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以警方笔录中的陈述还原相关细节 极度后悔将致歉赔偿


近几天,本市媒体连续报道了“歌林春天”保安被“奥迪”车主殴打致死的事件,事发小区的论坛上也出现了同情尽职保安、谴责蛮横车主的舆论氛围。昨天中午,该事件的关键当事人之一,“奥迪”女车主阿燕(化名,下同),主动和本报取得联系。她向记者表示,自己和丈夫均对事件的后果感到极度后悔,在对丁师傅及其家属表示歉意的同时,她希望以自己曾在警方笔录中所做过的陈述,为媒体还原“保安被打事件”中的相关细节,

并恳请公众和舆论能给自己和丈夫以公平的机会。


当事人回忆:冲突事出有因


“那天晚上是我开车和老公一起回小区的”,阿燕向记者回忆道:“我们从小区三期的大门进去,因为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楼下的停车位肯定都被占掉了,所以就开车转向门岗左边的停车点寻找车位。当时,我看到绿化带上已经有两辆车停着,正好还有一个空位,所以就将车直接开了上去。”阿燕补充称,事发前约两个月的一个雨夜,也是在同样的位置,小区的另一名保安就曾主动引导她将车停在绿化带内,再加上当日绿化带中还有其他车辆停放,所以她自认为在绿化带中停车并没有问题。


“但我下车后,那位保安(指丁师傅)就过来说不能在绿化带上停车”,阿燕说,她和丈夫一开始都没有理睬保安的劝说,只是说了句“以前我也在这里停过的”,就双双离开“奥迪”向自家方向走去。这时,保安丁师傅便在两人的身后用上海方言骂了些不好听的话。“如果是听到有人当面骂自己的太太,做丈夫的肯定不会无动于衷”,就这样,夫妻俩又转身面对丁师傅,在接下去的言语交锋中,双方都说了些过头的话。


阿燕坚称,在口角中最先动手的并不是王先生。“是保安先上来用手顶着我先生的脖颈部位,还说不把车停好今天就不要走”,在此情况下,王先生做出了第一次不理智的反应,“他一开始想把保安的手拨开,但是保安很用力,结果被我丈夫抓住他的双手,反而把他按倒在绿化带上”。阿燕表示,在双方的第一次肢体接触中,丈夫虽然将丁师傅按倒,但这次并没有造成他的受伤。


“我丈夫一边把他按住,一边让我打110电话报警”,在拨打完110电话后,阿燕说她已经示意丈夫松开保安,然后两人就想赶快离开。但是,保安起身后又追赶上来,再次抓住王先生。在此情况下,王先生做出了让他终生后悔的举动:反手大力将保安向后推开,保安丁师傅因此仰面跌倒,并致后脑部位碰在水泥台阶上造成致命伤。


女车主否认“踢打倒地保安”


这起因停车引发的纠纷全过程只发生在数分钟之内,阿燕向记者表示,在事发现场,除了丁师傅、自己和丈夫之外,只有大约3名过路业主看到了整个事件的全过程。而另一名和丁师傅搭班的保安,期间一直守在门岗位置,并没有跟随到绿化带边,只是在丁师傅已经倒地后,他才赶过来用对讲机通知同伴到场。也正因此,阿燕认为,物业方面在这几天对媒体的描述,并不完全符合客观事实。“我们没有在他倒地后再去踢他,反而是招呼那个正在门岗执勤的保安,让他去看看那个倒在地上的同事。警方到现场后,我们双方就一起去派出所处理了”。


交谈中,阿燕也感觉到无论是从现场证据,还是就公众的心态而言,目前事态的发展都对自己的丈夫非常不利。她非常希望能得到当晚曾经在绿化带边,目击事件全过程的那几名业主,能出面为自己和丈夫作证,帮助警方和媒体还原事件的真实情况。此外,阿燕还透露,在事后的验伤中,丈夫王先生的面部、头部也被医院证实存在软组织挫伤,“这可以证明并不是我们单方面动的手”。


自称将诚意致歉积极赔偿


当记者就公众普遍关心的死者家属善后赔偿事宜询问阿燕时,她向记者表示,事发后不久,自己和家人就已经商量过要对丁师傅家属表示致歉、慰问。后因为要配合警方调查,加上自己事后一直没再回到“歌林春天”居住,各方又不便将丁师傅家的联络方式告知自己,所以一直没能向丁师傅的女儿和老母亲当面致歉。


阿燕称,之前物业公司向媒体介绍称“车主当时宣称大不了赔钱”的事情根本不是事实,一些“人肉搜索”称自己和丈夫的长辈有政府背景,同样是子虚乌有,她和丈夫也不是所谓的“富二代”。她表示,自己和家人一定会尽快、积极地协助死者家属善后,同时,也希望公众和舆论能给自己和丈夫以公平的机会,对自己的过错承担应有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