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汉女子雇佣军

清潺潺的溪水缓慢而舒宛的流淌过村口那条千百年冲刷形成的古河床上。数不清的各种鱼儿在清澈得见底的溪水中尽情的嬉戏,自在浮游。时而浮出水面吐息,时而潜底躲藏于各式水草河石之中。

河边两岸绿树荫荫,河草青青,各色花儿竟相争妍开放。翩然起舞的彩蝶与天空中鸣叫飞翔的鸟儿频繁起落于花木之中,给这初秋的景色带来无限生机。徐徐而清凉的微风,温柔而明媚的日光也同时恩赐着这个遥远而偏僻的小山村。

村子里的大人们黝黑的脸上徜徉着笑意,望着庄地里绿油油庄稼的喜人长势,怀着即将收割的期盼不断而虔诚的感谢着今年的好节季。

袅袅的炊烟在各个小院中先后升起,整个小村庄顿时被各种香气萦绕起来。

原本不时狂吠的狗声也停止下来,它们摇着尾巴飞快的跑回各自的窝旁等待着主人们吃剩的饭菜。它们伸着长长的舌头,瞪着溜圆的小眼睛,上窜下跳的望着主人吃饭的方向不断的来回徘徊,不时发出催促的低声呜咽。

“慧娘,快回家吃饭了。”一声妇人的高声召唤在村口边的一家院子里响起。

“湘湘姐姐,我娘叫我呢,我要回家了。”

一个五六岁大小,胖嘟嘟扎着两个冲天小辫的小姑娘对着另外一个稍大的 女孩说:

稍大的女孩抬起头,用衣袖擦了下额头的汗水,稍乱的头发下露出瘦瘦而带菜色的面庞,一双大大的眼睛流露出柔弱而让人心中忍不住会内心有点心疼的眼神。

洗的失去本色的衣服虽然带着几块补丁,但是上面的针脚平整而细致,显然补的很用心。

她望着发出声音的院落,深深的看了一眼,缓缓的垂下头。

“好的,你快回家吃...饭去吧,我去河边玩。”

没等小慧娘的回答,就快步的向村外那条小河跑去。

这个叫湘湘的小女孩就是我。我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也不知道父母是谁?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村子里?只知道记事起就和一位老阿婆生活在一起。

但是老阿婆一直都不承认是我的亲人,说我只不过是她在河边检的,有时候却又说我是半夜突然出现在她的院门口,她听到哭声看我可怜才收留了我。

阿婆的脾气很坏也很古怪,经常从外面回来后不发一言的盯着我。在她凌厉的目光逼视下我感觉那样的害怕,不由得蜷缩着身体靠在墙角瑟瑟发抖。每到这个时候,我就知道疼痛又要降临在身上了。

打我记事起,只要阿婆用这样的目光看我,就会用她那双有力的手在我娇小的身躯上使劲的捏拧和敲打,直到身上的皮肤没有一块不是青紫为止。

这还不算,打完我之后还不许我吃饭,只给我喝一碗难以下咽飘着几点绿叶的糊糊,让饥饿和疼痛一起折磨着我。

浑身的血液沸腾般的四处流窜着,仿佛要从皮肤下的血管中奔涌而出一般,每次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坚持不住的晕倒过去。

慢慢的习惯成了自然,晕倒的次数竟然逐渐的减少,到后来阿婆打在身上的手竟然感觉不出多少力道了,可能是她年龄增大的缘故吧。

也许这样的生活一直继续下去,对我来说也是不错的,毕竟我还活在这个世间,有一口永远填不饱胃的稀饭,有一片永远是那一件的破衣穿。

我好象很满足这样的生活,我想是的。

然而在我十岁那年,老婆婆却静悄悄的离开了这个村子和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只留下一间破败的茅草屋和一块系在我脖子上栓着红线的绿色石头。石头上有着好看的云纹和“湘妃”这两个字,时间长了村里人都管我叫小湘湘。于是,这就是我的名字了。

从此,我就是一个人了。

饿了,就吃点乡亲们施舍的剩饭。困了就睡在这破烂的四处漏风的草屋中。

好多次,我都在饥饿和刺骨的寒冷中昏睡过去,似乎一觉后不会在醒来。

可是,当第二天的一束阳光透过房顶那一个破洞照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又每次都会醒来。

