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用说”将再次延误解决朝核问题

shawxu 收藏 1 46
导读: 朝鲜半岛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已经进入临界点。   尽管笔者仍坚持认为,平壤最近的连续动作旨在朝鲜党、政、军系统进行“政治练兵”,以考验对未来新接班人(及政府)的忠诚度,并为在权力交接过程中的新、老政权提供更多政治与军事资本,但是,随着金正日健康状况转差,以及美国率先执行联合国安理会1874号决议,准备对怀疑运送武器的朝鲜货船进行追踪检查,故笔者亦不排除朝鲜半岛危机会出现突变的状况。不过,从长远的解决朝鲜核危机角度观察,最近一时期在中国、美国及韩国学术界不断出现的“谁应再朝核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的争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鲜半岛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已经进入临界点。

尽管笔者仍坚持认为,平壤最近的连续动作旨在朝鲜党、政、军系统进行“政治练兵”,以考验对未来新接班人(及政府)的忠诚度,并为在权力交接过程中的新、老政权提供更多政治与军事资本,但是,随着金正日健康状况转差,以及美国率先执行联合国安理会1874号决议,准备对怀疑运送武器的朝鲜货船进行追踪检查,故笔者亦不排除朝鲜半岛危机会出现突变的状况。不过,从长远的解决朝鲜核危机角度观察,最近一时期在中国、美国韩国学术界不断出现的“谁应再朝核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的争论,很可能不仅根本无法解决当前的实际问题,而且还会因争论而失去宝贵时间,让朝鲜继核武试验后,赢得更多时间以便改善其核弹运载技术,即洲际导弹技术。一旦核弹与运载技术全部完成,恐怕国际社会无论如何努力,都绝再难以改变朝鲜“核武国”地位了。

美国及其盟国直到今天仍坚持认为,中国在解决朝核问题上应扮演“决定性”角色,所谓中国政府手上握有掌握朝鲜经济命脉的“杠杆”。并认为,如果中国政府认真执行联合国制裁决议,朝鲜就没有机会取得发展核武的资金,等等。6月17日,韩国总统李明博借访问美国机会,在白宫内与9名美国前政府高级官员及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就朝鲜半岛局势举行了座谈。其间,美国前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和前国务卿基辛格均同时表示,“朝鲜核问题已经濒临绝路。要解决问题,中国的作用比任何时候都重要。”其言论,大有中国一国既可解决朝鲜核问题的味道。

韩国同样认为,只有中国才能制止朝鲜发展核武。有韩国驻华盛顿记者甚至认为,“六方会谈失败了。韩国和美国政府应该改变方向,通过秘密外交等引导中国发挥积极作用。”该记者甚至说:“如果朝鲜不能从中国获得原油、粮食、原材料等供给的话,(朝鲜)将变成‘植物国家’”。在布鲁金斯学会的韩国访问学者也多次向笔者强调,中国是“唯一可以继续影响朝鲜的国家”。

笔者虽然尊重这些观点,但也绝不轻易认同。如果从中、朝两国目前的实际关系来考察的话,说“中国应发挥更大作用”的观点,不仅早已经过时了,而且也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而实际情况是,正如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杨文昌最近在韩国的一个论坛上指出的:“中国和朝鲜不再是军事同盟关系。就正常的国家关系而言,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对其影响力也存在必然局限性。解决朝鲜核问题的钥匙握在美国手中。”他特别指出:“众多人提问,中国是朝鲜的‘大哥’,为何不对朝鲜施以影响力?但是,历史毕竟是历史,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因此,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必然存在局限性。”

