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外传 七、分道扬镳

中国老坦克 收藏 19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低头进了帐篷,党育明看到帐篷里点了一盏用易拉罐做的小油灯,杨靖宇正靠在充当墙的一棵树上坐着,帐篷里点了一个取暖器。 “杨司令,你现在好些了吗?”党育明主动开口问道。 “好多了。不知道老哥怎么称呼?” “小姓火,单字名龙。” “多谢老哥救命之恩。记得刚才有些人在追我,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低头进了帐篷,党育明看到帐篷里点了一盏用易拉罐做的小油灯,杨靖宇正靠在充当墙的一棵树上坐着,帐篷里点了一个取暖器。

“杨司令,你现在好些了吗?”党育明主动开口问道。

“好多了。不知道老哥怎么称呼?”

“小姓火,单字名龙。”

“多谢老哥救命之恩。记得刚才有些人在追我,他们都哪里去了?我没有给您添什么麻烦吧?”

“杨司令不用客气,我们也是打鬼子的,只是不是你们抗联的人罢了。至于追你的人现在已经回老家了。您就安心在这里养伤吧,有我们在没有人会打扰您的。”

“老哥,看你也是行伍出身,现在在哪里发财?”

“杨司令不用客气,我比您小四岁,小弟现在就在这里发财。有过路的散财童子小弟就能发点小财。”

“大恩不言谢,兄弟以后用得到抗联的地方只管说话。”

“杨司令,小弟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下。”

“您怎么会落得这般田地,想当初您手下也是兵强马壮,为什么一定要西征呢?”

“有许多事情现在我不方便讲,我也不会说假话骗老弟。但是我最近确实在走背字儿。”

“这样,不方便就算了。您只管好好养伤,有我们吃一口就不会让您饿着。只是您饿的时间太之了,现在还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我会让人给您弄点松软的东西的。”

“兄弟,这一带我是非常熟悉的,这里以前可是没有绺子的。”

“小弟是最近才起的局,实在是鬼子太狠了。杨司令您就只管放心住着,有什么事就跟赵儿说一声,我们能做到的一定会尽量去做。”

“看来兄弟对我不大放心呀,你没有说实话。”

“彼此彼此。我只是不明白您为什么一定要把部队分散呢?”

“这样鬼子和汉奸就会追我,其它部队就有了活下去的机会。”

这是实话,但是这句话让党育明的心如同刀割一样难受。因为如果没有自己的参与,恐怕抗联一军很快就要消失了。也就是说杨将军的努力没有收到应有的结果。半晌之后党育明才说话,“我有一句话一直想不明白,抗联的内耗为什么这么严重?”这次轮到杨将军不出声了。是呀,抗联为什么一直有这么严重的内耗,难道真的是不可避免的吗?看杨将军一直不出声,党育明接着说道,“即然叫抗日联军,为什么连自己人都不能好好联合呢?为什么要把许多人给逼到鬼子那里去呢?”

“这些问题我也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但是我还是尽量联合一切能联合的力量,兄弟,跟我们一起打鬼子吧。中国人只有联合起来才能有出路呀。”

“杨司令,承蒙您看得起我,叫我一声老弟,但是兄弟实在不敢入你们抗联呀。另外我还想问一句,抗联究竟是不是老毛子的?”

“抗联是联合一切肯抗日的力量,只要肯抗日我们就会团结他。”

“那么请问为什么金师长带人跑到毛子那里去了?那里也有鬼子吗?”这句话也说到了杨靖宇的心痛之处。

“杨司令,说句不当讲的话,您坚持不去毛子那里小弟非常钦佩,也非常希望在您麾下痛打东洋鬼子,但是小弟拉起这支队伍不容易,不想不明不白的替别人卖命。更重要的是小弟是个中国人,不希望替外国人卖命。小弟的话属于交浅言深,有不当之处还望海涵。您先休息吧,明天我们还有事情请您帮忙。”

说完话党育明钻出了帐篷。

仰头望着深夜的星空,他真想大喊几声以出出自己心中的郁闷。但是他只是做了几个深呼吸,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回头对赵树明说:“小赵,你好好照顾杨将军,不要让其它人接触他。明天早上起早用爬犁把他送到窝棚去。”说完,他转身向山下走去。

回到窝棚已经是半夜了,他叫人把那三个前抗联成员拉进屋里,又询问了一些事情,最后问了一句:“你们三个还想不想打鬼子了?”

