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 第四章 夺枪 2

铁血姑娘 收藏 5 13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URL] 见顺溜如此鲁莽地跑了出去,排长连忙在身后焦急地大喊道:“陈二雷,你找死啊,不能脱离阵地!快回来!”无奈,此时顺溜早已跑进村子附近的丛林里,排长的喊声早就被他远远地甩在身后。   前方土坡上的敌人,早已发现了顺溜的踪影,几发点射踩着顺溜的脚印打来。感受着从地面传来的震动,顺溜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


见顺溜如此鲁莽地跑了出去,排长连忙在身后焦急地大喊道:“陈二雷,你找死啊,不能脱离阵地!快回来!”无奈,此时顺溜早已跑进村子附近的丛林里,排长的喊声早就被他远远地甩在身后。

前方土坡上的敌人,早已发现了顺溜的踪影,几发点射踩着顺溜的脚印打来。感受着从地面传来的震动,顺溜觉得自己竟然离死亡如此之近,强烈的求生欲望逼迫他不断做出各种反应和假动作。之前排长等人传授的战术动作和技巧,此刻如同过画片一样,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之中。顺溜敏捷地躲过敌人再一次的射击,一头跳进前面不远处的弹坑内。

躺在被炸的松软的泥土上,感受着一阵阵潮湿新鲜的气息从身下蒸腾起来,顺溜迅速地回忆着敌人之前的一连串射击动作。

打中小武的一枪,和打空在他身边的两枪,都是先中弹后听见的枪响,按照文书的话说,是因为三八大盖的子弹的速度比什么声的速度快,所以才先中弹后听到声响,显然,敌人的枪和自己的枪区别不是很大,可唯一让人奇怪的是,那开枪之前所见的一抹闪光。

躺在湿腾腾的坑里,顺溜冷静的分析着,如果没猜错的话,此刻敌人早已经瞄好了他藏身的位置,等待着他现身的那一刻。

“只能赌一把了,赌对方打中自己前没换地方。”想到这里,顺溜下决心地咬咬牙,同时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武器。随后猛地站起身来。

一切与之前如出一辙,仍然是那道闪光忽然在眼前一闪。

看见闪光的一瞬间,顺溜麻利地将身子向旁一骨碌,迅疾卧倒在地,在卧倒的同时,他利索地做出举枪瞄准等一系列动作,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毫无瑕疵。而就在他刚刚完成整套动作的同时,对方的子弹再次打在他之前所在的地方。

每打完一枪,三八大盖都需要重新推弹上膛,敌人的枪恐怕也需要重新推弹,顺溜此刻比对方唯一占优的一点,就是子弹早已经上好,这让他比对方提前了那么一瞬,不过,这优势却只有一枪,他要在这一枪内,打中敌人,否则,敌人下一枪,就会要了他的命。

轻轻转动枪口,远处土坡上的敌人立刻被套入准星之中,从现在的位置看去,敌人比之前洋火盒上的日本女人大不了多少,不过,此刻,对方可不是什么死定不动的死物件,如果顺溜没猜错的话,对方恐怕也在寻找着他。

就在顺溜扣动扳机的瞬间,之前的那抹光芒再次在他眼前闪过。

“砰!”扳机被扣下,感受着从枪托传来的轻微后坐力,子弹脱膛而出,在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瞬间过去之后,另外一声枪响如回声般再次在头顶响起,枪声响过的同时,顺溜只觉得身子一热,一阵疼痛随即传来,

他转头一看,发现肩膀上的军装已经被扯开一条大口子,皮肤上殷红的血迹随之渗透出来。

对方也开枪了,比他开枪的速度慢了那么一点点,或许是因为发现自己瞄准了他,对方稍显的有点惊慌,所以枪口在射出子弹的时候稍稍颤了那么一颤,让他幸运地躲开了这致命的一枪。

再次抬头看向山顶,之前的敌人已经消失不见了,或许他已经被自己击毙了,或许因受伤失去战斗力而藏在哪个角落中窥探着,不过,此刻顺溜已经没时间去寻找他——因为顺溜相信,自己那一枪绝对没有打空。

回头看了看村子里越发激烈的战斗,胡乱地用手擦了擦肩膀上的血水,他再次提枪向村内跑去。


枪声仿佛急促的号令,不断催促着远方山道上的一支队伍,发疯地向前奔跑。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大**之前扮成羊倌的文书。

