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 第五章 分 赃 2

铁血姑娘 收藏 0 30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


见对方竟然如此倔强,顺溜气得几欲开枪,可是想想又觉不妥,索性放下武器,威胁道:“你到底放不放手?”

“你才该放手,这又不是你缴获的。”无奈,那战士也是一头倔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妈的,让你不放手。”顺溜一时火起,抡拳头扑了上去,顿时,两人撕打到了一起,对方力大,一把将顺溜带进怀里。顺溜索性一张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此时周遭正在打扫战场的人都已经听到了枪声,纷纷向这边跑来,打头的却不是别人,正是三营长,

飞快地跑到跟前,却发现顺溜正和人撕打在一起,三营长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生气地大喝一声:“二雷,干什么你?!”

见营长来了,顺溜越发用力起来,回头怒道:“报告营长这家伙抢我的枪。你别管,这事我能解决!”

倒是对方比较乖巧,见到三营长,立刻甩脱纠缠的顺溜,抬起流血的肩膀愤怒地说道:“报告营长,你的兵比日本鬼子还狠毒!你看他给我咬的。”

看到对方胳膊上鲜红的牙印,又看了看仍然跃跃欲试着要继续与对方动手的顺溜,三营长愤怒地扑向两人,大声呵斥道:“都撒手,立刻撒手!成什么样子了,你们是当兵的还是地痞?”

被营长呵斥,两人抓着枪的四只手顿时同时松开,那支长枪应声摔落在地上。恰在此时,文书也匆匆赶来。当他看见那支枪,立刻满眼发光,失声惊叹道:“哦,天哪!我的天哪!”

文书的惊呼也引起了三营长的注意,分开二人,他上前拣起那支长枪,上下打量起来,

枪的样子确实够让人惊讶的,虽然枪的外表和三八大盖差不多,细节却远比三八大盖精细得多,更让人奇怪的是,枪身上还多出一只金属筒子,凑眼看去,好像望远镜一般。

好奇地摩挲了一遍这把怪枪,三营长转头向两人问道:“到底是谁缴获的?”

那战士连忙回答道:“报告营长,是我!我已经抓到手里,这人硬跟我抢。”

顺溜嘴笨,竟一时忘了枪的主人是被自己打死的,却连声咒骂道:“你他妈的放狗臭屁。报告营长,我,是我……”

见顺溜出口成脏,三营长怒斥道:“二雷,不准骂人!”

听到营长的呵斥,顺溜缩了缩伸长的脖子,口气也不由得软了些,“报告营长,真的是我先缴获到的!说实话,我早在战斗时就盯上这支枪了,小武子就是被这支枪打死的!我一直爬到庄外,才把那鬼子摸掉。”

听到顺溜的话,身边的排长立刻回忆起之前顺溜冒险跑出阵地的事情,连忙点头证实,见此情景,三营长却为难起来:“算了。一分区是老大哥,要没他们增援,你也缴获不到这支枪。顺溜啊,你把它……”

可还没等营长把话说完,身边的文书抢先插嘴道:“对对对,营长说得对啊,这枪应该慎重……”

三营长转头疑惑的看了文书一眼,奇怪地问道:“翰林,我还没说完哪,你对什么对?”

文书赶紧朝三营长一使眼色,接口道:“营长说得就是对!要不信,你们仔细看看——这枪十分古怪。不但六分区无权留下,一分区也不能留下,应该把它上缴给军区!军区说不定还得上交延安哪,交给专家做专门研究!我说得对不对?营长说得对不对?!”

此话一出,三营长仿佛意识什么,盯着那枪思索了一会儿后,慢慢点头道:“唔,这事是得慎重。”

大道理一出口,顺溜和那战士立刻哑口无言,见两人不吱声,文书继续批评道:“你俩争什么争?你俩要跟延安争么?要跟毛主席、朱总司令争么?庸俗!”

虽然不明白庸俗是啥意思,不过却知道不是什么好词,被呵斥的两人不由得一同将头低了下去。

此刻,三营长终于完全明白了文书的意思,笑着说道:“对啊,谁都不能争。必须把它上交!翰林,扛上枪!”