三人下意识的说了句:“我们还能打鬼子吗?”说完之后三人发觉失言了,于是又改口道,“我们还是想回家。”

党育明笑着说:“这次西谷行动队的全军覆没你们认为鬼子会不找替罪羊吗?其它人都死了,只有你们三个活着,你们认为回去还有机会活着吗?”

三人随即面无血色。党育明继续说道,“明天我会让你们见一下杨司令,如果你们想打鬼子可以跟他走,也可以留下来跟着我干。你们今天晚上好好想一想。”随后又把三个人弄到外面蒙上了脑袋捆在树上。

然后又查了一下山口的哨,快一点了党育明才躺下睡觉。

早上六点不到,天还黑着呢,党育明就起来了。然后又把四班都叫了起来,然后带着四班来到了山上的营地,把匡义平等人住的帐篷围住,把他们四个在睡梦之中就缴了械,然后让四班把他们押到窝棚去。随后又把杨靖宇和赵树明也叫了起来,一同下山。

到了窝棚,天已经发白了,充当炊事员的丁文山正在用几个日式饭盒熬大米粥,还有一个没有包装纸的罐头也放在火堆周围,边上的一个日式饭盒里盛着刚拌好的罗卜丝。早餐看来还是挺丰盛的。

看到党育明来了,丁文山抬头打了个招呼,然后拿了个日式饭盒盛了些粥,又打开一个罐头,盛了点肉和在里面递给了杨靖宇,又用一个饭盒盖装了些罗卜丝送了过来。杨靖宇感激的点了点头,就坐在火堆边上。党育明问丁文山,“这是我们的还是大家的?”

“就是屋里这些人的,我们班的已经拿走了,那四个小子也给了,其它人不过来吃了,我让人把罗卜丝给他们送了一些,还有饭团,有人说想尝尝鬼子都吃什么。”

“那么说就差我们几个了?俘虏给了吗?”

“就差你和赵儿了,俘虏要等你们吃完,看看还剩多少。有三个可能会多给点干的。”

“就你机灵,行了,赵儿,过来吃饭吧。吃完还有事呢。”

说完党育明和赵树明也坐在火堆旁的石头上开始吃饭,丁文山又给了他们一人一块干面饼。

不多一会儿,三个人吃完了饭,赵树明扶着杨靖宇到窝棚里面躺下休息,丁文山出去把三个前一师的俘虏拉了进来,让他们一人吃了点东西,吃完东西之后,党育明让赵树明把杨靖宇扶了过来,三人一见杨靖宇就开始大哭,哭诉了一师西征失利之后所受的冤枉和委曲,哭诉了如何加入的程斌挺进队,然后又哭着说自己从来没有对自己人打过枪,请杨司令放过自己。听着这些,杨靖宇的表情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直到三个人不再说了,他才开口道:“我现在没有权力处置你们,处置你们的权力在火龙手里,他说要你们死我高兴,他说要你们活我不干涉。”

这时党育明再次问三人:“你们还想打鬼子吗?”

三人立刻回答:“想。”

“那好,你们跟我到外面来。”然后示意丁文山带着三把刺刀来到屋外,去掉了所有俘虏的眼罩。又把冻了一晚的两个鬼子松开,把三把刺刀丢在三人面前。随后后退了几步。

鬼子一看就知道不好,马上冲过来抢刺刀,无奈一天水米没沾牙,又冻了一天,手脚早已经不听使唤了,三个人一看鬼子也要抢刺刀,二话不说抓起刺刀就向两个鬼子身上一顿乱捅,两个鬼子当场断气,随后三人也坐在地上喘着气。那四个伪警察都吓傻了,大气都不敢出。

随后党育明让丁文山把三人的刺刀收了,带他们进窝棚休息。然后对这四个伪警察说,“你们都是中国人,为了混口饭吃穿上这身黑皮我不怪你们,但是如果你们敢真心替鬼子卖命,你们看一下地下躺的这些。”说着他用手一指在边上摆放的近百具尸体。

