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2009年06月12日下

如果我们将目光看远一点,那么,从5月12日开始的一连串重大事件,其实也都是沿着两条线索展开的,一个是“核扩散问题(主要是伊朗,当然也包括日本)”,另一个是国际金融话语权问题,也就是美元本位制问题;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正是在两条线索的相互牵扯、相互交织下,在5月12日之后短短数天里,其它方向、特别是南亚方向,“方方面面”通过媒体、眼花缭乱地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重镑新闻:

真实的情况就是,就在第二天,也就是5月13日,美国朝鲜问题特使博斯沃思突然表示“他想访问朝鲜”,并明确强调“他访朝目的在于劝说朝鲜重返六方会谈”,并声称“美国在六方会谈框架内可以同朝鲜进行直接对话”,且补充说“这种直接对话可以随时开始”!

5月14日,在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说,一名驻阿富汗的美国情报官员称:“我们制订了在局面失控的情况下接管巴基斯坦核武的计划”,并表示“这是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驻阿部队的第二项主要任务”;

就在当天,巴基斯坦现任总统扎尔达里在接受NBC采访时曾表示,本·拉登实际上是名美国间谍,其任务就是破坏该地区稳定局势;

而就在那前后,俄罗斯媒体报道称,巴基斯坦情报部门在报告中指出,“扎瓦希里与妻子和助手目前就在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市,也就是美军鼻子底下过着平静的生活”,并表示“.....扎瓦希里仍然可以自由出入被美军及联盟军控制的地区,这让人感到十分可疑”。

到了5月15日,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说: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帕内塔秘密访问以色列,并警告以色列领导人“不要在未通知美方的情况下,对伊朗核设施发动突然袭击”。

5月20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公开表示:俄罗斯政府将结束制定远东地区和西伯利亚开发战略规划工作,这一规划将与中国边境地区(东北)发展计划捆绑在一起。

5月23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自杀身亡;

5月24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就卢武铉之死发出唁电,高度赞扬卢武铉、及卢武铉身前推动的“阳光政策”;

5月25日,美国众院议长佩洛西访华,朝鲜进行第二次核试验;

5月26日,在核大国普遍“反应谨慎”的同时,伊朗总统倒是“口直心快”地公开声称:伊核计划与朝核技术没有任何关联;

对上述新闻的背后,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一一予以了点评,并分别进行了定性,在此不再重复。我们想强调的是两点:

●上述“两条线索”,在某种条件下,总体上是可以“相对独立运行”的

第一:上述“两条线索”的性质非常相似,尽管都表现为“核问题”,但其实却都是个“新的安全框架”问题,新的政治、军事与经济秩序问题,只是在重要性与代表性上,有着“全局”与“局部”之分;

第二:上述“两条线索”,在某种条件下(比如,美国不在中国国家综合安全的“重中之重”--南亚方向寻求破局),尽管它们之间有个翘翘板效应,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相对独立运行”的,且这对受金融危机冲击“相对最小”的中国经济最为有利。


●原本可以“相对独立地运行”的“两条线索”纠缠于巴基斯坦这个战略要点上了

然而,由于美国即急于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又不打算彻底放弃以美元本位制为核心的“华尔街金融永动机”的“经济模型”,且将“南亚破局”视为最为高效、高速的“走出方案”,因此,原本可以“相对独立地运行”的“两条线索”也就纠缠于巴基斯坦这个战略要点上了。

我们再次强调,由于“巴基斯坦方向”紧靠“伊核问题”这个全球战略制高点,极其重要,是中国国家与民族命运的重中之重,一旦有失,中国将彻底失去中东、中亚方向能源供应通道,彻底失去西部安全屏障,彻底失去角力中东、中亚、南亚的战略支撑点,如此一来,南海方向将会“真正地”紧张起来,那样的话,即便是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甚至是东亚一体化顺利启动了,也无法保障出成果,更别提什么支持“台独”的国际势力留有后手的(台独、特别是局部台独)、“目前仍然可能随时逆转”的“两岸三通”与“海西经济区”了。

●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对朝核问题而言,华盛顿目前的策略

第三,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对朝核问题而言,华盛顿目前的策略是即要维持“朝核六方会谈”,又要阻止朝核六方会谈取得实质性进展,并达到即要用一个稳定的朝核六方框架“框住”朝鲜的核进展、日本的核野心,又要为政治、军事上“对美一边倒”的李明博政府之经济政策提供一个相对稳定政治环境的目的;

与此同时,还要用一个迟迟没有进展的“朝核六方会谈”去“窒息”朝鲜发展经济的空间、从而帮助李明博政府在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实现主导朝鲜半岛经济、并避免被中国经济所整合的战略意图。

●在朝核问题上,卢武铉与李明博的“异同”

第四,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华盛顿能否做到第三点,是李明博政府今后能否继续沿着“小泉路线”走下去的关键。

