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六节棉纺织计划的破产

acomlf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一行人回到船上之后就一路往回了。但是还没有走多远罗承续又让船在松江停下了。原来这里乃是此行的第二个目的地所在——松江。罗承续前一世看的许多小说里都有提到明代松江是整个中国的棉纺织的中心。所以自上一次被人哭穷之后罗承续只好想办法开源了。好在他虽然不是什么N人。但是却看了太多N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一行人回到船上之后就一路往回了。但是还没有走多远罗承续又让船在松江停下了。原来这里乃是此行的第二个目的地所在——松江。罗承续前一世看的许多小说里都有提到明代松江是整个中国的棉纺织的中心。所以自上一次被人哭穷之后罗承续只好想办法开源了。好在他虽然不是什么N人。但是却看了太多N人写的书。基咄差是差了点,学习还不会吗。于是很快珍妮机这个历史有最有名的机械出现在他脑子里。棉纺织现在远没有达到后世的普极程度。而全棉衣服有多舒服他却是非常的清楚的。所以很快他就决定,把这个发明出来,帮助商会开源。


小工棚时代里罗承续其实就考虑过是不是要把珍妮制作出来。但是一来他前一世从没有接触过棉纺织业,什么都不懂,比小白还白。二是自己家里够富了,自己也不用太多钱。家里的内衣全都是上好的丝绸和全棉制品。所以没有必要自己去开发。所以小工棚时代里有着极好的条件自己却未开发。


但是现在不同了,下面可是有一大顿嗷嗷待哺的嘴巴呢。但是罗承续现在也算是一个谨慎的人。他知道想要制成全棉的衣服不是光有珍妮机就够了的。还需要一些其他的机器。而最重要的是他连制棉的过程都不清楚。所以他才决定要先到松江来进行一下市场的调研,谋定而后动。所以早就派了章成过来帮他搭桥。


自黄浦江口下了船之后就让帮得号继续的南下回程。他准备在这里多住几天然后一路由嘉兴至杭州然后经绍兴再上船回去。此一路都是江南富裕之地。希望能够在情报、人材两方面方面有所收获吧。


换了当地小船之后罗承续依然只带了徐闻达与石锁两人逆江而上。五月的黄浦江为汛期所以水流非常大,后世能够行得三千至万吨级的大船,所以自然能够行得象帮得号那样的大船(这个时代的相对大船)。所以江面上虽然不象刘家港那边壮观,却也是游船如织。往来其中看着大大小小的船只与本船擦肓而过仿佛后世的公路一般,非常有趣。行得没有多久就进入了后世上海的地界。罗承续到过上海。印象中上海是中国唯一自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有许多高楼大厦的地方。但是此时的上海却是入目即疮痍,四处是焦土。


怎么回事,上海这个时代再不挤也应当是小村或是小镇吧。怎么会这样。罗承续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对着后面摇船的老汉道:“船家。这,这是何地。”


“小童是第一次到此地吧。此地都是嘉定地界,前面过了吴淞口之后就是上海县了。”鹤发童颜的老船把式轻松的说道。罗承续这才第一次正视这个为自己摇船的老头。只见他满头的银发,肤色蜡黄、一脸这褶皱。全身上下都是洗得发白的麻布青杉。袖口和裤口都卷了起来,背后背着一个大斗笠。


“船家,为何这里居然是如此景象。”


“哦,小童不知最近倭寇过境吗?”


“倭寇?”罗承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船家是说这些皆倭寇所为。”


老把式突然见到原本一个温文儒雅的孩子居然突然的一下象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双眼通红,头露青经,如同要择人而嗜一般,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过了一会儿才道:“小童为何如此。这倭寇哪次来不是这个样子的。今次不过是人数过多而以。”


罗承续听完老把式的话就呆了。倭寇每一次来都要让中国沿海地区赤地千里吗,中国沿海地区的人民每次都要忍受如此通苦吗!罗承续觉是胸中有团烈火欲喷薄而出。他很想大声的呐喊。把心中所有的不快都喊出来。狗屡的民族居然每一次都殷痛苦建立在其他的民族身上,把我辈的大肚当成软弱。那好,只要我手上一但有了力量,将把你们这些狗奴才变成真正的狗屡,还要让你们永世不得翻身。


罗承续所有的好心情都因为倭寇而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让他惊讶的是越往前走情况越残烈。许多地方只能够人间地狱来形容。就连徐闻达这样从小过着非人生活的孩子都受不了了。而石锁早就骂骂咧咧了。


看到石锁与徐闻达的样子,罗承续突然来了感觉,现场教学道:“记住,倭寇皆非人也,与兽无异。此血债待将来一定要用血来偿还。”