四个伪警察吓的直哭,连声说不敢了。然后党育明继续说:“我现在放你们回去,你可以把你所看到的和听到的如实向上报告,但是如果敢编瞎话就别怪我不客气,另外你们的名字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也都是本地人,有些话我不想说得太难听了。另外回去告诉你们那个警尉,如果不想要枪了后天我就走了。”

回过头来,他又来到树林里,看着气鼓鼓的匡义平,笑着说:“匡副指,别担心,我不会杀你的。如果你真想去投鬼子我不会拦着你,去投教导旅我也不拉着你们,但是你要交出你所有的东西,包括衣服和私人物品。”匡义平怒道:“难道让我们光着走吗?你干脆杀了我们算了。”“别着急,火气大了伤肝。毕竟同事一场,我不可能让你们光着走的,缴获的衣服很多,我看有不少你们穿都能合适,你们可以挑两套衣服,毕竟要有换洗的,我还会给你们每人一支日式手枪和8发子弹,500块满州票,3块银元以及一枚一角的人民币,当然了,这枚硬币是经过处理的,至于它的作用我想你是明白的。等一下就让匡副指你们把那四个俘虏送走,有他们引荐估计你们能少些周折。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了你们真的替鬼子卖命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你好好想一下你老爷子的那瓶陈年德惠的下场。”“真是你干的呀?我当年是替你背的黑锅。”“我知道,所以你小子最好把心眼放正了。还有个事想提醒你们,最好不要和别人说你来自未来,以免因为说错了什么被人给送去七三一。还说一句,我不喜欢打中国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把汉奸当人。祝你们好运。”

说完,就让王立平看着他们几个换了衣服,和四个俘虏一起押到了山口外,两个想去苏联的留在了窝棚外面。然后又让三个新加入的前伪军把尸体中的原抗联部队成员挑出来单独摆放,又把鬼子的尸体也挑了出来(说是剥光了,其实内裤还是留下了,鬼子那个有特点的内裤还是很好认的)。

这才都做完了党育明才请杨靖宇出来看了这些尸体,杨靖宇一看这些尸体大吃一惊。先不说一下消灭这么多鬼子和伪军,单是程斌部队的战斗力杨靖宇是很清楚,但是看尸体大多是一枪毙命,不能不令他对火龙的战斗力高看一眼。很快,他就在尸体中发现了前特卫排长张秀峰。看着张秀峰那年轻的尸体,杨靖宇长叹了一口气。当听说已经有76名俘虏被释放的时候,杨靖宇更是心里一惊。再听说这个队伍只有四十多人的时候,看着地上冰冷的尸体,杨靖宇不由的生出了一种把这支队伍拉到自己手中的想法,但是又想想昨天晚上火龙和自己说的话,又开始犹豫了。看来这个火龙并不排斥抗联,但是对政工人员不是一般的排斥,这么强大的队伍如果一旦落入鬼子的手中对于困境中的抗联来说是雪上加霜呀。看着那三十多具鬼子的尸体,如果说是鬼子设的圈套,那只能说鬼子的脑袋有毛病,搭上这么多鬼子兵,还有一架飞机。尽管火龙说那架飞机是自己掉下来的,但是没有看到哪个鬼子的身上是完整的。看来他们的战斗力强的惊人呀。

看到杨靖宇在张秀峰的尸体前叹气,党育明什么也没有说,刚才三个人在搬运尸体的时候看到张秀峰的尸体也吓了一跳,然后把这个人的身份告诉了党育明。自从张秀峰投敌后敌人对他一直非常重视,平时身边总是有两个以上的日本特务跟着。

过了一会,党育明低声说道:“我这里有两个弟兄想去苏联,投奔周司令,不知道杨司令有没有门路?”杨靖宇很奇怪,因为人昨天的谈话中可以听出来火龙对老毛子非常反感,但是今天怎么说出这种话来了?而且手下人想走他居然不拦着,这可跟别人大不一来到。看到对方奇怪的表情,党育明接着说,“人各有志,我不会强求弟兄们怎么样,也不会对自己的兄弟下黑手。哪怕他们要投日本,只要他们不祸害自己人我也不会和他们为难。他们俩身子骨不是很强,跟着我们怕害了他们。有四个人已经下山去投靠警察了,我也放他们走了。”

杨靖宇想了一下说:“行,交给我把,我一定把他们安全地带过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