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冰魂 第三卷 野蛮新兵 第十四章 桀骜不驯

兄弟联盟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size][/URL] 新兵第一天,除了参观军营,没有安排其他活动。 晚上睡觉时,钟国龙被安排睡在龙云的上铺。 钟国龙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第一次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这么陌生的环境当中。他不知道以后会是怎么样,甚至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部队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陌生了。 但是,来到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


新兵第一天,除了参观军营,没有安排其他活动。

晚上睡觉时,钟国龙被安排睡在龙云的上铺。

钟国龙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第一次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这么陌生的环境当中。他不知道以后会是怎么样,甚至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部队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陌生了。

但是,来到部队的这两天时间,使他的心中又起了很大的涟漪。可以说,部队的点点滴滴已经深深的吸引了钟国龙。

钟国龙是个不服输的人,不管什么事情,钟国龙都要排在最前面,他要混黑道,他就要做到黑道中的老大,现在他来当兵,他就要当最强的兵。

而现在的钟国龙发现,自己和这些兵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特别是和龙云相比,一开始,他佩服龙云的功夫,来部队的一个最主要的念头,也是要学功夫。但是,他越来越发现,自己和龙云的差距,远远不止是身手拳脚上的差距。龙云的严厉、刚正、深明大义,龙云的谈吐、思维、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好多地方,钟国龙很明显的感觉高于自己,不是一个境界,但又说不出最根本的原因在哪里。

难道,这原因就是当兵和不当兵?

部队的苦,钟国龙已经有了初步的体验,寒冷,偏远,伙食差……这些对于从小生活在县城又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的钟国龙来说,还真是不小的困难。更不用说部队严格的管理和铁的纪律了--这对自由散漫的钟国龙来说,简直是致命的难点!

就这样放弃么?

“不能放弃,我也绝不会放弃!既然来了,我钟国龙就要活出个人样!不能让人看不起。我要看看,到底我哪里不如这些老兵!”

也许实在是太累了,这些东西在他脑袋里遨游了一番后,又回到了起点,钟国龙睡着了。梦中,他看到了爸爸妈妈,他看到了在家的兄弟,他看到在死刑场上哀号的黑七……

一大早6点多钟,钟国龙就醒了,本来好多天没休息好了,晚上又休息的很晚,按理来说他应该睡的爬不起才对。他从床上坐起来,借着外面的雪光看了看宿舍里,除了龙云和赵黑虎两个睡的很香,其他几个新兵都睁着个贼咕隆咚地大眼睛呢!

“你们怎么都醒了?”钟国龙小声地问。

“不知道,就是睡不着了!”陈立华小声回应,“老大,要不我们出去转转?”

“转个屁!外面冷着呢!躺着吧……”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突然一阵号声响起来了,龙云和赵黑虎像忽然被启动了开关的闹钟,腾得一下从床上坐起,快速又有条理地穿衣服。

钟国龙他们还懵着呢,看着龙云快速穿戴完毕,一阵小跑出去,紧接着就是一阵哨声。

“起床!”龙云跑回来大喊,“赶紧起床集合了!”

新兵们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开始往身上套衣服。

“快!快!抓紧时间!”赵黑虎也在催促他们了。

冬天的衣服又多又不好穿,整整穿了大概有七,八分钟,钟国龙才将衣服穿好。

“新兵十连集合!”刚从床上下来,又是一阵急促的哨声!

“他妈的,怎么这么快!我裤子还没穿好呢!”李大力用手边系着着裤子边往外跑。

操场上,老兵们已经开始跑步了。

龙云冲着掉了一只鞋的李大力大骂:“裤子系上了,鞋丢了,你就不怕丢脸丢人?穿上!”

李大力羞愧的从胳肢窝下拿出胶鞋,坐地上拼命往脚上套,总算是穿进去了。

龙云简单的整了一下队,沉着脸吼道:“从今天早上开始,我们开始出操。根据你们现在的实际情况,今天我们就活动一下身体!围着环形跑道跑上三圈,回来再活动一下就行了!”

“向右转!”

“跑步走!”

十个新兵,杂乱的围着操场跑起来。

刚跑了不到1000米,钟国龙就气喘嘘嘘,感觉两腿发软,胸口憋闷的快爆炸了一般,很快掉到队伍后面去了。

龙云一看,大声吼道:“钟国龙,跟上!”

“不行了,班长,我跑不动了,你让我歇歇吧!”钟国龙边喘边喊。

“不行?你小子不是很猛吗?到了部队就没有什么不行的,副班长,给我把他拽上!”

