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四节 献计策

罗列 收藏 1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早上。 日已高。 天光大亮。 我醒来时,枕边人已然不见。 我正要起来更衣。 她却进来了。 “我来。”她抢过我的衣服,帮我穿上。 趁她到前面帮我整理衣服的时候,我揽住她的柔腰。 她踮起脚,回应我。 这个小妮子,经过昨夜一战,竟然变大胆起来了。 我还要吻脖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早上。

日已高。

天光大亮。

我醒来时,枕边人已然不见。

我正要起来更衣。

她却进来了。

“我来。”她抢过我的衣服,帮我穿上。

趁她到前面帮我整理衣服的时候,我揽住她的柔腰。

她踮起脚,回应我。

这个小妮子,经过昨夜一战,竟然变大胆起来了。

我还要吻脖子。

她闪开了:“还来?真想不到你那么坏!”

她是指昨夜。

“不喜欢吗?”

她羞红了脸。

“少贫嘴了。”她把衣服给我整理好,“爹早来了,在等着见你呢!”

“啊,你不早说?”

“你给我机会了吗?”

是啊。都吃嘴去了。

我洗了把脸,跟在她身后,赶紧去见她嘴里说的不告诉我的神秘人物。


来到大厅。

大厅前,站有十几个兵士。

大厅里。

钟将军在。

还有一个举止气度非凡的人。

想必是玲儿的爹,我的岳父了。

玲儿进去叫了一声:“爹。我夫君来了。”

我赶紧进去,拜见:“岳父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他站起来,把我扶起。

“恩。果然青年俊杰,风采更胜当年的陈余兄弟。”他赞道。

“岳父过奖。”

“本应昨日来见你,也为你接风洗尘,奈何事务繁忙,不得相见。”他说,“贤婿不要见怪。”

“岂敢岂敢。”我听他举止非凡,又说事务繁忙,就猜想他必然是重要人物,毕竟连钟将军都对他恭敬有加。

“大哥,抚儿还不知道你是什么官职呢,他问过玲儿,玲儿没说。”

“哦?”他面对玲儿,“你这个鬼丫头。”

玲儿伸伸舌头,说:“爹是当朝太尉。”

原来是太尉。太尉位极人臣,掌国家军政大权,可说,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

难怪钟将军说很多大人物看重我对战事的见地。

钟将军说道:“抚儿,在俞元郡训练新兵时,表现非常卓越,还编写了《出征曲》。”

“恩。这个,我在报告上已经看到了。前日入城时,将士们的歌声,慷慨激昂,震动王朝,连王都过问此事,说不日要召见你。王还下令,要全国将士都习唱此歌。我还没来得及把命令发下去呢。”

这么快?

一支曲子,威力巨大啊。

“抚儿对这场战事,也有自己的看法。大哥,可要听听?”

“那是当然。我们书房谈。”他向玲儿说:“吩咐下人和兵士,我们议事,任何人不得打搅。”

“是。爹。”玲儿出去吩咐了。


我们转移书房。

“抚儿,有什么见地,大胆说出来。”钟将军鼓励道。

“在我说出我的建议前,我想先听听朝中大臣们的意见。”我说。

“目前,朝中大臣分为两派,以丞相鲍晋、御史大夫窦先章为首的大臣,主张都城南迁,最好迁至俞元郡;而以我和小卜上将军为首的大臣,则不赞成迁都。此都乃先王所定,滇国近四十年基业之所在,如何能说迁就迁?可如果不迁都,国都就是战场,人心不稳,农业生产凋敝,粮草无法接济,也是个大问题啊。我们也是两难啊。”

“昨日,我听叔叔就说起过,粮草已经严重缺少,而我们只能待秋粮收成;秋粮还要一个半月成熟。在这一个半月里,如处理不当,特别是将士们,吃不饱,还要打仗,很可能出现哗变。”我说。

“是啊。我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思考此事,其实也有同意迁都的意思,奈何小卜上将军苦劝坚持,说一旦王和朝中大臣撤离,很可能导致军心不稳,邛都就可能死守不住。如果邛都守不住,我们就再无屏障,迁都到哪里都无法立足,秦军将可横扫滇国。这也是实情。所以,王也是两难,很难做出决定。”

“秦军那边如何?”我问。

“秦军目前只知道我们增兵,并不清楚我们粮草已经不足。另外,他们现在精力集中在中原,在西南方向,只求保持现状。”岳父说。

“我听说,我们有进攻南方彝族、昆明族、骆越国的计划?”

“是。因为清楚秦军只求保持现状的意图,所以,我们才有进军南方的计划。造成增兵邛都的假象,而实际,我们打算留一半兵力坚守邛都,另一半兵力偷出邛都,去攻打彝族、昆明族、骆越。我们要夺得粮食和土地,以便届时即便守不住邛都,也可退往他处。”

“恐怕消息很难瞒住秦军。”我说出担心。

“目前,这个计划才几个人知道。即便瞒不住秦军,也只能放手一搏,滇国存亡,在此一举。”岳父说。

“但如果南方战事一起,秦军又来进攻,滇国腹背受敌,恐怕……”

“那你有什么计划?”

