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入道 正文 第七节 小试身手(下)

dbldbl2002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size][/URL] 二人来到王树林家,院子里已经挤满了很多人了。王树林这次没有被人绑起来。而是在院子里跳来跳去,还破口大骂,什么养个儿养个狼啦,什么又娶回家一个狼啊,什么怎么都不死啊。口水流的全院子都是。气氛异常诡异。上去几个人也没能把他制服。一旁的胡大云仍是哭,眼睛已经红肿。王婆婆也来了,站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


二人来到王树林家,院子里已经挤满了很多人了。王树林这次没有被人绑起来。而是在院子里跳来跳去,还破口大骂,什么养个儿养个狼啦,什么又娶回家一个狼啊,什么怎么都不死啊。口水流的全院子都是。气氛异常诡异。上去几个人也没能把他制服。一旁的胡大云仍是哭,眼睛已经红肿。王婆婆也来了,站在人群中默默的看着。

李富贵大声说道:“再多上几个人,把树林绑起来。”同时他自己也编胳膊捋袖子的欲一同上前制服王树林。“先等一下。”天雷说道。李富贵道:“你想试试?”天雷朝李富贵微微点头。

走到王树林面前,笑着说道:“王爷爷,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天雷啊!”王树林停下来,口水拉的很长,疑惑的看着这个对自己来说很陌生的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人群中的李富贵老脸一红,谁不知道李富贵和王树林是平辈的,平日里王树林都是对李富贵哥长哥短的叫,这个混小子怎么今天叫起王树林爷爷来啦?难道八年的时间让他忘记了家的辈分!这还了得,李富贵以后就别想见人了,脱鞋就想给天雷一下子。王婆婆悄悄的推了一下他:“不要动,看他怎么处理!”

天雷又说道:“您忘啦?我那次偷你家田地里的玉米棒,被你逮住了,还告到了我爸爸李富贵那里,让我爸爸好一顿打,您看不下去了,照我爸头上就是一巴掌。您说道:‘有这么打小孩儿吗?’又把玉米棒给了我,让我回家煮着吃。想起来了么?”这次,李富贵的脖子都红了。王树林一拍脑门说道:“ 是你小子啊,怎么几年不见长这么高啦?”经过修炼天道派功法后的天雷,现在的身高在180cm左右,身材很纤瘦,一副文文弱弱的模样。可是蕴含在内的气势和外表却相差很大,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众人无不后退。且看这个听说在山上苦练八的天雷怎么解决。王婆婆也在仔细观察天雷,她发现天雷至阳至刚,是克制一切邪物的克星。可是现在天雷在极力隐藏自己身上的气息。

王树林拉着天雷问东问西,好象一点也没有什么病一样。刚才的那些举动好像是另外一个人干的一样。他时而哈哈大笑,时而陷入沉思。可能在回忆以前那美好的时光吧。每个人都有回忆的权力,现在的王树林也不例外。

“大家都散了吧,王爷爷他没事!”天雷说道。“不用捆了吗?不然晚上我们都睡不好觉!”众人疑惑道。天雷自信满满:“没事,有我在,大家可以安心睡觉!呵呵!”说完,向众人微微一笑。众人安慰了胡大云几句都回去了。王婆婆没有走。李富贵也没有走。等众人都散了,天雷对 李富贵他们说道:“我和他在屋里谈一会儿,你们在外面等着。王阿姨也在外面吧!”

这时天已经全黑了。异常的黑。像用墨泼过的一样黑。

王树林被天雷拉到屋子里,关上了门。没有开灯,甚至连蜡烛都没有点。黑漆漆的。两人各自摸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刚一坐定,王树林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是不是又偷别人田地了的东西被人告上门啦,还要偷偷摸摸的说,你小子,就不学好!”言语之中带着关切和兴奋。也许是因为面前这个男孩带给自己的是安心,所以显得比较从容。天雷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说道:“王爷爷,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应该重入轮回,而不是留在这个世上,这不是你的路。”黑暗中,传来凳子倒地的声音,匡啷!接着一个沙哑的声音用气愤的语气说道:“你以为我想吗?我咽不下这口气!”原来真的有冤情。天雷想道。沙哑的声音继续在黑暗中响起:我养个儿子,给他娶个媳妇,本来想好好享个清福。可谁知道娶个毒蛇回家!”天雷道:“王爷爷,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可你现在强行占有王叔叔的身体,难道你想王叔叔早点死吗?这可是折阳寿的啊!”“我不管,我恨不得他也死了。”沙哑的声音又道。天雷道:“阴是阴,阳是阳,你这样做对你也是不利的。还是及早入轮回吧!”“你说的轻巧,我生前受的冤屈就白受啦,天理何在啊。”沙哑的声音语气中透着凄凉。天雷道:“要不,你跟我说说,看我是否可以帮你得忙?”“你?我还是自己来吧,我其实只想折磨他们以下就行了!”“王爷爷,我不允许你继续下去,阳是阳,我们会处理。你已经死了,你不能干涉我们的生活,我会帮你的。”“哈哈,我相信你?”天雷没有理睬王树林。黑暗中,天雷出其不意的掏出一记黄符贴在了王树林的额头。嘴里念道:“急急如律令,轮回得重生,脱离他肉身,听我传调令。疾”右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指向黑暗中的王树林。天雷感觉一阵阴风从面前快速滑过,头发好像都动了,令人不寒而栗。那阵风没有吹向窗户,没有吹向门口,好像静静的停在了空中。默默的注视着天雷。而王树林象抽了支撑架衣服,迅速软瘫在地方,不知是死是活。

