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五节 桃花劫

罗列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我和钟将军往前走。 “叔叔,我有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我试探道。 “但说无妨。” “岳父贵为太尉,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为何我岳母和玲儿的住所,不是太尉府邸?” “这个你还不明白?”钟将军反问。 “不明白。”明白了就不问你了。 “男人如有几个妻妾,不是很正常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我和钟将军往前走。

“叔叔,我有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我试探道。

“但说无妨。”

“岳父贵为太尉,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为何我岳母和玲儿的住所,不是太尉府邸?”

“这个你还不明白?”钟将军反问。

“不明白。”明白了就不问你了。

“男人如有几个妻妾,不是很正常吗?”他说。

“哦。你是说我岳母不是我岳父的原配?只是他的一个妾?”

“原配倒是原配,不过,她是平民女子出身,而住在太尉府邸的那位,是滇国公主。”

“哦。原来岳父是以驸马身份兼太尉啊。”我说。

“你又错了。”他说,“我大哥是以太尉身份兼驸马。”

“这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他辩解道,“我大哥先与大嫂结婚,后因为军功卓著,又被先王赐婚。”

原来如此。

多复杂啊。

两人走了一段路。

钟将军问:“你要去做什么吗?”

“我要先去买点药。”我说。

“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去行了,顺带到处看看。”

“好吧。我一个老头子跟着你,也碍事。”

我们分手。

我走了几步。

他在后面喊我:“方向走错了,药店在金胜街。”

我倒回来。


我找到金胜街。

街上有个同益药店。

店老板也是个中年人。

他站在门口迎我进去。

“军爷,想买点什么药?”

“老板,有没有什么洗脚伤的药?”

“有。草药,烧水,就好。”他一边说一边包药。


“那有没有什么治疗刀伤剑伤的药?”

“这个比较难办。现在兵荒马乱的,到处打仗,这个药少,又贵。”他说。

“怕我给不起钱啊。”我说,“你就说有没有。”

“有。有。”他跑到后面,找出一些瓶子来。“既然军爷要,那就肯定有。”

呵,还挺识相啊。

“总共多少钱?”

“五十锡币。”老板说。

还真不便宜。上次我在俞元郡买药,两个锡币,老板还嫌多。而这里,一开口就五十锡币。

我解下钱袋数钱。

“军爷好象很面生啊。”老板说。

“这里几万军队,你还能个个都认识啊。”我笑着说。

“那哪能呢?”他说,“听说俞元郡来了万人,军爷不是从那里来的吧?”

“你打听这些做什么?”我说。

“能有什么,也就是顺便问问。”他笑笑说。

“是啊。我就是俞元郡来的。弟兄们走路,都走坏脚了,所以,拿点药。”我把钱数给他:“你数数,看够不够?”

“够了够了。”他还想说什么。

我拿好药,不给他机会了:“我还有别事。谢谢老板了。”

“谢什么。”他把我送到门口,“军爷慢走。”


还要去买剪刀和笔。

也不知道哪个街道有。

先不管它,随便逛逛再说。

各个街道上,都有些难民,面黄肌瘦的,看来,的确是口粮不足了。

特别是那些孩子,真是可怜。

我看到有个妇人抱着的孩子在哭,就掏出几个锡币,丢给她。

她千恩万谢。


这时,突然有两个大汉,走过来,一左一右,夹起我就走。

“喂喂喂,做什么?小心我的药。”

“别嚷嚷。”其中一人说,“我们主人想见你,有你的好事。”

“想见我,可以好好跟我说啊,干吗搞得跟绑架似的?”

“你真愿意跟我走?”

“是啊。王的脚下,滇国都城,我不信你们能把我吃了?”就去会会你的主人也无妨,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下劫人。

他们把我放下了。

“公子,刚才多有冒犯,实在是上命难为。请多谅解。”

“好说。走吧。”

那人说了声:“请。”

我走中间。

两人仍旧走在我两边。

他们似乎是跟着前面的一顶轿子。

轿子四周封闭,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人。

真是,管你什么人,竟敢青天白日抢人。

就让爷爷来会会你。


轿子直接抬进了一个大院子。

门口也是大汉们守着。

等我进了院子,轿子不见了。

他们拿走了我的药,把我推进了一个屋子,关上门。

屋里稍有些黑暗。

“什么人请你爷爷来,就请现现身吧。”

“爷爷?你够当谁的爷爷?”一个屏风后面有人笑道。

是个女人的声音。

“什么人?不要装神弄鬼。出来!”我厉声喝道。

“我出不来。你想要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可以进来啊。”

我转到屏风后面。

一张好大的床。

一个裸体的女人。

身上仅盖着一条透明的绸布而已。

三十岁左右的年纪。

全身珠圆玉润,非常成熟。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赶忙转过头去。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看都不看,你怎么知道我是什么人?”她娇笑道,“过来啊。”

“请姑娘自重!”我说。

“那你不想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她说。

“管你是什么人!”我抬脚要走。

“我叫蝶儿。”她说。

“我看你是一个浪蝶。”

“那你就做那只狂蜂吧。”她在床上半立起身子,“来啊。”

“真是不知羞耻。”我恨恨的说。

“我看你是不识抬举。”她也恼羞成怒。“要不是看你生得气宇轩昂,我才对你没兴趣呢。”

“天下生的气宇轩昂的人,多了去,你难道都要抢了来?”

