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作品相关 高丽崔氏家族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0 4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崔忠献(1149年-1219年),朝鲜半岛高丽朝中叶时期的权臣,武人出身。在崔忠献的年青时期,高丽朝已开始了武臣专政的局面,而他本人则自1196年起,成功控制了高丽朝政府,一直至到去世,掌权长达二十多年,他的子孙继承权力,开展了朝鲜半岛史上的“崔氏政权”的统治。崔忠献以专横作风进行管治,但同时又改良政制,革除原有的时弊,在高丽朝政治里影响重大。

崔忠献在早年时候,便成为军人,并曾为国平乱而逐步晋升。但关于他初年的背景,史书里郤有不同的说法:

《高丽史》的说法:据《高丽史.崔忠献列传》的记载,崔忠献初名鸾,牛峰人,家庭具有军事背景,父亲崔元浩就担任上将军一职。而早年时候的崔忠献,便凭籍父荫,补任“良酝令”一职。

近代韩国史家李丙焘的说法:在李丙焘的《韩国史大观》中,则有另一说法,他提到“崔忠献是庆州人,原属贱人阶级,父为盐筛商,母是婢女出身。初隶行伍,逐步提升至将军之位。”

参与平乱及擢升

崔忠献年青时,高丽正出现武人频起夺权的动荡现象。在高丽明宗四年(1174年),担任西京留守的赵位宠起兵,反抗当时操纵朝政的郑仲夫、李义方等武人。崔忠献参与了平定赵位宠的战事,获得元帅奇卓诚的赏识,后来迁任“摄将军”。

夺取权力

高丽明宗二十六年(1196年),崔忠献把握机会,诛灭操控大权的武臣李义旼,并籍此一声威铲除一批廷臣,废立君主,确立了崔氏的统治地位。

诛杀权臣李义旼

高丽明宗二十六年(1196年),崔忠粹所养的鹁鸽被李义旼儿子李至荣所强夺,深感不满,并几乎被李至荣所捕。崔忠粹便向崔忠献说李义旼父子数人“实为国贼”,必需铲除。经过弟弟的坚决劝说后,崔忠献便决定行事。

崔忠献于是纠合亲人朴晋材、卢硕等,在李义旼出入的别墅埋伏,并成功将之击杀,继而在开城市集中枭首示众。高丽朝野人士,看到此一突如其来的事变,都不知所措,因而“观者惊噪,声振都下”。

铲除廷臣及废立君主

夺权初期的杀戮及废君:崔忠献诛杀李义旼不久,便进一步扩大打击对像,先是重诛李义旼三族,继而大杀朝臣。次年(高丽明宗二十七年,1197年),崔忠献废高丽明宗,擅自改立明宗弟晫(初名旼)为新王。经过这样的君主改易,崔忠献权势就更为稳固,并获得“靖国功臣三韩大匡大中大夫上将军柱国”的衔头,成为高丽朝廷中的大权臣。

掌权时期的诛锄异己及废立:1204年,神宗死后,由熙宗王韺继位,但仍受忠献牵制,因而引起拥护王室的官员王涛明等,联络僧兵企图伏击崔忠献,但计谋败露,被忠献所收拾。之后,忠献废熙宗,立明宗儿子康宗王祦(1211年)。不久,康宗去世,便由高宗继任(1213年)。综观这一段时期,王室是任凭崔忠献摆布的。

“三韩以来人臣之家所未有”的威势:透过一系列的夺权及废立行动后,崔忠献得到极高的权势。如高丽熙宗二年(1205年),崔忠献获封为晋康侯后,曾在一次在招呼诸侯的夜宴中,“诸王因奏留使,副其帐具,花果、丝竹、声伎之盛,自三韩以来,人臣之家所未有也。”因而“自后忠献出入宫禁,便服张盖,侍从门客,殆三千人。”到高丽高宗六年,更赐崔忠献姓王氏。

崔忠献的统治措施及手段

确立独裁权力制度

私人部队“都房”制度:除了透过接连不断的政变来稳定权势外,崔忠献又引入了新制度来巩固自身权益,这就是设置私人部队──“都房”。“都房”以“班”位单位组成,轮流守卫崔忠献的私宅及护卫他的出入,具有相当庞大的规模。

而要供养这支私人部队,据学者朱立熙所说,主要是靠着崔氏拥有广大的土地,从土地得到的租税与贡品,便成为财富泉源,庞大到足以应付其族人、党羽及宫吏的薪俸所需。

朱立熙认为,崔忠献之所以成功地把权力留传四代之久,靠的就是“都房”,因为当时武人间的倾轧异常激烈,所以崔忠献有必要成立这支私人部队来自保。

另设官府:1205年,高丽熙宗即位后的次年,崔忠献就获晋封为晋康侯,并且另设官府,称为“兴宁府”,自行配置僚属。于是,高丽朝朝政便完全归于崔忠献所掌握,国王只能仅保虚位,成为傀儡君主。

