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风起云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1918年3月2日,天一亮,袁克恒就带着新来的中国翻译到了克伦斯基的办公室,在这位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临时政府总理头上,狠狠地淋了一瓢冷水。

“总理先生,我不得不告诉您一个不好的消息,上个月十八号,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在彼德格勒达成公识,准备和德、奥、土等国签署和平协议。他们很快就会从西线抽调出上百万的兵力,调转枪口,来对付我们”。

“我就是知道!我就知道!”克伦斯基烦躁不安的挥动着拳头。“袁将军,我已经按照约定废止了《俄蒙协定》,你们是不是也应该遵守诺言,派遣更多的军队帮助我扫平叛乱?”。

“这不可能”袁克恒的手交叉在胸前。“蒙古本来就是我国的固有领土,此点,在1913年签署的《蒙古六点协议》上写的很清楚,你们的沙皇陛下还签了字。我这次来,只是想转告诉您,我的部队要奉命返回恰克图,防止您失败后,布尔什维克党对蒙古的蚕食”。

“希望您尽快为我调拨车皮,助您好运吧”。

“等等” 克伦斯基艰难的抉择道:“要怎么样你们才愿意帮助我?”。

“这个” 袁克恒为难道;“我们民国政府的意思是,请您废止包括《尼布楚条约》在内的所有对华不平等条约,将兴安岭及额尔古那河以西(二十五万平方公里,尼布楚条约割让);加尔湖之南及西南(十万平方公里,恰克图条约割让);库叶岛(十万平方公里,一七九零年被俄国强行吞并);哈萨克(原为清属邦,总面积约一百万平方公里,一八四零年被俄国强行吞并);布鲁特(约十万平方公里,一八四零年同哈萨克一并被俄国吞并);同江以西,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四十六万平方公里,瑷珲条约割让);混同江及乌苏里江以东兴凯湖地区(四十三万平方公里,北京条约割让);渍达巴哈起,至葱岭止地区(四十万平方公里,塔城界约割让);布哈尔汗国(百万平方公里,原清属邦,一八六八年被俄强行侵占);邦浩罕国(三十五万平方公里,原清属邦,一八七六年被俄强行侵占);伊犁西南天山之阴,那抹哈勒克山口起至伊犁西北喀尔达为止之地区(二万平方公里,伊犁条约割让);额尔齐思河及斋桑泊附近(二万平方公里,科布多塔尔巴哈台界约割让;新疆省极西帕米尔地区(一万平方公里,被英、俄共同瓜分),如数归还”。

袁克恒如连珠炮般说着,把克伦斯基气得直发抖,他愤怒的吼道:“你们这群强盗!这是抢劫!抢劫!”。

“是不是觉得很多?”袁克恒轻蔑地笑道:“加上您刚刚废止的外蒙古地区,一共是588万平方公里,如果你觉得无法接受,就想想我们当初是怎么接受的吧!”。

“我绝不会接受!那清朝人的土地!不是你们汉人的!你们不是一直都不承认他们吗?!”。

克伦斯基虽然吼的很厉害,但在中国翻译官的口中那态度还能让人容忍。袁克恒回答他:“说到民族,你们俄国有上百个民族,而我们不过才五十多个,你们有多少个自治共和国?哼,请您不要忘了,清朝小皇帝至今还在紫禁城里享受优待,他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这点我们从都没否认过。而那些您比较感兴趣的,喜欢胡说的人,他们永远都不可能代表我的祖国,我的祖国,寸土不让!”。

“你是魔鬼!魔鬼!你给我滚!”克伦斯基疯了,两只眼睛像野兽一样冒着红光。

袁克恒带着翻译起身,出门前说:“对了总理先生,我的士兵刚刚接管了东城区的工业区,包括兵工厂仓库,你们的人实在是太没规矩了,只会杀人,我觉得有必要收缴他们的武器,希望您能认真考虑我的建议”。

“魔鬼!魔鬼!”克伦斯基狠不得将自己的牙齿咬掉。

“我们走”有了自己的翻译,袁克恒觉得方便多了,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实在是太痛快了。

回到小木屋,刚从彼德格勒赶回来的民国外交次长曹汝霖正在等着袁克恒,开口便问:“怎么样了?”。

“还能这么样,他没答应”袁克恒脱掉厚实的棉衣,扔在椅子上说:“曹次长,最近辛苦您了,那边的局势一定很不好吧?”。

袁克恒感激的望着曹汝霖,他没想到这个日后的顶级大汉奸,也会有为中国收回国土的雄心壮志。半年多忙下来,他整个儿都瘦的走了样,看着让人忧心。袁克恒不由觉得,这人啊,如果有的选择,指定没人愿意当汉奸。就比如说李鸿章吧,他代替满清签署了那么多丧权辱国的条约,但他一定也有一百个不情愿的理由。他不是自己也说过吗,他不签,自己会有其他人来签。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行行色色什么样的没有。时势造英雄,时势同样也会造就汉奸,一句话,中国急需要强大。

曹汝霖早就想到克伦斯基不会答应那些要求,因为袁克恒提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苛刻了,近600万的领土面积,那可是三分之一个俄国。

