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2009年06月12日上

mtdingxi 收藏 0 1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官员:朝鲜可能准备进行第三次核试验


[华盛顿消息]据美联社报道,美国一位政府官员11日称,朝鲜可能正准备进行第三次核实验。联合国目前正在考虑对朝鲜5月25日的第二次核试验采取制裁措施。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未提供有关这一评估的具体细节。


10日提交的一份联合国决议案草案将对朝鲜的武器出口和金融交易采取严格的制裁措施,并且允许在港口和公海上对朝鲜可疑货物进行检查。朝鲜威胁称,如果联合国通过了新的制裁措施,它将采取报复措施。朝鲜多年以来一直遭到严格的制裁措施。朝鲜上个月进行的核实验违反了安理会在朝鲜2006年10月进行首次地下核实验后通过的决议案。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没有就有关朝鲜正准备进行第三次核实验的评估发表评论。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麦克-哈米尔称:“我们知道得预计朝鲜采取不计后果的危险行动。但世界团结一致地将通过一份新的安理会决议案,这明确说明,朝鲜的行为只是使自己更为孤立。”


美国朝鲜问题特使博斯沃思11日称,美国决心确保朝鲜为其不断增加的导弹和核威胁面临严重后果。他在听证会对议员们称,奥巴马政府考虑冻结朝鲜的海外银行账户。前布什政府的类似行动曾激怒朝鲜,导致核会谈中断。但博斯沃思也表示,奥巴马想与朝鲜举行会谈,会谈可以通过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机制或者直接进行。到目前为止,朝鲜方面拒绝了奥巴马政府的接触努力,朝鲜将最终回到核裁军会谈,但朝鲜近期可能不会这样作。他表示,就目前而言,如果朝鲜不改变方向,那么它承担后果。


中央情报局局长里昂-帕内塔11日称,美国情报部门正在密切监视朝鲜,以希望发现或者阻止朝鲜向“愿意出钱的人士或组织”出售核和导弹专业知识和技术。帕内塔称,对朝鲜进行谍报活动很困难,但是美国正在取得积极的进展。他称,奥巴马政府应对朝鲜的措施将向伊朗发出一个“重要信号”。美国指控伊朗正在秘密研发核武器伊朗否认了这一传闻。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布鲁塞尔称,没有迹象显示,朝鲜正在准备发起军事行动。但是,朝鲜的行动难以预测,因此他不能排除这一威胁。


[时事点评]尽管一位美国政府官员公开声称“朝鲜可能正准备进行第三次核实验”,但是,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就目前而言,这种“可能性”还比较小,起码在朝鲜进行新一轮或短程(针对韩国及驻韩美军)、或中程(针对日本、驻日美军及美国关岛基地)导弹试射之前是这样的。


●华盛顿何以“热炒”所谓“朝鲜正准备第三次核试验”?


根据我们的观察,华盛顿之所以“热炒”所谓“朝鲜正准备第三次核试验”,如果仅局限于朝核问题的层面,那么其目的恐怕在于三点:


第一,是急于对“朝鲜已经进行的第二次核试”进行“结案”。


第二,华盛顿之所以急于“结案”,其“表面意图(注意我们的用词,是表面意图)”也非常明确,就如美国朝鲜问题特使博斯沃思11日所称:“美国决心确保朝鲜为其不断增加的导弹和核威胁面临严重后果”。


显然,如果在这个思维层面去思考,那么,为了“制止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也就有必要“尽快”拿出一个“令朝鲜面临更加严重后果”的决议案来,


第三,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不论是美国急于“结案”、还是“美国决心确保朝鲜为其不断增加的导弹和核威胁面临严重后果”,都不过是种手段,其“实质意图”还是在于切实阻止“两核之间”的“数据交换进程”。


显然,如果我们从这个层面去思考,那么,联合国除了在时间上要“尽快”拿出决议案之外,在内容上,决议案还应该有助于实现“上述目标”。


●“美国两核政策”的“当务之急”


请大家注意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里昂-帕内塔在当天(美国时间6月11日)明确表达的两层意思:


第一:他说,美国情报部门正在密切监视朝鲜,以希望发现或者阻止朝鲜向“愿意出钱的人士或组织”出售核和导弹专业知识和技术。


第二:他称,奥巴马政府应对朝鲜的措施将向伊朗发出一个“重要信号”。


非常清楚,在动辄就要将两核挂钩的华盛顿的言行举止中,我们不难感受到:在第一次核试验“失败”(美国人的定性之说)之后,由于朝鲜已经“应科技人员的请求”,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并取得了新的试验数据,阻止朝鲜向“愿意出钱的人士或组织”出售核和导弹专业知识和技术已然成了“美国两核政策”的当务之急。


