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们看看狗汉奸们怎么如何颠倒南京大屠杀的!

灭掉汉奸 收藏 36 6169
导读:最近兄弟在网上闲逛,看到一个由汉奸组成的网站,美其名曰“热血汉奸”,其间充斥着对南京大屠杀、日本731的弯曲之辞,对日本大东亚共荣的溢美之辞,充斥着对国共两党、两军的贬损之辞。凡是中国人的,他们大多数进行贬低!凡是日本人的,哪怕是侵略事实,他们都可以说的冠冕堂皇!这群人中有台湾人、有大陆人、也有香港人等,反正是一群狗汉奸组成的群体,不知道国内的朋友能否登陆,如果可以登录的话,我们一起组成讨伐团,群起奸之!!!!!这里不让我在贴子正文中出现网址,网址就是rxhj后缀是net 注意!!里面的人有相当的辩论和歪

最近兄弟在网上闲逛,看到一个由汉奸组成的网站,美其名曰“热血汉奸”,其间充斥着对南京大屠杀、日本731的弯曲之辞,对日本大东亚共荣的溢美之辞,充斥着对国共两党、两军的贬损之辞。凡是中国人的,他们大多数进行贬低!凡是日本人的,哪怕是侵略事实,他们都可以说的冠冕堂皇!这群人中有台湾人、有大陆人、也有香港人等,反正是一群狗汉奸组成的群体,不知道国内的朋友能否登陆,如果可以登录的话,我们一起组成讨伐团,群起奸之!!!!!这里不让我在贴子正文中出现网址,网址就是rxhj后缀是net

注意!!里面的人有相当的辩论和歪曲事实的能力,以及逻辑能力,所以建议我们的铁血战士进行摆事实,讲道理,彻底搞垮这帮孙子,而不是毫无水平的谩骂。



[中日之间的恩怨]


甲午战争到侵华战争,中国人对日本人的“经久不衰”的恨之入骨,很大程度并不是弹丸之地的日本竟然曾经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土地上作威作福。侵略战争作为历史名词,本不应该在新的世纪成为阻碍中日两国人民携手并肩的路障。但关于日本731细菌部队用中国活人作试验和发生在南京的史无前例的大屠杀,却成了中国人心中一个永远的痛,成为横亘在中日两国的官方和民间之间的一道高高的城墙。虽然我对731细菌部队的“大屠杀、变态的奸淫、毒气实验、细菌实验和性实验”不是怎么了解,但以我今天的理解力,我仍然会怀疑日本军医们“把食道和大肠直接连接”的结果就象我们中国人说的那样,是为了“让该中国受害者不断地吃东西也只能眼睁睁地饿死。”我更不相信日本的兽医会做出把中国人的“胳膊接到大腿上”。这样的医术就是放在今天也是不可能的。还有日本兵带中国人血亲相奸,兽奸,吃中国人肉,喝中国人血,以及发明出的各种各样的处死酷法。对这些花样百出的罪行,当时的中国人和很多年后仍然有很多中国人信以为真。这除了增加日本人的残忍和兽性,除了让中国人更加是非不分,我不知道,这样的不负责任的夸夸其谈,还有什么别的用途。其它的还有的什么“万人坑”,用一个金字塔一样雄伟的名字,但实际上在中国出现的大多数万人坑里面只有几十具尸体,还不能明确的说出那是怎么死的,索性一股脑都推到了日本人身上。近年在网络上一路飙升的对日本国和日本人的侮骂,已经到了令人发紫的程度。民间的抗日情绪的高涨,也只是近些年来的事。而在此之前,中日两国是欢歌笑语。可见这些爱国青年的高涨的情绪和我们国家的官方的动态是不谋而合的。


假如你今天在网上随便说一句有利于日本人的话,你就会被蜂拥而来的爱国青年乱砖砸死。对于日本人,很多的中国年轻人都抱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任何试图为日本人说话的人,都将有被打成卖国贼的危险,都将有成为中华民族千古罪人的可能。倘若有人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样说:“我们很感激一部分日本人,他们在解放战争时期,作为医生、护士、技术人员参加了解放战争,这些更增强了我们与日本人民缔结友好关系的信心。日本的军国主义确实是残酷的,但协助我们的日本人民有很多。”我想,这个人在今天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但说出这样真话的中国人确实有。而且那还是在很多年以前。居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说出上述讲话是我们国家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这是他在1956年6月27日在接见日本代表团时说的。不过,它曾很长时间几乎不见诸国内的报端,沉寂了30年后,这段话才渐渐浮出水而为人所知。


