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梅内伊的见招拆招和奥巴马的见机行事

人们等待已久的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公开讲话重要到来:6月19日,他在德黑兰大学出席祈祷仪式,并发表讲话,呼吁“和平与冷静”,并将“质疑大选结果合法性”和“质疑***政体合法性”相联系,称之为“伊朗的敌人”,并将之归咎于“外国势力的干涉”。

可以说从这一刻起,内贾德已经赢了。

这不仅指内贾德已经赢得了大选。不管此前的选举结果是否真实有效,哈梅内伊的“定调讲话”事实上已经宣告,伊朗国家监督委员会已不打算重新清点选票,即使这样做,也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因为这个国家真正的最高领导人——最高精神领袖,已作出了最后的判决:内贾德是“内外政策和自己立场接近”的胜利者,而反对者的要求则是“非法”的。

这更是一种巧妙的卸责:如今选举结果也好,自己的内外政策也罢,都公开获得哈梅内伊的背书,如此一来,反内贾德等于反哈梅内伊,如果一切如后者所愿很快平息,自己便可稳坐,反之,人们的愤怒就会从自己身上,转移到真正的责任人哈梅内伊身上。

自选举危机爆发,哈梅内伊一直在缄默中见招拆招:起初明确支持内贾德,试图强冲过关;不逞后便扮作公正裁判,接受反对派申诉,但藉故拖延,同时软硬兼施,要求穆萨维等帮忙平息事态;继续大打民粹、民族牌,试图将危机转化为伊朗和美国、西方“敌对势力”的冲突。当他发现这些招数效果有限,又自信已赢得喘息机会之后,便再度明确立场,与其说他再次站在了内贾德一边,毋宁说他首次向国内外反对者公开摊牌:我才是你们要对付的人,来吧。

问题是哈梅内伊的发力很可能打在沙包上:在最初几天的亢奋和躁动后,西方显然已经冷静下来,开始刻意与伊朗政局保持距离。奥巴马总统在6月17日表示,美国不打算挑选伊朗选举的候选人,因为内贾德或穆萨维当选,对美国而言,所面对的都仍将是一个“充满敌意的伊朗”,英国外相米利班德更指出,此次冲突是伊朗内部爆发的深层冲突甚至分裂,而并不涉及伊朗和西方的“裂痕”,因此西方不应陷入圈套,让伊朗抓住“西方支持或不支持某个伊朗派别”的口实。正如《华尔街日报》所指出的,随着资深中东问题专家、三朝元老丹尼斯.罗斯等的重新启用,奥巴马已不得不悄然从其“外交新思维”后退,将原先的“准备和伊朗重新会谈”变成“不排除任何选项”,并首次提及“无论如何不能容忍伊朗拥有核武器”,而众院少数党领袖伯纳等人“公开支持伊朗改革派”的主张则迅速遭到冷遇。哈梅内伊的讲话证明,奥巴马的见机行事是明智的,西方的提前“撇清”,让哈梅内伊最具杀伤力的一拳基本打空。

对反对派的打击看似凶猛,杀伤力却有限:穆萨维在一周的抗议中始终保持低调,而真正的“后台老板”拉夫桑贾尼更一言不发,哈梅内伊的“杀招”对穆萨维伤害有限,对拉夫桑贾尼更近乎无效,所换来的却可能是,原本集中于内贾德身上的公众不满和怒气,转而直接对准他本人。

伊朗大选原本就是个“二把手选举”,真正的当家人是最高精神领袖,而非民选的总统,但由于特殊的体制,选票原本无法触及这个被纳入神权范畴的最高权力层级,如今哈梅内伊的讲话,却在无形中将这一原本至高无上的最高位置,直接放到了民众诉求的风口浪尖。

当3位“反对派候选人”——自由派的前议长卡鲁比、***革命老将前总理穆萨维,和被认为“比内贾德还保守”的前革命卫队总司令雷扎伊并肩站在反内贾德行列中时,奥巴马等西方主要领导人明确指出,这不是什么“民主派对抗保守派”,而只是伊朗政局的内部斗争。显然,奥巴马等已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对哈梅内伊及其反对派而言,选择也同样是迫在眉睫的:对于后者,他们必须迅速决定,是偃旗息鼓,暂且忍耐,还是索性趁此良机直接对哈梅内伊“逼宫”;对于后者,当矛盾主体由内贾德变成他自己,自己由理论上的仲裁者变成运动员,他必须在高压遇到抵触时迅速作出重要决断——是跟拉夫桑贾尼们摊牌,还是寻求再一次妥协,将矛盾的层级由敏感的阿亚图拉阶层,重新打回内贾德-穆萨维的世俗范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