●华盛顿处理“两核问题”的大环境与能力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


在东方评论员难看来,随着金融危机爆发、国际社会对美元本位制的质疑,不论美国人是否愿意承认,它恐怕都已经感觉到了,今天它处理“两核问题”的大环境与处理能力,已经较朝鲜悍然进行第一次核试验时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即:“两核问题”已经从过去“更多是个安全层面的问题”转化为“更多是个经济层面、特别是金融层面的问题”。


首先,朝鲜进行第一次核试验时(06年),美国次贷危机虽在酝酿,但并未发作,美国一切霸权的基石--金融霸权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削弱,至少表面是这样的;


即便是这样,美国当时对朝鲜所进行的一系列制裁、特别是金融制裁不仅没能奏效,最后,由于日本朝野齐声讨论“核武装问题”,为了尽快将朝鲜“请回”六方会谈、平息“第一次核试验冲击波”,时任美国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还亲自出面、央求俄罗斯央行帮忙,将应美国要求而冻结在中国奥门商业银行的一笔“朝鲜脏钱(美国政府称是朝鲜印制假美钞、及贩毒所得)”转到朝鲜政府指定的俄罗斯商业银行账户,从而在国际社会面前大丢其脸地上演了一出“美国央行竟然帮一个邪恶轴心公开洗钱的荒诞剧”。


●在格林斯潘先生亲自安排“帮朝鲜洗钱”之路线图的背后


值得强调的是,在格林斯潘当时不顾其脸面、亲自安排了一幅美国经由中国、俄罗斯金融系统,“帮朝鲜洗钱”之路线图的背后,即是布什政府当时急需“中俄”联手按住日本核冲动的政治需要,更是“中俄”迫使“美元霸权”公开承认“中俄”可以在联合国1817号决议案外为朝鲜提供“金融结算”的“金融需要”。


有必要补充的是,当年,在俄罗斯央行“欲推还迎”地同意其境内商业银行接收来自中国奥门一家商业银行的所谓“朝鲜脏钱”时,就公开要求美国政府出具“书面保证书”、保证美国不会追究俄罗斯金融体系“为朝鲜洗钱”的“相关责任”。


要知道,直到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在中国不充许军事解决朝鲜问题的情况下,在朝鲜与欧美、日本与韩国的贸易原本就微不足道的情况下,美国唯一可以对朝核问题施加巨大外部压力的,就是利用其无可争议的金融霸权,对朝鲜进行金融制裁、或威胁对向朝鲜提供金融结算的“金融体系(中国与俄罗斯)”进行金融制裁。


●华盛顿对“朝核问题”的金融制裁能力早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其次,朝鲜的第二次核试验是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打倒美元本位制”中进行的,是在美国金融危机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的背景下进行的,是在“美元本位制”到处寻求帮助(特别是向北京寻求帮助)之背景下进行的。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只是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去看问题,显见的是,在“正在思考以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本位制”之可行性问题的“方方面面”面前、特别是在北京面前,华盛顿对“朝核问题(注,请注意我们的用词,是朝核问题,而不是单指朝鲜)”的“金融制裁能力”早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今天的美元霸权”还能像06年时那样,轻松、随便地将中国的某家银行贴上“为朝鲜洗钱”的标签吗?


我们知道,明天就是投票日,不难想像,一旦联合国通过了一份类似当年1817号决议案的制裁决议案(注,与06年时一样,通过一份决议案本身是没有悬念的,问题在于内容),且中国仍然拒绝“实质性”参与制裁朝鲜,“今天的美元霸权”还能像06年时那样,轻松、随便地将中国香港、或者中国澳门的某家银行贴上“为朝鲜洗钱”的标签、而不担心任何金融反击吗?


●再谈G20伦敦国际金融峰会上中法有关“洗钱中心”的争吵


对此,东方评论员早在伦敦G20国际金融峰会时就指出:在是否将中国香港、澳门列入“洗钱中心”的问题上,在华盛顿调解(媒体报道的说法)“北京与巴黎”之间争吵的考虑中,恐怕即有必须对“正在思考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本位制之可能性问题”的北京进行进行让步的需要,也有“顺势抽掉”欧盟日后介入朝核问题、获取两核问题“套票”之“金融敲门砖”的考虑,从而防止旨在将欧盟经济遮断于亚太经济圈之外的APEC组织被欧盟“破功”。


另外,请大家注意,到今天为止,距离朝鲜第二次核试验已经整整18天了,而根据报道,与第一次核试验仅过了5天的时间就拿出了一份制裁决议案的速度相比,这份“非常非常难产”的联合国相关决议案、极可能在北京时间12日晚间通过(已经超出了我们今天的截稿时间)。然而,东方评论员注意到,就在投票之前,东北亚又发生了两件有意思的事情。




俄外交部批评日本:要求“归还”北方四岛法案“令人不快”


[莫斯科消息]据俄新网报道,俄罗斯外交部批评日本众院通过的《促进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特别措施法》修正案。这项修正案明确规定北方四岛为日本固有领土,应该立即“归还”。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安德烈·涅斯捷连科11日在新闻吹风会上表示,“这是一个令人非常不快的决定。我们将仔细研究这项法案修正案,稍后对此做出具体评价。”


