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堂里没有毒品[影子]

挺中匾歪 收藏 13 523
导读: 天堂里没有毒品 夏天是一个高大帅气的青年,又是清华大学博士生,毕业后被分配在西安某知名国企,厂里的青年男女似乎都对夏天有一种天生的好感,不仅仅是因为夏天拥有一副英俊的外貌,夏天的随和、斯文、乐于助人的外在形象举止实在是另女性爱慕,男性学习的对象。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拥有高学历,和具有典型英俊男性特征的人,硬是拒绝了许多靓丽女子爱的最求,夏天自己的解释是,不是不想谈恋爱,毕竟自己刚毕业,到厂工作时间较短,自己所学的专业还没有充分施展出来,谈恋爱会分心的。这些言词不仅令夏天的父母为止欣慰,更是令厂里的领导对他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天堂里没有毒品

夏天是一个高大帅气的青年,又是清华大学博士生,毕业后被分配在西安某知名国企,厂里的青年男女似乎都对夏天有一种天生的好感,不仅仅是因为夏天拥有一副英俊的外貌,夏天的随和、斯文、乐于助人的外在形象举止实在是另女性爱慕,男性学习的对象。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拥有高学历,和具有典型英俊男性特征的人,硬是拒绝了许多靓丽女子爱的最求,夏天自己的解释是,不是不想谈恋爱,毕竟自己刚毕业,到厂工作时间较短,自己所学的专业还没有充分施展出来,谈恋爱会分心的。这些言词不仅令夏天的父母为止欣慰,更是令厂里的领导对他刮目,这在上世纪80年代末,许多青年具有的浮躁迷茫心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父母怎么能不骄傲?

夏天的母亲是一位即将退休的中学教师,同夏天一样,口碑极好,孜孜不倦地教授学生知识之余,总会帮助一些贫困学生,被学生称之为妈妈老师,夏母亲也往往因看到受自己帮助的穷学生完成学业而倍感欣喜,虽然夏天的家境并非殷实。夏母还有一个经常喜欢挂在嘴边的话题,那就是利用班会时间,在鼓励孩子们认真求学的同时,总是拿夏天举例子,说夏天并非天生的学习尖子,关键是自己的悟性,也就是说对待学习的态度,想学好就会学好,这没有什么捷径,夏母还说她不主张临时抱佛脚的应试学习态度,这同应付差事没什么两样,鼓励孩子们首先要认真对待每一节课,每一节课都弄懂了,考试的时候就会得心应手,夏天就是这样的。

而夏天的父亲是一位已经退休的桥梁工程师,虽然同夏母一样拥有渊博的知识,但是平时由于工作关系很少关注儿子的学习,更别提在学习上开家庭小灶之类的了,同夏母一样,在学习上不给夏天施加压力,一切靠他自己领悟。同样的,夏天的父亲能为拥有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

夏天工作的第二年,平时一下班就会回家帮助父母做家务,看看书,写写稿子什么的夏天,此时,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父母也没太在意,毕竟儿子属于大龄青年了,也该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了。夏母有一次不经意地问夏天,是不是谈朋友了,也该找女朋友了。夏天的脸上忽然掠过了一丝惊慌,语无伦次地一会说有,一会说没有。夏母这才发现,夏天以前红润的面庞已经变得少许有些苍白。不过夏的父亲接过话茬说,这孩子怕是有点紧张了吧,都这么大了,谈个女朋友有啥的,看你不自然的表情。夏天胡乱地回答说,是的。随后就匆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夏母自言自语道,这孩子,怎么怪怪的了。也没再多想,就打开电视看节目了。

接下来的日子,夏天回家的次数也变得少了,但是始终没能从夏天的日常交往中发现有女朋友的痕迹,这越来越令夏母感到不正常。一次,夏天回来较早,情绪也显得不错,一直亢奋地同父母天南地北地聊天,还破天荒地说要陪父亲喝上几杯,看着父亲诧异的眼神,夏天说,厂里应酬太多,领导总是在接待外面来人的时候,让自己陪着,特别是一些有头有脸的女企业家、女老板、女政府官员什么的,更是要让自己全程陪同,不仅学会了喝酒,也学会了抽烟打牌,所以回家的次数也少了,时间也晚了,今天没有大的应酬,所以就提前回家了。夏天的解释多少令父母疑惑的心放了下来,父亲就提醒儿子说,领导赏识你,说明了你的能力正在得到认可,但是长时间与应酬打交道,我怕你性格会发生变化,千万别被社会一些丑陋的东西所污染,凡是要讲究一个度呀!

