻机枪,一个手里挥动着一面三角旗,一面小日本的太阳旗,示意这四辆车停在路边接受检查。

一个高大,魁梧,穿日本军装,腰上挂着日本指挥刀的军官冷傲地站在公路中间。对于运送武器弹药的军车而言,接受部队的检查也是有的事情。四辆军车依次停在路边,第一辆车上下来一个鬼子军曹模样的,大步走了过去,呈上军部特别通行证件,说:“这是送到阳泉的军火物资,请问阁下是那个部队的?”

“我们是高利大队特别稽查队,这些天李家集,虎亭据点遭受八路的袭击,八路军神出鬼没,大大的厉害,稽查队不得不小心。”这个稽查队长正是唐汉,他的卫兵是钟飞与纪德。他们袭击了虎亭,李家集之后,缴获了一批日军军装,唐汉知道深入敌后,这些东西大有用处,就带了出来。他手中的那把指挥刀是日本军官黑田的,那刀一看就大有来头。这个日本军曹可以不认识唐汉是什么人,但是他对这把象征日本天皇最高权威的刀却是充满崇敬。他对唐汉一行一点怀疑戒备之心都没有了。

四辆军车上,车驾驶室顶上有两个日本士兵架着一挺机枪,车驾驶里有司机和两个士兵,旁边门上还站着一个士兵,也就是十几个士兵。因为这是日本人占领的区域,里面根本没有大规模的八路军活动过,所以,这些日本人运送军火武器的时候并没有很多人押送。

唐汉的日本语言说得不错,这个军曹陪同唐汉看了看四辆车,唐汉也是随便地看了一下,他的身后跟着的士兵都一言不发,等走到第四辆车的时候,这个军曹忽然听到后面有人的惨叫声,他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情,唐汉的人已经把他的人挤到车厢边,然后他看见唐汉的军刀横在他的脖子上,那拔刀的动作快如闪电一般。

枪声大作。

车上的鬼子都是在一瞬间被人干掉的。

“团长。没有一个鬼子逃脱……”血魂团战士纪德兴奋地说。

“立刻撤退。”唐汉一声令下,钟飞他们上了车。这个日本军曹额头上冷汗直冒:“你们是什么人?”

“八路军。”唐汉一声冷笑,下了这个军曹的枪:“回去告诉高利,叫他滚回日本,否则,下次必然取他的狗命……”

唐汉上了车,四辆军车离开。

这个军曹呆了良久,忽然发现自己的身边横七竖八的躺着日本士兵的尸体,才恍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发疯一样地跑回平阳城,此时天已经黑了。

高利见到这个军曹失魂落魄的样子,大吃了一惊。

“八路,大大的厉害……”这个军曹慌乱不已。直到高利狠狠地给了他几个耳光之后,他才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个清楚。

高利立刻给附近几个据点的日本守军去了电话,要他们注意拦截,自己亲自带着大队的人马追了出去。几辆大卡车,在公路上不会平白无故地消失,一定可以追得上……

此时平阳县城城墙下面,几十名尖刀血魂团战士隐藏在草丛之中。唐汉把车截走之后,和钟飞分手,自己十万火急地赶了回来,他要带领战士们袭击日本人的兵工厂。

张弩静静地注意着城门,当大队的日本士兵乘坐卡车,三轮摩托车,呼啸着出去之后,张弩给唐汉发出了可以行动的信号。

唐汉,丁如风,山豹扔出飞抓,抓住城墙,然后攀了上去。三人警惕地注意着,城里巡逻的日本士兵并没有到这一段城墙来。一条条绳子放了下去,战士们一个又一个爬了上来。张弩,肖中雄,朱重光带着十几个战士悄悄地摸到城门附近,隐蔽起来。他们穿的都是日本士兵的衣服,所不同的是他们的右手胳膊上都缠着一条白布。

唐汉,丁如风,山豹,他们有一部分人穿的是日本士兵的军服,有的穿的是便衣,他们的右手胳膊上也缠着白布,一行人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地行军,直奔546兵工厂而去,守卫兵工厂的日本士兵在炮楼上丝毫没有怀疑。唐汉到了兵工厂门口,只见一道厚重的大铁门,旁边有一道小门,小门是一个岗亭,里面有几个全副武装的鬼子,里面炮楼里鬼子架着机枪。唐汉大大咧咧地闯进岗亭里,对里面的鬼子说:“八路军劫走了军火,我奉高利大队长的命令,前来保护546的安全……”

岗亭里的日本士兵打开了大门,尖刀血魂团的战士门跑步进来,丁如风,山豹带领的一部分士兵径直到了炮楼下面,上面的鬼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下面的手榴弹密密麻麻地飞了上去……