“是!”两人坚定的回道。这是罗承续第一次有意识的引导周边的人们对倭人的仇恨,为自己将来攻打倭国打下基础。


老汉原本已是麻木的内心也不由得给这些年轻人给带动,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的驾船。


小船一路向上至闵港。然后在这里下船。罗承续一行人直接到了章成所说的这个小港里唯一的客栈里休息。过了一会儿章成才回来,见到了罗承续已经过来了。高兴的拉着罗承续坐到了他住的房间里说话。


“二公子可是来了。这回可是天大的好机会啊。”


“哦,何以见得。”罗承续一惊讶。能够让章成都看到的商机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真是活转了。


“二公子有所不知。这松江府地里原本放之全大明都是少有了富裕之地。盖因此地产得好棉。所以松江之人多制棉布,上至深宫大内下至黎民百性都知这松江之布的大名。而今松江却因为倭寇的入侵而十室九空。富有的机公大户多被倭寇攻杀。,半个月来松江府门前大量无人可雇的‘机户’等着人来雇佣,无人雇佣者就只能依赖着粥厂的施舍渡日了。若是公子想要织布而富现在正是好时机。”章民满心欢喜的对罗承续说着他的发现。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换来的却是罗承续怪异的目光与长长的叹息。


“知道了。”罗承续已知道松江被倭人当成了聚宝盆,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如此之惨。而更让他没有想到了是章成居然不是痛惜同胞被害,而是高兴商机出现。难怪后世的明军会望女真而逃。他们确实没有要与之玩命的理由啊。


看到罗承续居然没有因此而兴奋章成不知道怎么回事,决定等会儿去石锁那里问问。所以小心的继续问道:“那二公子准备如何。”


“照着我等当初所谋而动吧。若是可以,多雇一些机户回去。也是行些善事好了。”罗承续慢慢的起身走到了街边。看着下面冷冷清清的样子。看来这次的倭寇当真是如蝗虫一样给于了这里极大的伤害。但是罗承续也知道章成所说没错。这确实是一个千载难冯的好机会。想想那些熟练的机户们加上自己的珍妮机还有后世的工厂管理。估然罗承续的心情又好了一点。


第二天四人起身,离开了闵港前往松江府华亭县。罗承续对于这里的唯一了解就是这里住着一个前内阁首辅——徐阶。原本如果自己是一个由自之身,又是王学传人、七岁神童的身份,罗承续倒是想去拜会一下这个明代第一个斗倒严嵩无视皇权的N人。好歹人家住的也是品官第宅(明代住房是分级别的,分民宅与品官第宅。后世电视里明代商人那种高墙深院都是违制的),想来金碧辉煌虽然不可能,但是小桥流水这样的园林美景是跑不了的。后世这种古宅都看不到了。不过想想现在身份只怕刚投拜贴就被下人给捉了,只得算了。


明代的松江是府名,而华亭是县名。但是华停县却在松江府里边的。松江的南半就是华亭,北半为娄县。


走在路上一路都可以看到被饿死的女人和孩子的尸体。这些都是刚死的,死去已久的都被处理了,不然***,一会儿就会产生瘟疫的。失去了收入的机户们又没有土地,也就失去了收入。除去粥厂之外没有人可以救他们,而这个时代里又没有银行可以贷款。于是他们只能等人来雇或是等死。实在都活不下去了的话就只有——反叛。一路行来罗承续都一脸铁青。前一世看照片里的南惊大屠杀与现在亲眼看到路边的伏尸千里的惨状没有任何可比性。还好这里的人这些人都是经历过这场景的人。所以不会象后世的愤青们那样嗷嗷直叫。叫是没有用的,只有血才能够还清那些倭国的猪猡的罪恶。罗承续深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从来没有象这几天一些感到力量的渺小。如果自己的力量强大如何会让中国的百姓如何被人屠杀。


飞快的来到了松江府前。哪里知道城门口那场景比之刚才更加生动。无数饿到皮包骨头的男男女女们一起聚集在城门口边等着城里的粥厂出来放粥。这些人麻木等死的眼神如同利刃一样深深的刺入了罗承续的胸堂,使得他不敢看他们,更不忍看他们。一直进到城里罗承续的心理还是那些眼神。


进入城中之后罗承续一行人由章成带着直接来到了这个被称为高员外的家中。上了拜贴之后下人很快就领着他们一行人来到了大厅休息,奉上香茶然后让罗承续等人捎侯。罗承续依然没有坐,而是站在章成的后面。倒是搞得章成极不好意思,但是罗承续坚持他也就不再推让。不一会儿传说当中的高员外就已经出来了。章成马上过去与之打招呼。一番客套之后高员外与章成石锁等人坐定。罗承续与徐闻达则站在章成后面。