这天晚上,夏天第一次在家里同父亲喝了酒,不过夏天的言谈举止已经让父亲多少有点看不惯的味道,夏天的话语中使用最多的就是权力与金钱还有生活享受什么的。不过夏天的父亲又想想,时下整个社会局面不就是这样吗,出污泥而不染,怎么可能呢?只要做人的准则不变,随他去吧。

转眼几年过去了,夏天依然孑然一身,而夏天在厂里也得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位置,只是夏天英俊的轮廓下,已经不再有昔日的坚毅挺拔,脸色越发苍白,面容越发消瘦。不仅如此,还经常伸手向父母要钱,说是为了仕途得花钱打点应酬。一身清正廉洁的父亲为儿子不适用公款办私事,还一时很自豪,毫不犹豫地取出一部分退休金交给儿子。渐渐的,儿子要钱的次数逐渐增多,父母也开始对儿子用钱的目的产生了巨大的怀疑。直到有一次。

一天,夏天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有点发呆,脸色苍白的厉害,父母就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夏天摇摇头就起身回自己的卧室了。不一会,从夏天的卧室里传出了猛烈的身体撞击墙壁的声音,还伴随着夏天痛苦的扭曲的叫喊声。夏天的父亲冲过去,想打开门,却发现门是反锁的,随着撞击声越来越激烈,夏天的父母也越发感到事态的严重,不顾一切地用板凳砸开了卧室的门,眼前的一切令夏天的父母惊呆了,夏天口吐白沫地在地上。佝偻着身躯,不断地用额头撞击地板,额头已经渗出了鲜血。夏天还不住地狂叫着,死人一般的脸剧烈地扭曲着。父母此时什么都明白了,暴怒与埋怨此时已经显得毫无意义,夏天痛苦地嚎叫着,不停地让父母去给他那什么药之类的,父母已经手忙脚乱了,费了好大周折,才明白儿子是让父母去给他买毒品,越快越好,否则自己可能会死掉。母亲记下儿子给的购买毒品的电话,五雷轰顶般的踉跄着走出房门。母亲怎么也不会明白,自己安分守己地过日子,竟让让自己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毒品给缠住了,此时甚至还要去做违法的事情,替儿子购买毒品。几番周折,夏母才在一个拥挤的贫民区里找到一个自称是朱姨的中年妇女那里买到一克海洛因,自称朱姨得到女人一边打着毛线,一边狐疑地盯着夏母,夏母此时感到从未有过的屈辱,此时恨不得将眼前这个胖女人撕得的粉碎,但是想到儿子,嘴里不由得脱口而出,救救我的孩子吧!

回到家,此时儿子已经奄奄一息了,躺在父亲的怀里,虚弱地半眯着眼睛,父亲已经满头大汗,看得出刚才又经历了怎样的挣扎。随着母亲的到来,夏天似乎一下子来了精神,只是浑身无力,就虚弱地指示母亲从他床铺的枕头底下拿出一根注射器,并让母亲打开纸包里包裹的毒品倒进冷水里稀释,用针管吸入后,攒足了尽接过针管,熟练地扎在自己得到胳臂弯处,贪婪地快速地将液体推入自己的血管。几分钟后,夏天顿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仅恢复了正常人的表情,而且还主动扶起已经快虚脱的父亲。父亲不由得异常愤怒,使足了劲,一巴掌抡过去,骂道,畜生,你怎么做出如此难以启齿的事情。夏天一下子跪在地上,祈求父母原谅他,说这是最后一次,一定戒断毒瘾,还主动要求父母将自己送到戒毒所去戒毒。

无奈的父母只能走着一条道,饱受邻居诧异的眼光甚至歧视的眼光不说,这几年家里的积蓄也快被夏天打着“打点”的幌子折腾光了。到了戒毒所,在民警的询问下,才得知,夏天早在上班的第二年就开始吸毒了,是在一次接待一个企业商业洽谈时,被那个女老板用香烟给引诱了,女老板几次抛去暧昧的眼神,夏天都不为所动,直到后来一次在酒桌上,女老板非要夏天抽她的烟,才肯洽谈业务时,夏天才勉强吸了一口,在女老板的不断催促下,夏天吸完了烟,随之伴随的是恶心,想呕吐,总感到这烟味不对劲,不过恶心过后,是随之而来的快感,在酒精的作用下,夏天越发显得兴奋异常,不停地劝酒喝酒,还不住地回应着女老板暧昧的眼神。回到家后,兴奋感消失了,酒也醒了,人却显得异常的疲惫。夏天不自觉地就想到了女老板的烟。

