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的“勃然大怒”对中国大陆实现和平统一的政治启示

叶落知声 收藏 5 167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马英九的“勃然大怒”对中国大陆实现和平统一的政治启示




2009年4月马英九获悉某国际组织对全球贪腐政府排名中,台湾政府排名落后于中国大陆后,迅速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限时肃贪”的政治命令。一时间,马英九的“勃然大怒”被视为“文王一怒天下安”。但是,如果细心品味马英九的“勃然大怒”与“限时肃贪”,似乎还有另外值得思考的政治内涵。




对于帮助马英九下定肃贪决心的起因是国际组织的“贪腐政府排名表”,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一方面,这说明马英九非常在意台湾民众、台湾反对党及台湾外部环境对他的政治评价。如果马英九执政当局继续沿用“摇摆政治”的政治基础,始终不能在执政现状、执政方向和执政目标上取得“认知突破”,那么,马英九将无法走出“父子骑驴”的“政治怪圈”。这同时也为马英九能否取得肃贪的政治成果亮起了“红灯”。如果我们以马英九对台湾结构政治贪腐掌握的如此“弱智”的实际情况来做政治判断的话,可以肯定,几个月后马英九会有意或无意的被台湾政府体制集体欺骗。因为台湾形成结构政治贪腐,绝非一时或一人的政治所为,而是台湾宪政体制在在台湾长期发展的过程中遗留的“政治漏洞”经过台湾族群政治对立和政党政治恶斗的“环境冲击”,最终导致的集体政治爆发。治理台湾结构政治贪腐,除了要继续保持“全民反腐”的政治条件外,必须采取“循序渐进”与“大刀阔斧”相结合的****过程。可以肯定,马英九之后的台湾最高政治领导人必然是在这场****中出类拔萃的政治领军人物。




另一方面,我们姑且不论该国际组织开展国际评比的正当性、科学性和权威性,单就马英九政治决策的决定因素而言,“国际压力”对马英九的政治主导“可见一斑”。这应该对中国大陆实现和平统一带来一些基本的政治启示:




一、在两岸努力寻求政治和解的状态中,如何利用“串门外交”或“邻居外交”促使台湾所谓“邦交国”对中国统一的政治支持,应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时期中国大陆外交的重点之一。




两岸关系和缓并非中国大陆外交的“休假期”或“打盹期”,而应该是中国大陆外交的“深耕期”,是大力发展外交领域的“精确打击”能力的“机遇期”。因为两岸在政治对立时期无法实现的和平统一,在和缓时期将具备更加充分和有利的环境、条件。中国大陆倡导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无论是理念还是实践,都是以形成、发展、壮大及实现两岸和平统一的政治力量为皈依的。没有不断发展壮大而且可以掌握的和平统一的国际政治力量,开展国际范围的两岸关系和缓的本身就是危险的。




更何况,从两岸关系发展的趋势而言,国际、两岸及台湾岛内维护统一的政治力量,是中国大陆必须依靠的实现和平统一的实质力量。两岸和平统一的发展过程,也必然是这三种维护统一的政治力量“分进合击”的过程。在两岸当前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两岸关系的深入发展将衍生出发展国际和台湾岛内维护统一的政治力量的历史机遇。其中,以两岸共同打击“两岸周边政治势力”为标志,两岸关系的发展将发生“质的变化”。从这个角度上说,国际范围维护统一的政治力量的发展届时将发挥政治防护和保障的作用。这更提醒中国大陆,国际维护统一的政治力量的发展工作只能加强,绝不应该放松或放弃。




二、两岸统一是一个历史过程,既要做好“循序渐进”,又要做好“防微杜渐”。




所谓“循序渐进”就是深化两岸经贸文化关系,在“扎根台湾本土”、“服务台湾人民”、“引导台湾社会”的过程中,不仅要夯实两岸经济基础,最根本的是要掌握控制和影响台湾政治和社会发展的“现实力量”。所谓“防微杜渐”就是在有现实利益的国际区域或领域,中国大陆要大力发展“现实实力”的政治延伸,进一步强化有利于中国统一的国际形势的发展,有效防止一些政治势力混淆视听,制造两岸统一的政治障碍。