罗承续在这高员外一进来之后就细细的打量着此人。这高员外头带方巾,虽看起来只三十几模样,却已是银发上头了,虽不明显但也是显得老气。与其他机公大户不同的是这高员外身上并没有那些富商贪婪的模样。一双眼睛清彻而有神,鼻梁高大,鼻头无肉。不是富贵相,由于瘦的原因,额头与颧骨显得非常的突出。嘴巴细小,嘴唇无肉。虽然身上所着之袍也算是丝绸,但是比之罗承续所见过的大户之家里已是显得寒酸多了。给罗承续感觉不错。外表又经接近可以合作的人了。


“章兄弟,上次多亏借你吉言,方才没有呆在绵厂里。今日方知章大哥真乃神人也。请受小弟一拜。”这个高员外居然说着就给章成作了个揖。倒是让章成极为不习惯。


“员外客气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章成才想起来自己倭寇入侵之前在罗承续的命令之下来买棉布,由于这个高员外给的价钱合适,所以提醒了他一下。哪里想到居然真救了他一命。显然这高员外是记在心上了。于是两人再客套了一番才停下来说正事。


“章兄弟,不知此次找鄙人有何事请教。”这高叫外当真是非常的客气。


“请教不敢,前日在高员外手上所购得棉布使得很是满意。所以今日过来还想再买一批。”章成小心的照着罗承续的意思试探着这个高员外。


“哦,居然是这事。”这高员外也是奇怪。说句老实话,他对章成的身份有很大顾忌的,章成给人一看就象是一个练家子。而且一点也不象是一个做生意的人。当初又是在倭寇来的前夕来到了这里,然后又象是楞头青一样四处问棉布的价钱,自然那些老板们见不是熟客量又不大,也不知道他买不买,都往高了说。大家都怕他是倭寇其中之一,过来不是为了买锦,而是踩点的。原本那段时间里四处风声鹤唳的。所以大家都大量出货。不再制造,都想着套些银子躲过这阵子。而自己也正好还有最后一批货没有出手。都在县城外的锦布厂里放着。正着急着。章成过来问价钱也是吓了他好一阵子。他本就不是一个胆子大的人。自然说出的实价。没有想到他居然在倭寇入侵之前买了那些锦布,解了他的燃煤之急。原本他是应当感谢章成的,但是本着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想法他又极不信任章成。当时如果不是章成用现银交接的话他一定不会将自己的锦衣卖与他。更让他担心的就是后来章成又一语中的说清楚了倭寇来的大致时间。保得了自己的小命。所以更让这个高员外对章成的身份有所怀疑了。如果他不是倭寇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这一次章成来又是吓了他一跳。他怕章成真是倭寇,而自己又没有任何官府里的势力。一但得罪了他那真是小命休矣。而现在居然听到章成想要再买棉布让他放下了心来。


“章兄弟想买自然鄙人十分的欢迎,但是这倭寇刚去,生产沿未回复。不知章兄弟可不等待时日。”高员外谨慎的回答道。


章成一听不错照着罗承续的剧本来了:“那不知是高员外这里没有回复生产还是整个松江皆是如此?”


见章成的问题非常的尖锐,高员外有点冒汉了。他本就不是什么奸商,自然不喜欢骗人。只好实话实说道:“章兄弟真是明察秋好。这倭寇此次走的时候几呼一把火把松江各地的棉花都烧得一干二净。所以莫说鄙人这里,就是松江县都没有棉花可用。兄弟一路行来也都看到了沿途四处是无家可归的机户与棉农们倒毙于官道两旁。其状之惨哪里是言语能够形容的。而朝庭又没有任何的准备。是以现在除去在些大户开办的粥场之外周边百里之内已无粮可食了。”


“那官府不开仓放粮吗?”罗承续虽然知道自己问题的答案,但是依然想试试。


“唉……放是放了,只是!只是那粥比水还稀。喝之与未喝实无两样。开了十天就关了。之后就只有些富户放粮了。原本鄙人也想拿出家中积蓄买粮来放。但是鄙人之钱放之众多受难百姓面前,真如杯水车薪。奈何奈何啊。”


罗承续不再言语了,这些天他了解了太多人生的痛苦。他记得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里中国人却天天说国家这不好那不妙。巴不得美利坚快来统一世界。但是回到了个时代里他才明白原来国家能够保护百姓平安就已经就非常可敬了。再解决百姓吃饭就功得无量了。


想着想着他又发现自己的发财计划短时间里又没希望了。罗承续知道棉花是一种生长周期长的植物。所以短时间里的经济问题是不可能通过棉布来解决了。那怎么办呢?