“是!”赵黑虎跑到钟国龙身边,不由分说,拽着钟国龙就跑。

又跑了不到200米,钟国龙已经不象是在跑了,脸涨的猪肝色,胸腔好象随时都能爆炸一般地起伏着,两条腿完全迈不开步子了。

“副……副班长……我不行了,真……不行了!你放开我吧!”钟国龙居然求饶了。

“跑!什么不行?越不跑越不行!”赵黑虎继续拽着他。

“你让我死了吧!”钟国龙双腿一软,几乎跪到跑道上。

赵黑虎倔劲又上来了,大喝一声:“死也得跑完了死!”当下一用力,把钟国龙扯起来,几乎是拖着他往前跑。

3000米的后半段,钟国龙是被拖过来的。

一到终点,钟国龙像一个死狗一样,再也不想动了,瘫倒在跑道上。

“钟国龙!不能停下!再走走!”龙云担心地喊。

钟国龙基本没有反应。

赵黑虎拖着他跑了一千多米,多少也有些累,这时候又走过去,再一次抓起钟国龙,强带着他继续在跑道上走。

刘强和陈立华也累坏了,稍微缓过点劲来,看钟国龙那样,连忙走过去也要扶着。赵黑虎摆摆手,让他们回去。

足足有半个小时,钟国龙的呼吸才算平稳下来。

龙云走过去,说道:“钟国龙,看你挺精神的,怎么体能这么差?”

钟国龙叹气:“抽烟喝酒太多了!”

“体能是新兵训练的第一关,你一定要坚持过去,怎么样,有困难吗?”龙云问道。

“没有!”钟国龙不肯认输。

龙云把所有新兵集合到一起,说道:“同志们!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训练,你们的水平让我很吃惊,不是吃惊你们的优秀,而是太差劲了!十个人跑3000米,有九个用了足足20分钟,还有一个拖回来的。看到差距了吗?假如像老兵那样背上几十公斤的装备,你们哪个能行?”

“好了,原本还准备做些其他的活动,时间来不及了!先准备吃早饭!”

新兵们像得到了解脱一般。

到食堂的时候,其他连已经快吃完了,几个人灰溜溜的坐下,钟国龙看着馒头加咸菜,实在没有什么胃口,简单扒拉几下,站起身来去刷饭盆。

“喂!钟国龙,捎带把我的也刷了吧!”

钟国龙诧异地回过头去,是那个湖北的余忠桥,正拿着饭盆冲钟国龙笑。

钟国龙大怒,看了看旁边的龙云和赵黑虎,没有敢发作,想了想,忽然笑着说:“嘿嘿,对不起啊,我刷碗向来不干净,要不,咱们一起去?”

余忠桥撇了撇嘴,大大咧咧地站起来,跟着钟国龙向水房走去。

水房里面,别的连队吃完的都在刷饭盆,钟国龙看了一眼余忠桥,仍然微笑着问道:“我说,你刚才为什么让我给你刷饭盆?”

“自己不愿意刷啦!”余忠桥说,“你又吃得快,嘿嘿,你跑得不快,吃得倒是很快哈!”

钟国龙微笑着上前一步,忽然脸色一变,手里的饭盆猛地轮起来,狠砸在余忠桥的脑袋上!

“你个狗日的!让老子给你刷饭盆?”

咣的一声,余忠桥结结实实的被砸了一下,脑袋上顿时鲜血直流。

钟国龙体能不行,打架也绝对不是个高手,但他就是狠,一旦狠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了,就是要制人于死地。

“你他妈敢打我?”余忠桥也不是省油的灯,操起桌子上一个菜碟对着钟国龙头上就是一下狠砸,随着瓷碟的破碎,钟国龙的头上被砸开了一个洞,鲜血立马像泉涌般的流到了脸上。

钟国龙用舌头添了一下,手猛的往脸上摸了一把,顿时大吼了一句:“血!”

钟国龙就是一个见不得血的人,尤其是自己的血,此刻的他完全变了,变的像一头发狂的狮子,满脸是血,眼睛通红,心里想的就是一个字:“杀!”血红的双眼看到有什么就操起什么朝余忠桥身上猛砸,饭盆、碗、凳子,余忠桥很快招架不住了,夺门就逃。

旁边的战士一看打起来了,连忙把已经是一个血人,发狂的钟国龙死死拉住,钟国龙高声叫骂:“狗日的!今天老子非宰了你不可!你们今天谁都不要拦我,谁拦我我砍谁!”

那边余忠桥已经跑远了,钟国龙拼命挣脱战友,跑到旁边的厨房。

炊事班做完饭后把门锁了,钟国龙猛的对着门揣了两脚,铁门纹丝不动。他往旁边看了看,看到旁边窗户开着,窗户离地面也并不是很高,一把就爬了进去,走到炊事班放刀具的刀具台上操起两把菜刀,看了看,感觉不够,把手的两把菜刀装进作训服裤子口袋里,又从刀具太上拿起两把菜刀从窗户上翻了出去,一路狂奔大声嚎叫:“余忠桥,老子今天要你小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