被大道理弄得似是而非的众人都无话可说,只能眼睁睁看着文书得意洋洋地把枪扛走了。

并不知晓手下竟然起了冲突的陈大雷与刘司令,此刻仍然盘坐在小庙内欢畅饮酒,就着馍大口吃着“人造肉”罐头。

“来,干了!老刘哇,等军区开会时,你我两人跟大司令建议一下,集中全部主力,先拔掉双桥镇,再攻打淮阴城。”举起杯子,遥向已经喝得满脸通红的刘司令一晃,陈大雷轻松地一口喝干杯里的酒,兴致高昂地建议道。

“好!双桥镇是个钉子,早该拔了。打淮阴时机还不成熟。那是松井联队的老巢。”面孔通红的刘司令却并没有因酒失度,冷静地分析道。

“每回我跟松井联队交手,都在琢磨他们的弱点。琢磨来琢磨去,今天看出门道了。”陈大雷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说道。

他的话立刻引起了刘司令的兴趣,连忙追问道:“说来我听听。”

“要说呢,这支部队确实能打,装备精良,战术素养好,就是不善于机动,离开了四个骨碌的汽车和铁甲车,就跟蜗牛没啥区别。今天我被围在庄里时,最担心日军从后面过来。而他们始终就没从后面来!最后,还是你老刘摸到日军后面去了。”放下酒杯,陈大雷一边回忆着一边分析。

“所以说,不能硬打淮阴,最好是把松井联队引出城,进入丘陵地区,和他缠斗。”刘司令认同地附和道。

正说着,一分区的参谋长快步走进庙内。陈大雷见状,赶紧跳起身笑脸相迎道:“老韩来了,快快,坐下吃。上酒上酒!”

参谋长接过酒大口饮尽,矜持地点了点头,随后,附在刘司令耳边小声嘀咕了一番。

听到参谋长的报告,刘司令原本被酒气蒸得发红的脸色逐渐变得青白,手中的筷子也重重地向桌子上一拍,生气地大喝道:“上当了!”

听到对方的话,陈大雷满面愕然的反问:“怎么啦?”

刘司令站起身来,一脸不高兴的质问道:“你把我骗到庙里来喝酒、吃肉——噢,还是他妈的日本假肉!你呢,你的人却在打扫战场,把鬼子的枪弹都搜走了!”

“有这种事?太不像话了!”被识破了诡计的陈大雷,佯装惊讶地反问道,同时大声向外叫喊着三营长,“三营长哪……三营长!”

“到!”早已完成任务的三营长,听到喊声连忙快步走了进来。

“你怎么能干这种事呢?刘司令是老大哥,一分区部队是老大哥部队,赶快把缴获分给老大哥一半!”见三营长进来,陈大雷立刻生气地责问道。

“是是。一家一半,没问题!”得到嘱咐的三营长连连点头答应着,转身离开小庙,向外跑去。

听到陈大雷的安排,又目睹着三营长离开,刘司令的面色稍微缓和下来,在陈大雷的敬让下,悠然地点着一根烟重又坐回到座位上,拉七扯八地闲谈起来,待外面三营长忙碌着招呼后,才漫步走出庙门,向院子里磨盘处已经堆好的一堆枪械走去。

见两人前来,三营长笑着迎上来,报告道:“报告两位司令员,我把缴获分出了一半,已经给一分区老大哥准备好了。”

刘司令嘿嘿笑着点了点:“还是三营长自觉性高、主动性强!咱们瞧瞧去,看看鬼子跟我们留下了什么好货色。”

可刚走到磨盘旁边,刘司令脸上的笑意逐渐凝固,尤其当看到一堆堆积在磨盘上的残旧的中正式步枪。他登时大怒,转身对陈大雷大喊道:“呵,陈大雷!皇军装备你全留下了,伪军装备发配给我了!看看,这就是你的一人一半?——中正步枪,根本就是一堆破烂嘛!”

参谋长冷笑着走上前,一伸手从中正式下面拽出一支老套筒,讥讽着说道:“两位司令请看,这支连伪军装备都不是,是六分区的老套筒子!”