前方,再次密集起来的枪声,让两人原本焦急的面孔上多少显出一份喜色,这仿佛在向两人传达着一个信息,村里的新四军仍然在顽强抵抗着。

“刘司令你听,战斗没结束,陈司令还在跟鬼子拼!”听到枪声,文书激动地叫喊道,自从刚才在伪军的掩护下撤退出庄后,他就一直担心着众人的安危,此刻眼看着即将到达,心情越发变得迫切起来。

听到文书的话,刘司令默默地点了点头,飞步奔上近处土坡,举出望远镜朝小黄庄观察,几里外的战场立刻清晰映入眼帘——百余名日军正在围攻黄庄,数挺歪把子猛烈射击。而庄内的新四军还在残墙、石磨等物体的后面顽强作战!

见此情景,刘司令沉声命令道:“参谋长,看见了吧?大雷他们像磁铁那样把鬼子吸引在庄口,我们正可以来个反包围,打鬼子一个歼灭战!”

参谋长兴奋地点了点头:“是啊。只要大雷他们枪声不止,鬼子完全不会顾及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战机太有利了。”

刘司令即刻下令道:“命令部队扔下背包、粮袋,轻装投入战斗。十分钟内,战斗必须打响!大雷他们快顶不住了。”

参谋长应声而去,片刻后队伍中传来他厉声大喝:“扔下背包粮袋,跟我冲!”说着,率先拔出驳壳枪朝小黄庄狂奔而去。

敌人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援军增援,或者说坂田笃定可以一口吃掉庄子内的新四军,自大的他甚至连外围岗哨都没派驻。这显然给了增援而来的刘司令等人一个机会。

前方,日军就在百米开外,正全神贯注向庄内展开最后攻击。

率部队赶来的刘司令一边喘息着一边命令道:“挨个传下去……这仗不讲任何战法……接敌后立刻发挥最大火力……每个人都给我冲锋,突击,越猛越好!鬼子肯定大乱,因为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腹背受敌了,他们完了!”

命令一一被身旁战士传递下去。在众人准备妥当后,刘司令拔出手枪大喝一声:“冲啊!”

原本寂静的后山坡,顿时一片沸腾。

正在向庄内攻击的日军,万不料背后突遭痛击,在密集的火力攻击下,好多鬼子顿时毙命,进攻队形也随之大乱。

听到背后传来的密集的枪声,坂田心下一沉,不过脸上却仍然表现的甚为平静。

“不要慌。停止攻击黄庄,先打后面的敌人!”他一边命令着,一边拔出战刀向后一挥。

可惜,他的话音未落,一串子弹就如马蜂般迎头向他蛰来,混乱中,坂田的钢盔被打飞,肩膀也同时一震,低头看去,却发现胳膊上赫然已经多出了一个弹洞。

感受着从胳膊上传来的一阵阵疼痛,坂田恨声说道:“我明白了,庄内的敌人只是诱饵,来偷袭我们的才是新四军正规部队。哼,那个陈大雷,原来埋伏在我们后面啊!猪!给我打!狠狠打!”。

听到他的命令,身边那些日军,纷纷放弃庄子里已经显得零散的火力目标,掉转头迎着密集的枪声向后山坡冲去。


庄内,叽里咕噜的日语此刻已经清晰可闻,矮墙后,陈大雷死盯着墙角,等待着即将冲上来的日军。口中,那只烟头几乎烧到嘴唇,才被他噗地吐掉,窥着敌人即将走近,他手挥大刀在空中划出一个银闪闪的痕迹,正准备着扑上前和敌人殊死一拼,可恰在这时,日军后面传来清脆的枪声!

听到这忽然传来的密集枪声,陈大雷脸色一愕,随即流露出惊喜的表情。与此同时,周遭也传来士兵们的喊声:“我们的援军到啦!看哪,小鬼子阵形大乱……鬼子完蛋了!”

听到这喊声,陈大雷兴奋地举起手中的大刀,高声喝道:“打呀!把所有子弹全部打完,一颗也别剩下!”

所有的战士都受到了鼓舞,纷纷举起枪毫无顾忌地向敌人射击,直到枪膛里传来一阵阵清脆的空膛声后,才意犹未尽地装上刺刀,勇猛地冲向已经显得慌乱的敌人。

眼见于此,顺溜干脆跳出掩体,端着枪瞄向远处那片高坡,寻找着之前那个用着奇怪武器的日军神枪手的身影,但瞄来瞄去,始终不见那鬼子的踪影。

此刻,陈大雷已经跳到房顶上去了,欣喜地看着一分区的部队如同一股洪流般汹涌冲入敌群,不断地分割包围着敌人。

如此令人兴奋的场景让他难掩笑意:“好!打得好!老刘这家伙,本事越来越大了,文书那小子也不错,没白疼他。”

见到陈大雷如此胆大地跑上房顶,因担心再次上演小武子那一幕,顺溜也提枪跟了上来,

看到顺溜来到身边,陈大雷连忙问道:“二雷,枪里还有子弹么?”