事实上,避免被中国经济整合从来就是韩国政府的“潜意识”,只是卢武铉政府的策略在于“不反对”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但想充分利用朝鲜的民族主义(朝鲜也担心中国主导了朝鲜经济、主导了半岛),用“阳光政策”抢在中国之前、先手整合朝鲜经济;

而李明博政府的策略则醉心于与美国一道,在政治与军事、经济层面全面遏制中国,但其命门在于韩国经济又离不开所谓“中国之需”,在这个问题上,李明博与小泉纯一郎是一个德行,即要反华、可又都想搭、也必须搭中国经济的顺风车。

●在这一目标实现之前,对朝鲜决策者而言,任何“最后必将带来政治冲击”的经济改革,似乎都是危险的

第五,欧美金融危机后,中国要想率先走出危机,并全面提升经济产业结构,就必须有效推动“南下与北上战略”,因此,促进并参与朝鲜的经济改革,促进、并参与朝鲜半岛走向和解,是中国全面启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关键一环。

而在朝鲜民族主义意识下,一个迟迟没有实质性进展的“朝核六方会谈”,令朝鲜想在“中俄美日”之间“位居平衡位置”、从而享受“集体安全保护”的“安全构想”迟迟不能实现,在这一目标实现之前,对朝鲜决策者而言,任何“最后必将带来政治冲击”的经济改革,似乎都是危险的。

因此,美国即不肯让“朝核六方会谈”瓦解、又不肯让其取得实质性突破,就是想“窒息”朝鲜经济发展空间,其实也就是想“窒息”中国非常看重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进程,对中国而言,所谓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进程实际上就是东北振兴计划,是中国北上战略的重要一环。

●要想朝鲜决策层尽快进行经济改革,其实有两个办法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对于北京而言,要想朝鲜决策层尽快进行经济改革,其实有两个办法:

第一种办法,是充分顾及“朝鲜民族主义”,促进朝核六方会谈尽快实现实质性突破,对华盛顿而言,这涉及到日本的“战略角色重新定位问题”,涉及到现有“东北亚、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的重构问题,在不到万不得已之前,华盛顿是不肯做此让步。

而对日本而言,在成为“正式国家”之前,对“中美”而言的“日本战略角色重新定位问题”,对最为弱势的日本而言,其实是个中美强势下的“日本角色最终定位问题”,因此,不到万不得已,日本也是不肯“提前就位”的。

不难看出,在美国综合实力被进一步削弱之前,这种办法的可行性不高;

●让“朝鲜民族主义”自已认识到“不能再等了”

第二种办法,是让“朝鲜民族主义”在国际政治的残酷现实下,自已认识到“不能再等了”,从而尽快开始进行经济改革,像“俄罗斯远东地区”所“宣布(要真正落实、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的那样,将其经济发展规则与中国边境地区(中国东北)捆绑在一起,先把自己发展起来,在“一种可行性”的基础上,再去促进韩国社会对“阳光政策”的追忆,再去寻求“东北亚安全框架”的实质性突破。

显然,从朝鲜第二次核试验的“最新发展”来看,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即将通过的联合国决议案,其主要内容必然包括这样几点要素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我们从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我们不难揣测即将通过的联合国决议案,其主要内容必然包括这样几点要素:

第一:尽管朝鲜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但朝核问题应该、且只能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绝对不能以武力解决、或者以武力相威胁;

第二:在“美日”或真、或假都会表现得“非常严厉”的必然下,在坚决去掉“动武”、或者“强迫海检”、及全面制裁的因素后,在不妨碍中国继续援助朝鲜、继续与朝鲜贸易往来、并继续向朝鲜提供金融结算的前提下,基于“第二种办法”的考虑,如果新的决议案有助于“激起”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从而让已经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对想走“小泉路线”的李明博政府施加以最大的压力,东方评论员认为,北京可能不会投反对票,至于是否投赞成票,则有待观察。

●朝鲜第二次核冲击波的意义在于两点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不难看出,朝鲜第二次核冲击波的意义在于两点:

其一,是以东北亚可能走进核竞赛相威胁,迫使华盛顿在南亚方向小心点儿,从而尽可能地将“两条线索”从巴基斯坦这个战略要点解开,继续“相对独立地发展”,前面说了,对中国经济而言,这是最为有利的局面;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只要“南亚方面”能保持稳定,那么,由于欧美金融危机仍然有待进一步深化(这是个体制问题,在体制不改变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彻底解决),经济上,欧美双边矛盾、“欧美日三边撕裂”仍然有待进一步激化,因此,中国的中亚、中东、非洲、拉美利益都能基本上得到保障。