“据有关史料载:东北光复后,在东北的日本侨民大部分被遣送回国还有一部分日本人留发东北解放区。据当时东北的调查统计,粗略知道的日本人数有12016人,加上遗漏的共计有31030人到33000人。他们都在第四野战军10纵队工作过的医生,护士,宣传队员。代表团成员大都参加了四平血战,三保临江,四下江南。林海雪原剿匪,黑山阻击战,锦州战役。尔后四野百万雄师入关,他们又参加了平津战役,百万大军下江南,一直队队打到海南岛。”


但在另一部分人眼中,日本人却成了人类当中的比魔鬼还邪恶十倍的东西。张纯如曾经就为此长歌当哭。并著书来还原中国人那段催人泪下的苦难史。美国著名作家约翰·托兰讲到日本的国民性时,曾经这样说过:“大和民族与世界上的其他任何民族都不相同,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与常规相反的。平常人喜欢熟食,而日本人却喜欢生吃;平常人或卧或坐,而日本人却喜欢跪着。因此,日本人“示爱”的方式也与常人迥易,比方说在南京,松井为了显示他对南京人的“爱怜”,就放纵他的兽兵,烧杀淫掠,无恶不作。”


[“南京大屠杀”的定义及其在中日两国的影响]


在指出日本人的滔天罪恶中最罄竹难书的,当数日本人侵略中国时在南京儿犯下的大屠杀罪行。


“南京大屠杀”是指在1937年12月13日以后,发生在南京城内(以明城墙为界),日军对“我”手无寸铁放弃抵抗的军民长达六周的血腥屠杀。日本兽兵在南京烧杀强奸,无恶不作。中国人血流成河,死难者三十万人以上。


“南京大屠杀”这个词最早出现在1945年的远东战后法庭即东京审判的以“六人委员会”为核心的控方文件中,东京审判时认定的数据是大概“10余万”和 “20余万”,而且地址还是南京及南京附近。日方无论官方,左翼,右翼都不承认30万这个数字,中方自1945始的实际考察得出的有据可查的“遇难人数” (所有军民死亡数)有四万,五万,八万等数种结论,没有得出超出十万的数据,“30万”是采信受害者回忆等间接证据得出的结论。“30万”是“遇难人数”,并非“屠杀”了三十万人。即使是中方,在任何正式场合,正式文件里都没有“屠杀三十万”的说法。中方所有关于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的官方考证工作,自1985年邓小平为“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题词后全部终止,“30万人遇难”被确认为“官方数据”。 1982年后,日方多次表示愿成立两国联合调查小组对南京大屠杀进行系统调查,中方以“没必要”和“已经定了”加以回绝。

[被“误会”的松井石根大将]


中国人一直以来都说南京大屠杀是靖国神社甲级战犯南京大屠杀元凶松井石根下令的;但事实证明不是他。在日军攻占南京城时,军事指挥官是朝香宫。在日军进城前,松井石根曾经下过一道命令,这道命令到了中国人眼里,就成了“发扬日本武威,慑服中国”。但这道命令的真正意思并不是我们中国人理解中的这个样子的。它的原意是:“发扬“日本的荣誉和光辉,加深中国人民的信任……尽可能施恩和保护中国军民。使中国人眼前发亮,从而使他们对日本产生信任感。”其余的内容是:“帝国军队进入一个外国的首都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将为世界所嘱目。因此,不得让任何部队在纪律松懈的情况下进城……要让他们事前知道要记住的事项和城内各国权益之所在。绝对不许进行抢劫。必要时要布置岗哨。即使是出于大意而强占财物或引起火灾,也要严加惩处。要派许多宪兵队和辅助宪兵队与部队一道进城,以防止违法行为的发生”。