顺溜点了点头道:“有。”

陈大雷兴奋地要求道:“枪给我。”

听到命令,顺溜脸上稍有不舍得迟疑了一下,才勉强把枪递给陈大雷。陈大雷接过枪,得意洋洋地瞄着远处残敌,打一枪夸一句,边射击边表扬:二雷同志……今天你干得不错……我注意到了……打伤的不算,你起码打掉……二十多个鬼子吧?边说着,边一口气将五发子弹统统射了个干净。

眼见如此珍贵的子弹,被司令一口气打光,顺溜拿着空枪淡淡地叹了口气,跟着陈大雷一块儿跳下房顶,向一分区冲来的方向汇合而去。此刻,让他心里甚为惦记的,并不是与众人共享战斗果实,而是那名埋伏在山坡的敌人的神枪手,还有,那把可以闪光的枪。

敌人的败相已经显露无余,原本经过艰苦进攻勉强占据的村内阵地,在一分区部队的冲击下,已经丧失殆尽,此刻,敌人只能围拢在一处高地上,勉强阻挡着如潮汛般的新四军的进攻。

胜负在一瞬间颠倒,并没有让坂田死心,看着四周不断涌来的新四军战士,他仍在勉强指挥着战斗,但在对方的密集的火力下,旁边倒下的日军越来越多。身边的士官终于惊恐地大喊道:“队长,再不撤退,我们就会全军覆没!”

眼见着前方迅速逼近的新四军部队,坂田沉思了好一会,终于正视了眼前的一切,自己刚刚从胜利者变回到失败者,之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愚蠢地钻进了敌人的一个圈套罢了,想到这里,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愤恨地下令道:“撤退吧。带上所有的遗体,机枪钢炮更不能丢!绝对不能给敌人留下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

听到命令的士官为难的向四周看了看,目光所到之处,全是士兵们倒伏的尸体,有很多甚至已经被新四军进攻的洪潮所淹没,眼前的状况让命令执行起来显然甚有难度,在迟疑了一会儿后,他为难的对坂田说道:“队长,有些遗体……还在小黄庄里啊!”

士官的迟疑,终于让坂田找到了可以发泄怒火的借口,在愤怒地看了对方一眼后,他咆哮道:“去把他们统统背回来,一具都不准留下!还有,一定要找到北川君。他下个月就要归国了!”

看到坂田歇斯底里的样子,士官无奈地点了点头,回首朝旁边两名士兵示意了一下。得到命令,两个日军立刻弯着腰,胆战心惊地向前方摸去,不料,走出去没多远,伴随着两声清脆的枪声响起之后,两人顿时一头摔倒在地。

眼看着刚刚还鲜活的生命瞬间消逝,士官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大声朝坂田质问道:“坂田队长,为了背回那些遗体,难道你要我们送给敌人更多的遗体吗?!”

听到士官愤怒的喊声,坂田咬牙切齿地瞪了小黄庄良久,才终于下命令道:“撤退吧,带走所有武器装备!”

听到命令,众日军如蒙大赦,他们赶紧收拾起机枪、钢炮,交替掩护着向山下冲去。

突然集中在一起的火力,顿时将包围圈扯开一个口子,在敌人歪把子机枪和钢炮的火力压制下,原本已经完成包围的一分区部队顿时被压制在山下无法动弹。

这最后的一搏,多少为坂田挽回了些许颜面,看着前方不远处,几次试图进攻,但都被重新压制下来的新四军士兵,他狞笑着带领部队徐徐退去。

敌人的撤退,让原本激烈的交火声,逐渐变得稀松,刚刚从激烈的战斗中脱身的战士们,收拾起之前的冲动与激情,表情略带疲惫地打扫起战场。

生死相搏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就如同夏日里一场突如其来的骤雨一般,让人在还未来得及接受之前,就匆匆飘过,虽然幸存者可以在战后因自己的存在而感到幸运,可是因同伴和战友的牺牲而留下的悲哀和苦楚,也需要在此时一同品尝。