改革时弊

崔忠献刚刚铲除权臣李义旼,夺得权力后,便与弟弟崔忠粹一同向高丽明宗上奏了十个事项,要求改革当时的一些时弊,其中可归纳成这样:

公允分配土地:崔忠献认为,朝廷应该对臣民“量宜除授先王制土田”,按照实际情况颁发土地;此外,由于有势力人士的贪婪而“夺公私田兼有之”,占有大片土地,造成“邦赋削而军士缺”,朝廷无法根据田丁数字来收税征兵,因而要求能把这些被占的田地交还原有者。

澄清吏治:崔忠献发现,一些官员“惟利之从”,甚至向人民“争征田租”。而地方官员又“应察不察”,并从中作出舞弊营私。有鉴于此,崔忠献意欲改变地方官制的现状,加强对官员的审核,“能者擢之,否者惩之”。

倡导节俭:崔忠献认为当时廷臣们的生活“并不节俭”,住所、衣裳都过多修饰,令风俗败坏。因此要求国王“具训于百僚,禁华侈,尚俭啬”。

整顿佛教徒:当时的“浮图”,都获国王准许随便出入王宫,“以事干秽圣德”,又擅自“营立佛宇”,在崔忠献眼中,这些行径都不太妥当,于是意图令他们“不迹于宫”,多余的佛宇“削去勿留”。

善选谏诤官员:崔忠献认为当时负责进谏的官员,都“以苟合为心”,未能指出国君施政的毛病。所以就要求国王选择合适人选,“使直言在庭。”

大义灭亲

诛杀弟弟崔忠粹:高丽神宗即位后不久,崔忠粹欲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太子渊,并妄图先将当时的太子妃逐出,但忠献认为此举对王室及对太子妃都不太合适,劝谕忠粹:“以女配东宫(太子),

得无讥乎?况夫妇之闲,恩义有素,太子配耦有年,一朝离之,于人情何?”力陈崔忠粹的做法不合情理。但忠粹并不接受,甚而因不堪母亲的规劝而“以手推之仆地”。崔忠献对忠粹忍无可忍,在得到亲族们的支持后,预备迎战忠粹。忠粹的部下亦转投忠献阵营,而他本人在逃走时被忠献追兵杀害。最后,崔忠献将弟弟“收葬之”。

流放姨甥朴晋材:朴晋材手下有一批勇悍之士,但获授官职的郤不多,晋材对此含恨在心,甚至图谋除去忠献,忠献亦感到晋朴即将作乱,便在捉拿晋材后“断其脚筋”,然后流放。朴晋材不久病死,而他手下的“勇悍者”亦被流放远岛。事件发生在高丽熙宗三年(1207年)。

平定各地动乱

在崔忠献执政时,还有有两股势力随时起事,造成动乱,影响崔忠献的统治。一是佛教寺院的势力,另一则是农民起义。

佛教寺院的势力:崔忠献执政期间,便有数次多达数千名的武装僧侣涌入开城,以图推翻崔忠献。崔忠献便迫令佛教住持──特别是那此已入佛门而没有合法身份的王子离开京城,并使用武力粉碎武装僧侣。农民起义:对于农民起义,崔忠献先采用武力平定,然后加以安抚政策。对于一些领袖人物,他授以官衔,释放部份贱民,把他们原本所属的“部曲”、“乡”或强制劳动区,合并入常规的县制。崔忠献的各种做法,把农民的起义平息下去。

失误政策及过失

崔忠献的施政,亦曾有一些严重的失误:

对边防疏忽松懈:《高丽史》记载,崔忠献曾形容自己治下的高丽是“国富兵强”,所以当边境有急报,崔忠献就怒骂:“何以小事烦驿骑,惊朝廷?”对于崔忠献的轻率态度,边将只能采取“必待敌兵陷两三城,然后乃可飞报”的消极态度。高丽高宗三年(1216年),高丽边境就曾一度被契丹遗族入寇,弄致“京城无备,人情汹惧”,高丽好不容易才将契丹兵击退。

“占夺公私民田”:崔忠献曾占夺公私的田地,到崔怡(即崔瑀)掌权时才归还原主。

“授人爵,视赂多少”:崔忠献对于授爵,即使有功,都是看对方向他行贿多少。例如高丽高宗六年(1219年),赵冲及孙永等击退契丹兵有功,但崔忠献主持论功行赏时,郤“有功者无赏,人多怨之”。孙永与一干人等因在酒后埋怨说:“顷与契丹战有功,以无赂不得官”,给崔忠献闻悉而被斩,跟他遭遇同一命运的,竟达百余人。到崔怡时代,才对这种失误进行整顿。