其实,只要简单回顾并不太长的朝核问题历史,就可以清楚看到美国是如何错过良机的。

在过去的逾十年中,解决“朝核问题”(2006年之前还主要是“朝鲜导弹危机”)曾经有过多次十分有利的机会。在克林顿政府时期,美、朝就两国关系正常化展开过几次双边接触。其中最具影响力的一次,是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奥尔布赖特,在2000年10月底历史性地访问了朝鲜。那次访问虽然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成果,但总算是“破冰之旅”,开启了两个敌对国家正面对话的大门。学界普遍认为,在克林顿政府时代,美、朝关系能取得如此突破性进展,除了朝鲜政府公开向奥尔布赖特表达了“今后将对发射导弹保持克制”、并提出“希望美国采取更加主动的和解立场”的意愿外,美国回应愿意与朝鲜继续保持高层接触,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小布什上台后,首先“修正”了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对朝政策,采取拒绝与平壤对话的强硬立场,并不断攻击朝鲜政权,美、朝关系也由此开始出现大倒退。不仅如此,布什的对朝政策也严重影响了金大中的“阳光政策”。2006年3月金大中访问美国时,美国政府不仅不支持“阳光政策”,反而对“阳光政策”横加指责。5月,当时任美国副国务卿的阿米蒂奇访问韩国时,金大中曾再次呼吁美、朝重启对话,并认为美、朝关系的发展将会影响韩、朝关系的发展,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战略关系”。但是,阿米蒂奇对此毫无兴趣,并坚持认为朝鲜的导弹威胁不会减弱,因此美、韩应尽快建立“反导体系”(NMD)。布什政府由“后冷战思维”主导的“新保守主义”外交政策,对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造成了极为负面的影响,朝鲜也由此把坚持必须发展和掌握核武器的政策,定位到“只有发展核武力量,才能有效地抵抗美国侵略野心”上来,并随后在2006年10月进行了首次核武试验。

即便是在小布什的第一任期,美、朝关系还是有很大机会得以改善的。2004年4月,有消息传出金正日邀请前总统克林顿访问平壤。众所周知,克林顿曾在2000年底时,错过了一次访问朝鲜的机会。当年,克林顿在文莱出席东盟峰会时曾对俄罗斯前总统普京说,他“热情期待访问平壤”。但据后来美国媒体透露,克林顿最终放弃访朝的主要原因,是他“无法确定朝鲜是否会放弃洲际导弹的研发”。而当时任中国外交部部长的唐家璇还曾公开表示过,如果克林顿总统访问朝鲜,中国政府会予以支持。而2004年克林顿再次放弃访问平壤,原因则复杂得多,正所谓“身不在官位,为不图所求”。不管怎样,从表面上看,这虽然是美国在决策过程中失去了重要机会,但实际上还是由于美、朝两国缺乏坚实的政治互信基础的必然结果。

笔者多次指出,朝鲜决意发展核武器,是因为朝鲜对其国家安全缺乏信心所致,而让朝鲜感到国家安全遭受直接威胁的,不是别人,正是美国自己。美国与朝鲜一天不改善关系,朝鲜就会一天坚持认为自己正在遭受威胁。而发展核武(并非一定使用核武),在战略平衡上,或至少是在心理上,会让朝鲜增加安全感。在朝、美至今仍处在完全敌对的状态下,怎么能够认为中国夹在其中而“发挥决定作用”呢?这就好比说,正要打架的两人手上都握着木棍,而劝架方又如何要求其中的一方先放下木棍呢?更何况这一方还是弱者!

笔者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及其盟国鼓吹“中国作用说”,是否隐含其他战略意图,非常值得我们仔细研究和加以警惕。比如,把朝核问题未能解决的责任推给中国,其目的何在?如果真的按美国的说法去做(所谓由“中国主导”)而导致朝鲜政权垮台,究竟谁会从中得利?即便假设中国“可以说服”朝鲜弃核,美国从此就会不再威胁朝鲜了?

笔者认为,第一,朝核问题相当复杂,任何一国都不可能独立解决这个问题。而解决朝核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在推动朝、美双边互动的前提下,展开国际间的多边合作,这中间既包括“六方会谈”各国,同时也应包括地区或国际社会任何愿意为此而做出贡献的国家。换句话说,联合国安理会既然能够在制裁朝鲜问题上达成一致,也应该有能力在解决朝核问题上达成一致。

第二,如果中国、美国及其他国家在“作用说”上仍争论不休的话,朝鲜则会从中得益。过去三年来,正是由于国际社会无法协调立场和步骤,才导致了朝鲜成功进行第二次核试验。显然,如果这种争论继续下去的话,朝鲜将有足够时间发展运载工具。到那时,所有国家都会面对新的挑战,而所有国家也将会为曾犯下简单而幼稚的错误后悔莫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