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炮楼上的鬼子血肉横飞。

岗亭里的鬼子大吃一惊,架机枪的鬼子被一排子弹打成蜂窝,而那些端着枪的鬼子被刺刀刺翻。唐汉手里多了把日本武士刀,他用日本人的刀,痛砍日本鬼子。几个鬼子被他砍飞了脑袋……

兵工厂被迅速地占领,能烧的东西全部被烧了起来,能爆炸的全部被引爆,一片火海,一片废墟。

一队日本士兵匆匆赶来救援兵工厂,与唐汉撤退出的人狭路相逢。这些日本鬼子见他们穿的是日本士兵的军装,还以为是自己人,其中一个大声吼叫:“546厂发生了什么情况?”

“被八路军炸毁了。”唐汉一声冷笑。他身后忽然响起机枪的吼叫声,前面的鬼子如韭菜被割一般倒下一大片……

两边的人绞杀在一起,日本士兵不知道找谁下手,但是尖刀血魂团的战士们只找胳膊上没有白布的鬼子就杀,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胜负早已经分出。

守在城门上的鬼子听到城里爆炸声震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张弩带领的人忽然出现,机枪愤怒地吼叫,手榴弹如流星一般坠落,十几个人,在片刻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他们打开城门,在日本人的工事里掉转机枪……

唐汉的人在城里一些重要的地方展开袭击,因为山豹熟悉这个城市的情况,日本人的军营,警察部队,无一幸免。最后,山豹找到了黑龙的保安队,这个见风使舵的家伙,居然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然后,按计划撤退。

高利的部队经过了大半夜的折腾,终于在一条小山路上发现了四辆卡车,此时他还不知道平阳县城里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匆忙追赶出来并没有带电台,而追四辆卡车也是也费了不少的精力,不过让高利满意的是终于追上了。

那个时候,天已经蒙蒙亮。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过去了。

高利用望远镜看到四辆车停了一排,最后一辆车后,有几个人在艰难地推车。高利心里一阵狂喜,一定是军车出了什么故障,开不走了……

日本士兵从三面包围了这四辆车。四辆车都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一个胆大的日本士兵潜伏到一辆车前,没有看到一个人,于是壮着胆子看了四辆车,四辆车上都没有一个人。

又有一个小队的日本士兵过来,他们掀开车厢门,里面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木箱子,里面的武器弹药都不见了……

其实这一切是按计划执行的,他们截走了日本人的军车,在一个山凹里把武器弹药卸下来,藏在草丛之中。然后钟飞和三个会开车的开着卡车和日本人兜圈子,最后把日本人引到这条小山路上,他们把日本人引过来的时候,唐汉正带领战士们袭击546兵工厂。

钟飞,还有三个战士正隐蔽在草丛之中,他们面前架着两挺机关枪,放着一排手榴弹,钟飞早已经在卡车的油箱下绑好了炸药,他现在等的是日本士兵更多地靠近卡车,然后引爆炸药,好送这些小鬼子上西天。

四个人,四支枪,枪口都对准油箱。

高利得到士兵的报告之后,急得哇哇怪叫:“难道我中了八路的掉虎离山之计?可是八路把武器弹药卸在了哪里?”

他刚才看到几个人的身影,他站在路边往刚才几个人消失的地方用望远镜观察,里面忽然就多了四个人,四支枪。

四双冰冷的眼睛。

“消灭他们!”高利命令部下。他的话刚落,枪响了,身后的汽车爆炸了,身边的士兵飞了一地,高利的人也被巨大的气浪掀翻,跌倒,他爬起来,一张脸变的漆黑一片……

鬼子们的机枪吼叫起来。

钟飞和另一个战士用机枪英勇地还击。

日本士兵分散之后,从前面,左右,三面围上去。

“你们先撤退,我掩护。”钟飞一声怒吼,机枪,手榴弹,不时地飞向敌人群中。

“队长,我们掩护,你先撤退。”三个战士没有撤退。

“混蛋,这是命令。交叉掩护。”钟飞继续用机枪愤怒地扫射,密集的子弹压得前面的鬼子抬不起头来。

右边有一队鬼子占据了一个有利的位置,架起了两挺机枪,发疯一样对着钟飞扫射……

钟飞在后面三个战士的掩护下撤退。四人一边还击,一边往山上撤退。他们本来是想往前面的一条小路撤退的,但是来的敌人太多了,他们不得不往山上撤退。

一个战士被一排子弹打中,血流了一地,英勇地牺牲了。

“带他一起走,不能丢下自己的兄弟。”钟飞吼叫着,疯狂地扫射鬼子。一个士兵把牺牲的战士抱了起来,撤退到山上之后,又下来了。

“为什么不走?”钟飞正埋伏在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向日本人射击。

“队长,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们的后面是一个悬崖,下面是一个深潭,鬼子从几面包围上来……”这个战士说。