天雷又道:“无上,无下,无明,无暗,祈求老君赐我神眼。开!”只见天雷的双眼间慢慢的开了一条小缝,一会儿,犹如眼睛大小,并射出微弱的金光。看向那团黑暗中的阴风。呈现在天雷第三只眼中是一个70多岁、身材高大但异常干瘦的农村老头儿。脸色绿绿的,好像是用绿油涂抹过一样。只是现在他正停留在空中打着哆嗦,迭声道:“饶了我吧,我再不敢了!”天雷道:“王爷爷,我说过,我会帮你的,告诉我吧!”停留在空中的那个干瘦的老头儿就是王大根,不过现在说是魂魄更确切。因为他都死一年了。他看到天雷有点道行,担心伤害到自己。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叹了口气,道:“都怪我命不好啊!“

原来,王大根的老婆死的早,王树林是王大根一手拉扯大。所以大事小情一律王大根说了算。自然而然,钱袋子也是王大根一手把持。该买什么,买什么样的,花多小钱买,都是王大根说了算。按道理说,王树林结婚前,王大根是王树林的爹,管着也是应该的。但王树林结婚后,王大根还管着,就不怎么好了。王树林的媳妇胡大云很不满意:公公管着钱,自己想买件衣服、买点吃的都要伸手要,很不方便。尤其是千辛万苦给王大根要钱买件衣服,还让邻里取笑:“大云,公公给你买的新衣服啊,真漂亮!哈哈!”一来二去,矛盾就越积越深,慢慢的到了不可调解的地步。但胡大云对外却做的很好,外人从表面上看胡大云对王大根那是百依百顺,公认的孝敬父母的好媳妇。而王大根是打掉了牙往胃里咽。难受啊!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20年,其间,胡大云不知道祷告过多少次,让王大根死掉。不过都没有什么灵验。不论她做的饭菜多么难吃,甚至给王大根的饭里加虫子,话语多么的恶毒,王大根照样活的生龙活虎,能大能跳。往往一些事情总是向着最不情愿的方向发展,而给我们的却是警钟。

过年的时候,王大根病倒了。原因是多年不熟的饭菜让他的消化系统受损。这可乐坏了胡大云。老头子早都该死了。王树林看到王大根病倒了,想送他去医院。但胡大云却说道:“你有钱吗,没钱怎么给爹看病?送医院还不得再抬回来!”当着王大根的面,大声的训斥王树林。躺在床上的王大根“哇”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胡大云咽眼看王大根命将不保,马上催促王树林上前问王大根钱存放的地方。农村人,尤其是山沟里的农村人都不把钱存在银行。本来钱就不多,再说还那么远,又不会写字,都是自己存着。王大根一口起没提上来,眼睛直勾勾的就去了。胡大云和王树林上前又是掐人中又是按心脏,终没使王大根活过来。王大根就这样走了,带着重重的怨气。

胡大云和王树林在王大根住的房子里整整翻了三天都没有找到钱藏的地方。一气之下,以没钱买棺材为由,把王大根用草席裹了,草草埋藏了。连一个象样的土堆都没有。更没有给他烧过一分纸钱。

说完了,王大根已经泣不成声了。天雷道:“王爷爷,这也怨你啊,你想啊,都结了婚成了家了,你还管着他们,他们能没有怨言吗?好了,我看这样,你告诉王叔叔存的钱在哪里,我让他给你重新买副棺材,重新厚葬,再让他和胡阿姨给你守孝三年,不能离开寸步,让他们给你烧很多很多纸钱。你看怎么样?况且你已经折磨的王叔叔不轻了。”“就这么便宜了他们?哎,也罢!就按你说的吧。不过,厚葬就不用了,多烧点纸钱却是必须的。麻烦你了!我走吧?“好,你走吧,记得,不能再扰乱他们的生活了!”

“呼”,一阵阴风从窗户中刮过。外面的人顿时感到一阵寒冷。天雷把王树林扶到床上,打开了灯。外面的人看到灯亮了,都推门走了进去。胡大云看到王树林躺在了床上,还传来了隆隆的酣声,想来一定好了。心里一阵高兴。天雷说道:“王叔叔睡一觉明天就好了,能不能再犯、、、、”略一停顿,看了看胡大云。胡大云一惊,矢口问道:“还会犯?”天雷道:“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就一定不会犯。随后,天雷就把刚才的对话告诉了胡大云,并要求必须按照执行,才能平息王大根的怨气。还让李富贵和王婆婆监督。这样的事,应该不用监督吧。

第二天,王树林和胡大云把钱找到后,就马不停蹄的按要求一样一样的去做了。在家给王大根开灵位,三年都守在灵堂前。从此以后王树林的病再没有犯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