我说出了我的大致计划。

“放弃邛都,以退为进,再行反攻。”我总结说。“就如我们要打人,先得把自己的手缩回来,积聚力量,然后,再给敌人狠狠一击。”

他们陷入了沉思。

“这个计划要取得成功,我们必须要完成以下几件事情:第一、王室、大臣、百姓撤离后,务必叫兵士就地控制住全部人员,不能使任何人走脱,以防走漏消息;第二,撤离前,在城内挖通地道,直通城外,地道至少挖三条,以备将士们届时潜入城内,打开城门;第三、我们缺粮的事情,必须有人报告给秦军;第四、有人诈降到秦军中,以为内应;第五、派人实地勘探长宁、义宾城外的准确地形,以便埋伏奇兵。”我说.

“撤离之事,容易安排;地道,目前城内已有一条,是先王时挖掘好的,我们只需再挖两条即可;缺粮之事,我不担心,定会有人密告秦军;地形确实需要去勘探,以便查清楚哪些地方有秦军驻守,哪些地方可埋伏奇兵;如要人诈降秦军,则此人必先知道全盘计划,否则,一旦他提早发动,就功亏一篑了。”岳父说。

“所以,我愿领此任。”我说。

“你?”他扬眉看看我说,“如王批准实施此计划,你就是整个计划的制订者,你去了,恐怕不大妥当。”

“只要事前筹划周密,有岳父和叔叔在,可保无事。再说,我曾在俞元训练了虎师前卫和左卫两旅士兵,均是极守我号令的兄弟,不至泄密。”

“大哥,抚儿说得不错。换其他人,若只带一旅人马,则略嫌少;如带一师或一军,则显得太多,秦军未必可信。带1000人去,比较合适。而且,抚儿对于两旅,相当熟悉,其下兵士对抚儿极为尊敬,可保事成。”钟将军劝说。

“此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岳父仍是担心。“事关重大,我需要与王、丞相、御史大夫、小卜上将军商议商议。”

“岳父,请听小婿一言。”我说。

“讲。”

“目前此计划还不够周全,还是以我等三人知晓为好。”我说,“等我们勘探了长宁、义宾城外的准确地形后,再报告给王做定夺不迟。而且,小婿以为,此事宜密,全部计划,最好只有王、小卜上将军及我等三人知道就好,其他人等,依令行事即可。否则,一旦泄密,被秦军识破,个人生死事小,无法击破秦军,还枉送了滇国都城,这个罪责,谁都担当不起。”

“恩。贤婿分析得极是。”

“大哥,如此计划确有可行之处,我以为宜早不宜迟。”钟将军说。

“恩。迟则生变。”岳父说,“明日,你带抚儿,挑几个忠实兵士,前去长宁、义宾城外探看地形。这些地方,你都熟悉,你去,我放心。”

“是。大哥。”钟将军应诺。

“天已不早,我们先去吃中饭。”岳父说。


我们来到客厅。

一顿丰盛的中餐。

饭毕。

我们就得走了。

我向玲儿告别。

“唉,每次都是来去匆匆的。”玲儿说。

“等我们打败了秦军,就和你好好过日子。”

“到时候再说,也许那时你有了别的事情。”玲儿说,“别象我爹一样,可许给了我娘承诺,却一个也没实现。”

“你个鬼丫头,说你爹坏话,不想活了?”钟将军笑道。

只有岳父听闻此言,脸一阵红一阵白。

我们出了大门。

玲儿送我们到门口。

岳父说:“我还有别的事情,我要先走了。”

他跨上兵士牵过来的马,和我们告别。

他的卫士们跟着去了。


我和钟将军往前走。

“叔叔,我有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我试探道。

“但说无妨。”

“岳父贵为太尉,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为何我岳母和玲儿的住所,不是太尉府邸?”

“这个你还不明白?”钟将军反问。

“不明白。”明白了就不问你了。

“男人都有几个妻妾,不是很正常吗?”他说。

“哦。你是说我岳母不是我岳父的原配?只是他的一个妾?”

“原配倒是原配,不过,她是平民女子出身,而住在太尉府邸的那位,是滇国公主。”

“哦。原来岳父是以驸马身份兼太尉啊。”我说。

“你又错了。”他说,“我大哥是以太尉身份兼驸马。”

“这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他辩解道,“我大哥先与大嫂,也就是你岳母结婚,后因为军功卓著,又被先王赐婚。”

原来如此。

多复杂啊。

两人走了一段路。

钟将军问:“你要去做什么吗?”

“我要先去买点药。”我说。

“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去行了,顺带到处看看。”

“好吧。到了都城,是该去逛逛。”

我们分手。

我走了几步。

他在后面喊我:“方向走错了,药店在金胜街。”

我倒回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