看着战友们兴奋地拣拾着敌人遗留下来的弹药和武器装备,顺溜却没有心情参与其中,在灵活地跳过一堵断墙后,他端着枪走出庄口,左张右望地继续寻找着杀死小武子的日军,同时也寻找他那把奇异的长枪。

刚走出没多远,突然,一群死尸里发出一声高亢的嚎叫,顺溜面前忽然挣扎着爬起一名日军军官,眼见顺溜走来,对方怪叫了一声,立刻举起手中长长的战刀。

他的喊声仿佛招魂曲一样,稍顷,另一个日军士兵在召唤下也摇摇晃晃站起来,手里端着闪闪发光的刺刀。这两人此刻都完全杀疯了心,杀红了眼,如同疯狗一般睁着血红的眼睛瞪着眼前的顺溜。

眼见忽然出现两名敌人,顺溜本能的端起枪,扣动了扳机,可惜枪膛传来的却只是一声“咔”的空膛声。

心下一惊,顺溜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却忽然感觉到撞到了身后什么东西,他回头一看,立刻惊喜地发现,不知何时,四周已经站满了战友。

眼看着浑身沾满鲜血的鬼子士兵,战士们纷纷端起步枪瞄向敌人,可就在大家准备开枪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怒喝声。

“散开。都退下!”

顺溜回头望去,陈大雷壮硕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庄口,在他肩上赫然扛着一柄闪闪发光的大砍刀。

听到命令,顺溜等人警惕地、慢慢地退开了,陈大雷独自扛着那把大砍刀迎上前去。他的步伐洋洋洒洒透露着强大的自信,面带冷冷的微笑丝毫不加掩盖地显示出对鬼子的蔑视。

眼见此景,战士们纷纷低声议论道:“看哪,司令员要跟鬼子拼刀了!”

大步流星地走到敌人面前,陈大雷缓缓地止住步伐,眼看着在众人的凝视下仍旧一脸凶恶的鬼子兵,和围拢在四周的一脸惊愕的战士们,不禁心潮起伏。

陈大雷确实要跟鬼子拼刺刀,不过,这却不是什么鲁莽的表现,因为他知道,这一场仗他必须打。

六分区刚刚建立,大半是新兵,他们虽然大多上过战场,但心里头还是有些怕鬼子,特别是鬼子的指挥刀。说那刀厉害,一刀剁下去能把水牛劈两半!今天这场恶仗,虽然取胜了,但好些战友就牺牲在新兵眼皮底下,对士气显然有巨大的影响,眼前这个机会正好是重树信心的时刻,让鬼子知道知道,他们那薄铁片子永远比不上老祖宗留下的大砍刀!

“我陈大雷刀下不死无名之辈,你是人是鬼留个名。”单手晃了晃手中的大砍刀,陈大雷指着对面的鬼子大声喝问道。

听到喝问,又看了看四面退下的新四军战士,日军军官顿时明白独自上前的陈大雷的用意了。他放心了,甚至微笑了,仿佛看见了一个非常好笑的场面一样。

“我地,北川信雄?你地,陈大雷?”挺了挺沾满血迹的胸膛,北川竭力表现出一副高傲的神色反问道。

“北川?没听说过,我只知道松井那老小子。行,能说中国话了,这说明你小子也在中国待了不少日子,干了不少坏事了吧?今天就让你陈爷爷送你回姥姥家,别麻烦,你们两个一起上,省得让别人说我欺负你们俩。”说完,陈大雷走到十步开外,一个漂亮的开场招式,大刀再次在空中画出个银闪闪的圆,鲲鹏展翅般横于一侧!

就在陈大雷准备妥当,准备迎接对方的进攻时,万没想到,那边的北川突然以战刀支地,向陈大雷深深鞠了一躬。

陈大雷大感意外,他下意识地、也是忙不迭地向北川回鞠了一躬!口里却说:“咦,客气上了?”

北川见陈大雷回礼了,好像有些感动,他竟然左手一伸,向陈大雷翘起一颗大拇指。

陈大雷失声笑了,他也赶紧把左手一伸,像是要回翘大拇指——但是当他的大拇指快要翘出来时,突然变成了一颗小拇指,并且直冲北川晃悠!

见此情景,众战士顿时哄堂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北川顿感大受污辱,暴吼一声,挥战刀朝陈大雷劈来!