中国大陆必须要充分意识到:针对“两岸周边”的国际政治势力对中国主权和领土的政治、军事的蚕食现状,两岸共同维护中国主权和领土的完整、统一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事件。要促使这一“历史偶然”成为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发展的“历史必然”,两岸维护统一的政治力量必须掌握控制和影响台湾政治和社会发展的“现实力量”。否则意味着,中华民族的和平统一大业将在两岸的“历史偶然”中遭遇最大的历史挫折。




三、马英九针对“政府贪腐排名表”的政治反应再一次印证了:制约两岸统一的政治障碍及支持“台湾独立”的政治势力,本质上是在“两岸之外”。




在两岸关系缓和的条件下,中国大陆新时期“和平统一”的“两手抓”战略应该放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以“培植台商深耕大陆”和“中国大陆放手投资台湾”的方式发展台湾民生为重点,通过大力发展维护统一的台湾政治力量的政治崛起为契机,中国大陆通过积极引导台湾政党的政治转型,以剥离“台独政治势力”对台湾政党的“政治附着”为突破口,为肃清台湾岛内的“台独分裂势力”做政治准备。另一方面,积极促进维护统一的国际政治力量的发展、壮大,两岸在“两岸周边”进一步扩大共同利益、精心应对共同威胁的条件下,集中两岸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对危害中国主权和领土的“两岸周边政治势力”予以“致命的一击”。更准确地说,两岸共同维护中国主权和领土的完整、统一之日,就是全面、彻底的肃清台湾岛内“主张独立”的政治势力之时。




国际上分裂中国的政治势力之所以能让“台独种子”在台湾生根发芽,是中国大陆及台湾执政当局对台湾本土政治运动缺乏政治引导及维护统一的政治力量受到台湾政治环境抑制的结果。本质上,台湾民进党仅仅是 “台独”政治势力“附着”的“政治母体”。如果两岸不能为台湾民进党找到政治出路,台湾的政治恶斗和族群政治对立不仅不会终止,而且将不断为“台独”政治势力所激化和演变。换句话说,终止台湾政治恶斗和族群政治对立的政治责任,不仅是马英九执政当局的政治任务,而且也是中国大陆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更准确地说,如果中国大陆不积极的政治介入,单凭马英九执政当局无法终结“台湾政治恶斗”和“族群政治对立”。




所以,历史对两岸政治互信的考验应该有互为表里的两个指标:




1、 两岸共同维护中国主权和领土的完整、统一;




2、 两岸共同终结“台独”政治势力制造的“政党政治恶斗”和“族群政治对立”;




由此可见,中国大陆不以“获取台湾政权”为目标的政治介入就是两岸关系深化发展的“临界点”。物理学有一个常识,在一个大气压的条件下,水温不到100℃是不会沸腾的。这“100℃”的水温就是“水沸腾”的“临界点”。这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一个基本常识。但是,大多数两岸民众都忽视的一个“两岸政治常识”是:在台湾内部存在两个对立和冲突的政党的条件下,必然会拉高台湾政治和社会发展的政治压力。在此条件下,两岸“政治沸腾”的“政治温度”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100℃”,而是更高的政治温度和更高的政治条件。


这除了说明两岸经贸文化的融合是不可能“自然而然”的实现两岸统一外,更重要的是,在这种政治压力下真正的受害者不是台湾各种政治势力,却是普通台湾民众的正常生活。这才是两岸不统一状态下,台湾民众及两岸人民的最大政治悲哀。




从这个意义上说,“追求统一”不应该是台湾政治势力才拥有的“政治专利”,更应该是每一个台湾民众追求高品质生活的基本政治权利。如何让台湾民众认识到这一点,这就是维护统一的台湾政党的政治责任。


7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