“对。我就是要抢了来。但是抢了来,不识抬举不识风月的,就是你了。”

“王城里面,滇王脚下,你难道就不怕王法?”

“王法?”她一连串哈哈大笑,“王法算什么?知道我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

管你吓死谁,反正吓不死我。我来到门口,推门欲走。

“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门口,我叫你后悔一辈子。”她叫道。

我走回来,靠近大床。

“怎么样?怕了?但是,只要你讨得了本姑娘欢心,我包你前程似景。”她得意的笑得意的说。

“哪里有剪刀和笔卖?”我问道。

她愣了。

随即就脸部抽动。

“怎么不想说,还想发火?”我抽出剑,在她脸蛋前比划比划,“信不信,我在你娇媚的脸蛋上,给你留一些记号,看你以后还凭什么去勾引人。”

“你敢?!”她恨恨的说道。

“我不敢?”我的剑突然就一划,一阵寒气闪过,她耳边的一缕头发飘然落下。“下一剑,就不是头发了。说!”

她扭头过去,好一会儿才说:“金文大街。”

“这才乖嘛!”我收回剑,大笑转身。

“敢不敢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本大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虎师左卫旅陈抚。”

“好。陈抚。我记住了!”

我再次来到门口。

“奉劝姑娘一句,风月,也是要讲情缘的。凭姑娘的天生丽质,何苦呢?”

“那我也奉劝你一句,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推开门,走出去了。

身后的女子,大叫一声:“陈抚!”

把身上的绸布撤掉,扔在地上。


我找到带我来的那个大汉。

“我的药呢?”

“这么快?舒服了吧?没留你?看来你中看不中用啊。”他皮笑道。

“我的药呢?”我抽出剑,架到他脖子上,“我的剑可是中用的很。我怕我手抖,别那么多废话,把我的药给我就好。”

是啊,我懒得跟他废话。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说好说,爷,你可千万别手抖。”

他知道遇到厉害的主了。

他颤颤畏畏的把药拿给我。

我扬长而去。


真想不通。

王城还有这种人。

唉!我是谁,我岳父是太尉。

我才不怕别人报复呢。

我找到金文大街,买了几把剪刀和几支笔。

回营。


刚到营门口。

碰到了钟将军。

“就知道你快回来了。”他说。

原来是专程在这里等我。

“干什么去了?弄了这么大半天?”

我把被人劫去看桃花的事情说了。

“这个女人,你还是少惹她为妙。”他只是淡淡的说。

“这女人怎么了?”我问。“花痴吧。”

“什么是花痴?”他问。

“就是对长得好看的男人,看见了就喜欢。”我解释。

“对。她就是一花痴。”他顿一顿又说:“反正你听我的,别惹她就是了。现在没闲工夫说那些,我找你有正事。”

“什么事?”

“明天去勘察地形的事。”他说,“你现在赶紧去安排一下。选十个人,功夫要好,最好还要会骑马的。准备好水和干粮,明天一早三鼓就得出发。”

“行。但我们没马啊。”我说。

“马我来弄,你安排人就好了。”

“好。我这就去。”

“三鼓。营门外集合。”他走了。

我立即去找郭启、邱亮、大山、凌霄、莫迟。

郭启找到了他哥哥,早已经回来了。

我把明天要去勘察地形的事情和他们说了。

大山说:“大哥,我去。”

“你会骑马吗?”我问。

“不会。”

“那就不行。在这里看家吧。弟兄们也得人守着。”

“大哥,这好不容易有趟任务,也不带我去。”大山嘟囔着。

“不是大哥不带你,是因为你不会骑马。难道我们骑马,你步行,你两条腿能跑得过四条腿吗?”我说。

“对啊。四弟,听大哥的吧。”郭启说。

大山默然了。

“五弟、六弟会不会骑马?”我问。

凌霄没做声。

“我会。”莫迟说。

“那好。明天,二弟、三弟、六弟,跟我去;四弟、五弟守营。”我说,“二弟和三弟你们去挑选7个功夫过硬的兄弟,回去准备一两天的水和干粮。明天三鼓,在营门外等。”

“好的。”他们应道。

“注意保密!”他们临出帐篷前,我叮嘱到。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