去世及权力过渡

去世

高丽高宗六年(1219年),崔忠献去世,享年七十一岁。即将去世时,崔忠献还召集乐工数十,全日奏乐,“至夜,三鼓乐未阕,果死”。死后,谥景成,其丧礼亦甚为盛大,“百官缟素,会葬,秘器、羽葆、鼓吹、旗常拟于王者。”

儿子崔怡的接掌权力

据《高丽史.崔怡列传》的记载,崔忠献身患重疾,即将离世时,便预料身后可能有人作反生事,便叮嘱儿子崔怡(即崔瑀)切勿前来看望。果然,崔忠献所宠任的将军崔俊文与池允深、柳松节、金德明密谋铲除崔怡,并不断促请崔怡到病重的崔忠献家中看望。崔怡遵照父亲叮嘱,没有上当。后来金德明把阴谋告诉崔怡,让崔怡作好准备,而崔俊文、池允深仍不知就里,亲自上门找崔怡,欺骗他“公(崔忠献)疾革,宜速往候”,崔怡见势即捉拿二人,进行惩处,平息了这次危机。到崔忠献死后,崔怡便积极收买人心,革除崔忠献在世时的弊病,稳定了统治权

其后,崔怡在自己的私宅里设立“政房”,令权力更加稳固,崔忠献所开创的“崔氏政权”便得以延绵下去。

家庭

父亲:崔元浩

弟:崔忠粹

甥:朴晋材

妻:宋氏,生儿子怡、珦

妻:任氏获封为“绥成宅主”,本是将军孙洪胤妻,崔忠献“杀洪胤,闻其美,私之”,生儿子珹。[

妻:王氏,高丽康宗庶女,获封为“静和宅主”,生球。

婢:桐花,“貌美,里人多通,忠献亦私之”,后来忠献知道桐花喜欢贡生崔俊文后,便把俊文留在她身边,加以宠任。

评价

朝鲜王朝时期史官以封建秩序的角度,认为崔忠献的所作所为,对王室极为不利,如《高丽史.明宗世家》“史臣赞曰”:“崔忠献乘衅以起,而王反见放逐,子孙不保,自是权臣相继执命,王室之不亡,若缀旒者几百年,呜呼痛哉!”在《熙宗世家》里又批评当时是主弱臣强的时代:“是时忠献执国命已有年矣,广植党与,专擅威福,熙宗虽欲有为,何以哉!”

近代韩国学者李丙焘认为崔忠献功大于过:“计忠献一生之中,凡立四王(神宗、熙宗、康宗、高宗)、废二主(明宗、熙宗),其威权世袭至其子(瑀),与孙(沆)与曾孙(竩),三代。不过,忠献还是一个富于义气,廉耻与有度量的英雄,曾因痛恶其弟(忠粹)之不义、不孝与不睦,而将其杀害。对于政治、经济的改善与正肃纲纪方面,亦有不少建树。”此外,李丙焘提到崔忠献以武人身份掌权,达到了另一种更重要的效果,就是“蒙古之入寇,即在崔氏执政时代中,其得以长期抵抗蒙古,实系有坚强武力政权存在之故。”

台湾学者简江作认为,崔忠献稳定了武人倾轧权力的乱象,“在武人政权树立之后由于相互争夺政权,加诸农民、贱民的反抗,终导致社会的混乱。崔忠献顺利地抚平这混乱的局面,而成功地建立了独裁政权。”

崔瑀是高丽王朝崔氏政权第二任独裁者。崔瑀是高丽权臣崔忠献之子。

蒙古入侵高丽之时,崔瑀亲自率兵抵御蒙古的入侵。发现无法抵御蒙古军后,崔瑀将高丽王室和大臣转移到江华岛。由于蒙古军不懂水战,因此高丽王室在崔氏政权灭亡后仍能安然无恙。

崔瑀被认为是很有将才的政治家。崔瑀通过高丽高宗傀儡政权控制高丽。与崔忠献相比,崔瑀更显仁慈。他将崔忠献]刮的钱财发放给人民。在他的统治期间,高丽人开始愿意接受军政统治。崔瑀统治期间为高丽蒙古战争之时。崔瑀亲自率兵抵御了蒙古的第一次入侵。

崔瑀在1249年病故。之后其子,崔沆继承权位。

崔沆(?-1257年),是崔氏政权第三任独裁者,崔怡之子。

1249年崔沆病故后,继承大权,高丽政府封他为晋阳侯。崔瑀掌权期间,继续了其父抵抗蒙古侵略的政策,死后封为济众康民功臣。


崔竩(?-1258年),是崔氏政权第四任独裁者,崔沆之子。

幼年时,由景淋师芮记教授书法和诗歌,郑世臣和权韪任翊进行政治教育。

长大后,他成为殿中内给使。崔沆去世后,被任命为枢密院副使判吏兵部御使台使,住在延安靖平宫王府中。1258年,大司成柳璥及郎将金仁俊阴谋杀害了崔竩以向蒙古投降,结束超过60年的崔氏武人政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