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


余忠桥看见钟国龙操着两把菜刀追杀过来,撒腿就跑,转眼不见了踪影,钟国龙此时满脸是血,像一个中了枪的野狼,嘴里嚎叫着:“狗日的余忠桥!有种你就别跑!看你钟爷爷非剁了你不可!”

钟国龙一路追下去,却没了余忠桥的踪影,当下不甘心,只奔新兵十连的宿舍而去。

宿舍里,龙云他们已经吃完饭了,正在组织新兵们打扫宿舍卫生,刘强和陈立华不见钟国龙,正有些奇怪,宿舍们“咣”地被踹开了。血已经顺着脸流到上身的钟国龙,手里拿着两把寒光闪闪的菜刀,血红的眼睛瞪圆了,窜进屋里,发疯似的狂叫:

“余忠桥!给老子滚出来!”钟国龙狂吼着,四处寻找。

“老大,怎么了!”刘强和陈立华看见龙云的样子,眼睛也直了。

正在教新兵整被子的龙云猛地见到钟国龙的样子,知道又出事了,猛的一个箭步窜过去,左手抓住钟国龙拿刀的右手,一个标准的擒拿,将钟国龙压在身下,把他手里的两把菜刀夺过来,大吼:“钟国龙!你他娘的疯了?”

“你少他妈管闲事儿!放开老子!今天老子要杀人!”钟国龙已经杀红了眼睛,忘了周围的一切,也忘了对方是龙云,心中就只有杀了余忠桥一个念头了。

刘强和陈立华看见老大被人压在身下,也失去了理智,扑上来就要跟龙云动手。

“反了你们了?”龙云大怒,“这是在部队,不是你们那县城,给我站到一边去!”

龙云的一通大吼,使刘强和陈立华马上清醒,意识到了:是啊,不对啊,这可是在部队!当下两个人呆住了,站在门边不知所措。

钟国龙趁着龙云骂刘强他们分神,忽然猛地就地一滚,逃脱了龙云抓着他的双手,又从裤兜里掏出另外两把菜刀,嚎叫着就往外冲!

龙云是真急了!扑上去飞起一腿,将钟国龙从后面踹倒在地,又一个反手擒拿,再一次控制住种国龙:“虎子!把他给我捆起来!”

旁边的赵黑虎也不是吃白饭的,闷声答应一声,顺手扯过背包带,将钟国龙反手绑在一起,猛地一拽,拎起他就往后扯,一直扯到床对面的暖气管子上,牢牢地把钟国龙绑在最粗的竖铁管上。

钟国龙现在大脑已经容不下任何东西了,只有杀气,他使劲挣扎着,把手腕子都勒破了皮,嘴里发狂地吼着:“放开我!放开我!我日你妈的!让老子先剁了那个王八蛋!刘强你们是死的呀!给老子解开!放开我……”

刘强和陈立华看了看同样红了眼的龙云和赵黑虎,站在那里不敢动弹了。

“哐!”

门再一次被人踹开,龙云抬头一看,又一个血人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把部队上劳动用的铁锹,进屋就骂:“钟国龙!你牛逼,老子也不是好惹的!老子今天一锹拍死你!”

门口站着的刘强和陈立华终于找到发泄的机会了!刘强上去一个绊子,余忠桥没有防备,猛地向前扑倒,陈立华和刘强上来就一阵拳踢脚打:

“操的!敢跟我们老大叫板,今天打死你个狗娘养的!”

余忠桥措手不及,被这哥儿俩打的满地乱滚。

“造反了?”龙云大怒,两脚踹开刘强和陈立华,一把拎起余忠桥,“黑子,把这个畜生也给老子绑上!”

赵黑虎又拿了条背包带,三下五锄二地把余忠桥绑在龙云对面的铁架子床上。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个人张嘴怒骂,挣扎着用腿去够对方。

“把他们的腿也给老子绑上!”龙云大叫着上去,和赵黑虎一起把两个人捆成粽子。指着钟国龙吼到:“你们两个再叫,再叫我今天一枪毙了你!”

钟国龙拼了命地挣扎着,大叫:“放开我!龙云,你他妈放开我!让我杀了这王八蛋,你再枪毙我!”

余忠桥也大吼:“放开我!是骡子是马咱来一场!”

“来就来!你狗日的!今天不死一个不算是男人!”

