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装备的美制DC-3运输机


珍珠港事变前夕,一架名为“上海号”的DC-3运输机在广东神秘失踪,曾让日军大本营惊惶失措,险些改变了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



1941年12月1日晚,珍珠港事变前的一个星期。


从东京的大本营陆军部、海军部,正在向珍珠港航行的联合舰队第一航空队,到台北的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到广东前线的第23军“波”部队司令官酒井隆中将,整个日本指挥机关都被一个沉重的消息压抑着———应该在当天下午到达广州的“上海号”民航机,依然没有到达。从时间推断,该机的油料最多也只能维持到下午5点,此时,肯定已经迫降或者坠毁。日军大本营严令在南京的“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全力寻找。



这样一架不大不小的民用飞机,怎么会让整个日军指挥机关一片忙乱呢?


这架飞机上有日本陆军大本营(兼支那派遣军)联络参谋杉坂共之少佐一行,杉坂的身上携带着大本营“极秘”的“あ号作战”开战命令!


“あ号作战”,就是日军打响太平洋战争的一连串军事部署中,由广东方面第23军“波”部队执行的攻占香港的作战方案。更可怕的是杉坂所携带的文件,还提到了奇袭珍珠港的作战计划。因为“あ号作战”的开战命令中,要求“波”部队必须等待珍珠港奇袭成功后,才可以发起对香港的攻击。


假如杉坂手中的命令落入中国方面手中转交英美,那整个太平洋战争的局面都可能逆转———要知道这时离日军奇袭珍珠港还有整整一周时间!



日军驻广东的第七航空联队虽然全体出动沿着航线寻找,却一连两天一无所获。正在此时,南京日军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奉命严密监视中国方面各电台信号的特高课译电班,译出一份重要的电文:

“1日14时,职部平山墟守军狙击大型日机一架,该机坠毁于稻田,有四名日兵进行顽抗,为我击毙,并在机内发现坠毁时死亡三人,现正进一步调查核实战果中。”


同时,“波”集团情报部门也截获破译了另一封发给重庆的电报,称“已将敌机机体破坏,缴获品及收缴的文件将上送处理”。


气氛顿时转为沉重,12月4日,极度不安的“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一面派另外一名联络参谋高山信武少佐携带文件副本赶去广东,一面上报参谋本部及南方总军司令部———“杉坂少佐携带的文件,落入敌手的可能性极大,根据敌情,我军夺回文件的机会不大,请立即按照文件已经泄漏的前提妥善处理开战准备。”


然而,具体指挥搜救任务的“波”集团参谋长栗林忠道将军意识到事情可能还有转机。首先,根据中国军队的电报,上海号上死亡人数和该航班的人数不符,很可能还有幸存者。其次,中国军队的电文密级不高,而且处理问题节奏较慢,似乎并未重视这一事件。


冷静下来的日军指挥机关,马上做出了两个决定。第一,命令广州方面的陆军航空队冒着恶劣天气出击,猛烈轰炸上海号残骸,务必“毁尸灭迹”;第二,命令驻扎淡水(惠阳市淡水镇)的第66步兵联队三个大队立即出发,前往上海号坠毁地域,寻找幸存人员。


12月5日下午2时,日军到达上海号残骸附近,看到残骸已经被炸毁。意外的是,日军士兵这时发现在飞机下方200米的草丛中,有人呼救!经过抢救,发现是多处负伤的日军第十五通讯联队军官宫原中尉。据他回忆,坠机后,有一个军官带着他的一个同伴迅速离去。



杉坂还活着!日军的希望之火又点燃了。


正在这时,又一份破译电文如同兜头冷水浇了下来。


“……随后对坠机现场周围进行进一步搜查,在距离坠机地点1.2公里的地方发现一名日军军官。该军官用手枪和战刀进行抵抗,经喊话不从,将其击毙……”


这时,日军的整个情报系统都已经进入了高度警戒状态,隐藏在第七战区内部的日本间谍报告,独立第九旅报告中击毙的那名日军军官,身着少佐制服。


日军内部的看法,杉坂的死,应该和日军营救的仓促和部署不周有关。中国军队的再次出动,显然是因为前一天日军轰炸“上海号”残骸引发的。一架已经坠毁的己方飞机,还要加以猛烈轰炸,显然是要隐藏什么秘密。


6日拂晓,日军大本营再次催问情况。这时,离开战的时间只有两天了。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鉴于文件的丢失很可能造成奇袭的失效,为了避免执行奇袭的部队陷入对方预设伏击,建议推迟作战时间,至少改到12月10日。


这时,栗林忠道向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发出了自己的见解———可以确信中国人没有得到文件,请准时开战。栗林的结论是有他可靠的逻辑的。他知道杉坂这样忠实的军人,只要一息尚存,就不会放弃自己的职责。到12月5日杉坂才被击毙,有三天的时间,足够他处理掉这些文件了。


接到栗林的电报,加上推迟作战开始时间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大本营决定一切开战部署照计划进行。



6日夜9时,日军驻淡水守备部队荒木支队报告,在城北门接到了一名负伤的日军幸存者。经过鉴别,他正是杉坂少佐的助手,日本陆军25军司令部副官久野虎平。


对久野的询问立即开始。久野虽然负伤而且虚弱,神志却十分清醒,他作了如下叙述———


“杉坂少佐焚毁文件不成,遂与我离开飞机,试图寻找山下友军。2日晨即将下山时,发现附近有中国军队在活动,于是折回高地隐蔽。两天后因没有食物,我二人决计向另一方向突出。走到中途,听到飞机坠毁方向传来枪声,知有友军来援,于是赶来会合。但因为道路险峻,无法接近,熬到下午,中国搜索兵出现,将我击伤,杉坂少佐逃走,我二人分开。晚上不见中国兵踪影,乃挣扎到此地……”


“我们离开飞机,随即将所有机密文件撕成碎片,埋在了几十处地点,无法复原了。”


此时,距珍珠港打响,已经不到24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