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刹那间的顿悟,心是那莲花般盛开[长城军团]

向蓝水进军 收藏 12 271
导读: 深呼吸,吸气,吐气,让自己心如止水,古井不波…… 心开始乱了,开始动了,开始烦躁了,开始坐立不安了…… 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个不眠之夜,心底的涌动始终困扰着我,反反复复,纠结再纠结,心绪的波动始终不曾离去…… 多少次心底的悸动涌上心头,多少次难以压抑心头的愤懑,多少次烦躁不安,多少次从座椅上猛然跃起,多少次像只困兽一般地在房间里冲来冲去,多少次挥舞着拳头向墙壁砸去,多少次…… 多少次噙着泪水,多少次心底深深地憋屈着,多少次满腔的忧愤积压在心头,多少次淡淡的忧伤掠过心头,多少次忧思布满眼眶…

深呼吸,吸气,吐气,让自己心如止水,古井不波……

心开始乱了,开始动了,开始烦躁了,开始坐立不安了……

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个不眠之夜,心底的涌动始终困扰着我,反反复复,纠结再纠结,心绪的波动始终不曾离去……

多少次心底的悸动涌上心头,多少次难以压抑心头的愤懑,多少次烦躁不安,多少次从座椅上猛然跃起,多少次像只困兽一般地在房间里冲来冲去,多少次挥舞着拳头向墙壁砸去,多少次……

多少次噙着泪水,多少次心底深深地憋屈着,多少次满腔的忧愤积压在心头,多少次淡淡的忧伤掠过心头,多少次忧思布满眼眶……

这一刻,心还是乱了,烦躁了,坐立不安了,沉不住气了……

这一刻,告诉自己:“深呼吸,吸气,吐气,吸气,再吐气……”手掌随着呼吸的吐纳上下轻轻地舞动,如同小说中练功运气一般……

随着手掌的舞动,深呼吸的吐纳,心底的波动终于被压制了下去,心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也许就像武功一样,可能这也算是突破了一层吧,也算是有了克制心魔的一个办法,也许这还算不上良方,但至少还能管用个几分。总不至于像最初那样,心中起了涟漪,却拼命地告诉自己不去想,拼了命地转移注意力,可最终还是败给了心魔,心中的涌动愈演愈烈,苦心经营的防线刹那间崩溃,人也在瞬间被击溃,陷入暴走边缘,烦躁,极度地不安,在房间里乱窜……

待那呼吸渐为顺畅,心渐为平淡,心绪也仿佛就进入了另一个境界,不会再为外界的波动影响了心境,虽然这也许只是短暂的些许时间,但也是一种提升了,也是一种升华了。

世间有人谤我,贱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一切就这么简单,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随他去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理他作甚?他人待要谤我,贱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恶我,骗我,我只管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即可,如此而已,切莫不平,切莫妄动,只待心静即可,若能心如止水则更为妙之。

常听父亲念叨太公的一句话,气宽寿长,看看就够了。也终于在这一刻恍然间明白了,也是,看看就够了,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且待个几年,看他如何?一看便是几年,这又是何等修养呵?

气宽则为容,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容是别人,欲是自己。若是能容下了别人,气也就宽了,胸怀也就大了,也难怪说“男人的胸怀是被冤枉撑大的”,容就是要能容所不能容之事,若是连别人的冤枉都能容的下,岂不是能容一切所不能容之事呢?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是”都可忍,“是”都可容呢?

就像把盐撒入水杯,水咸得发苦,更多的盐撒入湖中,湖水仍纯净甜美。痛苦是盐,心魔是盐,容器决定咸淡,我愿做一杯水还是一片湖?我不想咸得苦涩,我唯有选择做一片湖,做一片湖,我仍能纯净甜美、清澈见底,如果可以,我更愿做一片海,虽然已经苦涩,但亦不在乎多撒一点盐,因为我的容足够大,大的你再多的盐于我而言都是微不足道,也不会让我比现在更为苦涩,虽然我现在已经够苦涩了。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世间可笑之人。”多可敬的弥勒佛啊,他用他的大肚,容下了天下不平之事,容下了世间难容之事,用他的笑口,笑尽了世间奸诈之人,笑尽了天下可笑之人。

容了别人,可这欲呢?欲是自己,若能无欲无求,岂不快哉?可这人世间物欲横流,人终究还是社会的,若也真能无欲无求了,便也就一了百了了,也就羽化而去了。不若欲可欲之事,求可求之事。也免得愁白了少年头,愁没了三千烦恼丝。“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所欲所求之“色”(注:色乃佛家用语,色即四大幻色,空乃般若真空),即是佛家所云之相,殊不知这所相之物,一切皆是虚妄。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但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因而,这难容之事,这可笑之人,却一切皆是虚妄,如过眼云烟,转瞬即逝,如世间的一粒尘土,随风飘去,摸不着,看不透,只是随风潜入而已,又何必在意它的存在。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菩提,一土一如来。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心是莲花开。多美的世界啊,这一花就是一个世界,我多想沉醉其中;这一草即是一个天堂,我情愿流连于此;这一方就是一片净土,我但求厮守此地;这一笑呵,就是一个尘缘,我愿就此泯去恩恩仇仇;这一念呵,就是一片清净,我愿长留此情此景,却也要让自己的心如莲花般地盛开,纤尘不染,花珧濯濯。

人生在世有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便体会到这世间诸般痛苦。

突然之间,就在这一刻,就在这一刹那,顿悟了,原来受伤了的只是缘于自己妄动了,不可妄动,一妄动,便受伤,不动不伤。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是错。却如今,亦可曰:不可动,不可动,一动便受伤……

顿悟只在那刹那间,虽不能长久保持那空灵之心,但亦无妨了。只要有了空灵即可,虽然有时还会反反复复,虽然有时还会很纠结,但那亦无妨,我的心早已是那莲花般盛开,纵然有露珠又何妨,纵然有尘土又何干?一滴露珠飘来终究还是会随着太阳的出现而消逝,一粒微尘飞来终究还是会随着清风的吹来而离去……

呵,一念一清净,心是莲花开……


向蓝水进军于雅安

本文内容于 2009-6-20 20:09:10 被向蓝水进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