“没有退路?我们不需要退路,和日本鬼子战斗……”钟飞头也不抬,继续打。

两把机枪的子弹打光了,手榴弹也用光了,现在他们只剩下一支步枪和一把刺刀了,三人的火力弱了下去,下面鬼子的火力还是很强大,钟飞身边的两个战士相继中弹,倒下了,英勇地倒下了……

钟飞一个人继续战斗。

没有子弹了。

他从岩石后面跳了出来,双手紧握着枪,下面冲上来的鬼子有几枪打中了他的身体,他的人摇晃了几下,站得稳稳的,并没有倒……

“抓活的。”山下面的鬼子看出他弹尽粮绝了。

日本人太需要抓一个活着的俘虏来了解情况了。

钟飞的人巍然如山一样挺立。他的全身血在流,但是他的脸上还是胜利者的笑容。他想握着钢枪,和小鬼子拼到最后一滴血。不过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自己的力气随着流失的血一起流逝……

“抓活的……”日本鬼子嚎叫着。争先恐后地往上涌。

钟飞的脸继续在笑,他仿佛看到唐汉,带领着尖刀血魂团的八路军战士,冲向鬼子,大刀在鬼子群中飞舞,一个又一个鬼子倒下了……

“小日本,中国军人是不做俘虏的。”钟飞轻蔑地冷笑,忽然抱着枪,转声就往悬崖跳了下去……

这一场胜利,非但没有让高利太君有片刻的欣喜,反令他心情沉重。几车的武器弹药不知道去向,几个中国军人的顽强抵抗,让大日本皇军的骄傲部队,蒙受了惨重的损失……

中国军人,太可怕了。这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高利坚信,那些武器弹药一定在附近,在他命令部队寻找的时候,一个传令兵飞马来报:“平阳县城遭到八路军部队的袭击,546兵工厂被炸成一片废墟,警察局,军营都遭受到袭击,伤亡惨重……”

简直是晴天霹雳。

怎么可能?

高利惊愕地瞪大眼睛,心中绞痛,脸色苍白,额头上冷汗如雨滚落,什么也说不出来。很久以后,他才回过神来,痛苦地喊了声:“回去……”

大队人马火速赶回城去。

在回平阳的公路旁边,唐汉带领的尖刀血魂团战士们和钟飞卸弹药的战士们汇合,补充了弹药,静静地等待高利的部队回来。

“鬼子有近两百多人,十辆卡车,还有一些三轮摩托车,是一支快速的机动部队,但是他们集中在车上,反倒是我们突袭的最佳时机。”肖中雄用望远镜观察了之后高兴地对唐汉说。

唐汉点点头:“我现在不担心这些鬼子,我担心的是钟飞他们四人怎么样了?有没有安全撤退……”

“按照计划,他们应该安全撤退了才对。”肖中雄说。

“可是钟飞不会放过打击日本鬼子的机会。”唐汉说。

“他那么厉害的人,应该不会栽在小日本鬼子的手中。”山豹要参加八路军,他铁了心跟着唐汉,唐汉知道他虽然是土匪出身,但是杀日本鬼子一点也不含糊,就允许他参加战斗,至于他参加八路军的事情,唐汉做不了主,要回到旅部让上级决定。

高利的车队一点也没有察觉死亡正等待着他们,在所有的车辆都进入了伏击圈内的时候,唐汉一声大吼:“开火……”

手榴弹如雨点一般从天而降。每一辆车的车厢里都有七八颗手榴弹在一瞬间爆炸,惊天动地。汽车被掀翻了,日本鬼子被抛到了路上,有的四肢残缺,血肉模糊。侥幸活着的晕头转向,茫然失措。等待他们的是更猛烈的爆炸……

后面摩托车上的鬼子被机枪扫射,一个个的鬼子纷纷跌在路上,在他们还没有完全回过神的时候,都已经被打中……

爆炸结束之后,尖刀血魂团的战士们如下山猛虎一般地冲了上去,此时残存的日军,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了……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唐汉看到高利躺在一辆卡车的车头旁边,头上被炸了个窟窿,一条腿也不见了,但是他的手上还握着那把指挥刀……

“这就是侵略者的下场……”唐汉骄傲地对战士们说。

尖刀血魂团大获全胜。在张弩,肖中雄打扫战场的时候,唐汉带着丁如风,山豹,和两个战士赶到钟飞袭击高利的地方,沿着战场曼延的路线,最后在悬崖下的深潭边找到了钟飞。

钟飞气息奄奄,但是他的人昏迷不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