见罗承续低头不再说话章成又接上:“小童无礼,请员外见量。”


“哪里哪里,一介小童尚量知道开仓放粮。实让我等汗颜。”


再次客气了一会儿章成就告辞出来了。罗承续一面走一面想着,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章成突然发现后面没人了也跟着停了下来,几人见周承续呆呆的看着那些坐在各家围墙下等着那不知道有没有的施舍的棉农们和机户们。


“章成,回去把岛上粮食装一半过来。我们当初买了很多吧。”


“二公子,我们不能这样啊。这里难民如此之多。我们那点点粮食……”


“不用再说了,我决定了。”章成看了看罗承续那坚定的眼神马上就躲开了。他害怕看到那眼神。因为看了那眼神章成就会为自己的麻木而产生负罪的感觉。


高员外刚刚走进内室,突然管家又送来拜贴,居然又是刚才的章成。让这个高员外十分的好奇。


快步走出大厅当中。看到这个男人居然眼神都与刚才不同了,现在的章成给他的感觉是执着、坚毅。高员外吃了一惊,什么样的变化能够使一个人刚出门就有这样大的改变。高员外还想应酬两句,哪里知道章成开门见山道。


“员外恕罪,章某又来拷扰。实乃有不情之请。希望员外帮助。”


“好说好说。不知何事?”


“在下想在城外设一粥厂,但章某非本地之人,怕官府会有怀疑。所以凡请员外出面代为张罗。”罗承续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必近开粥厂是做好事,百姓一谈得多了官府自然会知道。为了不给自己找任何的麻烦,所以还得转个弯来做好事。也算是天下一奇闻了。


不过更奇的事发生了,这高员外居然听完了就呆在那里。不知神流何处去了。一直到管家实在看不过去了,才过去借着倒茶拉了拉这高员外。但是让几人吓了一跳的是,这高员外突然的跳了起来。跑到章成面前就跪了下去。倒是搞得章成下不来台只好七手八脚的把他扶起。


“章兄弟高义,鄙人不如啊。鄙人代这松江府的百姓拜谢恩公。”被章成与管家接了起来的高员外还如连珠炮一样的不断的说道:“鄙人前些时日里还当章兄弟是倭寇,今日想来真无地自容,深感惭愧。章兄弟一介武人,尚有如此觉悟,鄙人今日真是受教了。粥场之事非兄弟一人之事,鄙人也决定买粮与兄弟一起开这粥场。”


“那就有劳了。”章成抱拳道。章成转身欲走。哪里知道这高员外又道:“章兄弟且慢。”


“现在至午时,今日不如就在舍下用些便饭吧。也好让高某进进地主之谊。下午我等便张罗粥厂之事如何。”


章成没有想到这个高员外居然留他们吃饭。一时不知道如何应付。看向罗承续,只见罗承续把眼睛一闭。于是章成只有留了下来。


“爷,不如小人回去告知家里准备粮食吧。”罗承续道。


“嗯,也好,石锁与你一同去吧!”章成马上会意回了罗承续。于是罗承续饭也顾不得吃。心急火疗的就出了门。


……


“二公子,你当真无事!”石锁小心的捂着嘴巴,象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小心的问道。


“轻点轻点。本公子还死不了,当然无事了。你这个……哎哟!我这把骨头也!”罗承续痛苦道。


“二公子,我……”


“你什么你,还不扶我起来!”罗承续不快道。


“不如我雇个轿子如何!”石锁怯生生的问着。


“要坐轿子,我还花那么多银子去买这匹劳什子的呆驴做甚。”罗承续大叫。


“是是,二公子说得对。”石锁小心的陪着,心里却嘀咕道:“这明明是马。”


……


啊,怎么回事呢,这个要从两人从高员外家里出来说起。罗承续一出来就带着石锁两人飞快的向着城门外跑去。但是出了城跑了三里地罗承续就跑不动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于是又与石锁回到城门外的买了一匹马。本来这个时候人都养不活了马自然也不贵。但是卖马的人看到两人气喘吁吁的样子,知道怨大头来了。于是两个花了两倍于马本身的银子才买了一匹普通的拉车的马。然后又花了一倍半的银子买了马具。


但是,但是。只买了一套马鞍。于是罗承续不得不坐在后面玩命的拉住石锁的背。而石锁可能是买一件山寨版的衣服。结果被他给拉破了。于是一个精彩的镜头出现,高速马上特技早于电影出现的年代出现了。而其中最不幸的是——这不是电影。


那么我们的罗承续自然是被摔得人头猪脑,啊不。是七荤八素了。好在这个时代都是土路,没有水泥路,要不然这个故事可能就结束了,那真不幸。


……


“二公子,我们,是不是先看个大夫。”石锁扶起了罗承续之后看到他不断的小心的打着自己真怕他被摔出毛病来了。


“不用,我没有骨折,也没有哪里有内伤!”罗承续随口说道,但是马上他就发现了自己的大意。


“二公子,什么是骨折?”


“啊。你管这做什么。现在快些上马,多等一日那些百姓就多死一些。”


“是是。”


于是两人绝尘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