后来在入城前,松井石根又颁布了一条军令,内容如下:“作为举世瞩目的大事件将为将来树立榜样,绝对不许各部队乱闯,友军相击、违反法规等事。”后来,当松井石概闻知自己的部下在南京城肆无忌惮地抢夺杀人强奸时,他那张身经百战的脸上立即挥泪而下。虽然攻占南京后在南京主持军务的另有他人,但松井石根作为侵华日军的的司令官,对于自己军纪不严,部下为所欲为,给南京城造成了千古的灾难,仍然是难辞其咎。这只是松井石根军纪不严的过错。如果按我们认为的那样,日军在六个星期之内有计划有组织地屠杀了30万中国人,松井石根也就没必要一掬同情和伤心之泪了。在杀了30万中国军民之后,却又假仁假义在日军士兵面前痛哭流涕,这样稀奇的事,就是丧心病狂的人也绝对不可能做得出来。


[焚尸灭迹的矛盾]


在30万这个数字上,中国人异口同声。研究南京大屠杀的专家和民间都斩钉截铁地说那30万中国人是死于日军的血腥屠杀,而这样的惨绝人寰的屠戮如果不是日本军方高层的命令,那么,日军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但我们现在根据披露出来的史料才知道,日军军方高层从来没有下达过屠杀平民的命令,也没有下达过处决战俘的命令。只是在命令的用词上采取了“处理”一词。所以,我们认为日军在占领南京后,并没进行有计划的集体屠杀。这种说法从来都是中国人自己说的。是毫无根据的。是我们错误的判断。中国一直坚持日军在南京城把19万中国尸体毁尸灭迹,但后来根据拉贝的日记和红十字会的记载,很多中国人的尸体在南京大街小巷横陈着长达一个多月,日军仍然不许中国人收尸。一边是让死去的中国人曝尸街头(中国的研究专家说是有明确证据的是16万——慈善团体的收尸证明——之多)这些人一直躺在南京的安全区外,直到日军充许收尸)一边又是“做贼心虚”,让另一部分中国人的尸体“销身匿迹”。(我们现在如何来解释这自相矛盾的现象呢?)曝尸的大约有16万,而匿迹的有19万(两都有重叠,所以我们国家的学者们推断死于南京大屠杀的中国人在30万之上。)这就很难理解,为什么日本人让这十几万的中国人的尸体躺在光天化日之下,却又要运用军力军械,自己动手(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证据说是中国人参加“焚尸灭迹”的工作的,所以,这样繁重而腥臭的工作都是日本大兵自己干的)让另十几万中国人的尸体“人间蒸发”,消除罪证。这种逻辑的矛盾是中国人自己造出来的,但至今没有一个人敢跳出来“自圆其说”。

宣传战中的“南京大屠杀”]


其实仔细分析一下南京大屠杀资料,就会发现有30万中国人在南京死于日军的屠杀的证据是漏洞百出。或许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既然日军在南京没有进行过这样滔天罪恶,为什么我们现在会看到听到多如牛毛的铁证和幸存者的愤怒的控诉?这可以联系到当时日军和中国进行的不仅仅是一场战场战,而在舆论上,中日双方,更是剑拔弩张。日军力图把他们对中国的进攻和占领说成是正义的,是圣战;而当时那么多汉奸依附于日军的旗帜下,唯日兵马首是瞻。我们且不讨论有多少忍辱偷生的中国人没有死于日本兵的枪口下,最后却被中国人以汉奸罪处死的悲惨。但至少,当时兵荒马乱中仰人鼻息,汉奸的遍地开花,也真实反映当时的中国实情。中国人不但要当亡国奴,在精神上也有被奴役的危险。这时候,共党的挺身而出,用实际行动来宣传日军在中国是如何实行“三光政策”(实际上“三光政策” 也是中国人自己提出来的;日本人从来就没有下达或执行过这样的残忍到了极限的命令)的。而国民党也抓住了日军在南京屠杀俘虏和日军士兵对中国妇女的大量的强奸及个别士兵的屠杀行为大作文章。应该说,南京大屠杀是国共团结史最经典的一次合作。南京大屠杀给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带来的意义是深远的。它的成功推出,首先,将日军在中国的战争行为定性为侵略,这在世界舆论中形成了重要的力量。其次,证据中的“南京大屠杀”惨况愈是空前绝后,愈能为中国军队在国际社会中找到了同情甚至得到军事干预的支持,也无形中巩固和坚强了中国人的抗日决心。南京大屠杀是中日战争中的宣传战上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它成为中国人万众一心共抵外侮的强心剂。这战时中国军队抗日的一张王牌;但在战后,我们却应该审时度势,重新面对在宣传中得到膨胀和夸大的南京大屠杀事件。和平年代的国家利益和战争时代的国家利益,已经不是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拉贝日记]