赵黑虎转身从床柜子里拿出一卷宽胶带,用嘴扯下来,把钟国龙和余忠桥的嘴给粘上了,两个人还不罢休,尤其是钟国龙,眼睛通红,像要瞪出血来,嘴里呜呜叫着,身体拼了命的往外挣。

龙云这时候坐在床边上,看着不顾一切野兽般凶猛的钟国龙,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心里想:这个混小子,跟九年前的老子还真有几分像,让他们安静安静吧,他们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会很很漫长,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龙云心中这么想,可不能这么说,站起来说道:“都跟我到操场上去,把门关上,别让别的班以为我们新兵十连在杀猪呢。”

“班长……我们老大怎么办?”刘强怯怯地问。

“狗屁老大!这里是部队,部队有老大吗?在部队,命令就是老大!纪律就是老大!”龙云大怒,“怎么办?好办!让他们两个江湖老大在屋里练习用眼睛杀人吧!都给我出去!还有,黑虎拿纱布先给两位止血,真死了人可就没意思了!”

一群人再不敢说话,跟着龙云就走了出去。赵黑虎拿出急救包,给他俩包扎好伤口,也走了出去。

屋子里,余中桥的气焰已经消了大半,站在那里不再动弹了,钟国龙还在拼命地挣扎,血红的眼睛盯着已经有些怯懦的余忠桥,好象真的要用眼睛活剥了余忠桥的皮……

下午十分,赵黑虎进来了,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已经不再挣扎了,赵黑虎先解开余忠桥,又解开钟国龙,钟国龙红着眼睛又要打,被赵黑虎拦住:“别急!别急呀!班长让我来带你们过去,就是要让你们决一雌雄的。先别急!目标,操场,跑步前进!”

操场上,新兵十连站成一排,龙云看着两个已经很疲惫的新兵,鼓掌,说道:“啊哈--两位老大来了哈!上午的这场龙争虎斗,真是精彩呀!现在,整个营区都知道咱们十连来了两位江湖老大,黑道霸王。我龙某人也是脸上光彩照人啊!你们可给我争了大脸啦!”

钟国龙和余中桥站在那里,知道班长说的是反话,心中顿显愧疚。

“怎么?不好意思啦?”龙云走过来,继续说道:“你们还知道不好意思?你们还知道这里是部队?你们可真了不起啊!钟国龙,有一套啊,两把菜刀不够使,裤兜里还预备两把?你可比当年咱们贺龙贺老总两把菜刀闹革命要多上一倍的武器呢!余忠桥,也不简单啊,手舞大板儿锹,跟关公似的就冲进来了,恩,很勇猛嘛!”

“狗屁!两个混蛋!”龙云忽然改变了语气,怒吼着:“你们知不知道,今天你们两个要致对方于死地的,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是战友?什么是战友你们懂吗?我告诉你们,战友就是可以同生死,共患难关键时刻可以帮你挡子弹的人!然而你们在干什么?在互相残杀,在无论敌我,你们在犯罪,不把战友这个词当回事,你们以后会明白的。一个班的战友,有那么大的仇恨吗?你们要真有骨气,真有血性,有让你们挥洒的时候!你们将来可以去杀敌!现在,自己人倒打起来了,你们没有感觉这样可耻吗?你们对得起谁呢?你们连畜生都不如!”

整个操场异常寂静,没有人说话,满场回荡着龙云的怒吼声。

“你们不是都精力充沛吗?不是要争个高低吗?好啊!那我告诉你们一个办法,你们就在这训练场上争个高低。让大家看看哪个是英雄,哪个是狗熊!副班长卡表,其他人当拉拉队,为我们这两位英雄加油鼓劲!钟国龙余忠桥,稍息,立正!课目,徒手五公里。要求:以最快的速度跑完全程。谁在最短的时间跑到终点就是英雄!”

钟国龙和余忠桥大吃一惊,但两人谁都不服谁,听到龙云的口令,都如离弦之箭向前飞奔。

“混蛋!快速跑!快速跑懂不懂?没长耳朵吗?快!快!快!”龙云再次怒吼着。

钟国龙感觉自己从来没这么快过,感到身旁的物体似乎都不存在了,只有自己的身体在快速的运动着,运动着……心里想的就是三个字“不能输!”

操场上,两个挣扎的身影,在龙云的怒吼声中,拼命地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