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一样凉

骚人站在多竹的庭院

追溯那褪去的黄

我是如此的岑寂对着落地的犁残花低吟

在西风里的庭院是深远而幽静的林。

让我逃不出来。

只有在这里穿梭

身上雨滴湛了红

就这样。

就这样。

在风里闻着历史的气味

屋檐下的青苔蔓延着它的裙子

要裹住它

雨水穿石

而我在阁楼上冰冷的望

我在待那魂牵梦绕的瓷风

青花让墨客欣羡

而我在烟雨中在等你

何时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