女老板再来厂里洽谈业务时,夏天竟然鬼使神差般地主动与女老板做到一起,还主动向女老板讨要上次那个牌子的香烟。一根烟过后,此时的夏天表现出了比上次还要兴奋的表情,思维异常的敏捷额,似乎自己是联合国秘书长似的,什么问题都能滔滔不绝地解答,眼前的一身赘肉的女老板也变得跟仙女似的。酒席过后,女老板要求由夏天送自己回去,夏天欣然答应,到了女老板家里,两个人似乎什么都顾不得了,快速地纠缠在一起,夏天的第一次就在这里奉献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夏天在疲惫的时候,总会想到女老板,但是女老板的前提就是首先必须满足她的性要求,夏天有自己的追求,不可能老是拿自己得到肉体做交易,不得已,夏天就结识了一帮吸毒的人,此时毒品的来源只能靠自己购买了,为了不让父母知道,经常在外吸食以后,再回家,后来毒瘾越来越大,发展到注射,一天要注射好几次,只得将注射器带回家。

母亲几乎是痛不欲生,就这么个懂事乖巧英俊的儿子,怎么会堕落成这个样子,看着警察将儿子带走,送往隔离区戒毒,母亲的心碎了。

转眼半年过去了,夏天的毒瘾也戒除了,看着儿子又恢复了以往的体表特征,父母多少有点宽心了。但是夏天原来的单位因为知道夏天吸毒,不再留用夏天了,发给一笔辞退费后,再也不搭理夏天,夏天的父母舍下老脸生平第一次通过走后门给儿子又重新物色了一个工作。夏天似乎也很争气,在单位的口碑也不错,不过短短的半年过后,夏天又在以前毒友的唆使下,又开始复吸,被警察抓住,又送往强制戒毒所戒毒,夏母在接到经办民警打来告知电话后,不仅摇了摇头,表情瞬间麻木了。

夏母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孩子,而夏天是第二次吸毒成瘾,按当时的禁毒法,强制戒毒半年后,要被劳教三年,夏天的父母不得已动用一切关系,总算通过熟人把夏天给弄出来,免于劳教。此时的夏天再也找不到任何工作,在家里闲着也不是个办法,毕竟是30好几的人了。夏天在家消磨了大半年时光后,父母还是决定让孩子出去找工作,有些东西不是靠禁锢就能解决的。夏天揣着母亲给的3000元钱,还好一分钱未动竟然找到一家装潢工公司,因为夏天掌握了熟练的计算机操作技能,父母心情为止一振。

好景不长,也是在半年后,夏天在家注射毒品的时候,还是被父母发现了,父母一番耐心细致的做工作,夏天似乎听了进去,但是一个月后,夏天消失了。接下来的几年里,夏天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打来电话向夏母说,夏天向他们借钱,加起来有十几万了,怎么也不见还,夏天的父母二话没说,变卖了自家的房产,把夏天借的钱给还上了,可是依旧找不到夏天的影踪。只是偶尔夏天会打电话回家要钱,父母知道他这是要买毒品,就以让他回来拿钱为借口,想让警察逮住他,送去强制戒毒,但是夏天就是不肯回来。

一天,夏母通在网上发现了昆明市强制戒毒所依靠人性化管理,创建和谐家园社区,使吸毒者成功戒断后回归社会的报道后,就主动按照提供的电话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位姓徐的民警,在得知夏天的基本情况后,很是惋惜,并详细地向夏母讲解了哪里开展康复戒毒的方法以及收费方式,夏母就一口答应,一定尽快将儿子从西安弄到昆明来。可是接下来的几个月,始终找不到儿子的踪迹,直到一天在一个公园里发现儿子死去的身体。夏母就打电话个昆明的那位徐警官,感受得出,徐警官也是很替夏母难过,说,也许夏天的死是一种解脱吧,要知道,几年不在家,长期游离在外,又在不停地注射毒品,身体的免疫力已经十分低下,按照你说的夏天死的症状,应该是多种并发症造成得到,即便你们找到他,他也活不了几天,在天堂里,也许夏天博士会开心点吧!

夏母想了想,也许真如这位徐警官说的一样,夏天解脱只能是在天堂里吧!除非你不沾染毒品!夏母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夏天你解脱了,你轻松了,可是我和父亲将会孤独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