朝鲜要求:开城工业园租金上调31倍


[汉城消息]据韩联社报道,朝鲜11日要求韩方将开城工业园朝鲜工人的工资和土地租金分别上调至300美元和5亿美元,这分别是当前的工资标准和已缴纳的土地租金的4倍和31倍。


如果朝鲜在今后的磋商中仍坚持上述立场,因南北关系恶化导致订单减少、陷入危机的开城工业园区,很有可能被逼到悬崖边上。


韩府官员表示,朝鲜在当天举行的南北开城工业园区工作会谈中,要求韩方将目前加上社会保险达到71美元的朝鲜工人月平均工资,上调至300美元。且每年涨薪10~20%。


开城工业园区朝方工人的最低工资由每月50美元,分两次上调至目前的55.125美元,且南北达成协议的以最低工资为基准的涨薪上限为每年5%。


朝鲜还要求将现代峨山和土地公社缴纳的工业园区一期工程—100万坪土地租金总额上调至5亿美元。


另一方面,朝方并未就政府要求尽快解决的被朝鲜扣押的工人刘某的问题做出具体表述。


[时事点评]在昨天(周四)的点评中,我们曾经就“日本众院通过《促进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特别措施法》修正案”配发了讨论纪要。


●日本通过的这份《修正案》“很有点儿意思”!


就如我们昨天点评中所强调,不论是时间还是内容或者背景,日本通过这份《修正案》都显得“很有点儿意思”:


首先,《修正案》明确写入“北方四岛为日本固有领土”;


其次,《修正案》是在11日下午在日本众院全体会议上全票通过的;


最后,《修正案》是日俄两国领导人将于7月举行会谈的背景下通过的;


●有关《修正案》的来龙去脉


我们知道,有关这份《修正案》的最早消息是5月12日见诸报端的。当天,俄罗斯总理普京抵达日本、正式展开访日行程,期间与日本首相麻生太郎举行会谈,双方签署了一系列经济合作协定,但在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问题上没有取得进展。


显然,表面上看,《修正案》的提出,只是“俄日之间的领土争端问题”,但是,在之前的点评中,东方评论员就一再强调,在南亚局势日益紧张之际,东北亚方向大国之间的任何“风吹草动”,本质上都是一个又一个的“排列组合”问题。


●5月12日,除了北方四岛之外,日本还在钓鱼岛方向有所动作


同样是在5月12日,除了北方四岛之外,日本还在钓鱼岛方向有所动作:由日本海上保安厅发布了一份2009年度“海上保安报告”。


对日本的这份《海上保安报告》,我们也配发了讨论纪要,并明确指出了这么几点:


●日本选择同一天、于北方四岛及钓鱼岛方向“同时冲撞”了中俄两大核武国家


首先,日本09年度报告与往年报告有个明显区别,即:在今年的报告正文中,日本人特地添加了一章,名曰:“保卫领海”章节。


其次,按照日本媒体的解释,该章描述了日本领土近来遭受的威胁;该章强调了中国大陆和台湾的船只“非法活动”和巡游已经“侵犯了日本主权”。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普京5月12日访日的当天,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和反对派政党召开联合会议,决定批准一项规定日本拥有与俄罗斯存在领土争议的北方四岛主权的法案,当然有针对普京的重要成分,但是,日本不惜在同一天时间里、于北方四岛及钓鱼岛方向同时出击,同时“冲撞”中俄两大核武国家,其意图恐怕就不是“双边关系”不那么单纯了。


●日本人鼓捣出来的“两份文件”,一开始就被染上了浓浓地“核颜色”


我们想强调的是,尽管这种“同时冲撞”被巧妙地掩饰在5月12日是日本“海上保安日”及普京于5月12日访日的“时间巧合”中了,但是,不论是“强调北方四岛是日本固有领土”的《修正案》,还是“中国大陆和台湾的船只‘非法活动’和巡游已经‘侵犯了日本主权’”的《09年度海上保安报告》,本质上都是“日本与两大核武国家的领土争端问题”,因此,明眼人一看就知,日本人5月12日开始鼓捣的“两份文件”,打一开始就染上了浓浓地“核颜色”。


然而,“核颜色”只是问题的一方面。我们知道,仅仅几个小时之后,准确地讲,美国财政部(当地时间)5月12日宣布,财政部长盖特纳将于6月1日和2日访问中国“以加强美中两国的经济关系”。


●从5月12日开始的一连串重大事件,其实都是沿着两条线索展开的


到此为止,如果仅在东北亚的角度、或从经济的层面看问题,那么,从5月12日开始的一连串重大事件,其实都是沿着两条线索展开的,一个是“核扩散问题(主要是日本、当然也包括韩国)”,另一个是“相关大国”对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态度问题;在金融危机的新形势下,也可以“局部地”理解为人民币的角色问题,或者日元的再定位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