●李明博政府恐怕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威胁

其二,如果华盛顿在朝鲜第二次核试验的冲击下,在南亚方向即不将所谓的“准备实施”提升为“具体实施”,但又不肯中止所谓的“准备实施”,从而即不进行战略冒险但又不肯对巴基斯坦撤去全部的压力,那么,顺着“朝鲜民族主义”的情绪,为了尽快打破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僵局,在取得第二次核试验的数据,拥有对韩核威慑之后,在三八线附近制造“擦枪走火”、从而强烈冲击韩国那并不强壮、且正受到“两岸三通”全面冲击的经济,并强烈撕扯韩版“小泉路线”的可能性就会大增,直到李明博政府彻底低头为止;

事实上,从朝鲜11日要求韩方将开城工业园朝鲜工人的工资和土地租金分别上调至300美元和5亿美元,从而分别将“当前的工资标准和已缴纳的土地租金提高4倍和31倍”,而韩国在第一时间里并不敢就此全面退出开城工业区的情况来看,李明博政府恐怕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威胁。

尽管韩国军方表现得极其强硬,说是面对朝鲜的军事挑衅,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回击!可问题是,一个靠别人提供军事保护、甚至不敢自己指挥自己军队的政府,真有什么风吹草动,有什么值得强硬的?别人信吗?别的不说,看看嘴硬的李明博政府,在开城工业区的工资现租金问题上,这顿竹杠让人敲得,那真叫个惨!事实上,在朝核第二次核试验“后续发展”的问题上,李明博的“底”已经泄了!

●这一来一往也就显得非常有意思

其三,如果华盛顿在朝鲜第二次核试验的冲击下,在南亚方向将所谓的“准备实施”提升为“具体实施”,那么,顺着“朝鲜民族主义”的情绪,为了尽快打破“东北亚的僵局”,在取得第二次核试验的数据,拥有对日本核威慑之后,瞄着日本方向,进行“弹(导弹)弹(核弹)”结合测试就会成为必然,当然,具体实现方式可能为“模拟”的,比如发射一颗“模拟核导弹”。

如果我们从这个层面就观察问题,那么,日本在决议案就要通过的最后时刻,用一份《修正案》“正式冲撞”俄罗斯这个核大国,而俄罗斯的批评仅仅是“令人不快”,这一来一往也就显得非常有意思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其潜台词分明是:一旦急于打破东北亚安全僵局的朝鲜真玩起了“弹弹合练”,一旦与中国、俄罗斯这两大核大国都有领土争端的日本受到核威胁而大叫起来,这顶核保护伞,美国人是给还是不给?敢给还是不敢给?是书面地给还是口头上给?即便给,是可信还是不可信?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一旦到了那一步,日本人的那幅“小性子”一定会让美国决策层无处躲避!

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中俄”中的任一家睁一眼闭一眼,目前处于“中俄美”严密控制下的日本,就有机会做一件事,既:尽一切手段刺激朝鲜,逼迫朝鲜再次进行核试验、而且是越快越好、越多越好地进行朝鲜所称的“自卫行动”,最好就是象几年前那样,打一发“可以被证明为能够携带”核弹中程导弹,再次飞越日本领空。这样的话,日本就可以借机煽动国内民粹主义、有机会走希特勒当年“依靠民粹”强走纳粹路线的老路,就有机会用民粹主义赶走驻日美军、从而当回正常国家,并在这个基础上去重构东北亚安全框架,甚至西太平洋安全框架。

当然了,还有让美国人头大的,那就是美国注定不可能全面制裁朝鲜的情况下,两核之间如果一定要进行“数据交换”的话,那实在是太方便了!

●基辛格博士就不要再吓唬“中国人”了!

因此,我们再次强调,如果美国想在南亚一意孤行,那么,在日本是否核武装的问题上,与仍然主导着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的美国人相比,中国或者俄罗斯都不是“最关心的”,因此,基辛格博士就不要再拿“中国如果什么都不做、日本或者韩国也会核武装”的话来吓唬“中国人”了!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从印度一边增兵中国藏南、一边又宣称将从克什米尔撤军的综合情况来看,印度似乎也看到了美国人的两难,从而借口中国威胁而在巴基斯坦问题上继续“保持着冷静”!

●说说“南水北调”

事实上,对付印度,中国有的是办法,比如说,加快“南水北调”进程就是一个办法,我们知道,“南水北调”最有效的方案就是从青藏高原引水。具体是哪条河、哪条江,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值得补充的是,就在几天前,巴基斯坦总统接见了访巴的湖北代表团,说是要加强“巴中农业合作”,我们知道,上次巴基斯坦总统访问了湖北,并参观了三峡水利工程。作为一个猜想,“中巴”在加强“农业合作”的名义下,“合资入股”地在青藏高原找个地儿再建一个三峡水坝又当如何?总之,印度人不要以为巴基斯坦就没有办法“干涉”印度就行!当然了,如果印度彻底想通了,由“中巴印”合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造福三国,也不失为南亚大合作的第一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