半夜的我在黑漆漆的草屋内抱着双膝不住的发抖,努力睁大那恐惧流露的眼睛望着窗外无边的黑夜,和呼啸而至的惊心风雨。

我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只知道没人陪我度过这样的恐怖夜晚。

慢慢的我一点点的长大,我知道自己每晚不能入眠,怕的是什么了——是“孤独”

没有疼爱我的父恩,没有慈祥的母爱,也没家的温暖,更别提梦想中的美好童年。

于是,我习惯了,真的习惯了。习惯了孤独,习惯了把自己装在了一个人世界,习惯了自己跟自己说话和很多同年龄孩子所没有的一切...

我明白今天仍活着的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尽管有时候那些饭是冷的,稀的,有时还有那一点点的馊味,并且就是这样的饭食也不是次次都有,也并不够能让自己吃饱。但是,我不敢也不能去奢求太多,我应该感到满足,也应该去感恩。

所以,当我能提动水桶的时候,我就用双手拖着比自己还大一号的木桶跌跌撞撞的挨家送水。

为了报恩,冬天里无数次的连人带桶跌进那条冰冷的河水中,冻僵的我一次次抱着双臂哆嗦着爬上草屋中那张铺着稻草的破板床,一次次低下头无声的哭泣,直到不知不觉的睡去。

当我能抗动木柴的时候,我就会带上家里唯一的那柄斧头去山上砍柴。然后用稚嫩的肩膀连抗带拽的拖回村里,挨家的送上一点。

为了感恩,我又无数次的爬上那张破板床抚着肩膀上那一条条,一片片伤痕淤肿再次悄声哭泣。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因为疼痛而哭泣。

我要坚强,并且还要坚持。我想活着,尽管不知道为什么而活,我真的不知道。

慢慢的到了今天,我真的长大了,我很坚强,不在哭泣。但是我也很封闭自己,把自己关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把自己的童年隐藏在心里。

但是我感恩的心没变,因为村里人对于我来说是恩人,这个是什么时候也不能改变的,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改变。


我坐在河边的土坝上,望着水里那自由的鱼儿,暂时忘记了一切世间世事。良久,饥饿的感觉袭来,心脏在一点点的加速跳动,肚子不停的鸣响肠子扭劲似的痛,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该考虑去谁家送点水或柴来换碗冷饭了。

挣扎着站了起来,正要转身,这时一阵浓郁的香气在身后传来。那股味道是那样的诱人,那样陌生,似乎是许久没吃过的肉香味。肚子不争气的又鸣响起来,我顺着味道飘来的方向望去。

一个扎着两个冲天辫又胖嘟嘟的小女孩,一手一个雪白还冒着喷香热气的包子伸直着手臂笑咪咪的看着我。那笑容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真诚。

“湘湘姐姐,你饿了吧,俺娘给的包子,让俺带给你,里面可有肉哦。”

尽管我多少回告诉自己以后不许再哭,要坚强,但是眼泪却不争气的噼啪而下,打湿了胸前的衣襟。

看着大口大口吞咽包子的我,小慧娘高兴的在我身边蹦来蹦去的。


“湘湘姐姐,你饿了吧,俺娘给的包子,让俺带给你,里面可有肉哦。”

尽管我多少回告诉自己以后不许再哭,要坚强,但是眼泪却不争气的噼啪而下,打湿了胸前的衣襟。

看着大口大口吞咽包子的我,小慧娘高兴的在我身边蹦来蹦去的。

“湘湘姐姐,听我阿爹说,今天村子里来了很多官家的人呢,说是朝廷派来征兵的。村里很多人都去报名了呢。阿爹还说,当兵不但给饭吃还给钱呢。”

“真的管饭还给钱吗?”

尽管不知道当兵是做什么的正吃着包子的我听到管饭,尽管不太相信但还是不由得眼前一亮。

“真的,湘湘姐姐,慧娘不骗人的。阿爹说那些官家的人就在村长家住呢,还有大官呢。你要是不信,咱们去村长家。”

慧娘见我一脸的不信,撅着老高的小嘴。

“那好,我们这就去村长家。”三口并两口的把一个包子吞下去,又把另一个剩下的包子用一片树叶包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在胸襟里,拉着慧娘一路小跑的往村子里跑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