眼见两人一砍一刺迎面冲来,陈大雷仿佛完全不是那两个鬼子的对手一般,跌跌撞撞的向旁边闪过!同时,他口中有一搭没一搭地大呼小叫:“哎呀伙计,你怎么上来也不吱个声啊!”

两人没理会陈大雷的招呼,得理不让人,手中的战刀和刺刀,呼呼作响,连成一片,没命地向陈大雷身上的要害部位招呼过去,顿时,众人只见一片银光彻底将陈大雷包裹其中,在银光中,陈大雷险象环生地躲闪着敌人的进攻,有好几次,敌人的刀锋只差一点就刺进他的身体了,这景象顿时惊得周围的战士们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有些人甚至本能的握住步枪,准备一旦出了状况,立刻击毙两名鬼子。

“这就是杀招哇?哎哟,你小子这招好阴啊!我***,朝老子裆里捅什么捅!”此刻,被裹挟在刀锋里的陈大雷却显得甚是游刃有余,一边躲闪着敌人的攻击,他嘴里还一边不停地念叨嗔怪着,气得两名鬼子呀呀怪叫,几尽疯狂。

虽然众战士们看得提心吊胆,可离得最近的顺溜突然爆发出哈哈笑声,同时一口叫破了陈大雷的底细:“司令员在逗鬼子玩哪!”

听到顺溜的话,对比着陈大雷夸张的动作和语言,众人立刻明白过来,放下心中的紧张,纷纷议论起来。

——嗳,还真别说,这么一看,司令员还真是在逗鬼子玩呢。他要想砍,早一刀把两人砍翻了!

——叫我说,咱司令员是在演关公,那两个小鬼子在给关老爷伴戏!

——乖乖,好险!司令员当心哪!

……

被戳破了乖的陈大雷气得回瞪了顺溜一眼,喝声道:“都住口,好生学着!”

听到呵斥,众战士顿时噤声。被戳破了把戏的陈大雷,终于收拾起心情,开始全力迎战起对方。只见他刀光突然急闪,三两下之间,便砍翻了那个端刺刀的日军。解除旁顾之忧后,陈大雷开始从容转向手持战刀一脸惊恐的北川。

看着陈大雷向自己缓缓走来,北川胸中顿感一滞,在怯懦地看了一眼左右后,他狂叫了一声,率先举起战刀向陈大雷砍去。

“哎,小子,这一招好看,你小子真是练过的……伙计,打起精神来,冲老子身上劈啊,别给你家天皇丢脸!对了对了,劈得好……”北川连续几刀下去,刀光却只是贴着陈大雷的身边闪过,连对方的衣襟都没碰到,更让他气恼的是,陈大雷口中不断的揶揄之语,仿佛在逗弄三岁儿童一般。

调戏声中,北川越发恼怒,他像疯狂的野兽嚎叫着,蹦跳着,但是战刀却越来越混乱。

陈大雷越斗越来劲,他竟然说起戏词来了:“看好喽,这叫仙鹤望月……这叫神龙探海……这叫漫天星斗……”

声声成语中,陈大雷刀刀直逼北川命脉,却又迟迟不取他性命。突然,陈大雷一脚踹去,顺手一刀背又挑飞北川的钢盔。顿时,北川额头流下一道鲜血。陈大雷惊讶道:哎呀伙计,你也大喜临头啦!

北川根本不知陈大雷说什么,但对方的表情令他倍加疯狂!北川再也不顾那锋利的刀锋,更不顾及自己性命,只顾挥刀狂劈!但陈大雷身体一让,刀锋一闪,北川顿时呆定。原来,北川的裤带断了,军裤哗地掉落,露出花哨的短裤衩,而那裤衩上竟然满是大朵大朵的樱花!

一战士失声大叫道:“呀!鬼子把媳妇的裤衩穿身上了!”

众战士哈哈大笑,一片人都笑弯了腰。连陈大雷也忍不住笑了!

北川悲愤交集,他哇哇狂叫着,疯狂挥刀劈向陈大雷。陈大雷大喝一声:“够了伙计,回见天皇吧!”

话音刚落,陈大雷奋起一刀砍翻敌人。冷冷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被鲜血浸染的敌人的尸体,他回身朝众战士喝道:“都看见啦?小鬼子就这点本事。你若是英雄汉,他就成了死耗子!”

被这一幕重新激发起热情的众战士立刻齐声高喊道:“是!”

陈大雷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次命令道:“不过,今天这事绝不准外传。要是让上面知道了,我饶不了你们!”

战士们哄笑着答应道:“是!”