作为南京大屠杀的最直接的见证人拉贝,曾在1937且10月17日的一封信中提及:“如果他听说过大约100万~120万居民中至少已有80万人离开了这个城市,那他对现在城里到处是死一般的寂静和几乎空荡荡的街道和广场就不再会感到惊讶了。”后来拉贝和他所在的世界红十字会都在相关的资料中反复说南京的战前人口。数据相差不大,从20万到30万甚至40万。但无论哪一种估测,都没有我们今天的南京大屠杀的资深研究者的说法更令人瞠目结舌。他们信誓旦旦的保证南京在战前大约有60万到70万人口。战前离开南京的中国人只有四十万左右。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地理概念呢?我想,只要不是白痴,都可以拿出这样的拼图:安全区的范围占南京城的1/3左右。如果按正常人口分布。55万中国人(遇难者30万+存者25万)中除去3万左右的中国士兵,加上安全区委员会的统计大约有20万中国人在安全区内。那么我们可以得出大约有35万人中国人在安全区外。这样的分布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一直到战争爆发和日军进城,安全区内的人数保持不变,并没有安全区外的人涌进来。而安全区外的人每天都被屠戮,被集体枪毙,他们却对近在咫尺的安全区避而远之。长达六周,却的血腥屠杀,却无一人跑进安全区,寻求保护,并向那些在十几位外国人保护下的人们讲述他们的悲惨的绝无仅有的被虐杀?从这幅地理拼图我们就可以得出在南京安全区外还有35万中国人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这个事实成立,那世界红?d字会的安全区也就形同虚设。就是不形同虚设,作为主持安全区日常事务的那十几个外国人,他们也应该也有机会知道在安全区外,还有比安全区内的避难人数还多的中国人,滞留在安全区外任日本军队的宰杀。


但安全共委员会成员们在身临其境后却给出了一种与我们截然不同的说法。那就是安全区外的中国人所剩无几。因此,当后来日军统计南京人口里,又跑出来5万人。拉贝也觉得意外。拉贝和红十字会的人反复说南京只有20万人口。拉贝在日记中说,安全区外已经没有人口了。拉贝的意思是说安全区外的人都跑进安全区内了。后来日军登记良民,拉贝又发现南京城还有25万人口。也就是说,在安全区外,还有大约五万中国人在苟延残喘着。拉贝是安全区的主席。对安全区内的情况应该有一个比较准确的了解,而对安全区外的人员状况,也不会一无所知。因此,有30万人在安全区外消失,被处决,拉贝决不会一无所闻。而且后来,那幸存的五万人,也会为拉贝讲述日军在安全区外的暴行。但实际上,拉贝并没有得到这样的证据和资料。这又说明了什么?在拉贝的日记中,更多的都是日军强奸中国妇女的暴行。杀人的案例很少。后来,中国的一些研究南京大屠杀的专家们采信了拉贝日记中记录的很多惨无人道的罪行,却没有采信他多次斩钉截铁地说南京当时只有20万左右的中国人。假如安全区外如果有35万人口,作为安全区委员会主席的拉贝怎么不会心急如焚,怎么不会为那么多还在战争危险中的中国人坐立不安?但从拉贝的日记中,我们可以明白无误地了解到,拉贝的全部精力和热情都投入到了安全区内那20万难民身上;而安全区外,却再没有人让他牵肠挂肚。为什么呢?如果安全区外还有比安全区内人口还多的中国人,红十字会和拉贝会对此熟视无睹,会袖手旁观?所以,中国学者们的关于南京的安全区外还有35万中国人的依据是站不住脚的。