陈大雷佯做愤怒地左右看了看,连声说道:“不像话,太不像话!三营长,三营长呢?”

但此刻三营长早就不见人影了,在连喊了三四声后,陈大雷窘然道:“你看你看你看……我明明下过命令,他们就是不执行,要不怎么说六分区是军区老幺呢,什么都没吃过没见过,一看到点好东西,一个个连战友情谊都不顾了,这,这一定要整治整治,我看,我是管不了了,刘司令,要不,把他们连人带枪都划到你名下怎么样?”

陈大雷一番胡言乱语,气得刘司令甩手跺脚,大声制止道:“别演戏了!我不要你的破烂,什么都不要!参谋长,咱们走,不捡陈大雷的残羹剩饭,将来咱们自己缴获更多!”说罢,甩开众人的劝阻,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

眼见刘司令与参谋长走向庄外,陈大雷忙追上去赔笑相送:“哎呀,刘司令说话让人好受教育啊,到底老大哥,修养就是不一般。一分区是军区长子,兵强马壮。六分区是军区老末,刚满月,底子薄。既然老大哥看不上缴获,咱们只好都留下了。好在刘司令的部队天下无敌,甭说缴几支日本破枪,就是拿下南京北京加东京,也是探囊取物啊!”

听到这揶揄加讽刺的送客词,刘司令更加生气,再次转过头来教训道:“陈大雷啊陈大雷,你真厚颜无耻,而且厚颜无耻惯了!”

正在两人斗嘴间,院内响起赤狐马的长嘶。听到马鸣,刘司令的眼睛顿时发亮,不由得朝那院子观望。恰这时,那匹战骑也从断墙探首,精神抖擞地瞧着陈大雷。

看到刘司令两眼放光,陈大雷立刻明白了对方的心意,犹豫片刻狠下心道:“好!我把我的赤狐马送你了。那可是顶呱呱的好马呵,为啥叫赤狐呢?因为它比关云长的赤兔更傲气,更狡猾!除我以外,从来不拿正眼瞅人。为啥?赤狐瞧不起你呗!”

刘司令被戳破了心思,立刻出言嗔怪道:“什么鬼话?我还瞧不起它呢!陈大雷啊,我不要你的赤什么狐!你小子就是骑在这匹红狐狸上被自个儿部下揭了天灵盖!”

陈大雷闻言大惊,连忙追问道:“这这这……这事你也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捞回一阵的刘司令得意地仰起头说道:“傻瓜最大的特点,就是以为自己最聪明而别人全是傻瓜!哼,还冒充红狐狸呢还!留步,告辞了!”说罢扬长而去。

眼前对方率队离开,陈大雷呆呆地站在那里良久,一直目送着刘司令的身影消失在村外,才长叹了口气转身回来。

刚走回到庄里,那边三营长就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喜滋滋迎上前来询问道:“司令,你把他们都打发走啦?”

陈大雷点了点头道:“恩,走了!三营长,你干得过份了点!”

听到司令的嗔怪,三营长摸了摸脑袋,呵呵笑道:“知道,但我没办法啊。这一仗,把我们家底完全打空了,再不狠狠补充一下,没法活!”

听到三营长的话,陈大雷长叹了一声点了点头:“唉,是啊,其实咱该谢谢人家一分区和刘司令,关键时刻赶来帮忙不说,走了连口肉都没让人吃上,其实你真以为咱们那点小伎俩能骗过人家刘司令吗?人家是没和咱计较,知道咱们六分区刚建立,底子薄,否则,凭什么人家也该吃大头,咱们拿小头啊。行了,不说这个了,跟我说说,这次咱们捞了多少?”

三营长听到询问,再次兴奋起来,连忙报告道:“报告司令员,总共二十七支三八大盖,十一支中正式步枪。就是子弹少点,总共只有两千来发。”

“歪把子机枪呢,一挺也没有?”听到三营长的汇报,陈大雷立刻追问道。

看着他一脸焦急的样子,三营长遗憾地摇了摇头说道:“鬼子全带走了!今天这仗,鬼子宁肯扔下他们的尸体,也不扔歪把子机枪。”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