奈何众人的话音未落,身后就突然响起刘司令冷冷的声音:“陈大雷啊陈司令,你能呵!你能得刀劈北斗、脚踹泰山啊你!”

陈大雷回头一看,发现不知何时刘司令已经站在围观的人群之中,他顿时满面欢笑的快步迎上去:“哎哟哟老刘哇,天边啪啪一响,我一听就知道是你那把德国驳壳枪!”

刘司令微笑了一下,揶揄道:“我那驳壳枪比得上你这把大砍刀么?看看刚才,多威风,刀劈泰山啊。”

陈大雷老脸一红,笑着说道:“那是稍微差一点。不过老刘哇,我可想死你了,比想媳妇都厉害!咱俩回回都这样——每当我把鬼子打的差不多了,老刘你一准到了。真是赶得好不如赶得巧啊。”

刘司令气得骂道:“陈大雷你就是狗掀帘子,全凭一张嘴!今天你被松井联队包了饺子,要不是我来得快,你早就死逑了!我的部队拔刀相助,救了你一命,你谢都不谢一声,轻轻巧巧把全部功劳拽到自个儿头上!”

陈大雷赶紧道歉道:“怎么会!说心里话,老刘哇,我为什么有困难的时候不想到别人,就想到你了呢,巴巴的让我的文书去通知你过来,说心里话,那是惦记!就在刚才,我一听见你的驳壳枪响,感动得差点掉泪啊。不过你知道的,我这人不感动没事,一感动就骂娘。来来,进庄进庄。我请客!”

眼看着在众人的簇拥下,陈大雷和刘司令向庄内走去,顺溜却并没有随大家一起过去,而是重新为自己的步枪装满子弹,快步向庄外的山坡跑去。

三步并作两步登上小丘,他立刻埋头于草丛里仔细寻找起来。一道道黑红色的血迹仿佛路标一样指引着顺溜向前走着,很快,一具沾满鲜血的尸体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尸体以怪异的姿势扭曲着倒在草丛里,一个触目惊心的弹孔清晰地点缀在对方的脖子处,已经凝固的鲜血显示着敌人已经死亡多时。

看着对方那致命的枪伤,又转头看了看自己肩膀上那道淡淡的伤痕,顺溜不禁得意地笑了笑。

用力地翻过对方的尸体,顺溜立刻发现了仍然牢牢地抓在对方手中的那支怪枪,见此情景,他欢叫了一声,一把抓住枪身,用力一扯,却一下子连枪带人扯起了大半截。顺溜忽然发现,对面有一个人正和自己争抢那支怪枪。

忽然跳出来的大活人,吓了顺溜一跳,正当他本能地抓向身后的步枪时,却发现对方是与自己打扮的毫无二致的新四军战士,见是战友,顺溜缓慢地收回抓枪的手,傲然问道:“你谁?哪个部队的?”

那战士不忿地看了顺溜了一眼,闷声回答道:“一分区二营的。你谁?”

顺溜得意地大声回答道:“六分区三营。行了,知道了吧?现在你可以放手了,这枪是我缴获的!”

“你缴获的?你以为你是谁,我们一分区的规矩是,谁拿到归谁。”无奈那战士丝毫不在意顺溜的要求,一把抓住步枪向怀里一扯,用大声回答道。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你知道这鬼子是谁打死的吗?”听到对方的话,顺溜轻蔑地一笑,随后反问道。

“我管他是谁打死的,反正枪是我先拿到手的。”那战士头一歪,露出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说道。

“小样的,就你也配。知道这鬼子士官怎么死的不?因为跟我比枪法,被我一枪打穿了脖子。枪法不好,就别来当兵,打仗不见你,抢东西倒跑得快。”顺溜鄙夷地看了对方一眼,冷言讽刺道。

“我不配你配,吹牛不打草稿,你凭什么说是你打死的,我还说是我们一分区的神枪手打死的呢。”听到顺溜的讽刺,对方立刻涨红了脸驳斥道。听到他的话,顺溜仿佛被人扇了一记耳光一般,顿时暴怒起来。

刷拉,放下拽着枪管的手,顺溜一把将肩膀上的步枪摘下来,随后举枪指向对方的额头。

“你,你要干什么?”见此情景,那战士惊恐的后退了一步,连忙扔下枪反问道。

“让你知道知道爷的厉害。”顺溜轻蔑地看了对方一眼,随后忽然抬高枪口,看也不看地向天空放了一枪。

“砰!”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