袁克恒安慰他道:“曹老,我们要什么他就给什么,那这还是谈判吗?谈判嘛,就是你让一步我让一步,现在狮子大开口,其实是为了以后的让步”。

“这我懂”曹汝霖点点头。“那我们要退让到什么程度?”。

“恩….” 袁克恒扣着脑门道:“凡是签署了条约的必须都拿回来,像《尼布楚条约》、《恰克图条约》、《瑷珲条约》等必须全部废止,有文有章,由不得他克伦斯基抵赖。只是,哈萨克和布鲁特这些地方比较难办,这些地区,本来前清的邦属国,俄国吞并这些地区的时候,又都得到了当地藩王的承认。再说,还有朝鲜的问题存在,日本人为了保全朝鲜的利益,一定会极力阻止我们对这些地区行使主权的。这些地区,可以做出适当的让步”。

“那可有二百多万平方公里啊”曹汝霖可惜道。

“知足吧,能收回一半就已经要烧高香了,光着一半,我们都有崩掉大牙的危险”袁克恒苦笑道。

“你是说日本?他们,他们应该不会吧?”曹汝霖又露出了其亲日派的嘴脸。

“会不会你以后就知道了,还是专心和克伦斯基谈判吧,我们等的大时机马上就要到了,但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必须想办法逼迫克伦斯基就范。对了,高尔察克是不是落到了日本人手里?”。

“你是说那个海军上将?对,他已经从美国到了日本,听说这人非常才干,当初我们为什么不选择他?”。

袁克恒回答道:“太有才干的人不好控制,尤其我还怀疑,高尔察克会不会卖国。他是个铁一样的军人,很可能会宁折不弯”。

袁克恒反复盘算着自己这方,对高尔察克所掌握的情报。毫无疑问,他是一位战功赫赫的将领。

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俄国笨重的战争机器很快便运转失灵,许多俄国将帅表现的都十分平庸,但高尔察克是例外,他极具指挥才能。在里加城下,高尔察克给德国海军陆战队以迎头痛击,取得了一场又一场来自海洋上的胜利,光依靠水雷,就炸沉数十艘德军舰艇。1916年,他被晋升为海军中将并出任黑海舰队司令。并将黑海的制海权牢牢地掌握在俄国手中。成为一战,俄军方面唯一值得夸耀的资本。

同时,高尔察克还是极富有的主见的人,1917年3月俄国爆发二月革命,沙皇被迫逊位;高尔察克是第一位宣誓效忠临时政府的海军上将。他说:“我不是为这种或那种形式的政府服务,而是为被我视为高于一切的祖国服务”。可就着这么一个声明显赫,立志与为祖国而服务的海军上将,却在1917年6月,被政见不同的,由布尔什维克党人控制的士兵委员会与以免职,不得不逃亡到美国避难。

一位上将,就这样被自己的士兵给免了职,袁克恒听到这样的消息后,也只能为自己所崇敬的海军上将感到惋惜。

“哎” 曹汝霖深深叹气道:“如果日本等国扶持海军上将高尔察克形成政权,那我们的俄国皮匠就没有了用武之地,这可怎么办”。

“这不挺好吗?”袁克恒摆出一张阴谋家的嘴脸,小声道:“高尔察克的上位正是刺激克伦斯基的一剂猛药,那皮匠应该知道,高尔察克在俄国军队中的影响力有多大。他如果不想被人赶下台,就必须答应我们的条件,跟我们合作”。

“对啊,是这样,是这样的”曹汝霖恍然大悟。

袁克恒笑道:“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洋鬼子的窝囊气受多了?动不动就往不好的地方想。一支巴掌有正反两面,您可不能光盯着一面看啊。中国,还是很有前途的”。

袁克恒又宣传起了他的‘巴掌哲学’,不停的翻转着手掌道:“如果我没猜错,彼德格勒的布尔什维克党也会帮我们些小忙,他们也应该很想争取到我们的支持,毕竟,我们帮克伦斯基夺得了这里,对他们的威胁很大”。

曹汝霖认同的点点头,不由地想起了他在彼德格勒得到那些情报。关于列宁的讲话。

1918年2月18号,列宁中央特别会议上说:“一秒钟也不能再等待了,已经折腾得够受了! 德国的条件无论有多么苛刻,都必须立刻接受它。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任何别的决定,都等于宣布苏维埃政权的死刑。如果我有任何办法避免这样一个和约,我是既不愿看它,也不愿遵守它。但我们必须懂得怎样退却,我们必须善于等候时机,我们必须利用这一喘息时机来加强力量!我们要利用这个喘息时机说服人民,积蓄力量,要他们团结起来,进行斗争!并建立一支真正忠于苏维埃的人民军队”。

会后,列宁强调:“解散旧军队刻不容缓,他们是这个国家不可不除的病灶”。袁克恒却说:“俄国内战马上要爆发,我们等的机会来了”。

(第二更结束。再次声明:本书一向对外,关于对俄观点不可引深,大家手下留情,让吸烟顺利写完俄国这道坎,省下的就可以放情YY了。谢谢,尤其感谢献花和收藏的书友,谢谢你们的支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