据拉贝日记的记载,有几百名中国伤兵在交通部医院,被日军医生接管。他们接受了医疗。如果日军对那些中国战俘全部处决的话,却又在外交部红十字医院和军政部红十字医院等几家医院里对中国的伤病员给矛治疗,就很不现实了。见拉贝日记中关于日军医疗中国受伤士兵的情况——


“关于外交部红十字医院状况的机密档案

南京,1938年1月25日

1.病员:

医院里有300多名病员,全是受伤的中国士兵,其中的50人~60人已痊愈,但不允许离开医院。

2.工作人员:

中国女护士 21名

中国男护理员 40名

中国勤杂工 70名~80名

中国医生 约20名

日本军医 2名

日本男护理员 4名

3.食品供给:

中方工作人员每日两餐,分别在10时和16时,吃的是米饭和极少量的大白菜。只有屠大夫吃得稍好些。在中国医生当中,他有两个朋友,有时也会邀他们一起用餐。病员也是一日两餐,用餐时间相同,只有3碗很稀的粥。


军政部红十字医院状况:


一星期前还约有200名病员住在军政部医院。过去每天有3名外交部医院的女护士在日军士兵的带领下来到该院,最近一次是在一星期前。该院的状况据说很糟糕。伤员就躺在地上,除了一名中国医生之外再无其他人照顾他们。女护士只在换绷带时才来一下。美国海军电报发自:上海,1938年1月23日发至:南京,1938年1月24日大使馆(美国)致特里默大夫(鼓楼医院)”


在1月7日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的一封信中是这样写的: “截至今天,我们所能弄进去的只有大米,而护理人员、医生和医疗物资一律不准进入。根据接收医院时查明的情况来看,里面的死亡率相当高,只有轻伤员才有希望活下去,当然还得要有一个前提,就是他们没有紧接着就被日本人枪毙掉。根据报纸的报道,医护人员的护理是不错的,对伤员也还是有照料的,尽管这种照料是很不周全的。有关这方面的情况我们也得到了护理人员的证实,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一直到今天仍然不准进入医院察看。”


虽然医院里也有杀戮,虽然日本的军医对中国的伤员的救治也不是尽心尽力的;但确实是在为中国的伤员治疗,而且被救治的还是的受伤的中国士兵。这种事情和惨无人道的屠杀三十万中国军民的事合在一起就是两种极端。或许有人说这是日军为了宣传安抚人心的需要;但请别忘了,如果是宣传,只需要找一家医院,找几个病人表演一下就足够了。从这个意义上,我们能否看出,一边屠杀30万,一边却又在救治中国的伤员,这两件事一旦碰到了一起,恐怕就是连世界上再愚蠢的人,也不会相信。


在12月26日有拉贝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载:“街上的尸体什么时候才能被清理掉!那个被绑在竹床上枪毙的中国士兵的尸体10天前就躺在距我的房子不远的地方,现在一直没有清理掉。没人敢接近这具尸体,甚至连红十字会都不敢,因为这是一具中国士兵的尸体。”这则日记内容表明日军根本就没有“焚尸灭迹”的动机。


而1月2日的拉贝日记中又暴出了震憾人性的内容:“两个日本士兵把我们的女病人拖到一所偏僻的校舍,用刺刀总共戳了她10下,4刀戳在她的脖颈上,脖颈肌肉直至脊椎被戳穿,一刀戳在手关节上,一刀戳在脸上,4刀戳在背上。这个妇女虽然预计会康复,但脖颈却不能弯曲了。这两个日本士兵以为她死了便弃置了她。但是她被别的日本士兵发现,他们看到她的惨状便把她送到几个中国朋友那儿,这些中国人后来把她送到了医院。(威尔逊大夫)”这则内容虽然证明了日本士兵的凶残,但也更充分地说明了这些暴行是士兵个人的罪行;如果是命令执行对中国人“灭绝”,那这这个好事的日本兵还会多此一举,把这个被自己人伤害的人带到中国人哪里去救治,这不是公然违抗日军的军方的命令吗?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